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居住在黎巴嫩不人道的難民營環境中,敘利亞難民面臨嚴峻的暴風雪

「諾瑪風暴」(Norma)帶來的風雪連續侵襲黎巴嫩的阿薩爾(Arsal)難民營。照片攝於 2019 年 1 月 6 日,在社群網站瘋傳,在此經允許使用。

原文發佈於 201 9年 1 月。

2019 年 1 月 6 日,被稱為「諾瑪風暴」(Norma)的一波波暴風雪侵襲著黎巴嫩,使定居該國的敘利亞難民不得不面對洪災與極凍低溫的生活環境。這場暴雪連續五日在黎巴嫩沿海、黎巴嫩山(Mount Lebanon)和貝卡谷地(Bekaa Valley)帶來大雨及大雪。暴風雪在黎巴嫩造成了大規模的破壞,公路淹滿了水,部分地區的學校也得關閉二天。

由於黎巴嫩當局不允許[在難民營區]興建永久建築,因此,來自敘利亞的難民們被迫在臨時搭建的非正式帳篷內與暴風雪對抗。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 Refugee Agency,簡稱 UNHCR)於 1 月 9 日發表的一份報告指出,「7 萬名住在約 850 間非正式居所的難民可能正身陷洪水、暴雪或極度低溫的風險中。」

另一篇聯合國難民署的文章表示,暴風雪已影響超過 11,300 位難民的生活:貝卡谷地的 Dalhamiya 營地已完全被洪水淹沒。

身為難民的 Juriya Ramadan 告訴聯合國難民署:

People are sick. Everywhere there is water. We cannot sleep at night. It has been three days like this. All night we sit and watch the kids and we cannot do anything for them. Their situation is very bad.

大家都很難受。到處都是水,晚上無法睡覺,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三天了。我們一整晚都坐在那邊顧小孩,卻什麼也不能為他們做;他們的情形非常糟。

六歲的小難民 Amina al Darak 說道:

We’ve never experienced such a situation before. The mattresses and the duvets got wet. We didn’t sleep all night. I had to put blankets on wooden boards and lie there. I can’t even make myself a cup of tea because of the flooding.

我們從來沒經歷過這種狀況。床墊和棉被都濕掉了,我們整晚都沒睡。我得把毯子鋪在木板上,才能躺在上面休息。因為淹水的關係,我連茶都沒辦法泡。

根據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報導,貝卡谷地的巴爾埃利亞斯(Bar Elias)難民營緊鄰黎巴嫩最長河川--利塔河(Litani),並在這場暴風雪中嚴重淹水。在巴爾埃利亞斯難民營中,約有 420 名難民居住於此,其中包括100名孩童。

美聯社也報導,黎巴嫩北部的一條河流河水高漲,造成一名敘利亞女孩不幸溺斃。

此外,黎巴嫩紅十字會表示,因當地一條河川氾濫,約有 200 人被迫從黎巴嫩北部、臨近敘利亞邊界的帳篷區疏散出來。

前黎巴嫩山脈( Anti-Lebanon Mountains)的阿薩爾(Arsal)難民營下大雪,損害隨之而來,營區的影片被廣泛分享在各社群媒體。

敘利亞活動人士和推特(Twitter)上的網友們對難民惡劣的生活環境深感痛心,並補充表示,敘利亞難民的處境愈來愈兩難,一邊面臨的是黎巴嫩嚴峻的生存環境,但若他們回去阿薩德(Assad,敘利亞總統)控制的敘利亞,面臨的則會是嚴重的安全危脅。

知道為什麼大家還留在這嗎?
答案是:因為阿薩德還沒下台。

#阿薩德 離開的那天,就是大家痛苦結束的那天。

有敘利亞難民譴責貝卡谷地當局的冷漠,例如:Hussam Mansour 告訴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他多次致電給貝卡谷地 Ghazze 地區的市政當局,建議提高帳篷的離地高度,卻總是沒有下文。

敘利亞難民在黎巴嫩還得面對即將到來的另一波暴風雪,屆時將會有時速超過 100 公里的狂風和 5 公尺高的海浪。這波暴風雪被命名為「Miriam」,強度將於 1 月 15 日達到巔峰。[補充:Miriam 風暴已於 1 月 13 日晚間登陸黎巴嫩,並於 1 月 17 日早上減弱。]

聯合國難民署表示,為因應下一波暴風雪,已將應急用的庫存和衛生用品補充完畢。

儘管全國各地的敘利亞難民都深陷困境,黎巴嫩總統米歇爾·奧恩(Michel Aoun)卻表示:「難民危機仍影響著[黎巴嫩的]經濟、社會、國家安全。」並說,難民應該回去敘利亞,才能活得「有尊嚴」。

這番話與奧恩所屬黨派「自由愛國行動」(Free Patriotic Movement,簡稱 FPM)過去幾年所提出的反難民言論類似,其身職外交部長的女婿、同時也是自由愛國行動之領導者的紀伯倫·巴西爾(Gebran Bassil)即為該主張的主要倡議者。

延伸閱讀:為什麼逃到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害怕回到阿薩德控制的敘利亞?

奧恩是親阿薩德之激進組織「真主黨」(Hezbollah)的盟友,他正推動國際社會把敘利亞難民送回敘利亞所謂的「安全地區」(safe areas)。有些黎巴嫩政府的部長譴責此行為,並聲稱數十名回國的難民都已命喪黃泉。

被遣送回國的難民面臨徒刑、強制徵兵、死亡危機,他們的故事傳遍反阿薩德政權的敘利亞圈,此情形在過去幾年尤其常見。

一位住在黎巴嫩的難民 Wessal al Mustafa 向半島電視台表示:「[我愛我的國家,但是現在]沒有理由回去。」

另一位 25 歲的難民 Sleiman Ahmad 則告訴獨立報(the Independent):「如果我回去,我就得去當兵,或是被逮捕。[…]我女兒年紀還小,這麼一來,她會發生什麼事?」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