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多虧反極端主義法,俄羅斯人現在分享梗圖也會面臨刑事訴訟

一張在俄羅斯社群媒體瘋傳的「關於梗圖」的梗圖。圖上的文字說明,一名警察看著梗圖說:「這算刑事案件嗎?」

想像你正在上網,突然看到一張有趣的《權力遊戲》梗圖,將其中一個主角瓊恩‧雪諾(Jon Snow)的復活比做耶穌基督的復活。你覺得好笑,將圖片轉貼到你的社群媒體頁上,然後很快就忘了這件事。

幾天之後,警方突襲你的住處,並以極端主義為由控訴你。除了要吃上幾年牢飯外,你的銀行帳戶還被凍結。

歡迎來到這讓俄羅斯社群媒體用戶措手不及的現實世界,俄國當局現正加強執行反線上極端主義的行動。

儘管針對網路貼文的起訴案件在俄羅斯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最新一波事件因為大多專門針對梗圖而特別引人關注。19歲的巴爾瑙耳(Barnaul)居民Daniil Markin因張貼數則關於宗教主題的梗圖,近期被依俄羅斯刑法第148條遭控為「侮辱宗教信徒的感受」,他轉貼的圖片也包括前面提到的瓊恩‧雪諾梗圖。

由於這些控訴,Markin被列入國家極端份子清冊中,並且被凍結銀行帳戶。他接受俄羅斯媒體Meduza採訪時表示:

Я считаю, что для определенного процента людей это могло показаться оскорбительным, но не настолько, чтобы заводить уголовное дело.

I can see how for some people this could be offensive, but not so much that they could press charges.

我能了解這對某些人來說可能感到被冒犯,但不表示他們可以就此提出控告。

Markin並不是唯一個案,至少在他所在的城市巴爾瑙耳不是。同樣是該城居民的Maria Motuznaya在6月23日發布的推文中,描述一群持有搜索票的警察是如何進入她家,質問她有關她所張貼的梗圖(其中有些帶有種族主義,其他則冒犯了宗教情感),並沒收了她的電話。

起先Motuznaya一笑置之,然而警察挖苦她,表示另一名女士也以為這只是玩玩直到她進入牢裡關了3年。Motuznaya隨後被依俄羅斯刑法第282條遭控犯下極端主義罪。

雖然Markin和Motuznaya的貼文可能很容易就冒犯了宗教情感,但這些梗圖並不代表直接威脅、煽動暴力或助長極端主義與暴力思想。何況俄羅斯網路上有許多類似梗圖,因此究竟是誰向當局告密?當局又怎麼能快速抓到Markin和Motuznaya呢?

兩起案件的開端,皆始於當地一對高等學校學生的通報,兩個被告人本身都不認識其中任何一個學生,因此Markin覺得關於他的訴訟案肯定另有內幕。

Оперативники обнаруживают меня каким-либо образом, предлагают студенткам написать заявления за определенные „плюшки“ на учебе или даже финансовую помощь.

The officers find out about me somehow and suggest that these students file a complaint for extra study “perks” or even financial support.

警察不知如何摸透我的背景並建議這些學生投訴,以獲取額外的學習「津貼」甚至金援。

情況似乎不像表面上看來那麼湊巧。俄羅斯警方掃蕩極端主義的壓迫行為,已造成多起當局鎖定個別目標並訴諸司法訴訟的現象。

Motuznaya在受審期間也提到一個可能原因。她先前張貼過幾則關於以反貪腐運動出名的俄羅斯反對派人物阿列克謝·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的貼文。這與她被捕是否相關還有待釐清。

然而,以梗圖當藉口的說法似乎越來越可信。就在最近,一名來自圖瓦(Tuva)的記者因在2014年發布兩篇含有希特勒與納粹青年軍照片的文章而被捕。這名記者過去曾是政治運動者,她寫過探討影響城市生活品質的文章,也是2018年俄羅斯總統大選自由派參選人克謝尼婭.索布恰克(Ksenia Sobchak)的競選活動總幹事。

社群媒體公司對此有何反應?

社群媒體公司是供出這些梗圖與其發布者的關鍵角色。俄羅斯兩大社群網路之一的Vkontakte,因為輕易地「出賣」用戶個資給當局作為訴訟用途而受到批評。在俄羅斯法律下,社群網路營運者有義務搜集並保存其用戶個資至少6個月,並在當局需要時提供這些資訊的取得權限。多年來,Vkontakte有過之而無不及地遵守這樣的要求

近來關於社群媒體用戶遭起訴的負面報導鋪天蓋地,促使Vkontakte的擁有者,科技巨頭Mail.Ru為民眾因梗圖被捕入獄一事發表譴責聲明,但觀察者很快就揪出Mail.Ru的虛偽言行。

正如關注俄羅斯警察暴力與政治秀審判的線上獨立媒體Mediazona所述:

Vkontakte (which provides most of the assistance in criminal cases for sharing [of memes]) condemns criminal cases for sharing.

Vkontakte(其在分享梗圖的刑案中提供最多協助)譴責這些因轉貼而被判刑的案子。

當局將逮捕視為進步象徵,越多越好

為何巴爾瑙耳會成為這類案件的引爆地區?俄羅斯的主要聯邦調查單位調查委員會(Investigative Committee)在巴爾瑙耳的區域辦事處,自2016年來便帶頭發起解決青年線上極端主義的行動人權專家評估,國內至少有5,000人因分享某些「偏激的」內容而被捕。

2018年7月,巴爾瑙耳調查委員會辦公室釋出一段闡述打擊網路偏激行為成果的公開聲明影片。該聲明影片中定義了何為犯法行為,像是任何助長分裂主義、宗教內鬨或其他關於種族或宗教仇視的行為。

這支影片以下面這段呼籲做結尾:

Ведь человечество — это содружество разных культур, каждая из которых интересна и духовно богата. Нет плохих или хороших, мы — единое целое.

After all, humanity is a community of different cultures, each of which is fascinating and spiritually rich. There aren’t bad or good ones, we are all one united whole.

畢竟,人類是涵蓋不同文化的群體,每一個文化都是迷人且精神富足的。它們不分好壞,我們都是一體的。

表面上看來,這說法似乎值得讚許。但為何突然針對梗圖貼文開刀?俄羅斯獨立新聞Dozhd的通訊記者Ilya Shephlin這麼解釋

Бюрократия.

Два года назад в Алтайском крае зарегистрировали экстремистских преступлений на 10% меньше, чем следовало. 26 вместо 29. В результате «край оказался в немногочисленной группе регионов, показавших отрицательную статистику по выявлению преступлений».

Просрали цифры, получили нагоняй от федерального министерства — и ух, как взялись за работенку. Ни одной картинки с патриархом и Игрой престолов не пропускают, на всё заводят дела.

И в 2017 году край показал резкий рост «выявленных экстремистских преступлений» почти вдвое больше — на 73%. Теперь седьмое место среди регионов России. Есть чем гордиться.

Bureaucracy.

Two years ago, when the Altai region reported on extremist crimes, they registered 10% less than they should have. 26 instead of 29. As a result, “the region found itself among a small group of regions showing that instances of extremist crimes had fallen.”

They fudged the numbers and got a scolding from the federal ministry, and man, how they went to work. They don’t let a single image of the patriarch or Game of Thrones pass by, they’re pressing charges over everything.

And so in 2017 the region showed a dramatic increase of “instances of extremist crimes”, almost two times more, 73% more. Now they’re seventh among Russia’s regions. Something to be proud of.

簡言之,就是官僚主義。

兩年前,阿爾泰區(Altai)舉報極端主義犯罪時,登記率比應有的少10%,登記了26件而非29件。該地區發現這麼一來「和其他區域相比,其極端主義犯罪的情況有所下降。」

當地政府捏造假數據,結果遭受到聯邦部門的責罵,然後,事情就這麼發生了。他們不放過任何一張宗教長老或《權利遊戲》的圖片,他們對所有事情提出指控。

所以在2017年,該地區的「極端主義犯罪案例」顯著成長,幾乎增加了兩倍,達到73%以上。現在該區在俄羅斯境內[的案件數]排名第七,政府為此感到驕傲。

困在俄羅斯恐怖份子與極端份子的登記清冊上

這些根據該國刑法第282條與第148條「極端主義」控訴的後果,在個人判刑終止後仍然持續不斷。被依這些法律起訴的人,會被終身列入聯邦恐怖份子與極端份子登記清冊中。一但在名單上,將無法一次提領超過1萬盧布(折合美金約150元)且無法使用信用卡或金融簽帳卡。

這兩個結果共同衍生出第三個令人討厭的問題:被公開標記為恐怖份子,將使潛在雇主非常猶豫是否要雇用你;如果雇主真的這麼做,其必須對任何監管言聽計從,以便支付與你工作相關的稅金。

因此,那些在名單上的人經常發現自己在職涯甚至是居住方面變得貧困、前景黯淡。不要說抵押了,有誰會想租屋給官方認定的恐怖份子或極端份子呢?

誠如一名人權律師所言

About a quarter of the cases of persecution “for words” under extremist and terrorist articles are criticism of the authorities, separatist propaganda, criticism of the annexation of Crimea and so on. 75% of the rest of the cases are likes and reposts on social media.

極端主義與恐怖主義法條下的「言論」迫害案中,有4分之1是對當局的批評、分裂主義的宣傳以及對併吞克里米亞(Crimea)的批評等,其餘75%的案子則是在社群媒體上對這類發文按讚與轉貼。

來自議題本身的梗圖

隨著因分享梗圖遭起訴的案件越來越多,此議題本身自然也成了梗圖的題材。

以下,是一名用戶以「這是鴿子嗎?」的梗圖,展示梗圖已變成刑事案的罪責之一:

Now it’s something like this.
Meme captions: “Me” on the man, “meme” on the butterfly. 
Bottom text: Is this a criminal charge?

現在大概就像這樣。
梗圖說明:男人身上的字顯示「我」,蝴蝶上的字顯示「梗圖」。
圖下文字為:這是刑事訴訟嗎?

另一張梗圖使用科幻電影《星際效應》(Interstellar)的角色,惡搞電影中太空旅行與時間膨脹的概念,來指涉在巴爾瑙耳荒誕的情況:

Background sign: Barnaul.
Bottom text: One meme here is equal to seven years.

背景標誌:巴爾瑙耳。
圖下文字:在這裡一張梗圖等同7年牢獄。

其他人則用了更多製作梗圖的方法。知名俄羅斯部落客暨Twitter用戶Anatolii Kapustin希望能引起大眾關注如今梗圖可以使人坐牢的事實,創建了Twitter帳號「Text memes you can be jailed for」,發布那些確實使人被控是極端主義且正在法院審理的梗圖。

Kapustin直接節錄法庭紀錄中的引言,將梗圖內容文字化,以此作為發布梗圖又避免刑事訴訟的方法。以下有幾個例子:

Image #71: A photograph showing Patriarch Kirill [note: head of the Russian Orthodox Church] blessing a room. Text: “Patriarch Kirill brought the MVD (Ministry of Internal Affairs) the newest anti-virus.

圖片#71:一張俄羅斯東正教會大主教基利爾一世(Patriarch Kirill)為一個房間祈福的照片。圖片文字為:基利爾一世為俄羅斯內政部(Ministry of Internal Affairs,簡稱MVD)帶來最新的反病毒。

Image #61: An image of Stalin and Mussolini with the caption: Fascism is the most terrifying ideology of the 20th century.

圖片#61:一張史達林與墨索里尼的影像,標題寫著:法西斯是20世紀最恐怖的意識形態。

Image #41. A black man with the text “You’re just a machine. An imitation of life. Can a robot write a symphony, create a masterpiece?. Below, another character, with the caption: “And you’re just a [racial slur].”

圖片#41:一個黑人配上文字:「你只是個機器,只是在模仿人類。機器人可以寫出交響樂、創造曠世巨作嗎?」底下,另一個角色配上文字:「而你只是個(種族的污點)。」

Image #33: A man holding sneakers with the caption: “For the 300th time, New Balances were created specially for Russian nationalists!”

圖片#33:一名男子拿著一雙球鞋,標題寫著:「講第三百次了,New Balances專為俄羅斯民族主義者所創造的!」

這些梗圖反應的題材從卑劣的種族主義到輕蔑無禮,顯現出當局的反梗圖極端主義行動定義太過廣泛,以至於無法有效消除網路世界煽動暴力的威脅。

即便不從表面上看反極端主義行動的目標,(在俄羅斯與許多國家的)根本問題在於:執法部門在確保仇恨與令人反感的內容從社群網路上被移除時,應該扮演怎樣的角色?

以俄羅斯的情況而言,隨著當局對社群媒體用戶祭出不成比例的嚴厲刑期與看似無止境的經濟制裁,我們能清楚看見Vkontakte放棄自我監控時對其用戶影像甚大。與其交出用戶個資使當局能以種族主義與「偏激」梗圖為由起訴人民,Vkontakte更應該以一致、透明與負責的方式,主動審查用戶貼文,事先撤除容易被認為有冒犯性的內容。

要這麼做並不容易,但隨著全球持續爭論是否該監管社群網路,現有的解決方法不論是逮捕或放任當局輕易起訴,都表示社群媒體公司必須一試。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