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中國富商被控干預澳洲政治而被澳洲取消永久居留身份

黃向墨。畫面擷自香港蘋果電視台。

中國富商黃向墨的澳大利亞永久居民身份於上週被取消的消息傳出之後,驚動了海外中國人與當地華人社區。 黃向墨現居香港,並告訴媒體自己被禁止進入澳洲「既荒謬又不公平」,而且這是個「依據偏見、毫無根據的『莫須有』猜測」所做出的決議。 然而,澳大利亞政府和許多研究人員認為,黃向墨不正當地利用他在澳洲的政治關係,來推動中國共產黨的利益。

由香港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Culture and Media Education Foundation,簡稱CMEF;以下簡稱基金會)所辦理的越界華人圈答客問計畫(Chinese Border-Crossing Question and Answer project,旨在讓不同華文地區向另外一個地區朋友發問,以達至澄清事實、消除成見及互相了解作用),採訪了位於珀斯的調查員,Wai Ling Yeung(以下簡稱楊),來為這起事件作一闡述。

基金會:黃向墨是誰?他在澳洲的評價如何?

楊:黃向墨的原名是黃暢然,是地產開發商玉湖集團的董事、政治獻金捐贈人和遊說說客。澳洲民眾第一次聽到他的大名是在2012年,在雪梨著名郊區以1,280萬澳幣買下一棟豪宅,在此次交易之後,帶動許多中國投資者陶醉於高價位不動產。

黃向墨在2014年再次受到大眾關注,是因為向雪梨科技大學捐獻180萬澳幣,用來取代原先的中國研究中心,而該中心正是以其獨立批判研究而出名。取而代之的,是親北京的澳中關係研究院(Australian-China Relations Institute,簡稱UTS ACRI),並由黃向墨親自挑選澳洲前外交部長卡爾(Bob Carr)出任院長。

在這之後,他又捐了450萬澳幣給許多大學。在這眾多受益者當中,其中有一位是過去曾對孔子學院批判最厲的前澳洲外交官。

在2016年之前,主流媒體並沒有很仔細地查看他的背景,直到澳洲媒體費爾法克斯(Fairfax)一位記者發現,在2012年至2015年間,黃向墨向兩大政黨一共捐贈超過100萬澳幣,其後又累積到300萬澳幣左右。

費爾法克斯報導又揭露了黃向墨在進入澳洲之前,曾在他的家鄉廣東省揭陽市因貪污事件而被逮。

基金會:澳洲政府的決定,是基於黃向墨「順應外國勢力進行干預」而作出的安全考量。請問黃向墨對澳洲做了什麼「外國干預行為」?

楊:我相信所謂的「外國干預行為」指的,是黃向墨參與中國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的工作,以及他的捐贈模式,這兩者均表現出他積極尋求政治影響力,以擴展中國共產黨的利益。

黃向墨擔任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Asutralian Council for the Promotion of Peaceful Reunification of China,簡稱ACPPRC)主席,也是大洋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聯盟(Oceanic Alliance of the Promotion of Peaceful Reunification of China,簡稱OAPPRC)的主席。這兩個組織均隸屬於北京政府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China Council for the Promotion of Peaceful National Reunification,簡稱CCPPNR)。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簡稱ASIO)提起黃向墨在這兩個組織所擔任的角色,這也是黃向墨的永久居民身份被取消的原因之一。

2016年,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墨爾本分會便發起一場支持中國在南海主權的遊行,這場遊行和另一起反對達賴喇嘛訪問澳洲的示威有關。

當國會針對國會議員鄧森(Sam Dastryari)於2016年所涉及的醜聞進行辯論時,諸多證據浮現檯面,均指向黃向墨利用他與政府官員的關係,央求政策偏向對中國有利:

  • 工黨議員鄧森在一場由黃向墨特別為中國媒體辦的一場記者會,為北京在南海設置防線辯護,既使這違背了其政黨的政策。在這之後,有證據指出鄧森允許黃向墨為其支付一筆44,000澳幣的官司費用。
  • 工黨外交事務發言人隨即針對中國在南海進行擴張予以公開批評,黃向墨即把之前承諾捐贈給工黨的40萬澳幣贈款收回。
  • 黃向墨與其他捐款人於2014年,據稱是因為中國要與澳洲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把原本所捐的款項加碼。

政府的資料還顯示,鄧森利用他的政治影響力,欲使黃向墨的公民申請程序加快。

基金會:黃向墨多年來活躍於澳洲,為何澳洲政府直到今日才採取行動?是否近期有任何政治和法律發展所導至現在這個決定?

楊:澳洲的反間諜法已不符合當今潮流。外國政治獻金在坎培拉和大部分的州(新南威爾斯州除外)是允許的。經過多月密集式的辯論和審查,新的反外國政治干預法案,在2018年6月通過,禁止外國政治獻金,為政治干預定下清楚的定義,給予執法人員必要的公權力與法源,讓他們對違法者進行查證與起訴,並讓政府能要求所有外國仲介登記註冊,若觸犯法例,有權利起訴他們。

澳洲與中國的外交關係已到谷底。中國似乎因為澳洲禁止華為參與未來的5G網路鋪設與通過外國政治干預法案而觸怒。

基金會:平民百姓對黃向墨的永久居留身份被取消有何看法?特別是華人社區對此事件有何反應?

楊:公眾輿論支持政府的決定。 即使執政的自由黨民調仍持續落後於工黨,但莫理遜(Scott John Morrison)總理的個人支持度,在黃向墨的禁令公佈後有些微的上升。

對中國持不同政見的華人社團歡呼雀躍。 一個中澳社團澳大利亞價值聯盟,剛剛發表聲明,歡迎此項決定。 然而,在持不同政見的圈子之外,全國華人社區相當平靜,反映出新立法影響的不確定感和不安全感。

親北京的中國媒體在澳大利亞發起憐憫攻勢。一個起於珀斯公共新聞平台並在微信上廣為流傳的帖子試圖引起同情,聲稱黃向墨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社區領袖,受到的待遇比連環殺手更糟糕。該微信平台是由西澳上海聯合會總秘書所有,這是一個強大的統一戰線集團,其總裁是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西澳分會的榮譽顧問。

鳳凰衛視也播放一段採訪Keith Suter的影片,他自稱是澳洲國際研究學者 。然而,澳洲國際研究社群在推特上聲明,無法證實他的資格與他所屬的研究機構。在該採訪當中,Suter表示反對澳洲安全情報組織裁決的合法性。

基金會:此項決定對澳大利亞國內政治和與中國的外交關係有何影響? 是否會採取進一步行動來減少中國對澳大利亞的干涉?

楊:新立的法案以美國的外國仲介註冊法為藍本,其中涵蓋了透明度機制。要求個人或機構代表外國勢力試圖影響澳洲政治程序必須做一聲明。已經為外國政府在澳洲進行遊說的人,必須在緩衝期六個月之內登記註冊。緩衝期過後,沒有註冊的個人或機構一旦發現違規,即會被提起告訴。所以,我相信這會有助於澳洲免除包括中國在內等外國對其內政的干預。

2018年3月,一些研究中國、中國僑民和中澳關係的澳洲學者因為支持新的外國干預法案簽署了一份聯名信,我也是其中一人。我與其他連署人堅信「在雙邊接觸中,中共干涉是不可接受並適得其反的,我們必須能加以辨別、認識以及消除,這是朝著建立長期穩健的中澳關係所邁出的一步」。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