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焚書坑儒」:中共焚書之舉引發中國社群媒體怒吼

在中國社群媒體上瘋傳的一張焚書照片。

一張中國甘肅省圖書館員工於館前焚燒書籍的照片,自2019年12月8日週日起便激起中國社群媒體上的批評。

2019年10月23日,這張照片被放在中國甘肅省鎮原縣一間圖書館的網站上,並註明此舉是為「充分發揮圖書館在社會主流意識形態傳播的主陣地作用」。這則新聞原先只是在中國本土透過微信及微博等社群媒體中流傳,然而隨著海外中國媒體的報導,這則消息旋即於線上瘋傳。圖書館原公告網頁則因出現大量批評聲浪而遭到移除。

2019年10月15日,中國教育部發布《關於開展全國中小學圖書館圖書審查清理專項行動的通知》,要求清理所有中學及小學圖書館內損及國家思想、中華文化及社會核心價值觀的書籍。焚書,即是中共基層官員對此《通知》所做出的回應。

意識形態的鬥爭,在中國已然成為一種常態。人人皆知,所有電影、書籍、電視戲劇、新聞和資訊,在發布前都須提交審查。然而,在圖書館前燒書的舉動,讓人們想起了秦朝「焚書坑儒」的殘暴行為。

焚書之舉也在中國官媒引發爭議。《新京報》一則社論即呼籲調查此次焚書事件,認為「如何對待書籍等出版物都考驗的是一個社會對於知識、文明的態度」。但這則評論很快就被撤下且很快地消失了,相關的討論也被禁止了。

大多數來自中國外部的評論都認為此次事件是中國又一威權主義的象徵。舉例來說,美國參議員馬可.羅比亞在推特上這樣寫道:

Nothing says authoritarian like a good old fashioned book burning. #China

https://t.co/PFJpapQKhO

— Marco Rubio (@marcorubio) December 10, 2019

沒想到獨裁者喜歡玩焚書的老把戲。

對於那些住在中國的知識份子來說,焚書這種政治手段比其表面看來更為嚴重:共產黨基層單位顯然毫不猶豫地接受了獨裁專制。中國新聞撰稿人安替(Michael Anti,《財新世界說》創辦人)對此事件的政治意涵發表其觀察:

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不知道焚书这个动作不仅仅是不环保的,而且是有历史象征意义的?几乎所有的电影,一想表达独裁,就上焚书镜头,然后镜头转向群众的的愤怒、知识人的泪水和握紧的拳头。不管是二战片还是中国的民国片都这样。焚书不仅仅代表言论压制,而且代表我就烧给你看你能如何的公开狂傲。

— Michael Anti (@mranti) December 8, 2019

現在的年輕人是不是不知道焚書這個動作不僅僅是不環保的,而且是有歷史象徵意義的?在所有電影,幾乎只要是獨裁者就會上演焚書的戲碼,接著將畫面轉向群眾的的憤怒、知識人的淚水和握緊的拳頭。不管是二戰片還是中國的民國片都這樣。焚書不僅僅代表言論壓制,而且代表我就燒給你看你能如何的公開狂傲。

網友約拿坦則談到此舉的政治影響力:

烧书显然无法完全阻止真相和思想的传播,GFW也从来没能完全阻止访问互联网。但千万不要因此就觉得滑稽。
思想控制的目标从来就不是,或者不需要是,控制100%的人。
只需要控制足够多数就可以随时对任意的“一小撮”进行检举批斗乃至肉体消灭了。
这“一小撮”是地主、资本家、右派还是绿绿,全看党的心情。

— 约拿坦 (@jiongnasen) December 9, 2019

燒書顯然無法完全阻止真相和思想的傳播,防火長城也從來沒能完全阻止翻牆。但千萬不要因此就覺得滑稽。
思想控制的目標從來就不是--或者不需要是--控制100%的人。
只需要控制足夠多數就可以隨時對任意的「一小撮」進行檢舉批鬥乃至肉體消滅了。
這「一小撮」是地主、資本家、右派還是環保人士,全看黨的心情。

「焚書坑儒」的舉動在中國的歷史上不斷地重演,許多人早已預料到接來暗無天日的日子:

秦始皇第一次焚书坑儒,第二次是反右,毛贼狂言秦始皇坑儒才区区四百六十个,我们一个反右也不止四万六千个!
第三次是文革,被迫害的知识分子不计其数。
现在习包子,这次焚书与他反动思想有关,这人没文化没教养,偷偷追随毛泽东,可见他心理阴暗。这人掌权是中国的悲哀,他给中国制造祸害刚刚开始。

— 哈拉宾斯基 (@Ff28BXn2Q9m0Vbw) December 9, 2019

第一次焚書坑儒是秦始皇,第二次是反右,毛澤東曾言:秦始皇坑儒才區區四百六十個,我們一個反右也不止四萬六千個!
第三次是文革,被迫害的知識分子不計其數。
這次焚書與習近平反動思想有關,這人沒文化沒教養,偷偷追隨毛澤東,可見他心理陰暗。這人掌權是中國的悲哀,他給中國製造禍害剛剛開始。


書嫺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