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伊朗阿瓦士地區的水源危機將演變為一場災難

這張照片拍到了三隻水牛的皮膚如何受到阿瓦士地區當地的高溫、高鹽度的水、以及乾涸的沼澤影響,以致皮膚出現融化現象。當地的一位農民於貧瘠的農地上憤怒地攤開雙手。照片由Mehr新聞社拍攝和刊登,並有意重新發佈。

原文發佈於2018年8月。

儘管伊朗政府長久以來都努力地封鎖媒體消息,然而人們已逐漸意識到發生在該國南部與西南部的阿瓦士(Ahwaz )傳統阿拉伯地區、正以可怕的速度迅速惡化的水源危機的嚴重性。對於不了解情況的旁觀者而言,災難不斷地升級似乎是氣候變化所帶來的自然災害。

然而,對於熟悉相關政策的人都知道,歷屆政府已在阿瓦士制定了大規模的大壩建設與河流改道計劃,其中包括將水源從原本寬闊的河流引進伊朗其它、非阿拉伯的地區。這些政策產生了無法避免的結果--土地荒漠化,以及為了求生存而大規模遷移到伊朗其他地區或是其他國家的阿瓦士人民。

對阿瓦士人民而言,大壩與河流改道計劃所產生的結果並非政府能力不足所致,而是一項蓄意制定的長期政策;這個政府也被視為種族清洗的一環,旨在改變區內人口分佈的平衡--據稱,該區域蘊藏著伊朗九乘半以上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就這個觀點而言,這個政策的目的在於強制遷徙區內大多數的阿拉伯人,以此終止他們主張擁有該區資源的主權或所有權。在計劃進行的過程中,自然棲息地和農作物遭到嚴重破壞,野生動、植物和禽畜皆遭受極大的痛苦。環保人士警告,如果這些問題得不到解決的話,將會引發生態災難。

卡倫河(Karoon River)所經歷的巨大破壞是此計劃中的一個典型例子。卡倫河曾經是流向海灣(Gulf,此指波斯灣)沼澤地及河口的一條主要水道,遠洋船隻和漁船皆曾於該河流上來回穿梭,它亦曾是農業和農業的供水來源;然而,現在的卡倫河在某些河段卻只有涓涓細流的河水,海洋生物甚至幾乎全數滅絕。伊朗政權在該河鹽沼所建設的高德范大壩(Gotvand)被視為引發這場災難的主因。這座大壩受到各方大肆譴責--被戲稱為「鹽度工廠」、「環境議題的教育展示」、「環境災難」和「嚴重的國家施政錯誤,其導致河流中的鹽度提高了25%,這樣的水質不只對海洋生物有害,亦不能作為飲水及灌溉之用。

一位來自農村地區的阿拉伯農民Hamza Kaabi透過WhatsApp向全球之聲絕望地說道:

我們被遺棄了。

我們這個地區曾有六百萬棕櫚樹--現在已有五百萬棵因高鹽度的水質而死亡。我們的環境受到污染,我們的水牛等家畜正在死亡。這是伊斯蘭共和國(Islamic Republic,此指伊朗共和國)向我們所承諾的正義嗎?許多當地人因飲用受污染的水而中毒、當中大部分兒童和老人均患有嚴重的痢疾。我們甚至沒有任何能提供治療的緊急醫療診所--我們必須前往距離當地數百公里外、位在的阿瓦士的醫院。

Kaabi繼續說道:

我們所犯的「不可饒恕的罪」是我們生為阿拉伯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遭受這一切苦難和痛苦。當我們環顧四周,被燒毀的土地和被破壞的環境不禁讓我們想到地獄。我們在這裡看到、並吸進身體裡的只有塵埃。政權屠殺並埋葬了我們,當中包括了人類和動物。那些致力於捍衛環境、幫助我們停止這慢性死亡過程的人道主義者和環保人士們在哪裡?

據伊朗通訊社報導,那些被供給阿瓦士人們的帶有鹹味和惡臭飲用水造成了Rofaye、HoweyzehRamez等城市的數十名阿拉伯居民中毒。與此同時,因為水源短缺,加上僅存的水源含有高度的鹽度和毒性,該地區的農作物持續萎縮,農民因此陷入貧困邊緣。這些地區的水源之所以遭到嚴重污染,除了因為水道被直接倒入未經處理的污水外,更因為提煉石油和天然氣所釋放出來的有毒化學品亦排放至此所致。

此情形更受到產業政策的激化:當地政府將該區域大部分的土地皆改為種植甘蔗--這項計劃使得當地付出的成本比回收的來得更高,並導致污染情況進一步惡化。在河道邊的糖廠用僅存的水源製糖,過程中使用的污染化學品及其所剩餘下來的殘渣再被倒回河道中,導致曾經以海洋生物而享有盛名的地區遭到大量破壞,海灣河口的河流和濕地上的魚類和鳥類若非已徹底消滅、就是迅速消失中。

阿瓦士的農民擔心,在那條世世代代當地居民賴以灌溉的河流,被政府攔截並將水源轉移到伊朗的其它、以波斯種族為主要人口的地區之後,曾以盛產棗椰的而享有盛名的棗椰樹種植園將面臨廢止,並終將步上枯萎或死亡一途。

農民們對於提供水源的懇求長期被置若罔聞,河道水流減少使得水中的鹽分快速增加、加速沙漠化現象。農民不單沒有水源以作灌溉,他們和牲畜的生命亦受到威脅。

雖然棕櫚樹能夠在惡劣的沙漠環境中生存,但在缺乏任何清淨的水源以及剩餘的水源出現鹽度過高的情況下,阿瓦士的棕櫚樹正步向死亡。在一份關於當前危機的文件中,阿瓦士農村代表合作組織(Deputy Rural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 of Ahwaz)解釋道:「卡倫河的河水流入量已經嚴重減少。由於河水水位下降,鹹水從海灣湧入河流,並導致河水的鹽度增加。」

政府拒絕介入和幫忙的態度讓阿瓦士農村地區的Farla Khalaf Ghezi徘徊於絕望與憤怒的淒涼處境中:

為什麼當局不聽聽我們的聲音?由於河水乾涸,我們的水牛正在死去。我們沒有工作。我們的牲畜是我們唯一的收入來源。如果這些動物餓死,我們也會跟著餓死。雖然阿瓦士地區的石油和天然氣為伊朗政府的金庫帶來巨額利潤,但阿瓦士的人民卻沒有從中獲益。經常聽到阿瓦士的人民對於發現石油和天然氣發出哀嘆,因為他們普遍認為天然資源只會為他們帶來壓迫、貧窮和痛苦,以及提取這些天然資源所引發的污染問題。​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