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解決委內瑞拉難民問題 千里達與托巴哥祭出合法登記程序

在千里達與托巴哥政府開放登記的首日,尋求庇護的委內瑞拉人們在西班牙港的皇后公園體育館外排隊等候,登記完成後的委內瑞拉人將可於千里達與托巴哥境內取得法律上的難民身份,以及一年期的工作許可。本圖截自TTT Live Online的YouTube影片。

千里達與托巴哥政府承諾要「將庇護委內瑞拉難民的制度常規化」的登記程序終於正式開展。這個為期兩週的初步方案自2019年5月31日起實施,並將提供庇護給目前尚未登記的委內瑞拉人民,完成登記的人將可以於千里達與托巴哥境內取得法律上的難民身份。

此外,登記後的庇護尋求者們將可以取得在千里達與托巴哥境內工作的一年期許可,該措施將有望緩解委內瑞拉無證難民們受到勞力剝削的現況。

由於母國的政治動盪造成了暴力、生活條件惡劣,以及食品、藥品與民生用品短缺等問題,委內瑞拉人們紛紛逃到鄰近的國家。而千里達與托巴哥則成為了最靠近的一個「避難點」--這個由兩大島組成的加勒比海國家僅在委內瑞拉以北的14公里(8.7英里)處。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難民事務高級專員的估計,千里達與托巴哥境內的「受關注人口」已逾一萬人--包括800位難民和9,985名尋求庇護者,其中大多數皆來自委內瑞拉。

針對此現況,隸屬聯合國難民署、負責委內瑞拉尋求庇護者安置事宜的執行機構「活水社群」(Living Water Community)的負責人Rhonda Maingot想知道,在這逾一萬的人口中,有多少人會在此波進行庇護登記。千里達與托巴哥國家安全部長斯圖特楊(Stuart Young)已表示,本次的登記程序並不是一張「讓人走出監獄(意指不好的處境)的通行卡」。的確,許多逃離委內瑞拉庇護尋求者們仍認為此措施的力道稍顯疲弱。

國際特赦組織美洲分會主任艾瑞卡·格瓦拉羅薩斯(Erika Guevara-Rosas)在登記開跑的兩天前發表聲明,指出雖然國際特赦組織對該方案表示肯定,但它質疑開放時間僅為期兩週是否足夠:

國際特赦組織 […] 希望獲得有關 貴國政府如何在如此有限的時間內協助所有申請者完成登記的進一步說明,以及政府將如何確保那些用來登記資訊受到保障,並確保該些私人資訊不會落入委內瑞拉當局的手中。

對於國際特赦組織在這則聲明中的用字及語氣,記者Soyini Grey覺得受到冒犯。在一則她個人的臉書動態中,她寫道(在取得本人同意後轉發於此):

我試著當一名思慮成熟的成年人,但老天啊,如果我不站出來說「國際特赦組織根本是個(情緒上的)引爆裝置!」,我就是在說謊。

我可以理解他們也許有自己的立場,但他們總是用一個高人一等的語氣在發言,這讓我的感受很不好。

「……雖然國際特赦組織對此方案表示肯定,但我們希望 貴國能夠確保該些私人資訊不會落入委內瑞拉當局的手中。」

我的意思是,他們為什麼需要說這些?國際特赦組織覺得我們是什麼不懂何謂「保密」的野蠻國家嗎?

這已經不是千里達與托巴哥第一次因為這個議題被國際組織點名了。2018年四月,千里達與托巴哥將82名委內瑞拉人驅逐出境的事件招來了聯合國難民署(UNHCR)的嚴厲批評,UNHCR以違反國際法的「強迫驅逐」形容該舉措。

儘管千里達與托巴哥內閣在2014年針對解決難民和尋求庇護相關的緊迫問題,通過了一項國家政策,但該政策並未有效地被付諸實踐。千里達與托巴哥政府在遞交給UNHCR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儘管它已加入《1951年難民地位公約》(1951 Refugee Convention)、並且簽署了《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UN Convention Against Transnational Organized Crime)和《聯合國保護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屬權利之公約》(UN Convention on the Protection of the Rights of all Migrant Workers and Members of their Families),但由於千里達與托巴哥對於庇護難民尚未有健全的法制基礎,因此「阻礙了國家對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採取適當的保護原則」。

結果,尋求庇護者、流離失所和無國籍者,甚至那些業經UNHCR確認其難民身份的人們最終仍被視為無證移民,在千里達與托巴哥國內幾乎、沒有或根本沒有受到保護,並且--根據《2019年1月份難民國際報告》--「被迫陷入非法拘留的困境」。

這次的登記程序將有望使逃離委內瑞拉的人們在千里達與托巴哥境內要求一定程度的保護,這樣的保護已遠超出該國原《移民法》所提供的保障--根據該法案規定,國家有權將無證移民拘留、處以罰款和驅逐出境。

當地民眾對於此登記程序的反應各不相同。雖然有些人指出,千里達與托巴哥本來就是個移民國家、大多數公民都是移民,但有些人也擔心該國將無法承受收留難民所帶來的經濟負擔。

日前才發生了一起載滿委內瑞拉人的船隻在從委內瑞拉城市吉里亞(Guiria)到千里達(Trinidad)的路程中不幸沉沒的事件。部分民眾表示,這次登記程序的消息可能會再次鼓勵尋求庇護者們冒險(前來千里達與托巴哥)。

像Facebook用戶Joseph Drayton這樣的網友意見在千里達與托巴哥的社會輿論中也很常見;他在Facebook上發佈了如下貼文

每到5月30日,千里達與托巴哥總會慶祝「印度人抵達日」(Indian Arrival Day),在那天,我們會共同為那些尋求更好生活的人們喝采--這些人可能有著不同的名字、文化、體格和語言。我們是誰?我們就是這些來到千里達與托巴哥的人。

然而今年,在甫過完這樣的慶典的24小時以後,在我們之中竟然有人高聲大喊「#送他們回去!」。

與此同時,地方當局表示,他們已準備好在兩週內容納大量的登記人口。該登記程序已於2019年6月14日結束。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