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政府投資化石燃料,年輕人卻參與氣候罷課

Tsuruga Thermal Coal Power Station Hokuriku

日本福井縣敦賀市「北陸電力」發電廠的燃煤碼頭。圖片來源:Nevin Thompson,CC BY 3.0。

Arao Hinako帶外甥去瀬戶内海游泳時,發現情況有點不對勁。

這位日本環保人士兼電影製作人表示:「正常情況下,只要在海裡待久一點,身體就會開始冷得發紫。但今年夏天,天氣異常濕熱,海水實在暖到不尋常。」

Arao是國際組織350.org的資深活動策劃人,該組織與「氣候大罷課」(Fridays for Future, FFF)日本分支「東京氣候大罷課」(Fridays for Future Tokyo)的學生活動份子合作。罷課運動由瑞典青年格蕾塔·桑柏格(Greta Thunberg)發起,目標是將全球氣溫上升控制在攝氏2度以下。

Arao等人都明白,氣候變遷對日本造成影響已不是一、兩天的事。

日本不僅瀬戶内海等多處海水正逐步暖化,且每年八月的颱風季,史無前例的暴雨以及隨之而來的土石流,讓地方政府每到此時便不得不尋求日本自衛隊的協助,如2019年8月日本西南部大雨,自衛隊便協助87萬居民撤離家園。此時(原文發表於2019年10月13日),超級強颱哈吉貝(Hagibis)正準備在10月12日侵襲日本。[編按:哈吉貝颱風已於10月12日登陸日本靜岡縣,因遇上秋颱效應,挾帶豪雨重創日本,災情慘重,近百人喪生及失蹤、上百人受傷,超過一萬戶淹水,災區除了停電、斷水外,通訊及鐵路設備也遭毀損。]

日本人開始有所行動了。2019年9月20日,全球115個國家、近500萬人參與全球氣候罷課抗爭(Global Climate Strike),大約有2,500位日本年輕抗議者上街遊行,從時尚中心--東京表参道的聯合國大學(U.N. University),一路到知名的澀谷十字路口,高聲呼喊口號,引起數百位路人注目。

I went to the march to report for i-D magazine. Close to 800 people showed up. A lot were high schoolers on their way home from school. #FridaysForFuture #GlobalClimateStrikes

我是為i-D雜誌取材而前往遊行的。現場將近800人參與,大多是返家途中的高中生。#氣候大罷課 #全球氣候罷課

就讀東京某所公立高中、正值16歲的Iwano Saori是「氣候大罷課」東京創意團隊的一員,她和同學決定傍晚五點放學後開啟全球氣候遊行的東京場。正當其他國家的學生組織罷課活動,她解釋為何東京的遊行會安排在「放學後」:「我不能背叛讓我受教育的國家。」

曾參與遊行規畫的大四生Kajiwara Takuro表示:「日語中只有一個模糊的用語「異常気象」(氣候異常),找不到可以對應英文『climate change』(氣候變遷)的詞。」

日本身為1997年簽署《京都議定書》、2019年舉行G20峰會的主辦國,二度在氣候議題上扮演重要角色。前者為世界上第一份聯合各國、為降低碳排放量訂出目標的全球條約,後者則為減少海洋塑膠垃圾而推行的協議。

儘管已有證據證明氣候變遷對日本造成衝擊,然日本中央政府卻遲遲不願回應Kajiwara、Arao等人不斷努力引起社會關注的緊急氣候問題。

與環保目標相迴異的是,日本正在全球各地設立更多排放溫室氣體的燃煤及天然氣-火力發電廠,並將建廠技術轉移給越南與印度等國。2019年10月初,氣候罷課僅過了短短幾天,日本電廠工程專家「日本信用保證財務有限公司」(JCG Holdings,金融控股公司)便簽下37.3億美金的合約,聯合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之一)等掌握全球大量原油及天然氣的財團,即將在莫三比克建立液化天然氣廠。

日本2018年推出一波新的能源計畫,預計在2030年前達到利用再生能源生產22-24%電力的目標。該計畫為2002年相關對策的修訂版,然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経済産業省)表示,當年的目標並未全部達成。也因如此,2019年9月23日在紐約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峰會(U.N. Global Climate Summit),日本並未受邀出席。

年輕的日本活動份子都深深了解,各國政府在提倡經濟成長的同時要避免犧牲環境,會遇上何種挑戰。

16歲高中生Sasaki Isao是名激烈的環保人士,為支持2019年3月份第一波氣候罷課而把頭髮染綠。Sasaki告訴全球之聲,他們前陣子校外教學前往馬來西亞婆羅洲(Borneo)的農園,親眼目睹工人為種植農作物而清理樹林的方式,跟最近的亞馬遜雨林大火幾乎如出一轍--把整片森林燒個精光。

Sasaki說:「畢竟農人的生存仰賴農園。能站在他們的角度思考其行為背後的意義,這點連我自己都十分驚訝。」

有跡象顯示,似乎有愈來愈多日本大型金融機構加入承擔企業環境責任的行列,然此舉受到環保團體的強烈批評。

2019年10月初,三菱日聯金融集團(Mitsubishi UFJ Financial Group, MUFG)成為日本首家為籌募澳洲綠建築及再生能源資金而發行所謂「綠色債券」(green bonds,又譯:氣候債券)的銀行,不過Sasaki擔心這些行動在投資者間興起「只是為了跟上流行,因為大家都這麼做。」

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任職期間受到不少好評,其子小泉進次郎現任環境大臣,手上握著的權力,足以改變歷來政府對環境不友善的紀錄。

進次郎表示,對抗氣候變遷的手段得要「性感、有趣、特別」(sexy, fun and cool)。他是否能點亮日本對環保的熱忱,就留給1億2600萬日本消費者檢驗吧!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