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臺灣通過《反滲透法》點燃大選前的戰火

立法院三讀通過《反滲透法》後,國民黨立委立即表達抗議。圖片來源:中央社。

臺灣蔡英文政府在2019年12月31日通過民進黨提出的《反滲透法》,這部法案提出是為了解決中共勢力滲透臺灣的統戰問題,但民進黨在11月提出草案時就引來許多爭議,中國官媒及臺灣最大在野黨國民黨均以「綠色恐怖」形容這次修訂,指這個法案會打壓人民表意自由和破壞兩岸交流。

臺灣即將在2020年1月11日舉辦第15屆總統選舉,在2019年7月,立法院完成國安五法的立法,更在選舉前夕,在不到一個月時間內,立法院三讀通過《反滲透法》,來防範境外敵對勢力之滲透干預,任何人都不得接受敵對勢力指示、委託或贊助而做出損害臺灣公民社會,影響民主機制運作的行為,包括製造假新聞、助選造勢、進行遊說或集會遊行等,《反滲透法》或許能夠解決在臺灣的「中資」媒體進行統戰的情況,以及社群平臺上許多由中共政府勢力散布不實訊息的現象。

《反滲透法》定義不明的爭議

然而,民進黨在11月25日提出草案後,中共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強烈抗議表示,《反滲透法》是禁止兩岸關係交流,以及升高兩岸敵對意識,刻意製造綠色恐怖。另外,國民黨和部分學者專家質疑,《反滲透法》條文中「境外敵對勢力」、滲透來源」、「實質控制」定義不清楚,容易陷人於罪,臺商、在中國讀書的臺灣學生都可能扣上「統戰滲透」的帽子。

其中,國民黨立委許淑華舉例表示,日本跟臺灣有釣魚台爭議、菲律賓在南海跟臺灣有漁權爭議,這些是否都屬於「境外敵對勢力」,而且敵對勢力是由行政機關認定,違背了憲法38條

但是,牛津大學國際法博士候選人、台灣民主實驗室研究員​​宋承恩解釋

臺灣現有法條已經有「境外敵對勢力」一詞,指的是一種持續的狀態。若只是個別事件與其他國家發生衝突,例如日本釣魚臺事件、菲律賓漁船事件等,雖在外交上有短暫的緊張關係,但不會定義是「敵對關係」。

另外,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針對「滲透來源」與「實質控制」定義的質疑來舉例,鴻海集團郭台銘在中國有工廠,他資助政黨任何活動也是一種滲透來源,臺生在造勢場合做田野調查也是犯罪行為,臺商在中國叫員工投給蔡英文是「指示」,這些行為在《反滲透法》定義裡面都是犯罪行為。

然而,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表示,《反滲透法》沒有規範到言論、思想與意識型態的審查與刑責,也不會影響到兩岸交流的情況。當中,他還特別點名,一直被認為是「急統派」的中華統一促進黨張安樂(白狼)新黨不分區立委參選人邱毅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參選人吳斯懷等三人,才是《反滲透法》重點要觀察對象的類型。

《反滲透法》無法實質對付中共滲透

另一方面,民進黨在草案三讀通過前, 主要條文在朝野協商期間都還沒有建立共識就逕付二讀,匆促將法案通過,部分學者認為,造成《反滲透法》淪為選舉利益的工具,民進黨只求名不求實。

除此之外,在沒有其他政策配套情況下,例如,去年6月民進黨提出仿效國外政府的「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的《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草案,學者認為,《反滲透法》根本無法真正解決「統戰」問題,《反滲透法》只能處罰統戰發生後的行為,無法在事前抵禦。臺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表示

我還是一句話,刑事處罰不是解決問題的好方式,尤其證據難尋,加上司法可以發動的時間點都在犯案以後,基本上根本無法解決統戰,甚至會有反作用力。這個問題我們在刑事司法裡面看太多了。解決黑道的問題是要靠流氓條例嗎?處以重刑嗎?還是靠有配套的社會政策跟登記制度,我一直都覺得這個很好選。」

台灣民主實驗室研究員​​宋承恩也認為

民進黨推動的 是沒有針對真正的國家安全威脅,極端縮水的保守版本。在過程中她對於選票壓力的退讓,對實踐國家安全的組織與資源整合的缺乏能力建構苦功,在完善民主防衛機制努力上的缺乏領導,與社會溝通的不同調,後期與學者溝通的急就章與粗暴,令人無法期待她是值得付託的,即使有第二任,還有國會多數好了,同樣。簡單說,民進黨在這過程中,展現的是搞錯方向,概念不清,只求名不求實。

《反滲透法》是補足「國安五法」的一塊拼圖

不僅如此,國民黨中央政策委員會副執行長吳育昇在召開《反滲透法》公聽會質疑,去年7月已經修法通過「國安五法」,「國安五法」包括刑法」,將中國、香港、澳門及境外敵對勢力增列為外患罪的適用範圍;「國家機密保護法」,提高退離職或移交業務涉密人員的管制與罰則;國家安全法」,將網路空間設為國安法範疇、懲處為敵對勢力發展組織者,以及軍公教和公營機關單位犯外患罪與內亂罪不得領取退休金等;「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退休情報人員與將領不得前往中國參與政治性活動,以及與兩岸相關政治協議需交付公投決定等,建立緊密防禦網來對付統戰,再立《反滲透法》已無意義。

對此,民進黨發言人李晏榕回應,國安五法主要是鎖定對象來規範,反滲透法是針對滲透行為,補強兩者的不足。此外,​​宋承恩進一步解釋,《反滲透法》規範項目確實是整合現行法律的禁止行為,但是《反滲透法》增加了與境外勢力的關係,「更處罰將擴及替滲透來源擔任人頭、白手套、中介政治獻金的人,並且處罰滲透來源本身執行任務之人」,依然有其必要性。

《反滲透法》對民進黨選情的影響

雖然蔡英文政府與民進黨不斷在媒體、公開場合澄清《反滲透法》的合理性和強調其重要性,但部分人民認為這是蔡英文拉抬選情的一種手段,臺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認為,民進黨是評估目前立委選情降溫,才利用《反滲透法》提高選票來凝聚支持者,這是民進黨從投入選戰把「抗中保台」、「亡國感」當作議題設定的策略之一。

然而,也有另一派聲音認為,《反滲透法》通過對於選情不會有太大影響,甚至會讓反對《反滲透法》草率立法的民眾,轉而支持其他陣營的候選人。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