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匿名精障病患身份公開,得到移民經驗傑出畫家美名

Ramírez這幅作品名為《無題》(火車與隧道)。Ramírez利用蠟筆作畫,用膠水將一張張畫紙黏貼在一起來創作大幅作品。本作版權歸Ricco/Maresca Gallery所有。

本文作者為Gisele Regatao,原本於2017年8月24日刊登於PRI.org上。文章根據PRI以及全球之聲的夥伴關係,重刊於此處。

一名被安置於北卡羅萊納州精神病院超過30年的墨西哥移民現在被部分藝評家認為是20世紀最佳藝術家之一。他的個人首次回顧展也在2017年於洛杉磯舉辦。

洛杉磯當代藝術協對(The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Los Angeles,ICA LA)的新展館於2017年9月9日開幕,同日也展出了Martín Ramírez的50幅畫作。 Ramírez在1963年過世,享年68歲。

Ramírez回顧展舉辦前後,藝術界的新研究也紛紛開始質疑Ramírez做為一名藝術圈「局外人」的定位,並開始將他定位為描繪移民經驗的大師。

「他是一名移民藝術家。他的藝術對於理解流離、理解邊境以及人們如何跨越邊界上相當重要。」Martín Ramírez: Framing His Life and Art一書作者Victor Espinosa表示。

「我沒瘋」

任教於俄亥俄大學的Espinosa花了10年時間研究Ramírez。他懷疑Ramírez是否真的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根據Espinosa,Ramírez是在沒有翻譯人員陪伴的情況下,在進行簡單精神病診斷之後就被確診為精神分裂。然而,Ramírez並不會說英文。Espinosa表示,Ramírez一直說著:Me no loco (我沒瘋),但是醫生們則提出了相反的結論。

「在這種診斷之下,根本無法離開安置機構。」Espinosa表示。「沒有人站在Ramírez這邊為他質疑診斷結果,沒人為他做任何事。」

Martín Ramírez的這幅作品標題為《無題》(馬匹與紅騎士)。圖片版權歸Ricco/Maresca Gallery所有。

Ramírez在1925年離開家鄉前往美國工作,留下懷孕的妻子以及三個子女在墨西哥哈利斯科州(Jalisco)的故鄉;他在加州各處鐵路及礦坑尋找工作機會。然而,數年後,經濟大蕭條到來。他失去了他的工作,開始在街頭生活。

此處他的故事變的有點模糊。根據Espinosa的研究,Ramírez很明顯地誤解了一封家書,因而切斷了與家人的連繫。他最終變得無家可歸又貧困,在1931年,他被當局收容。Espinosa表示,Ramírez感到困惑甚至可能有些沮喪,最後進入了安置機構。

他的餘生就在精神疾病安置機構中渡過。

他在安置機構時,開始以聖母、牛仔、馬匹、火車以及隧道為主題開始繪畫,靈感來自於他故鄉墨西哥的教堂以及農場,還有他來到美國的旅程。他並沒有油彩或是畫布,他使用的是蠟筆以及黏貼在一起的紙張來創作大幅繪畫。有時他利用雜誌來創作拼貼。他畫中的形象具體,但同時具有現代特色。

Ramírez可能創作了數以千計的作品,當中有約5百幅保存至今。

他的其中一幅聖母像現存在華府國會圖書館的儲藏地庫中。手稿部的資深檔案技術員Tracey Barton在2009年發現了這幅畫,當時這幅畫作被捲起來放置於美國設計師伊姆斯夫妻(Charles and Ray Eames)所擁有的一個盒子裡。

「我已經在這個圖書館工作超過35年了,對我來說這是發生在我身上最重大的事件。」Barton表示。

謎般的藝術家

如果不是Tarmo Pasto這位研究精神病患者藝術作品的教授, Ramírez的藝術作品可能無法被精神病院以外的人所看到。Pasto漸漸對Ramírez的畫作產生興趣,1952年時幫他在加州沙加緬度的E.B. Crocker Art Gallery舉辦了他個人的首次藝術展。但是當時他的作品是以一名匿名精神分裂患者的作品展出,而非以藝術家的身份展出作品。

「這種敘事是藝術界很難抗拒的,因為這是個又性感又具吸引力的敘事,況且這種說法強化了這名藝術家是某種程度上的謎樣人物的說法。」賓州美術學院博物館館長Brooke Davis Anderson表示,她是2007年Ramírez於紐約民俗藝術館大展的策展人。她表示,該是改變這種敘事的時候了。

這幅Martín Ramírez的聖母像被發現捲起來被放在伊姆斯夫婦的所有物中。圖片版權:美國國會圖書館。

Ramírez被認為是神秘人物的這個事實也表示沒有人去尋找過他的家人,直到2000年Victor Espinosa在墨西哥找到他們為止。他的家人提出訴訟,爭取Ramírez作品的所有權。Frank Maresca是紐約Ricco/Maresca Gallery共同所有人,該藝廊代表Ramirez 20名孫輩。他表示,雖然Ramírez的主要作品可以賣到50萬美元,且他的作品已成為古根漢博物館以及現代藝術博物館的館藏,像是大都會美術館以及惠特尼現代美術館等重要美術館仍未擁有Ramírez作品做為館藏。

「我想它們認為Ramírez的作品比那些學院派要來得差。」Maresca表示。「我想不出其他理由來說明它們為何還未收藏他的作品。沒有其他理由了。」

惠特尼現代美術館的資深策展人Donna De Salvo承認了這個缺點。「坦白來說,我們可能有點落後。」她表示。「我們的收藏中缺少了特定幾位拉丁裔藝術家,我們正在尋找該領域專門的顧問。」

Victor Espinosa表示,你在墨西哥的任何博物館也看不到Ramírez的作品。靠近Ramírez家鄉的瓜達拉哈拉地方博物館(The Regional Museum of Guadalajara)表示,他們沒有關於這名藝術家的任何資訊。

很明顯地,它們並沒有注意到美國郵政於2015年所發行的一組5張Martin Ramírez紀念郵票

另一名得到如此尊榮的墨西哥裔藝術家是芙烈達.卡蘿。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