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從敘利亞到全世界:暴政、戰爭、絕望的真實故事

圖片來自Pixabay,由Carabo Spain所攝。

作者 Jihad Eddin Ramadan

下文是敘利亞人民--其中不乏作者的親朋好友--遭遇的真實事件與故事,記錄下敘利亞災難的各種層面,揭露當地動盪的生活。這些故事都清楚而有力的傳達一個訊息:敘利亞人就跟其他國家的所有人一樣,值得活得有尊嚴、過著和平而自由的生活。本文的英文版由Tesbih Habbal譯自阿拉伯文。

「我是個孩子,在敘利亞的東、西、南、北方……某個地方的小學讀書,學校在哪不重要。我曾夢到自己變成老師,但我的學校、繽紛的夢想,都被破壞殆盡。突然間,我流離失所,在某個難民營裡,夢想消失無蹤。」

「我是個小寶寶,跟七個兄弟住在一間破爛的屋子,但我很愛這個家,這裡是我的樂園、安全的避風港。某個月黑風高的夜晚,穿著人皮的猛獸闖入家裡,殺光我們全家。真主啊,這都只是因為您說了一聲『不』。」

「我是個煩人的小孩。齋戒月期間,我每天都煩我母親,要她買開齋節的節慶衣服和新鞋給我,一直到穿上新衣、套上新鞋那一刻才閉嘴。我望著母親把新衣服收進衣櫥裡,準備留到開齋節再穿。忽然,就在一眨眼那瞬間,飛彈直直穿過我的身體。後來,我母親把開齋節的衣裳、鞋子放在我的墳上,省得我沒新衣穿會吵鬧不休。」

「目睹他們在檢查站殘忍的殺害我的父親和兄長後,我在短時間內衰老了許多。我好希望他們沒有留我一個活口,孤獨地在寒冷的街上遊走。真主啊,為什麼不讓他們也殺了我?要是如此,現在的我就不會被控精神錯亂……」

「我是位藝術家,會拉小提琴,我作的曲都是出自於憤怒--對我所愛的周遭所發生的一切而感到憤怒。我在人們的心中種下希望的種子,用旋律打敗痛苦與死亡,直到我的靈魂安然到達天堂。」

「我是個年輕女生,但那個強姦犯逼我不得不成為女人--當時我年僅八歲。他在學校一間賣糖果的小教室侵犯了我的身體。他給我糖果和洋芋片,說:『放心吧,這些都免費送你。』」

「我是個正正當當的年輕男人,為了保家衛國而失去雙臂。雖然我會分辨敵友,卻從來沒想到我會死在親生哥哥和營區室友手中。他們把我埋在我家附近的費盧傑烈士陵園(Martyrs’ Cemetery)時,我懂了這場謀殺的真相。涕淚縱橫的他是我哥哥、我的手足,身上流著和我同源的血啊。而他卻為了區區幾塊錢,背叛了我。」

「我是個年過五十的父親,在這兒沒有任何親人了。我常想起我兒子,他為了逃離家園而遠渡重洋。我每天都坐在公園的長椅上輕聲、慈愛地和他說話。我為他歌唱:『親愛的兒子,我真想每天都見到你。』」

「我是個嬰兒。母親為了救我的性命,把我帶上一條腐朽的船,可是最後我的父母、船(the balam,一種長形船隻)上的乘客、所有人都死了。我被海浪帶上岸,離我們走私出境的地方不遠。走私者跑光了,全世界都對我予以同情,不過不消多久就淡忘了。唯一存留的印象,只有一個溺死的孩子,叫做Eilan,被野蠻的人類帶走了生命。」

「我是個脆弱的詩人。我拒絕讚頌『主人』,所以他們把我鎖進漆黑的地下室,折磨我、電擊我、把我的眼睛挖出來、性侵我。等我被釋放,只剩心與知覺能感受這個世界。大家把我當作既膚淺又沒感覺的人。」

「我是個純真的孩子。他們把我從瓦礫堆裡拉出來、記錄我的影像。我不知道誰毀了頂上這棟房子,也不知道誰救了我;我既不擅欺騙,也不會演戲。我還小,為什麼馬上就要把我變成一個電影明星?」

「我是一片麥田,在風中搖曳,準備收割,等著農夫用他崇高的鐮刀把我的穀粒割下。我看得到我那如耳朵般的穀粒被製成麵包,餵養飢餓之人。待收割季來臨,卻有壞人把我燒個精光。他們說,有人亂丟菸蒂,把整個國家的田地都燒得乾乾淨淨。」

「我是麥阿里(Abu al-’Ala’ al-Ma’arri,古典阿拉伯詩人、哲學家)雕像的人頭,是貝爾神廟(Bel Temple,古羅馬遺跡),亦是亞伯拉罕(Ibrahim Hanano,在敘利亞北部領頭反抗法國佔領的英雄)騎著馬的雕像。來自世界各地、拿著一面面舊旗、準備佔領此地的人把我破壞,在我的碎片上舉起黑色旗幟[此處應指伊斯蘭國(ISIS)常用的黑旗]。他們破壞神廟、砍斷雕像,還殺了雕像的馬。他們宣稱,神廟和雕像都不是神,是偶像崇拜。」[譯註:伊斯蘭教不允許偶像崇拜,而是推行信仰的實踐。此處的「偶像」指具有神靈形象、具宗教意義或被神化的對象,一般的雕像、圖畫等並不在此限。部分狂熱教徒會以禁止偶像崇拜為由進行破壞,然這只是極少數教徒的激進行為。]

「我是個幽默諷刺的藝術家。我畫了那個壞心腸領導人的畫像,接著惡夢來臨了。他們把我的畫作燒毀,還把我的筆跟畫筆都沒收。他們對我拳打腳踢、把我的手指弄斷,說:『侮辱我們最高尚的領導者,就會受到這種懲罰。他已經失去耐心了,所以你也該是時候停筆了。再畫他,我們就讓你從這世上消失。』」

「我是個無懼與世界為敵、大聲喊出心聲的敘利亞人:『我是人,不是畜生。』但我得到什麼回報?只有『極度令人擔心』的潘基文(前南韓外交通商部長,曾任聯合國秘書長,但任內受到不少批評)發表的談話,還有川普那篇友善的推文(Tweet):『對,沒錯!他(阿薩德,Al-Assad,敘利亞總統)才是畜生--你不是。』」[譯註:未找到川普推文原文,但畜生用詞可能源於某次川普在白宮表示移民到美國的幫派成員是一群畜生。有人認為他單指幫派違法進入美國會帶來危險,也有人認為他以小部分的幫派隱喻整個移民族群,在網路上激起不少反彈聲浪。]

「我是麵包師傅,我烤麵包、做起司、烤薩塔薄餅(zaatar pies,薩塔為中東綜合香料)。我的夢想是擁有一座雅法橙(Yafawi,一種橙類)果園或橄欖園。他們把我送入雅爾矛克難民營(Al-Yarmouk camp,敘利亞境內最大的巴勒斯坦難民營),搶走我的麥子、麵粉、麵包。他們把麵包掛在圍牆的欄杆上,就像用麵包屑吸引老鼠那樣,讓我自投羅網。每次我肚子餓、想攀上圍牆,他們就用槍射我,讓我還沒拿到麵包就摔下來。」

「我們是面對暴政的敘利亞人民。全世界都以『打擊恐怖主義』之名傷害我們,但我們才是恐怖主義第一線的受害者。所有國家、所有宗教都認為敘利亞註定走向毀滅,沒有人願意挺身而出,可是你們削弱不了我們的決心,我們會繼續期待一個更美好的未來--在那個未來,正義的陽光將會照耀大地。」

Jihad Eddin Ramadan是來自敘利亞阿勒波的律師兼作家,目前以難民的身分住在奧地利維也納。

Tesbih Habbal是敘利亞研究人員暨編輯,現任教於美國芝加哥大學。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