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印尼西爪哇省難民自建學校為同儕提供教育

圖為難民學習中心(Refugee Learning Center,RLC)的教師及管理團隊。圖片來自RLC的臉書頁面,經授權使用。

在印尼西爪哇省,有一群難民志工建立了難民學習中心Refugee Learning Center (RLC),為難民同儕提供教育,進行賦權。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在印尼有14,405名難民,當中有許多人要花上許多年才能取得永久居留。難民身份無法接受教育也無法找工作,而他們的處境也因安置程序複雜、缺乏當地政府支持以及庇護國住宿設施不足等情況而更為惡化。

印尼並非1951年難民協議簽署國之一,要在2016年,印尼當地才通過保護難民的法律

本文作者Juke Carolina與RLC經理Zakareia Shadkaam談論了RLC正在進行的改善難民生活條件工作。

Juke Carolina (JC):你可以談談RLC的歷史嗎?

Zakareia Shadkaam (ZS):RLC由難民本身創辦於2015年9月,目的是為西爪哇地區的難民提供教育,因為在印尼,難民並沒有權利接受教育(上學甚或上大學)。本中心由一群志工管理,他們為了難民的權益服務,並感覺自己對於整個社群有所貢獻。我們的願景是培養一個「多元、受過教育、取得賦權的難民社群」。為了達成我們的願景,我們為難民提供教育,並讓他們準備好面對自己的未來;此外,我們促進不同團體人們以及文化之間的溝通及合作;我們也為難民社群提供有意義的保證,並發展了難民志工的能力。

JC:你在這裡提到了本計畫是由難民所經營的。你能夠談得更深入些嗎?

ZS:本中心的志工都是來自不同國家的難民。我們有來自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的難民。我們也歡迎非難民志工。志願服務的時間長度因人而異。我們有些志工已經服務了超過3年了(我本人是在2016年6月加入RLC)。目前我們有超過30名志工(2名室內五人制足球futsal教練、24名教師和8名委員會成員)來教導280名學生:上午班有180名兒童,下午班有100名成人。英語、數學、科學與社會科學等科目在上午教授,而為成人學生教授的英語和印尼語課程則於下午進行。

我們有許多學生因為母國的困境,在沒有父母的陪伴下,支身來到印尼。

圖為RLC團隊成員組圖。圖片由難民學習中心提供。經授權使用。

Zakareia Shadkaam也提到了RLC也建立了同學之間選拔優秀學生的制度。這些優秀學生的其中一項任務是在課堂開始之前以及下課時幫助其他同學。

圖為在RLC求學的學生,28歲的阿富汗人Asad Mohsini。他夢想著有一天能夠繼續接受教育,在未來成為一個成功的商人。圖片由RLC提供,經授權使用。

JC:你們如何維持學校的經營呢?學生們要付一定的費用嗎?當地政府或是像是聯合國這樣的國際組織有提供任何支持嗎?

ZH:我們並無法自給自足,我們的營運費用來自一年兩次的線上眾籌活動。我們無法申請任何一種形式的贊助,因為不幸地,我們無法合法於印尼登記。我們確實向學生收取象徵性的費用,但這筆費用連建築租金的一半都負擔不了。我們並未接受任何形式的政府或國際組織協助。

難民從未是印尼國內或國外政策關注的議題。2018年,印尼人權部長Yasonna Laoly表示,難民為印尼政府造成了負擔。

雖然印尼不是一個難民尋求庇護的熱門目的地,印尼的地理位置讓它成為企圖在澳洲得到安置的難民間熱門的臨時目的地

印尼的多個難民安置設施因此人滿為患,導致多起違反人權事件以及難民的自殺潮。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