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中國社群媒體平台如何控管武漢肺炎相關資訊

圖片由立場新聞提供。

加拿大的網路審查制度研究組織「公民研究室」(Citizen Lab)在其最新的報告《審查擴散中:中國社群媒體如何管理冠狀病毒的資訊》(Censored Contagion: How Information on the Coronavirus is Managed on Chinese Social Media)中指出,中國的網路審查制度於2019年12月31日建立了一項新的關鍵字列表,封鎖網路針對45個有關「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本處使用台灣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局翻譯,多數華語地區簡稱「武漢肺炎」,中國稱「新冠病毒」)的詞彙。根據這篇報告的作者所述,審查制度的規模在2020年2月擴大,從1月1日到2月15日,各類通訊與微信上共有516組關鍵字被禁止。

這項研究也紀錄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於中國爆發的初期階段,審查制度限制對公眾發布關於這未知病毒的威脅性之警告。之後,審查內容擴及到針對高層、政府官員和政府政策的批評、陰謀論、任何談及李文亮醫師的言論和中國網友對政策上改變的要求。先前被警察訊問過的李醫師,就是在武漢的醫療從業人員中第一個提出出現新型冠狀病毒警訊的人。他在2月6日死於該病毒,進而引發網路上對於中國政權的批評。

2019年12月31日更新對冠狀病毒相關的封鎖

公民研究室的研究發現,2019年12月31日,也就是在一群醫療從業人員(包括先前提及的李文亮醫師)試圖警告大眾新型的類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like)病毒的隔一天,中國網路審查就更新了社群媒體上被封鎖項目的名單。

中國串流平台歪歪(YY),於2019年12月31日在其行動應用程式上新增封鎖了45個與冠狀病毒相關的關鍵字,包括「武漢不明肺炎」、「不明沙市」、「沙市變異」、「P4病毒實驗室」、「武漢海鮮市場」和「武漢封禁疫情」……等等。

由於中國社群媒體平台有義務遵循國家網路宣傳部門的指示,這樣的研究結果顯示北京當局在去年十二月就已深刻意識到疫情的爆發。然而,政府禁止了有關病毒的消息在網路上流竄,而非告知大眾有健康威脅。在新增被封鎖關鍵字的同一天,八名網友因散布謠言被逮捕。之後的事證發現,這些「謠言製造機」正是包含李文亮醫師在內的醫療從業人員,在微信群組裡和家人及同儕討論疫情的爆發。

事實上,微信採取的是更嚴密的審查制度。一些敏感字眼如「六四」和「天安門廣場」是完全被封鎖的,這個軟體使用人工智慧偵測文字語意,代表只有特定關鍵字句會觸動審查制度。研究小組在2020年1月1日到2月15日期間透過微信做測試,發現至少516個關鍵字組合會被封鎖。只要使用者在傳訊息時包含這些組合,該訊息會在伺服器中被封鎖而且無法傳送到原本接收訊息的對象。

研究小組於是將關鍵字依照內容分類:

Censored COVID-19-related keyword combinations cover a wide range of topics, including discussions of central leaders’ responses to the outbreak, critical and neutral references to government policies on handling the epidemic, responses to the outbreak in Hong Kong, Taiwan, and Macau, speculative and factual information on the disease, references to Dr. Li Wenliang, and collective action.

被審查的「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相關關鍵字組合涉及的範圍很廣,包括中央領導人回應疫情爆發的討論、政府防疫政策的批評或中性討論、政府對於港澳台疫情爆發的相關回應、任何對該疾病的推測和事實、涉及李文亮醫師和整體措施的討論等。

審查對中國主席習近平的批評

在這516個關鍵字組合中,有192組與中國高層在處理疫情爆發的角色有關。事實上,在這個種類中,百分之八十七的項目涉及中國主席習近平,像是「習近平+形式主義+防疫」、「習近平到武漢」、「某人+親自」和「習近平+疫症蔓延」。

在1月23日武漢封城後,許多網友開始好奇為何中國領導人沒有親自前往武漢領頭對抗疫情;相反地,習近平交付中國總理李克強前往疫情中心。如同上面審查制度所顯示的模式一樣,這樣的批評很快變成審查制度的關鍵目標。

第二個被審查最多的內容,是對於政府、中國共產黨(CCP)相關組織及其防止疫情爆發政策的批評有關。這138個關鍵字組合,包括稱「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為「官狀病毒」的文字遊戲、「地方官+疫情+中央+隱瞞」、「武漢+中共+危機+北京」、「舉行+批評中國+兩會期間+隱瞞」、「共產黨+肺炎+表現+统治」。

除了中國共產黨和中央政府當局,包括中國紅十字會、武漢病毒研究所、中國中央電視台等其他單位也都採取相對應的語義審查措施。

中國紅十字會因在處理民眾捐贈予武漢物資上的貪腐行徑被大大抨擊。至於武漢病毒研究所,則是因一月底開始在社群媒體上散布的陰謀論,被指控該病毒起源於這個研究所。同時,中央電視台因實行言論審查,像是關閉其春晚網路直播的留言功能,被網友攻擊。

對於中央和地方政府打擊疫情的政策批評也被嚴厲審查,例如「集中隔離+武漢封城」、「傳播+判死刑+危害公共安全+病毒」、「輿論引導+政治局+集中统一領導+常委會」和「1月3日起+30次向美方通報+疫情信息」等。

雖然武漢和其他城市的強制隔離措施因其在抑制病毒擴散的成效受到讚揚,但對於政府在封城前幾天提供寥寥無幾的援助,致使醫療從業人員和病患處在絕望中,武漢居民的憤怒可想而知。

於此同時,中國網友對於黑龍江省高等法院針對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解釋感到震驚。該函釋《關於嚴厲打擊涉疫情防控相關刑事犯罪的緊急通知》強調,故意傳播新型冠狀病毒病原體,危害公共安全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觸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高判刑死刑。隨著中國越來越多城市和地區要求隔離「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確診病患的親密接觸者,執法者與拒絕配合者之間的衝突也加劇。這份法院聲明因而被視為對相關反抗的警告。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2020年2月3日的例行記者會上,提及中國政府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國通報疫情和防控措施,引發網路上的嘲諷。中國人民是在1月20日中央電視台播出胸腔醫學專家鐘南山醫師專訪後,才被告知疫情爆發,人們因此對於中國共產黨領導者即使在疫情爆發時仍是「政治宣傳優先於公眾治理責任」的情勢,感到義憤填膺。

李文亮醫師和政治改革要求

李醫師的死訊和政治改革的呼籲同樣觸發著審查制度。公民研究室的研究指出,有26個關鍵字組合在這個種類中,包括「冠状病毒+人传人+李文亮」、「疫情+顏色革命+李文亮」、「疫情+病毒+李文亮+中央」、「武漢+五大訴求」和「武漢+光復」。其中,源自2019年香港反送中抗議的政治字眼如「五項訴求」、「光復」等,便是在網友們得知李醫師的逝世的消息後,借用加以要求言論自由改革。

關於在香港、澳門和台灣的「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爆發消息,同樣面臨被審查的命運。在該研究中,約有99個關鍵字組合與這幾個華語地區有關,像是「醫護人員+罷工+局部封關」、「林鄭月娥+傀儡」、「口罩+台灣+出口+國家」、「澳門+政府+戴口罩」。

在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拒絕將邊境控制升級,在農曆新年後即面臨強烈大眾批評;也有北京不准許邊境控制措施的風聲出現。在香港,由政府資助的公立醫院醫療從業人員領頭發起罷工,施壓香港政府,要求更嚴格的邊境控制;香港親中團體則施壓給政府指定醫院當權者,要求懲罰這些員工。在台灣,政府限制口罩出口的決定,造成中國大陸在社群媒體上的議論紛紛。

臆測和事實都會受到審查

該研究也發現,被封鎖的詞彙中,有38個與推測性或非官方聲明有關的關鍵字組合,如「武漢肺炎疫情失控」、「武漢+感染+十幾萬」、「上海+背景+藥物+病毒」。

而有些學校學生預測在武漢的疫情爆發規模可能高達數十萬人,這樣的討論在中國也是不被允許的。雖然在3月6日的官方數據顯示武漢有49,797位感染者,但中國政府從未承認武漢已經失控。甚至在1月23日封城後,許多武漢居民在微博和微信上求救,中國政府也無動於衷。

就算是是官方媒體發布的報告也會觸發微信上的封鎖,這類關鍵字組合有23組,包括「有關+疾病控制+旅行限制+病毒」、「肺炎+疾病預防控制+病毒+醫學期刊」等。

3月1日,中國《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正式生效。這些規定使得法律體系得以在平台上審查未明確定義的「有害」或「負面資訊」,如誇大的頭條、名人八卦、露骨或性暗示的內容、「不恰當的評論、對天災的描述和大範圍的事件」。

自「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爆發以來,中國媒體缺乏警示大眾的作為,以及等同危害全球健康的壓制資訊流通行徑,激發了大量批評。公民研究室在其報告中強調,需要國際社會來解決這個問題:

Censorship of the COVID-19 outbreak is troubling, and shows the need for thorough analysis of the effects of information control during a global public health crisis. Countering misinformation and uninformed speculation related to the epidemic may help keep public fear in check and remove information that would mislead people about how best to protect themselves. However, restricting general discussions and factual information has the opposite effect and limits public awareness and response.

針對「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爆發的審查令人擔憂,也顯現出在全球大眾健康危機之際,仔細分析資訊控制的效果是不可或缺的。對抗假訊息和單方面的臆測,可能有助於抑制大眾對疫情的恐懼,除去這些人們以為能保護自己的錯誤資訊;然而,限制公眾討論和實情,則會帶來反效果,限制了大眾的意識和反應。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