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阿富汗政府已準備好與塔利班對話,但塔利班受害者準備好了嗎?

卡巴爾‧沙赫(Kabal Shah)坐在自己位於喀布爾(阿富汗的首都)的理髮店,手裡拿著他死於塔利班自殺炸彈攻擊的兄弟Adel的照片。照片由Ezzatullah Mehrdad拍攝,經授權使用。

52歲的卡巴爾‧沙赫(Kabal Shah)在他的理髮店裡看著美國和塔利班之間的和平談判新聞。每次新聞主播在報導和平談判的進展時,卡巴爾‧沙赫就會回憶起他的弟弟阿德勒‧沙赫(Adel Shah)。

在2017年的某天,在阿德勒前往他的理髮店的路上時,卡巴爾聽到一聲巨大的爆炸聲。他打了好幾通電話給他的弟弟,直到瓦濟爾阿克巴汗區(Wazir Akhbar Khan)醫院的醫生接起電話,並斷言阿德勒已死亡。

1990年代在內戰時失去一條腿的卡巴爾說道:「我們無力去追求正義。有成千像我們這樣的人是被忽視的。」當塔利班的自殺炸彈攻擊者以美國軍人的艦隊為目標時,這場攻擊也同時奪去他這位24歲弟弟的生命。但他希望相同的事不要再發生在其他像阿德勒這樣的阿富汗年輕人身上。

美國大使與塔利班代表皆試圖為這個已持續17年的戰爭協商出一個出路,在這之間已經有數千名阿富汗人民因之死亡及受傷。但在幾次的和平談判之中,這些犧牲者的名字卻鮮少被提起。

根據布朗大學的沃森機構(國際和公共事務研究所)的調查,從2001年到2016年間,約有31,000人死於這場戰爭。除此之外,還有41,000名民眾因此受到創傷。

民眾高傷亡數量的主要原因為兩方的交火、隨機爆炸裝置、暗殺、轟炸、可疑的暴動份子在夜間襲擊家園、或是空襲等。

根據阿富汗的聯合國援助團,2017年就有5,272名民眾死亡及受傷。2018年傷亡人口持續增加,是這場戰爭當中最致命的一年,根據聯合國報告指出,當年度傷亡人數為10,993人,並創下了兒童傷亡數量的新紀錄。

聯合國報告也將2018年至少63%的傷亡,歸咎於各種包括塔利班及伊斯蘭國等在內的叛亂團體行為。另外24%的傷亡,則歸咎於阿富汗及美國的軍事行動。

平民保護倡議組織(Civilian Protection Advocacy Group)總監阿齊茲‧艾哈邁德‧塔薩爾(Aziz Ahmad Tassal)敦促阿富汗政府及國際組織對受害者提高更多的關注:「他們身陷困境;他們飢餓並且會不顧一切代價地去餵飽他們的孩子及家族成員。他們持續地被忽視,並在這無止盡的掙扎之中經歷無法忍受的痛苦。」

塔薩爾舉了一個18歲女孩的故事作為例子。她是在經歷一次楠格哈爾省(Nangarhar)的空襲後,整個家族唯一的倖存者。空襲前,這個女孩已經有了婚約,但在這場悲劇後,她未婚夫的家人拒絕接受這位在爆炸中失去一隻眼睛的殘疾新娘。現在她和她的叔叔一起生活,一個要求她必須償還他花在她身上的錢的人。

塔薩爾問道:「如果我們不能治癒他們破碎的心並起訴這些作惡者,那麼和平又是為了什麼?無論造成這些傷亡的是誰,都必須被移送法辦。」

於2017年7月24日在喀布爾發生的塔利班自殺炸彈攻擊,至少造成38人死亡,包括娜吉巴‧巴赫爾‧胡珊尼(Najiba Bahar Hussaini),一位在政府機構礦物及石油部門的員工。她和已交往兩年的胡珊‧雷扎伊(Husain Rezai)已經訂婚並計畫結婚。

雷扎伊說道:「即使受害者是阿富汗平民,塔利班依然理直氣壯地將這些傷亡視為理所當然。如果你們是對美國有意見,為什麼你們的攻擊卻持續奪走阿富汗平民百姓的生命呢?」

雷扎伊更表示:「和平對我個人來說並不重要,我只是不想再看到有更多的人受苦並失去他們的摯愛。」他說希望國際刑事法庭可以向殺害民眾的塔利班起訴,但現在的他,幾乎已經放棄希望。

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Afghanistan’s Independent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簡稱AIHRC)的發言人拉蒂法‧索塔尼(Latifa Sultani)表示,受難者的要求,是無條件地結束戰爭,而不是一個讓犯罪組織逍遙法外的和平協議。

索塔尼認為:「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主張補償被害者以及起訴犯罪者,那些犯罪的人必須承擔責任,至少他們需要道歉。」

索塔尼解釋道,若是沒有伸張正義或是處理受害者的委屈及不滿,和平談判最後也只不過是暫時的停戰,而非達到永續的和平。「當受害者未能得到應有的關注,痛苦及憤怒將會一代又一代的傳下去。」

由於當平民受害者發現他們無法使加害者透過一般司法途徑受到懲罰之後,恐將採取暴力方式報復,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經常呼籲將平民受害者的代表也納入和平談判之中。

但對於一些受害者的親屬,只有為他們所失去的一切給予一個答案,才可能讓他們放下。2018年12月31日,當時50多歲的古拉姆‧穆罕默德(Ghulam Mohammad)於正在收聽廣播新聞,一群武裝人員襲擊了他兄弟的房子。

古拉姆‧穆罕默德事後在阿富汗帕克蒂亞省(Paktia)加德茲(Gardez)的一間飯店回憶道:「一群穿著軍服的武裝人員,並有一支無人艦隊支援他們。後來我才發現有一支50台車輛的車隊從隔壁的帕克提卡省(Paktika)抵達我們居住的帕克蒂亞省(Paktia)澤馬特區(Zurmat)。」

古拉姆‧穆罕默德衝到他兄弟的家中,發現他的兄弟納伊姆‧法魯奇(Naim Faruqi)和他的兩個兒子皆臉部中彈身亡。古拉姆的侄子們都是當地大學的學生。

隨後,一群武裝人士在古拉姆‧穆罕默德家中的陽台將其家人排成一列。其中一個武裝人士上前並告訴古拉姆,他們可以饒他和他的家人一命。

美國中央情報局近期資助了霍斯特省護衛隊(Khost Protection Force,簡稱KPF),在該地區實施夜晚襲擊的計畫,而KPF就是攻擊古拉姆‧穆罕默德及他兄弟的家園的主事者。

古拉姆‧穆罕默德於是向帕克蒂亞省政府與澤馬特區政府等尋求協助,但他們拒絕提供任何關於這個行動以及那些襲擊他兄弟家庭的人的資訊。

古拉姆‧穆罕默德(Ghulam Mohammad)拿著他在阿富汗東區的家裡被殺害的姪子們的照片。照片由Mohammad Imran提供。

古拉姆‧穆罕默德表示:「我們需要一個答案,他們到底犯下了什麼罪?如果我的家人有犯罪,我已準備好現身於任何起訴我的法庭。至少有人需要出來回答,身為學生是一種罪嗎?」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