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對話尼泊爾瀕危語言的最後使用者之一Gyani Maiya Sen

圖為Kusunda族人Gyani Maiya Sen。照片由作者提供。

多年來,人們對於尼泊爾西部的Kusunda語所知甚少。2011年尼泊爾中央統計局所進行的人口普查指出,Kusundas這個尼泊爾西部的森林部落,只有約273名人口。為了要對Kusunda人的語言及文化有更多理解,全球之聲與Kusunda 人Gyani Maiya Sen 進行了對談;目前僅有兩人會說瀕危的Kusunda語,她就是其中之一。

「森林之王」

天氣炎熱潮濕,就連駕駛電動機車的督督車司機都不願意載我們。我們帶著沉重的三腳架、相機以及其他攝影器材,前往了Kusunda人Gyani Maiya Sen位於尼泊爾Dang縣庫爾木(Kulmor)村的家。80出頭歲的Gyani Maiya Sen是世上兩名僅存瀕危Kusunda語的流利使用者之一。據信Kusundas人人口為273人;然而,研究者所進行的田野調查顯示,當中僅有150名分散居住於尼泊爾的Dang、Rolpa、 Pyuthan、Arghakhanchi和Surkhet等縣。

Kusundas的祖先做為游牧民族,曾於叢林以及洞穴中生活,目前Kusundas人已於村落定居。過去他們只有在乞食時會進村裡,也有許多Kusundas人對於顯露出他們的姓氏感到困窘,因為他們仍舊被當成是「來自叢林的人」。然而,現在他們已經改用諸如Shahi、Sen和Khan等Thakuri 姓氏,這些姓氏都與統治尼泊爾的種姓有關聯。

Kusundas人自稱ban rajas,也就是森林之王。

Kusunda語是一種孤立的語言,意即與世界上的其他任何一種語言都沒有關聯。不幸的是,這也由一個更為年輕的世代所決定了,這個世代的年輕人不再說這種語言,讓這個語言隨著老一輩人的凋零而逝去。除了Gyani Maiya之外,她50出頭的妹妹Kamala是她們社群中另一名該語言的流利使用者。

致力於讓Kusunda語復活的研究者Uday Raj Aaley也會說Kusunda語。然而,Gyani Maiya擔心她的孫女Rakshya不知是否會說她的母語並讓其傳統傳承下去。當我們見到Gyani Maiya時,她和孫女一起正忙著削青芒果果皮。她正在教孫女如何將芒果削皮、切片再乾燥以供未來使用;但不幸的是,兩人是以尼泊爾語對話。

圖為Gyani Maiya及其孫女。照片由作者提供。

不吃蹄只吃爪

當我們開始與Gyani Maiya對談,她開始告訴我們她們的文化及傳統時,一頭迷途的牛隻走進了穀倉。她突然間從位子上站起身來,爬下linso (制成階梯形狀的木頭),把這頭牛趕走。當她回來時,她提到了Kusunda人的飲食習慣。她說:「Kusunda人避開有蹄的動物不吃,但喜愛吃有爪子的動物。」他們甚至不會觸碰包括山羊以及豬等家畜。他們也不會殺害鹿或吃鹿肉,這顯示了他們與大自然如何共存。

然而,他們喜愛食用鳥類,當中一種野雞是他們的最愛。而巨蜥是他們希望捕獵到的動物。巨蜥太特別了,所以成為了聘禮的一部份;他們需要將巨蜥蛋、巨蜥肉、服裝,當然還有一部份的現金交給未來新娘的家人。如果他們找不到巨蜥蛋,雙方就無法開啟關於婚事的對話。而若沒有巨蜥肉,就表示「結婚無望」。

The bag and the snare Image by author.

袋子與圈套。照片由作者提供。

仍舊過著採集狩獵生活

接著她解開了一團纏在一起的繩子。這團繩子是用來誘捕叢林裡鳥類的圈套,袋子則是用來裝被捕到的鳥類。圈套和袋子是由野生爬藤類植物做成的繩子製成,在Kusunda語中,前者被稱為aant,後者被稱為aamji。Kusunda人將圈套綁在兩棵樹之間,然後藏在附近,用雙唇吹動鐵樹樹葉,發出野雞般的叫聲。鳥類經過樹叢時會被圈套困住,而Kunsuda人就用穿了孔的袋子把鳥兒帶回家。

當我們忙著記錄Kusunda語中的特殊詞彙時,我能看到一群小蟲正向木頭上的一個小洞。牠們不是蜜蜂也不是蒼蠅;Gyani Maiya說,牠們叫做putka,喜歡像蜜一樣甜的東西。

最後,Gyani Maiya帶著我們逛了她的穀倉。她在每個角落以及裂縫裡都種了地瓜。在一把小鏟子的幫助下,她挖了一些出來,將它們放進aamji(袋子)裡。以一個超過80歲的婦人來說,她的身體還很強壯。最重要的是,她那命令式的語調正好證明了她在年輕時的光環—那時她就像個「叢林女王」一樣強大。

圖為Putka小蟲。照片由作者提供。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