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lobal Voices 繁體中文 - https://zht.globalvoices.org -

美國年輕非法移民暫緩遣返計畫DACA背後的故事

類別: 北美洲, U.S.A. 美國, Media & Journalism, Migration & Immigration, Protest 抗爭, 人權, 公民媒體, 政治, 數位行動, 藝術與文化
[1]

圖為2017年9月5日,行動人士在洛杉磯抗議DACA計畫的終結。「遣返仇恨,而非夢想家」以及「團結起來我們有夢想/捍衛DACA」。照片取自Molly Adams 的Flickr,經CC BY 2.0授權使用。

美國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2017年宣布川普政府意圖終結一項保障非法入境兒童移民安置計畫以及入學許可的兩年計畫。

在「童年抵達者暫緩驅逐辦法」(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DACA [2])政策改變的決定出來之後,各種示威 [3]遊行 [4]請願 [5]、網路聊天抗議機器人(resistbot [6])倡議活動以及彈劾聲浪 [7]充斥在網路以及美國的大街小巷。評論家指控白宮此舉相當殘忍,因為許多DACA接受者的自我認同是美國人。

DACA是在2012年時任總統歐巴馬 [8]的行政命令下所實施的計畫。該辦法的具體法條被稱之為夢想法案,然而該法案一直在國會闖關失敗。

如果順利通過,預估有近80萬名DACA接受者(也因為夢想法案而被稱為追夢者)的入境許到期的6個月之內面臨遣返的命運。

川普政府這項決定引發了何謂「美國人」(於此處指的是美國公民)的再一波討論,Define American [9]這類站在前線的組織利用了各種故事來挑戰各種統計數字。

Define American是由記者Jose Antonio Vargas所創立,他本人就是一名非法移民,該組織的使命是要利用故事的力量來「在一個改變中的美國裡超越政治並轉換關於移民、認同以及公民權的對話。」

Define American也邀請非法移民以及他們的同盟製作並上傳文字及影片證言,發表他們在美國的移民經驗。

1998年,當時3歲的23歲Giovanni Amado從墨西哥來到美國。他在川普政府宣告計畫終止的數天前上傳了他的影片證言 [10],在影片中,Amado談到了他在銀行擔任詐欺防範專員的工作,並表示他不理解DACA計畫的終結到底能幫到誰:

美國人這個詞彙不該由擁有一份文件與否來決定。這個詞彙的定義比較仰賴於為這個國家貢獻的意願,以及在需要的時候盡全力幫助他人的意願。

而來自貝里斯的23歲女性Denea Joseph,她在7歲時來到美國;她說DACA讓她能夠完成大學學業。她對美國人的定義是 [11]

…這個個體(無論是否為移民),將自己的技能、知識、教育、生意體以及勞力付出來幫這個霸權權力的國家來進行定位。

除了群眾上傳的證言之外,Define American也發起了#UndocuJoy [12]這個社交媒體倡議活動,目的是要透過「在社交媒體上大量提供真心開心的照片」來對抗將非法移民受害者化的呈現方式。

該活動的特色是一支與詩人Yosimar Reyes [13]合作的影片,在影片中詩人朗誦自己的作品“I Love Us”,搭配著非法移民起床、外出工作、跳舞、製作早餐等等平凡日常生活的照片:

Reyes寫道:

我愛美國/因為我們必須一直去證明我們自己的人性/而我們一直美麗地完成這件事/因為保持人性/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必須要了解/何謂美。

在#UndocuJoy行動中展現了美國公民和移民對美國的團結。自我定義為美國人的非法移民作家Ciriac Alvarez在推特上寫到:

或許我無法控制這個世界的殘忍,但我能夠控制我所散布的東西。#UndocuJoy [14]代表著散布仁慈與理解。

爭取永久庇護的努力

在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於宣布DACA終結的演說 [16]中,他提到DACA的接受者「大多數是成年的非法外國人」。

他所選用的字詞讓人想起Define American在2015年 [17]發起的活動#WordsMatter [18],該活動敦促記者停止用諸如「非法」這類的詞彙來形容人類:

諸如「非法移民」和「非法外國人」這類的詞彙以一種犯罪的推測取代了複雜的法律情況。它們有效地將移民的人格罪犯化,而非描繪他們行動的合法性。

「沒有居留文件就留在美國,這是一種民事違法行為,而非一種犯罪行為。」該行動繼續闡述其立場。

有鑑於川普過去對於墨西哥裔人民所發表的批評言論,還有一連串與少數族裔有關的爭議性執行命令、赦免以及聲明,終結DACA的行動以及用於合理化這項決定的語言已進一步證實川普是有意地在挑起社會的不信任及仇恨。

在川普擔任總統之前,美國聯邦政府的遣返優先順序就已讓國內特定區域限制起它們本身與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的合作。目前,有4州(加州、科羅拉多州、康乃迪克州以及新墨西哥州),以及37個城縣都已宣布它們是所謂的庇護城市 [19]

在川普政府宣布終止DACA的決定出來之後,芝加哥市長Rahm Emmanuel已表示要加強該城市提供庇護的承諾,進一步宣布芝加哥是一個無川普區 [20]

但是庇護城市對於DACA受者來說並非永久解藥。他們的命運仰賴於美國國會。或許聆聽Define American這類活動中的個人故事能夠提醒法律制定者,在統計數字的背後是真實的人類,而做為一個美國人也不只是靠那一張文件。

譯者註:截至2019年1月,美國最高法院尚未對DACA計畫是否合法進行裁定,該計畫預計至少可延續至20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