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牙買加民眾摯愛的文化偶像以及語言運動人士「路小姐」雕像落成

截圖自牙買加文化、性別、娛樂暨體育部的官方照片,圖為詩人路易絲.班奈特-科芙利的雕像揭幕儀式;圖片由Robert Nesta Morgan張貼於Twitter上。圖中人物為牙買加總理Andrew Holness及其夫人;此外還有該地區國會代表,以及路小姐的兒子。

葛登鎮,一個位於金斯頓郊外風景如畫的樸實小鎮,座落在霍普河畔,被陡峭山坡給包圍。旅客們過去總是在前往藍山的路上匆匆通過鎮中廣場,但現在他們有理由停下腳步看看了:葛登鎮是路易絲.班奈特-科芙利(Louise Bennett-Coverley)的故鄉;被大家暱稱為路小姐(Miss Lou)的她是一名詩人、民謠作者、喜劇演員;但她最重要的身份是,牙買加語言的守護者。2018年9月7日,時值她的99歲冥誕,葛登鎮的居民、文化運動人士以及政府官員一同驕傲地見證了她的紀念雕像在鎮中廣場揭幕。

其他受尊敬的愛國人士雕像不同的是,路小姐的雕像贏得了牙買加大眾的贊許;另外,目前也有計畫為她興建小型博物館,並將該廣場重新命名為路小姐廣場。

移居海外的牙買加作家Geoffrey Philp在推特上用牙買加方言發表了他對於這座雕像的感想:

這才是雕像應該要有的樣子!終於不是那種個頭小小、孱弱、無效、沒有牙齒的人物,看起來就像是他/她連隻螞蟻都捏不死一樣。

牙買加政府官員在社交媒體上用抒情詩歌對於這座雕像的揭幕大書特書,但大學研究員Deborah Gordon Hickling則質疑班奈特-科芙利作品在一般大眾中的可及性,儘管在雕像揭幕一週前,她的作品集被當成禮物送給了牙買加國家圖書館:

我必須要問,在牙買加有那個地方把她的作品整理出來,讓牙買加人民一走進去就能夠看到聽到路小姐所創作的所有東西?紀錄她一生作品的紀錄片要在那裡才能看到?[…]那些應該要被大眾聽見、讚頌的錄音及訪談在那裡?在加拿大,麥克馬斯達大學有一個房間收藏她的作品。在牙買加社福中心,我們那裡可以看見任何一個角落把她具有創見、基本、為我們塑造認同的那些作品整理在一起呢?因為她的社會參與,為我們建立起尊嚴以及我們是誰的認同感。

路小姐不僅只是牙買加文化的可愛代表人物。她歡快的個性以及喜劇風格的表演把她作品的嚴肅意涵掩蓋了起來;她這些作品的目的實際上是要推廣並普及牙買加方言。在殖民時代,牙買加方言深受嘲笑。

路易絲.班奈特-科芙利(1919年9月7日–2006年7月26日),牙買加詩人、民謠作者以及教育者,在99年前的今天誕生。她以方言書寫並表演她的詩作以及民謠歌曲,保存並普及了我們國家的語言。路小姐為後繼者鋪了一條路。

Bennett-Coverley emerged at a time when it was particularly important for Jamaica to establish its national identity; however, more than fifty years after Jamaica's independence from Great Britain, Jamaica is still reluctant to fully embrace Patois. Broadcaster and educator Fae Ellington, a lively exponent of the language, recorded her thoughts on Miss Lou's birthday on both YouTube and Facebook:

班奈特-科芙利崛起於牙買加欲建立其國族認同的重要時刻;然而,在牙買加已從大英帝國獨立了超過50年之後,仍舊對於全然擁抱方言興趣缺缺。廣播節目主持人暨教育家Fae Ellington是目前活躍的牙買加方言代表人物;她在YouTubeFacebook上發表了她對路小姐冥誕的看法:

It's September 7, Dr. The Honourable Louise Bennett Coverley would have been 99 today.
#Patriot
#Nationalist
#SocialCommentator
#Actress
#Poet
She reminded me that, ‘Yuh haffi tek kin teet suh kibba ‘eart bun’. True wud.

今天是9月7日,令人尊敬的路易絲.班奈特-科芙利今天應該是99歲了。

#愛國者
#民族主義者
#社會評論家
#女演員
#詩人

她提醒了我「你必須要歡笑才能掩蓋住你的心碎(痛苦)。是真的。」

在牙買加慣用語中,路小姐擅長使用牙買加「用嚴肅的事來說笑」的藝術—在嚴重的情況下用幽默方式應對。如同作家Claude Mills所說

在她狡黠(…)的喜劇風格之下,她強迫整個社會透過她語言調色盤上的多重色調多種色彩,面對這個社會本身令人不快的事實。但是就正是這種將牙買加語言大膽、驕傲、毫不歉疚地大喇喇使用於國際上的方式,讓她被許多牙買加人所喜愛。

但是班奈特-科芙利所使用的方式並非教條式的。在一次2016年於牙買加國立圖書館的演說中,Mervyn Morris教授指出:

路小姐試圖要透過強化對克里歐語的尊重,糾正既存的文化不平衡。她並不是偏好「大概就這樣子模式的英語」(只說英語)。…她能毫不遲疑地使用英語對話書寫,而她使用牙買加克里歐語時也是如此。她對這兩種語言都怡然自得。

路小姐的作品迴響在牙買加的岸邊以外很遠的地方。她其中一首最有名的詩作《反過來殖民》(Colonisation in Reverse)是對於1950到60年代加勒比海地區移民英國潮的諷刺評論。自己本身也是移居海外者的班奈特-科芙利向她居住多年的加拿大介紹了牙買加方言,而她對這個領養她的國家也造成了不小影響

路小姐曾獲得為數眾多的榮譽及獎項,2018年9月落成於葛登鎮的雕像便是最新的一項。然而,部分牙買加人認為這樣不足以彰顯她的榮耀。文化運動人士Carolyn Cooper教授就是認為應該要把路小姐列為國家英雄等級的人之一。2017年,一個年輕的舞廳明星發表言論,大眾認為其發言對路小姐的功績不敬,進而引起了一次白熱化的辯論;在這場辯論當中,Cooper觀察到

路易絲.班奈特-科芙利的任務本質上是與黑人賦權有關的。她曾說過:「在我小時候,幾乎所有與我們有關的事都是不好的;他們會告訴你,看喔你的頭髮很糟,黑人很壞,你們在說的語言很壞。我知道我認識的很多人一點也不壞—他們是好人,而他們說的是這種語言。」

對路小姐來說,一直持續存在的汙染是…我們持續拒絕承認我們牙買加語言中的力量。在家裡及在學校裡都是!教育部必須確保每一個還子都能用他或她在家中使用的語言來學習。這是人權。這是我們未來這些世代能夠尊榮路易絲.班奈特的方式。而既然我們這麼做了,我們應該從官方開始承認路小姐是個國家英雄的這個事實。

無論路小姐是否得到官方給予的地位,或純粹只是被認為是文化傳說,都可以看出牙買加人民對於她作品的重要性有了更深體會。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