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lobal Voices 繁體中文 - https://zht.globalvoices.org -

致蘇丹:社群媒體上的藍潮

類別: 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區, Sudan 蘇丹, Humanitarian Response, Protest 抗爭, War & Conflict 戰爭與衝突, 人權, 公民媒體, 思維, 政治, 數位行動, 藝術與文化

#BlueForSudan。作者:Roiya Khaled Abu Zied [1],圖片經允許使用。

自2019年4月份軍事罷黜 [2]掌權30年的奧馬爾‧巴席爾(Omar Al-Bashir)總統以來,擁護民主的示威者 [3]要求過渡到文人統治(Civilian Rule,即由民選產生而擁有實權的文官來組成政府治理模式)從未停歇。他們試圖與組成臨時政府的蘇丹軍方過渡委員會(Sudan's Transitional Military Council,簡稱TMC)談判,結果卻是停滯不前,甚至失敗 [4]

6月3日,蘇丹快速援助部隊 [5](Rapid Support Forces,簡稱RSF Militias)在首都喀土木(Khartoum)廣場對和平抗議者發動殘暴的攻擊。這支部隊是由惡名昭彰的「金戈威德 [6]」(Janjaweed)退伍阿拉伯民兵所組成,是執行巴席爾政府在16年前於達爾富爾(Darfur)進行種族滅絕 [7]的準軍事部隊。

截至原文刊出為止,在首都喀土木軍事總部所發動的鎮壓運動,已導致112人 [8]死亡、超過700人 [9]受傷,其中有12名兒童,[現場]醫生更表示,高達70人在鎮壓中被強暴 [9]。根據通報,在夜間屍體會從藍尼羅河橋上被丟入尼羅河 [10]中。然而,由於缺乏和當局的緊密合作,因此具體的傷亡與受害人數仍難以查實。

26歲的穆罕默德‧哈辛‧馬塔爾(Mohammed Hashim Matter),是在靜坐期間,遭到快速援助部隊射殺身亡的眾多抗議者 [8]之一。他從倫敦回到當初以工程師畢業的家鄉喀土木。根據社群媒體上的各種報導顯示,他是在抗議中保護兩位女性時慘遭槍殺 [11]

面對悲傷,馬塔爾的朋友開始在社媒媒體上發起運動, [11]邀請人們把個人頭貼改成藍色,用以表示抗議者團結一致的民主鬥爭。他們說,藍色是馬塔爾最喜歡的顏色,也是他過世那天頭貼的顏色。

社群媒體上因而出現了一片藍潮 [12]。藍色,成為所有在起義中喪生者的象徵。

在BBC影片和社群媒體運動中,一位馬塔爾的朋友說道:「馬塔爾很親切、很關心別人……他有一顆善良的心」。友人阿布杜拉‧法茲(Abdullah Al Fazh)說,馬塔爾是那種「你這輩子只會遇到一次的人」。

原本馬塔爾的朋友僅是為了紀念他,而將個人頭貼改成藍色;但是幾天後,「#BlueforSudan」變成一個全球風行的主題標籤。像是演員崔佛‧傑克森(Trevor Jackson)和歌手蕾哈娜 [13](Rihanna)等名人都協助將這個標籤運動推播到全世界。

全球各地的「#BlueforSudan」

為了紀念馬塔爾和聲援蘇丹爭取民主的抗爭,成千上萬的網友們將自己的社群平台個人頭貼換成藍色 [11]

致那些加入#BlueForSudan [14]行列的人們:藍色,是源自於我那位6月3日剛過世的親戚-那位熱情、人稱穆罕默德‧哈辛‧馬塔爾的烈士-藍色,代表他仍在屹立在此。這是他最喜歡的顏色,現在則是代表團結一致的顏色。

Why #BlueForSudan [14]? The movement was started by grieving friends of Mohamed Mattar, who had travelled from London to Khartoum, reportedly shot by military forces while protecting two women in the crackdown. Blue was his favourite colour.

(You should be paying attention to Sudan)

— aiza 🐸📱 (@curious_aiza) June 16, 2019 [17]

何謂#BlueForSudan [14]?這場運動是來自瑪塔爾的朋友。據報導指出,從倫敦回到喀土木的瑪塔爾,在鎮壓中為了保護兩位女性而遭軍方開槍。而藍色正是他最喜歡的顏色。(你該要多關注蘇丹)

來自斯里蘭卡的聯合國青年特使(United Nations Secretary-General Envoy on Youth)賈婭忒瑪‧維克拉馬納亞克 [18](Jayathma Wickramanayake)推文聲援道:

我與在#蘇丹 [19]的兄弟姐妹們站在同一陣線。佔了整個蘇丹三分之二人口的年輕人,是蘇丹最大的希望。我加入了來自世界各地的社會運動者,共同呼籲終結暴力,同時要求保護蘇丹年輕人的權利!#BlueForSudan [14]

已故雷鬼鼻祖、牙買加創作歌手巴布‧馬利(Bob Marley)官方Twitter帳號也發表了有關蘇丹和平的推文:

#BlueForSudan [14] 🇸🇩「在偏執、偏見、惡意和不符合人道的自利,能被理解、包容、善意所取代以前……非洲大陸不會知道和平為何物。」

-海爾·塞拉西一世(Haile Selassie I),衣索比亞皇帝,1963年10月4日聯合國演說 [27]

譯註:這段呼籲世界和平的演說,被雷鬼教父巴布‧馬利摘錄,成為雷鬼樂團「巴布‧馬利與痛哭者」(Bob Marley and the Wailers)1976年《與拉斯塔人共鳴 [28]》(Rastaman Vibration)專輯中《戰火 [29]》(War)一曲的歌詞,表達支持牙買加黑人基督教「拉斯塔法里教」(Rastafarianism)及其所催生的非洲中心主義社會運動。海爾·塞拉西一世則被許多該教信徒認為是上帝在現代的轉世,遵其為人類先知「拉斯塔法里」(Ras Tafari),而塔法里也剛好是這位皇帝即位之前所使用的名字。

一位來自Twitter的網友認為,像這樣的運動「並不會拯救世界」,然而卻可以增加人們的關注,並讓蘇丹的示威者知道自己不是一人孤軍奮戰:

我的#新的個人頭貼 [30]

或許#BlueForSudan [14]並不會拯救世界,然而卻可以提升人們對嚴重議題的關注,否則沒有人會為這個議題發聲。並**希望**讓蘇丹人知道,自己並非一人孤軍奮戰。

當人們無力發言時,就讓我們成為他們的喉舌。

這位網友鼓勵大家除了更換個人頭貼的顏色,更要採取進一步的行動:

#BlueForSudan [14]

這次我們都必須採取行動。有太多方法可以做些什麼。加入社群媒體,問問在你的國家任職的官員,他們為這個議題做了些什麼,或是投書媒體。不論你做什麼都好,千萬不要不採取任何行動。不要等到有一天,你回過頭反問自己「我當時為何什麼都沒做?」

同時,馬塔爾的家人創了一個Twitter帳號「馬塔爾藍色運動」(MattarBlueMovement)以讓他的精神延續下去:

這個帳號是由穆罕默德‧哈辛‧馬塔爾的家人與朋友所創立,用來讓他永遠留在我們身邊,並且記念他。這僅僅是的開頭,更是一場運動。#MattarBlue [35] #BlueForSudan [14]

延伸閱讀:女性領導蘇丹的示威抗議 [37]

傷痛之後:抗爭重整再起

根據英國衛報的報導,在蘇丹快速援助部隊的攻擊過後,多名軍官被捕,快速援助部隊則是發起調查,承認自身錯誤的行為 [38]

Sudan’s military rulers admitted that security forces had committed abuses during the attack on the camp. They appear to have been spontaneous as frustration grows after opposition leaders called off a general strike intended to force the generals to agree a transition to civilian rule.

蘇丹軍事統治者承認,安全部隊在襲擊營地時,確實有犯下了虐待的行為。反對派領導人為了迫使軍人同意過渡至文人統治而發起了大規模的罷工,不過在罷工宣布取消之後,軍官們似乎因為這段時間所累積的不滿,而在執行驅趕行動時自動將怒氣發洩在抗議民眾身上。

但是對於快速援助部隊為了恢復談判所採取和解的姿態,抗議者保持謹慎態度,並表示在6月3日政府濫用權力 [39]以驅散人民時,就已經失去了對快速援助部隊的信任。反之,抗議者要求針對屠殺進行獨立調查 [40]

屢獲殊榮的蘇丹電影製作人哈玖‧庫卡(Hajooj Kuka)也參與了靜坐。在清場過程中也受傷的庫卡向南非媒體City Press表示:「 大規模強暴婦女的報導是真實的,和我們實地看到的並無二致 [41]」。庫卡於2014年上映的紀錄片《安東諾夫飛機的節拍 [42]》(Beats of the Antonov),敘述居住於藍尼羅河與努拔山區(Nuba Moutains)區域的民眾與難民,如何應對內戰的故事。

在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高達30億美元 [38]的財政援助基礎下,蘇丹快速援助部隊持續掌權中。

為期12天網路斷訊 [43]使得蘇丹職業協會 [44](Sudanese Professionals Association,簡稱SPA)和其他抗議團體難以持續在社群媒體上組織抗議活動,但是截至6月14日星期五,透過口耳相傳與手機簡訊,在喀土木和瀕臨鴻海的蘇丹港(Port Sudan)示威活動依舊持續中,同樣也遭受了軍火和蠻力相待 [45]

蘇丹職業協會作為抗議活動的主要代表,其成員皆站在談判最前線。在協會的支持下,「我就是蘇丹革命」(#IAmTheSudanRevolution)的主題標籤蔚為風潮:

#IAmTheSudanRevolution [46]

正因為我們的人民不可以白白死去、不能在斷網下默然消逝;正因為和平抗議卻遭來屠殺;正因為我們人民值得擁有尊嚴、擁有自由、值得讓世人知道我們的存在和我們正在進行的抗爭。

BBC非洲編輯費加‧基恩 [48](Fergal Keane)採訪抗爭的目擊者們發現,根據他們描述,屠殺只有一個目標:「透過各種形式的創傷來瓦解革命」。

蘇丹快速援助部隊的各種暴力行為,使得抗議者筋疲力竭,精神幾乎潰散。這也正是 「#BlueForSudan」的社群媒體運動作為連結示威者和全世界的橋樑,具有重要影響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