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幫助阿富汗自殺炸彈受害者重拾希望的英雄

圖為綠色之家執行長Zahra Yagana在她位於喀布爾的辦公室。攝影:Ezzatullah Mehrdad。

2018年8月15日,17歲的Shukria正在位於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校園裡上課,為大學入學考試做準備,一名自殺炸彈客闖入進行攻擊,造成了至少34名她的同學死亡。

Shukria在攻擊中受到重傷,醫生當時診斷她能夠再度行走的機率只有5%。

但在一個月過後,一個志工網絡籌措到了足夠經費,將這名高中女孩送到印度接受治療。在後續於喀布爾進行療養以及在伊朗進行進一步治療之後,根據Zahra Yagana,Shukria恢復行走能力的機率已經增加到了95%。

Yagana是名單親媽媽,有兩名正處於青少年階段的孩子;她是這次募款的核心人物,並且在Shukhria受傷住院後,沒多久就去探望她。

「我在做的就是一個公共醫院醫生應該要做的事。」Yagana說。

「在醫院每個人都告訴Shukria她無法再行走了,但我卻在告訴她她必須要行走。」

擔任NGO組織綠色之家執行長的Yagana對這些義務工作並不陌生。

2017年,她開啟了名為「同情心行動」的臉書活動,為一名搭乘上遭受武裝份子攻擊車輛而受傷的平民募集治療費用。在阿富汗總統Ashraf Ghani捐款給這個活動之後,該活動吸引了阿富汗全國上下的關注。

阿富汗的ISIS分支隨後宣稱為該次攻擊負責。

Yagana表示,她之所以開啟這項募款行動是要「教導人們彼此幫助」,因為「我們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成為這場戰爭下一個受害者。」

阿富汗的內部衝突至今已40多年不停歇,而在美國軍隊撤軍之後武裝暴動更為強化,在這種情況下,Yagana上述發言似乎無法被否認。

聯合國日前一份報告揭露,阿富汗在2018年有3,804名平民因衝突死亡,而因此受傷的平民則有7,189名;該數據比美國2001年入侵後任何一年都要高。

該數據中也包括兒童的紀錄數字。

阿富汗國家對於槍械炸彈攻擊受害者以及他們身後留下家人所提供的幫助可說是幾近於不存在,這讓民眾自發的草根行動更為重要。

圖為一名阿富汗交警的父親Sayed Naqibullah在故鄉帕爾旺(Parwan)。Sayed Naqibullah的兒子在一場自殺炸彈攻擊當中過世。攝影:Ezzatullah Mehrdad。

Yagana第一次募款幫助的那位男性最終在接受治療後過世,Yagana將他的屍體送回了故鄉代孔迪省(Daikundi)。他身後留下妻子及7名孩子,包括一名9歲大的男孩。

男孩呆呆地望著自己父親的葬禮進行。

「我父親承諾過我,如果我在學校取得好成績,他會幫我買台腳踏車。」男孩哭著告訴Yagana。

幾個月後,男孩在學校考試中表現優異,Yagana幫這個男孩的父親實現了他的承諾;她也將募來的經費用於支付這名男子其他子女的學費上,當中年紀最大的一位現在在喀布爾讀大學。

「我想要做的只是留下一點貢獻。」Yagana表示。她在13歲時嫁給了一名毒蟲;14歲時在伊朗的難民營當中生下了她的第一個孩子。

「有人靠喝酒尋求內心平靜。也有人靠讀書。我是靠幫助他人來得到同樣的平靜。」

「第一個出現在現場」

在阿富汗有數個支持團體以幫助衝突當中的受害者為重心,綠色之家是其中之一。

雖然目前阿富汗草根組織的工作相對於他們所面臨的挑戰來說遠遠不足,這些組織已經為數十個生命帶來了確實的改善。

Asif Yousufi是一名創業者暨攝影記者,他利用業餘時間與其他志同道合的志工一起為受害者提供支持協助。

「我們通常是第一組到達自殺攻擊現場的團體。」Yousufi表示。「這會對你造成情緒上的創傷。」

Yousufi會定期造訪醫院,為一個專門協助炸彈攻擊受害者的澳洲基金會Baba Mazari基金會收集相關受害者資訊。

「我停止不下來。」他表示。「到那裡幫助他人成了一個習慣。」

受害者的反饋是鼓勵他們持續的關鍵要素,他補充。「他們跟我們說:『人性是存在的,還有人關心著我們。』」

圖為阿富汗創業者暨攝影記者Asif Yousufi坐在一名受傷的男人身旁。照片經授權使用。

不同類型的冠軍

社交媒體成為當地募款單位的一個重要工具,而來自現存社交媒體意見領袖的支持對於這些活動來說能造成大大不同。

「很開心能看到在3千萬人的人口當中,至少有1萬人願意幫忙。」 Ahmad Roman Abasy在提到他於2018年舉辦的一場募款活動時這樣表示。那次募款是為了幫助一名居住於阿富汗北部城市Mazar-e-Sharif的吸毒成癮單親媽媽。

Abasy是阿富汗全國跆拳道冠軍,在2017年時因傷退役。現在,他是協助悲傷者及受傷者的冠軍,利用了他做為運動員的知名度來進行慈善群眾募資。

生活方式的改變幫助他以嶄新的眼光看待他的同胞。

「人們變得更仁慈更樂於助人。」他對全球之聲表示。

Abasy最知名的募款活動是2018年5月,他為一名在法拉省遭塔利班處決的戰敗阿富汗軍人的家人進行群募。

某種程度上因為Abasy的推動,這名士兵成了廣泛流傳的社交媒體代表人物。在2018年5月底之前。這次群募活動就募得了3千美元。

「我當時想:我真的可以透過臉書幫助他人。」Abasy表示。「我越沉浸其中,我就發現越多需要幫助的人。」

圖為Ahmad Roman Abasy,現為知名募款者的前跆拳道冠軍。這張照片於社交媒體上廣為流傳。

儘管喀布爾以外地區網路並不普及,這類行動的效應能夠擴展到阿富汗首都以外的地方。

當帕爾旺地區的農夫Sayed Naqibullah得知他那新婚的交警兒子Gharibullah在2018年11月12日喀布爾發生的一場自殺攻擊中過世時,他的世界崩坍了。

在葬禮舉辦的那天,這名悲傷的老父接到了一通電話。那是Abasy打來的,他打來請求Naqibullah允許他幫忙進行募款。現在,Naqibullah的家人每個月接到匿名捐贈者捐贈的7千阿富汗尼(約100美金)。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