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為何巴基斯坦想當伊朗和沙烏地和談的中間人?

Pakistan Prime Mnister Imran Khan and the President of Iran Hassan Rouhani. Collage

圖為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與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合成圖片取自Flickr及維基百科,CC: BY-SA.

2019年10月,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會見沙烏地阿拉伯國王沙爾曼(Salman)與王儲穆罕默德·賓·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而後至伊朗參訪二日,討論該地的緊張情勢。巴基斯坦國內還有許多問題未解,卻搶著當伊朗和沙烏地和談的中間人,引發國內外批評聲浪。

沙烏地阿拉伯的油田設施上月(9月)被攻擊後,嚴重影響到該國石油輸出,導致全球油價飆漲,葉門的胡塞(Houthi)叛亂份子宣稱犯案,結仇多年的沙國與伊朗此時緊張情勢更是持續升高。胡塞組織被外界指稱有伊朗和北韓在背後撐腰,而葉門團體則有沙烏地帶領的多國聯軍提供支援,自2015年起胡塞和葉門兩方戰火不斷。

伊朗否認介入此事,警告在其領土發動攻擊可能招來「一場大戰爭」(total war)。親沙烏地(並逐年遠離伊朗)的巴基斯坦正加緊腳步,減緩這兩國相互較勁的緊張情勢,不過官方在這場競爭中仍保持中立。

根據新聞聲明,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表示:「巴基斯坦與伊朗的關係密不可分。」並說道,巴國願意擔起強化地區和平與穩定的角色。

伊姆蘭·汗曾多次表示希望巴基斯坦能在該地區、更在全球佔有一席之地,過去曾要求擔綱美國和阿富汗、以及美國和伊朗談話的中間人。

全球之聲訪問到美國伍德羅∙威爾遜研究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亞洲項目主任(Asia Program director)暨全球研究員(global fellow)羅伯特∙海瑟韋(Robert M. Hathaway),他表示:

Facing multiple crises at home, PM Khan – like many previous leader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 would love to achieve a triumph on the international scene. Failing that, he would love to be seen as a power broker and a substantial global figure, even if his current mediation efforts fail to bear fruit.

總理伊姆蘭·汗就跟全球其他前領導人一樣,自家還有各種危機等著處理,卻想在國際舞台上大放異彩。一失敗,他就想成為政治搧客、國際地位重大的人物,但他目前的調解仍然未果。

海瑟韋補充,很難想像伊姆蘭·汗能安排出一個符合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兩國政治、國家安全、國內需求的協定。

最新消息:總理伊姆蘭·汗和兩聖地監護人(Custodian of the Two Holy Mosques)國王陛下沙爾曼·賓·阿卜杜勒-阿齊茲·阿紹德(Salman bin Abdulaziz Al-Saud)的會面開始了:巴基斯坦總理拜訪伊朗後,試著調解、促進伊朗和沙烏地兩國的直接對話--巴基斯坦是世界矚目的焦點!

海瑟韋又言:

Khan must take care not to alienate the Saudis, given his dependence on Saudi favour. This will limit his ability to act as a genuine ‘honest broker’. Iran will not trust him and Saudi will resent any attempt by Khan to act as a neutral.

巴基斯坦對沙烏地的依賴可深著,所以伊姆蘭·汗要小心不能背棄沙烏地,但這也讓他難以成為真正「誠實的中間人」,因為伊朗不會信任他,而沙烏地也不會高興[應該支持自己的]他保持中立。[譯註:沙烏地阿拉伯長期挹注資金給巴基斯坦,兩國關係緊密。]

伊朗和巴基斯坦近年在種種原因下,兩國關係建立在相互不信任上。兩國都指控對方支持俾路支省(Balochistan)的國家分裂活動,該省與兩國皆有交界。[譯註:俾路支省位於伊朗和巴基斯坦中間,長期都有獨立建國運動。]

巴基斯坦前陸軍參謀長拉希勒·夏立夫(Raheel Sharif)目前正帶領由沙烏地領軍對抗葉門什葉派胡塞組織的多國聯軍,因此伊朗開始提防巴基斯坦,也讓伊姆蘭·汗要實現目標更加困難。

巴基斯坦離不開沙烏地阿拉伯,這兩個遜尼派國家幾十年來的軍事合作也無法說放就放。海瑟韋說道,伊姆蘭·汗在這個可能持續升溫的衝突中,「若跟沙烏地阿拉伯太過親近,結果將承受不起」。他進一步表示:

Pakistan’s relations with Iran are already troubled. The last thing Khan (or Pakistan) needs is heightened tensions with Tehran.

巴基斯坦跟伊朗的關係已經很頭痛了。伊姆蘭·汗(或巴基斯坦)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加劇跟德黑蘭(Tehran,伊朗首都)的緊張情勢。

雖然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持續增溫的緊張狀況可能帶來許多潛在影響,但許多巴基斯坦分析家和公民社會成員都不支持伊姆蘭·汗介入這場紛爭。

從1926年基拉法特運動(Khilafat Movement)努力倡導的「漢志問題」(The Hijaz Issue),到伊姆蘭·汗努力調解的沙烏地阿拉伯跟伊朗問題,都只是一連串強烈的錯覺。為何南亞次大陸的泛伊斯蘭穆斯林/巴基斯坦教徒不專心解決自己的問題,反而想去拯救整個社會(ummah,在阿拉伯語中指民族、社群)?

全球之聲也訪問到定居於巴基斯坦伊斯蘭馬巴德(Islamabad)的外國政策專家K·阿克塔爾(K Akhtar):

Both Saudi Arabia and Iran will be looking out for the best interests and Pakistan should do the same. And that means not getting actively involved in the conflict and maintaining good relationships with both countries.

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都會各自追求最高利益,巴基斯坦也應如此,而巴基斯坦的最高利益就是不要再淌這灘渾水,並跟兩國都維持友好關係。

雖然伊朗知道巴基斯坦跟沙烏地阿拉伯合作緊密,卻仍對巴基斯坦表示歡迎。阿克塔爾表示,就算伊朗有所芥蒂,也依然會想與鄰國保持「最低限度、中立」的關係。

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今年三月拜訪巴基斯坦,欲說服巴國政府在此問題上維持中立。

魯哈尼總統與巴基斯坦總統阿里夫·阿爾維(Aref Alavi)在亞塞拜然巴庫(Baku)舉行的不結盟運動首腦會議(Summit of the Non-Aligned Movement,簡稱NAM)會面中:#伊朗 和巴基斯坦很有合作的潛力。伊朗擴展與鄰國的合作,且把 #巴基斯坦 放在政策考量的優先位置。

2019年10月的一場聯合新聞會上,魯哈尼談完兩國事務,表示對和平以示歡迎。

伊朗最高領袖阿里·哈梅內伊(Ayatollah Seyed Ali Khamenei)發布推文(Tweet):

伊朗將 #巴基斯坦 視為鄰國的兄弟。這是前所未有的機會,兩國關係應該比現在更加緊密,也應加強邊境安全,並將瓦斯館線等暫停的專案繼續完成。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