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從足球迷到書蟲:巴西反抗勢力的千張臉孔

圖為巴西選舉前於里約熱內盧街頭上抗議博索納羅的女性。照片由Agência Brasil的Tânia Rêgo提供。

你所讀到的巴西相關新聞可能大多是關於2018年總統當選人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的相關新聞;他是前陸軍上尉,曾任國會議員,曾多次公開表達恐同、厭女以及種族歧視相關論點。他提議對反對者使用暴力,並威脅過媒體

然而,你可能未曾讀到巴西人如何找到不同方式來表達他們對於博索納羅的反對—也未曾讀過他們是如何集結力量來抵抗未來四年可能會帶來的後果。

政治科學家Wanderley Guilherme與新聞媒體Valor進行了對談,提出了一種不偏頗的方式來面對新政府。他表示:

O país não é fascista. Pode ser conservador e ter um conceito limitado da democracia, mas fascista não é. Vamos ter muitos motivos de continuada intranqüilidade social. Esta eleição não vai acabar. Agora é que vai começar porque os conflitos não vão ser resolvidos. Não tem nada que permita antecipar que essa polarização vá diminuir. Muito pelo contrário.

這不是一個法西斯國家。這個國家可能是保守的,對於民主的概念有限,但這不是一個法西斯國家。我們有很多理由會繼續面對社會動盪。這次選舉並沒有結束。選舉才剛開始,因為衝突不會被解決。沒有徵兆顯示這種對立有衰退的跡象。情況是相反的。

此處我們列出了一些巴西內部媒體的標題,這些標題並未出現於英語媒體中。

女性崛起

巴西新國會的女性議員席次增加了51%(僅佔總席次的15%),當中許多人誓言要增強對博索納羅的反抗。

Joênia Wapixana就是當中一人,她是代表中間偏左對環境友善黨派Rede(永續網)的聯邦眾議員。她巴西國會第二位原住民議員,也是巴西第一位成為律師的原住民女性。

同樣選上聯邦眾議員的Taliria Petrone是一名非裔女性主義教授以及行動人士;她是2018年3月被暗殺的里約熱內盧政治人物 Marielle Franco的童年好友、市議員同僚暨同黨戰友。在 Marielle被暗殺(該案件至今懸而未決)之後,就輪到Talita面臨死亡威脅

上述兩者會加入Tabata Amaral的行列,Amaral出身於聖保羅的郊區,最後努力獲得了哈佛天文物理學及政治科學雙學位,她的經歷鼓勵了許多巴西女孩。Tabata在24歲時創辦了一項全國性的教育推廣運動,目的是要讓中學學生理解並參與政治。她也選上了聯邦眾議員。

南部城市阿雷格里港(Porto Alegre)前市議員Fernanda Melchionna也在2018年大選中贏得了眾議院議員席位。2012年,在男性同僚試圖要批評她的衣著選擇之後,她在當地立法機構發表了一段令人難以忘懷的演說

足球民主

很少有人注意到這點,但是首批#NotHim (#EleNão)運動支持者其實是足球迷。他們在2018年9月就開始集結,那時正值多位足球球星開始為博索納羅背書,也正是部分球迷開始在體育館中以行為回應當時這位陸軍上尉的恐同言論之時。

也大概是同一時間,巴西最大的足球迷協會之一「忠誠之鷹」(Gaviões da Fiel)發表聲明反對博索納羅。它們的俱樂部聖保羅的哥林多人(Corinthians)素有抵抗的歷史:該球隊球員曾在1970年代巴西軍政府統治高峰領導了被稱為哥林多民主運動(Corinthians Democracy)的民主支持運動。當巴西於1980年代轉型為民主國家之時,該運動是提倡特赦所有政治犯的先驅者。

「忠誠之鷹」是這樣談論博索納羅的(這番說法為其他後續加入的足球俱樂部立下基礎):

É importante deixar claro a incoerência que há em um Gavião apoiar um candidato que não apenas é favorável à ditadura militar, pela qual nascemos nos opondo, mas que ainda elogia e homenageia publicamente torturadores, que facilmente poderiam ter sido os algozes de nossos fundadores.

重要的是,要「忠誠之鷹」支持一個不只提到支持軍事獨裁(那是我們一開始就反對的),同時也讚美並公開推崇那些可能謀害我們創辦成員的行刑者的人,這與我們的理念並不一致。

以書結黨

博索納羅曾任陸軍上尉,而被他打敗的對手哈達德(Haddad)是一名哲學教授。為了尊重哈達德,他的支持者在2018年10月28日的選舉中帶著書本去投票。

帶本書去投票

該是去投票的時候了!民主對我們來說很珍貴,用各種武器來捍衛民主是重要的,對我來說,我的武器就是書本!

我帶著《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這本書去投給哈達德教授,因為在這本書中鄧不利多曾說:「快樂是可以被找到的,就算在最黑暗的時代中也是如此,只要你記得打開燈就行。」我相信翻轉,巴西!

他們投票支持槍枝嗎?我們投票支持書本
Ele não!!!!
PS:在你投廢票的同時,我說服了我超過70歲的祖母站出來投票支持民主。

手牽著手

在博索納羅確定勝選之後,當地社交媒體上開始瘋傳一張圖片。圖片上說著:「沒有人能放開其他人的手。」

刺青藝術家Thereza Nardelli在巴西2018大選前畫了這一張海報。她對website G1表示,她的靈感來自她母親曾說過的一段話:

A gente atravessava um momento difícil na nossa vida pessoal, mas o país também passava por dificuldades. Aí ela virou para mim e disse, ‘ninguém solta a mão de ninguém’. 

我們個人的生活都正在經歷痛苦時刻,但這個國家也在經歷苦難。而她轉過頭來對我說:沒有人能放開其他人的手。

我們會繼續團結在一起!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