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哈薩克緬懷史達林恐怖統治時期受害者

圖為78歲的Svetlana Tynybekova在她位於哈薩克首都阿斯塔納的公寓中。出生於1939年的她經驗過史達林恐怖統治的尾聲,她的整個家族都被捲了進去。(所有圖片均由Joanna Lillis提供)。

下文是選自夥伴網站EurasiaNet.org 的文章,作者為 Joanna Lillis。經授權轉載於此。

Svetlana Tynybekova出生於1939年,當時是從史達林恐怖統治從蘇聯連漪至哈薩克的尾聲;她的整個家族都被捲進其中。

她的祖父是一名哈薩克知識份子,也是中亞地區蘇聯政府中的前部長,卻被當成人民敵人槍決。而她的祖母則被送到古拉格勞改營中茍延殘喘。

「這是不自然的,這是違反人性的;一個孩子竟然從來無法與自己的祖母會面,更永遠無法見到自己的祖父了。」精神奕奕且警覺的78歲老婦Tynybekova表示;去年11月,她在自己位於阿斯塔納的公寓中接受訪問,回憶她家族的過去。

5月31日,哈薩克舉辦了一年一度的紀念活動,悼念那些如Tynybekova家人一樣,在蘇聯鎮壓中的受害者。

「這對我的家庭真的造成了影響。我的母親真的很愛她的父親,每次提到他,她就變得跟孩子一樣。我都會看著她然後想:那就是她童年時被奪走的那個人。(當她父親被逮捕時)她才16歲。之後整個家庭都要靠她了。」她說。

Tynybekova的祖父Sultanbek Khodzhanov 1894年出生於哈薩克南部一個牧民家族,當時哈薩克還是俄羅斯帝國的一部分。他在俄國大革命初期完善了他的成熟思想,成為一名模範聯盟公民。

Khodzhanov在塔什干吸收了革命的概念;當時他在那裡進入師範學院讀書,並加入了在沙皇統治末期推動政治改革的激進地下學生運動。

在布爾什維克掌權前後,Khodzhanov與中亞地區知名知識份子交遊,當中包括了哈薩克的Mustafa Shokay,後者是泛突厥主義理想的擁護者;泛突厥主義是一個尋求讓所有突厥人民共同組成一個政治聯盟的運動。

1918年,布爾什維克軍隊擊潰了一項意圖建立自治中亞政府(一般稱之為突厥斯坦自治或浩罕自治)的行動;在那之後,Shokay逃到了土耳其。

然而,Khodzhanov與布爾什維克黨人有共同目標,從基層爬升為一名突厥斯坦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的人民委員(在布爾什維克政府的階級中等同部長地位),該共和國是布爾什維克政權創造來統治中亞地區的行政單位。

「祖父對革命有很高的期望。」Tynybekova邊說邊展示著一疊1920年代的黑白照片,上頭都是一名穿著制服的英俊青年。

他期待蘇聯能夠落實他們所高唱的那些關於平等以及人民權力等口號,「但漸漸地他幻滅了,他看到一切都沒有被實現。」

圖為Sultanbek Khodzhanov、他的妻子Gulyandam Khodzhanova和女兒Ziba。攝影:Joanna Lillis。

1924年,Khodzhanov被派到哈薩克上任。但是他在這個蘇聯政權於該地區的高層所服務的時間並不長。1925年,他與哈薩克共和國新領導人Filipp Goloshchyokin發生衝突;蘇聯中央派Goloshchyokin到當地進行現代化改革,企圖以激進手段改革傳統游牧社會,將這種被蘇聯任為後退不適宜於現代的生活方式去除。

在Goloshchyokin的領導之下,共和國將經歷經濟工業化以及集體農耕的閃電戰,這將最終根除哈薩克的游牧生活方式,並最終造成了1930年代初期的嚴重饑荒。

從一開始就有一群哈薩克知識份子以及政治領袖激烈反對這些計畫,當中包括Goloshchyokin政府中的部長級人物。

而Khodzhanov就是當中一人;根據他孫女所訴,他熱情地反對這些政策。持同樣態度的還有另一位名為Smagul Sadvakasov的部長;他用一首哀歌紀錄下了當時人民的怨恨;今日每一個哈薩克學生在學校都學過這首哀歌,這讓他們學習到了Goloshchyokin對哈薩克的治理證實了「哈薩克曾是也一直是一個殖民地。」

當時的反抗聲音都被壓制了。批評人士被貼上「分裂國家者」的標籤,並被迫下台。

Khodzhanov就被調職了,一開始被調到莫斯科,後來回到塔什干繼續他在共產黨中的黨務工作,僅負責較低階的事務。

儘管如此,他仍不屈不撓地追求哈薩克人民的利益。

1928年,也就是列寧過世的4年後,Khodzhanov起草了一份公開宣言,內文指控了史達林背叛了列寧這位備受尊敬的第一位蘇聯領導人的願景,並沒有允許蘇聯人民進行自決。Khodzhanov的前提是,無論蘇聯共和國贏得了多少美名,「殖民地就是殖民地。」Tynybekova表示。

在將近一世紀之後,這個殖民問題仍舊是痛點。雖然哈薩克用一年一度的紀念活動緬懷了史達林時代受壓迫的人們,然而評論家指出,哈薩克在獨立27年之後,仍由最後一名蘇聯時期的領導人Nursultan Nazarbayev所統治,這個國家從未坦白討論過其極權時代過去的遺產或所遺留下的課題。

Forum Jana Qazaqstan這個新興政治活動日前提出,若不誠實評估鎮壓及饑荒等歷史創傷,哈薩克會一直卡在過去,無法盡力完成去殖民的過程。

儘管抗議聲音指出Khodzhanov對黨及革命相當忠誠,1937年的某個早晨,他仍在塔什干Tashkent的自家被逮捕。他在1938年因身為「反蘇聯國家主義者組織」一員而遭槍決;在蘇聯鎮壓時期,哈薩克有近25萬名受害者遭處決;包含Khodzhanov在內,哈薩克的知識菁英階級幾乎全都喪命於這次鎮壓。他們當中有許多人在史達林過世之後得到平反,Khodzhanov就是其中之一。

Tynybekova的母親Ziba和她的兩名兄弟因為是 Khodzhanov的孩子,有很長一段期間活在身為人民公敵親戚的汙名當中。

「他們被迫退學,然後也失去了公寓,流落街頭,這是因為兩個月之後,他們也把祖母抓走了。」Tynybekova表示。

Gulyandam Khodzhanova被認為是一名政治犯,被一輛馬車載到位於哈薩克中部的 Karlag古拉格勞改營;實施勞動殖民的古拉格勞改營遍布蘇聯全境。

Ziba和其中一名兄弟被送到住在阿拉木圖(Alma-Ata)的親戚那,阿拉木圖是蘇聯統治時期哈薩克社會主義共和國的首都。Ziba最終努力完成了中等教育,並開始修習歷史學位。但當校方發現她是誰的女兒之後,她就被迫離開大學。她的弟弟被送到了孤兒院,「裡頭充滿了父母成為人民公敵的孩子,」Tynybekova解釋。

Khodzhanova花了八年在勞改營進行勞改,最後還被流放到哈薩克南部3年。接著她搬到了阿拉木圖和Ziba以及她的家人一起住;Tynybekova直到那時才開始認識自己的祖母。

Khodzhanova不喜歡沉浸於她那些恐怖的經驗,畢竟這些經驗為家庭帶來了悲傷;然而,她「倖存下來了,」Tynybekova說。「她是個意志堅強的女人。」

1953年,當史達林過世時,這個孫女見證了一個古怪的場景。

因為史達林的鎮壓而失去丈夫、被送到勞改營並親眼見到家人分離的Khodzhanova竟然痛哭了好多天。

「我一點也不了解。」Tynybekova莞爾道。「或許她是因為自己被史達林所改變的命運而哭。」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