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lobal Voices 繁體中文 - https://zht.globalvoices.org -

印尼教師錄下上司性騷擾的通話內容,因而面臨牢獄之災

類別: 東亞, Indonesia 印尼, Freedom of Speech 言論自由, Protest 抗爭, Technology 科技, Women & Gender, 人權, 公民媒體

Gump n Hell重述Nuril困境的網路漫畫。經授權使用。字幕翻譯如下。

2018年11月初,印尼最高法院判處一名女性6個月徒刑 [1]。因為她在工作上持續騷擾自己的上司打電話來時,將這一通帶有明顯帶有性意含的通話錄了下來。

判決結果出爐之後,社會大眾的憤怒四起,印尼檢察署在壓力之下因此暫時延緩了她入監服刑的時間。

37歲的Baiq Nuril Maknun(以下簡稱「Nuril」)住在西努沙登加拉省(West Nusa Tenggara,NTB),她是3名子女的母親、也是一名任教於馬塔蘭市(Mataram)的教師。她在2017年被所任職學校的校長控告誹謗中傷,原因是Nuril將該名校長在電話中吹噓自己與另一名教師發生性關係的發言錄了下來。這段錄音在Nuril與另一名同事分享後,旋即就在WhatsApp群組中瘋傳。印尼法律並未規範在「若雙方並未都知情」的情況下,對電話進行錄音的合法性。

Nuril表示名為Muslim(這個名字在習慣以單名稱呼他人的印尼社會裡相當普遍)的校長對她進行了騷擾以及挑逗,常常在她面前炫耀 [1]自己與學校內另一名教師的性關係。她說,校長曾在數個不同場合中,邀請她到旅館「幽會」。因為害怕失去工作,所以她並未通報校長對她的騷擾行為。

但她卻開始聽到謠言,說她本人與上司維持著婚外情的關係。她決定要把她和校長的對話進行錄音,收集相關證據來證明她的清白。但是Nuril的其中一名同事將錄音傳上了WhatsApp群組,讓學校的許多成員都知道了。Muslim被迫從學校辭職,然而隨即被地方級的青年運動中心所聘用 [1]

圖為Gump n Hell [2]重訴Nuril故事的網路漫畫。經授權使用。

漫畫分格翻譯,由左上開始:
1. Baiq Nuril,前SMAN 7州立高中行政教師,3名子女的母親以及性騷擾受害者。
2. 男子從2012年年中開始就一直對她進行口語性騷擾。由於不能接受一直被指稱與該男子有婚外情,她錄下男子打來的其中一通電話,但因害怕失去工作,並未通報。
3. 她的同事把錄音上傳到WhatsApp群組中。男子惱羞成怒,反指控她違反了電子資訊處理法(UUITE,屬印尼當地法律中的刑法)。
4. 馬塔蘭市地方法院駁回所有控告,但是最高法院仍決定懲處她(判她六個月徒刑);她的騷擾者卻高升到了馬塔蘭市市政府任職。
5. 孩子們將會討論到,其他的性暴力受害者是如何被法律系統邊緣化的。

為了報復,Muslim指控Nuril誹謗。馬塔蘭市地方法院宣判Nuril無罪,宣告她是性騷擾的受害者。但是原告及其律師上訴到最高法院,而最高法院認為Nuril違反了印尼刑法中的電子資訊處理法(以下簡稱「UU ITE」)。

高院宣判Nuril違反了電子資訊處理法(ITE)第27條中的其中兩節。第一節判定「故意及未經允許創造/散布/提供線上色情內容」有罪;而另一節則判定「故意及未經允許創造/散布/提供線上汙辱及誹謗相關內容。」

除了被判6個月刑期之外,Nuril也被要求支付5千億盧比(約3萬4千美金)的罰金。在西努沙登加拉省,教師平均每月薪資約為125美金。

「拯救Nuril」行動 #SaveIbuNuril

對此,多個團體紛紛發起「拯救Nuril」行動(#SaveIbuNuril),希望能捍衛她的人身自由。印尼語中的Ibu指的是對女性教師或年長母親般角色的尊敬暱稱。

在此同時,要求總統Joko Widodo(以下簡稱「Jokowi」)對Nuril進行特赦的線上請願活動 [3]已有超過16萬2千人簽署。但儘管大眾對於Nuril的支持聲浪巨大,Jokowi仍表示他不會干預 [4]最高法院的決定。他建議Nuril在判決執行前,申請覆審或grasi(總統特赦)。

印尼刑法改革協會(ICJR)對總統的發言進行了批評 [5],並質疑他聲稱要保護印尼女性及其他性騷擾受害者的承諾。

此外,一項「為Nuril的罰金募款」的群眾募資活動也已同時展開 [6],在本文書寫之際,募得款項已達2萬2千5百美元。

倡議人士尋求廢除誹謗法

Nuril的案件更進一步強調了重新檢視UU ITE法第27條的迫切性。根據東南亞言論自由網絡組織(SAFENet),政府常使用該法條讓批評者們噤聲。SAFENet共監測了245條與UU ITE法有關的案件,結果當中有174件是誹謗相關罪名。

印尼通訊暨資訊部長(Menkominfo)Rudiantara在回應改革UU ITE法的請願時強調 [7],雖然他很同情Nuril的判決結果,他仍堅持該法目前無需修改。他補充道,警方應該追蹤是誰在散布Nuril所錄下的音檔。他的回答讓數位權益團體感到擔憂,害怕若這項界定模糊的法律並未進行增修,那麼未來會有更多受害者面臨Nuril一般的命運。

當我與UU ITE受害者協會(PakuITE [8])代表進行談話時,他們解釋了為何該法會對言論進行壓制:

UU ITE的應用一點也沒有效果,法律中的條文有太多解釋空間,使得它們沒有實際的用處,只是有系統地被用來針對批評者、以及針對那些向政府政策發表意見、尋求正義的聲音。

近日以來,政府一直主動地要求大眾對其施政表現進行回應。但如果人們會因為自己在網路上的貼文而受懲罰,我們還能做些什麼?我們的數據顯示,該法有90%的時間是被用於反訴他人、用於威脅、用來報復,及用來讓他人噤聲。

迫於大眾壓力,印尼檢察署在2018年11月19日決定要延緩Nuril的懲罰 [9]

於此同時,Muslim並未受到任何法律制裁,儘管地方法院已裁決並有證據指出,他對於校內多名教師員工進行性騷擾,但其現於馬塔蘭市青年運動部擔任主管;該市已表示不會對他採取任何制裁行動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