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殺女案比率攀升 巴西人民為保護女性安全上街抗爭

巴西女性在里約熱內盧發起遊行,欲令大眾意識到女性慘遭殺害的議題:「這是為了女性的生命,性別歧視奪人性命。」 攝影/費爾南多.費佐(Fernando Frazão)、巴西新聞社(Agência Brasil),經授權使用。

該篇新聞來自全球之聲針對拉丁美洲性暴力議題的專題報導。

隨著巴西國內謀殺率降低,由於家暴或是性別差異因素,使女性遭受殺害的案例—兇手經常是男性以及她們的枕邊人—起正在攀升。

根據新聞出口網站G1以政府當局所提供之資料為基礎的分析顯示,2019年,巴西國內男性和女性人口加總起來的謀殺率同2018年相比,下降了十九個百分點,然而女性遭到殺害的比率卻上升了十二個百分點。

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女性遭殺害的比率巴西排名世界第五,令人震驚的數字已被國際美洲人權協會 (IACHR)列為「危險」等級。

不過,想要解釋最近女性遭謀殺人數上升,可能得歸咎於先前法令上的修改。2015年巴西將謀殺女性的犯行納入刑法。 即使法律已明訂,倘若被害人懷有身孕、身為殘疾人士或者年齡在十四歲以下或六十歲以上,加害者得面臨更嚴峻的刑罰,當前謀殺女性的罪行仍在所有謀殺案中持續惡化。

巴西公共論壇執行長薩米拉.布耶諾(Samira Bueno) 多年來為了「暴力地圖集 (Atlas of Violence)」分析暴力案件數據,「暴力地圖集」是一項建立已久,針對巴西暴力案件進行研究的年度報告,由巴西應用經濟研究所 (Ipea)出版。

依據布耶諾的看法,修改法律驅使執法人員從所有的謀殺案中,將受害者為女性的案件分離出來,這自然導致此類犯罪數量(比率)的增加。她透過電話接受全球之聲訪問時表示:

Nesse contexto de morte violenta de mulheres, o número de fatos enquadrados como feminicídio também aumentou. Ou seja, o número de mortes é um número absoluto, mas o número de feminicídio é variável porque depende da interpretação que se dá no momento de registro da ocorrência. Aumentar esses números é um aspecto positivo e que revela envolvimento e conscientização por parte das autoridades.

在這種情況下,總死亡人數是一個絕對數字,然而女性遭謀殺的人數卻是可變動的,因為它取決於調查人員在犯罪行為發生時,如何去解釋(定義)該犯行。女性受到殺害的案件數量增多,其實也具備正面影響, 能使政府當局介入並意識到問題的存在。

然而所有和性別暴力有關連的犯罪行為確實有所增加,像是家暴或是強暴引起的身體傷害 布耶諾也指出:

A maior parte dos crimes de feminicídio decorre de violência doméstica, que está aumentando. Por isso o assunto tem se tornado central no Brasil. A violência de gênero continua sendo o ‘calcanhar de Aquiles’ em termos de política de segurança pública.

多數女性遭到謀殺的案件起源自家暴, 這股趨勢正在上升。 這也是為什麼此類議題在巴西如此獲得重視。就公共安全政策而言,性暴力依舊是我們最致命的弱點。

 布耶諾認為這是巴西歷史上相當特殊的一個時刻:

Nós nunca tivemos tantas leis abordando violência contra as mulheres. Foi um avanço importante, mas precisamos ter a clareza de que leis penais não mudam comportamento. 

我們從來沒有過那麼多項處理女性遭施暴的法律。這是很重要的進展, 但我們必須認清,法律並沒有改變行為。

在巴西三個關於性暴力的事實

布耶諾指出,關於巴西今日的性暴力問題有三項重要的特點:

黑人女性為主要受害者

在2007到2017年這十年之間, 黑人女性遭受謀殺的比率是百分之二十九點二,非黑人女性則是百分之四點五。根據暴力地圖集,2017年遭到殺害的所有女性中,超過百分之六十五是黑人女性。布耶諾指出: 

Raça e classe são elementos fundamentais pra entender violência de gênero. As negras têm menor escolaridade, vivem em áreas mais periféricas e tem mais dificuldade de acessar instrumentos públicos. Tem salários mais baixos que mulheres brancas com a mesma escolaridade.

種族和階級是理解性暴力的關鍵因素。 黑人女性教育水平較低, 多數在住在郊區, 使她們難以接觸公共服務。黑人女性所領取的薪資和教育水平相同的白人女性相比,卻比較少。

在性別差異導致薪資不平等和種族歧視的劣勢互相交疊下,也讓女性在這座國家處於經濟弱勢:其每月賺得平均薪資為一千三百九十四巴西里拉(約三百元美金),少於白人男性每月賺得的平均薪資三千一百三十八巴西里拉 (約六百九十七美元)。 她補充

Quando tem crescimento na violência letal contra a mulher, ele é puxado pelo número de vítimas negras; quando há redução, ela se verifica mais entre mulheres brancas.

無論何時,當我們看見導致女性死亡的暴力案件數增加,這是指當中的受害者為黑人女性。 反之我們看見導致女性死亡的暴力案件數減少,則是指當中的受害者為白人女性。

聯邦政府支持不足

2018年巴西因家暴而受傷的女性登記在案的有二十六萬三千人;被強暴的女性則有五萬四千人。 然而根據巴西當地媒體集團Grupo Estado的調查,政府撥予「女性祕書處(The Women’s Secretariat)—一項設法協助性暴力受害者的方案」—則從2015年的兩千五百萬美元降到2019年的一百一十萬美元

今年二月,巴西總統雅伊爾·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表示,打擊性暴力沒有必要再投入更多金援。真正被需要的是態度和行為的改變以及對問題的認知。

巴西人權、家庭暨女性事務部(The Ministry of Women, Family and Human Rights (MMFDH))部長達瑪烈斯.阿爾維斯(Damares Alves) 一直以來擔任政府針對性別暴力議題的發言人。身為一名律師和基督教福音教派牧師,眾所皆知,阿爾維斯對女性權利和性別認同等議題採取保守立場, 這樣的立場通常起源自她的宗教信仰。

2019年初, 她即發表「男性應該穿著藍色;女性應該穿著粉紅色」的論點。今年二月,她提倡以禁慾作為避免青少年懷孕的策略,忽視當中有許多人是受到強暴才懷有身孕。根據衛生部的一份研究顯示,2011年到2016年期間,有一萬六千六百八十名年齡在十五到十九歲之間的青少女遭強暴,當中有兩千三百八十七人因此懷孕。

同時,一則允諾將給予家暴受害者經濟上支援的法案,則在參議員延宕了七年之久

更多槍枝,更少安全

波索納洛在競選總統期間所開出的政治承諾當中,其中一項就是鬆綁有關槍枝的法律,這恐導致更多女性死於家暴。根據布耶諾的看法,殺害女性時所使用的武器,是加害者處在憤怒情緒下能找得到的任何東西 。

有了總統命令加持,狙擊手、獵人和槍枝收藏家,現在獲得允許可運輸上了膛的槍枝,購買許可槍枝的彈藥限額也從原本的五十發提升到五千發子彈。進口和轉手槍枝的程序也受到簡化。

根據暴力地圖集,發生在受害者住處且受到槍枝攻擊的殺女案數量,自2015年起即呈現上升趨勢。另外,一份由巴西應用經濟研究所研究員丹尼爾.里卡多.德.卡斯楚.塞奎拉(Daniel Ricardo de Castro Cerqueira)進行並獲得獎項肯定的研究報告指出,在巴西,伴隨槍枝數量上升一個百分點,將導致謀殺案件上升兩個百分點。

O cenário da violência já é preocupante; uma maior circulação armas de fogo pode ser devastadora.

單就這種情況來說已夠令人擔憂; 槍枝流通越多將導致毀滅性的後果。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