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表演藝術家、記者與政治人物。三個在喬治亞衝撞藩籬的少數族裔女性

以下文章是全球之聲夥伴Chai-Khana.org的合作貼文。文章由Nurana Mammad撰寫。所有照片由Elene ShengeliaIan McNaught Davis拍攝。

在高加索山地區,許多人認為,你的所屬族裔決定了你是誰以及你會變成什麼。但是在喬治亞,有三名亞塞拜疆裔的女性已經找到方法去對抗這些藩籬,並建立起她們做為獨立專業人士的身份。

Aida Tagiyeva,29歲,女演員

29歲的特比利西女演員Aida Tagiyeva正在特比利西的亞塞拜然語國家戲劇院(Azerbaijani State Dramatic Theater)準備排演。Tagiyeva擁有新聞科系文憑,但是演戲是她真正的熱情所在。

蓋達爾.阿利耶夫亞塞拜然語國家戲劇院劇團(Heydar Aliyev Azerbaijani State Dramatic Theater)有11名成員,當中僅有3名女性演員,Aida Tagiyeva是其中之一。她表示,在喬治亞有些亞塞拜疆裔人甚至認為,做為一名女性,她根本不該出現在那。

「一般來說,社會並不接受在劇院表演的女演員。」她談到那些人時這樣說。「他們因為我們的工作就指控我們不道德。」

圖為Tagiyeva穿著戲服的肖像。這名29歲的女性表示她享受表演帶給她的機會去詮釋不同角色。

由於顧忌這種心態,劇團會審查表演內容,通常會刪除愛情戲。出生於特比利西的Tagiyeva從16歲起就在亞塞拜然語國家戲劇院演出,她悲嘆說在那些亞塞拜疆裔喬治亞人中「並不存在著劇場文化」,他們堅持著保守、父權的文化。

「人們並不喜歡能夠讓他們思考並啟發他們的戲劇。很難強迫一個不愛閱讀的社群去喜愛戲劇。」

圖為Tagiyeva在Under The Ground這齣戲的其中一場戲中表演。這是一部心理劇,Tagiyeva在當中扮演Aisha這個面對世代衝突的母親。雖然Tagiyeva本人並不是一名母親,她表示她對這個角色深深震動,因為在喬治亞的亞塞拜然裔家庭中世代之間的衝突很常見。

Tagiyeva表示,來看劇場表演的觀察很少,大概就5到40人。

由於劇院原本所在建築年久失修,劇團必須要在特比利西的其他劇院演出,成員還必須自己製作戲服來省錢。

然而,劇院並不是Tagiyeva的唯一舞台。這名廣播新聞系畢業生在2015年共同創辦了Rennesans.ge這個網站來報導喬治亞的政治社會議題。

Tagiyeva站在亞塞拜然語國家戲劇院兩個舞台中較小的一個。喬治亞的大部分演員都很難養活自己。Tagiyeva 表示,亞塞拜然語國家戲劇院劇團的演員平均來說每個月賺250-300拉里( laris) (約102-122美金),但這筆錢要支付他們所有的開銷,包括差旅費用。

「這個網站給予我們所生存的社會一個聲音。我們某種程度上想要改變這個社會。」她表示。

但該網站因為刊登一則描繪手持書本的年輕人走出籠子一般清真寺的漫畫,引起強烈反彈,導致網站才一年就被迫關站。

Tagiyeva表示,因為受到「激進穆斯林」的威脅,她尋求了警方幫助。她將該網站關閉,但聲稱那則漫畫並不是理由。

位於特比利西市中心的蓋達爾.阿利耶夫亞塞拜然語國家戲劇院劇團去演出的海報張貼在劇院的門廳中。劇團成員是純粹靠熱情所驅動—劇團中的男女演員面對著艱難工作、低薪以及那些不重視表演藝術族群的質疑。

她並沒有計畫放棄劇場。她的身份認同就是一名女演員。她表示,雖然薪水很低(平均250-300拉里,也就是102-122美金一個月),劇團成員全心投入表演。

「在我們的劇院中,沒有人為錢而工作。劇場是我們的愛。這很難,但是我們必須要從事這份工作來改變我們的社會。」

Kamilla Mammadova,33歲,記者

圖為33歲的Kamilla Mammadova在她位於喬治亞南部馬爾內烏利的住家中。

Kamilla Mammadova做著許多人夢想中的事:她把她的嗜好變成了她在故鄉的事業。但是,做為喬治亞南部馬爾內烏利(Marneuli )城鎮(該城鎮的居民主要都是亞塞拜然裔)唯一一台社區電台馬爾內烏利電台(Radio Marneuli)的創辦人,她每一天都要維護她面對那份工作的權利。

圖為Mammadova和她稱之為孩子的小狗Khanna。33歲的Mammadova未婚,擁有兩個學位,她的形象與馬爾內烏利同齡那些更為保守的女性有強烈對比。

她的電台是BBC的一項計畫,創辦於2006年,以喬治亞語以及亞塞拜然語播報當地新聞以及議題。該電台強調自己的編輯獨立性,不受任何政治勢力所影響,並不畏懼批評政府。該電台的開放麥克風政策讓任何人都能來上節目,討論他們的不平。

廣播是Mammadova的熱情所在。她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在工作,每天睡前也在聽廣播。「這是我最愛的嗜好。最後這變成了一份工作。」

「我們這個地區有許多問題。讓大眾了解這些問題是必要的。」

然而,對馬爾內烏利的某些居民來說,這預示著麻煩。

圖為Mammadova與馬爾內烏利電臺的其中一名記者。馬爾內烏利電臺主要仰賴網站來傳播內容,直到2016年才得到FM頻道許可。他們也發送廣播錄音帶,並在馬爾內烏利各處公園裡的擴音機來廣播他們的節目。

想法較為傳統的人認為,未婚女性,特別是那些被認為已超過適婚年齡的未婚女性,並不該公開為自我發聲,也不該挑戰政府。

Mammadova說,有些人要求她要尊重這些傳統。

「他們叫我女同志、不道德。」Mammadova評論。「他們就用這樣的誹謗,試圖不讓我提供正確的資訊。但是這並不會發生。我是一個人類,身為一個記者,我會繼續傳達真相。」

Mammadova表示,除了工作之外,家人也是她從未想過要離開馬爾內烏利的原因之一。

擁有新聞以及法律雙學位的Mammadova表示她的目標是要鼓勵亞塞拜然裔去說喬治亞語,並使用他們對於時事的知識來管理應該對選民負責的政府。

但是Mammadova表示,該電台對於編輯獨立的承諾常與當地政府以及那些避免挑戰政府的當地人出現了對立。

但這樣做要面臨挑戰。馬爾內烏利電台要到2016年才得到FM頻道許可

喬治亞國家通訊委員會將頻道許可遲遲未發下來歸咎於技術原因。Mammadova則聲稱是該電台的編輯獨立性以及亞塞拜疆語內容讓官員有所警惕。

她相信他們可能仍舊對該電台保持警覺,但她仍意圖要鍥而不捨經營下去:「我們是自由的,而且我們將真相帶給人們。」

Samira Ismayilova,27歲,政治人物

Ismayilova把自己的時間分配於統一民族運動黨總部和她位於博爾尼西的辦公室中。

做為喬治亞第一位領導主要政黨地區性分部的亞塞拜然女性,Samira Ismayilova早已習慣鶴立雞群。但是在她土生土長的博爾尼西地區中保守的鄉村社群中,這點是潛在的不利條件。

Ismayilova是喬治亞反對黨統一民族運動黨(United National Movement)的成員,她表示關於她個人生活的威脅以及誹謗阻礙了她2016年的國會議員選舉。她指控說,這全是要「斷絕女性政治人物」並「恐嚇我退出選戰」的其中一部分手段。

她堅稱,這種態度在喬治亞「少數族群所居住的地區」相當常見。「在我們這個地區,活躍於政治領域的亞塞拜疆裔女性前所未見。」

Ismayilova想要改變這個狀況。

27歲的Ismayilova土生土長於喬治亞博爾尼西地區,她在大學時開始參與政治,在2016年選上博爾尼西鎮市政議會議員。

Ismayilova出生於博爾尼西的亞塞拜疆人村莊Darbazi,她有一段時間在海外接受教育。她在特比利西的喬治亞科技大學就讀時開始接觸政治。在喬治亞國會實習之後,她開始在教育部擔任少數族裔相關政策顧問;隨後,她擔任喬治亞前總統Mikheil Saakashvili的顧問。

她的下一步是自己成為一名政治家。「做為一名公民及一名母親,我想要看到一個更進步的喬治亞。」她表示。她2016年的議員選戰失敗了,但她現在坐在博爾尼西市政議會當中,代表同名選區。

Ismayilova在UNM的總部中,她是喬治亞第一位領導主要政黨地區分部的亞塞拜然裔女性。

她表示,她的工作是拜訪亞塞拜然人村莊,聆聽居民對於基礎建設、失業以及教育相關的問題。她嘗試要終結早婚問題,並鼓勵亞塞拜疆裔女性自我發生及改變。

儘管她的這些努力是否能取得成功仍舊未知,但是Ismayilova仍舊著眼於未來。

「我認為透過我做為政治人物的力量,我能夠改變許多事。」

「當我投入2016年選戰時,我面對了許多事。我經歷過…個人威脅、對我家庭成員的威脅以及其他壓力。人們一直討論我的私生活。他們一直在尋找骯髒的方法來污衊我。」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