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tract · 一月, 2007

Email abstract

最新文章 abstract 來自 一月, 2007

查維茲計劃撒回委內瑞拉一家電視台的廣播執照

  26 一月 2007

原文:Chavez Plans to Revoke Station’s Broadcast License in Venezuela作者:Luis Carlos Diaz翻譯:abstract校對:Portnoy Los Amigos Invisibles con Patricia [at RCTV], Alfredo Izaguirre F.攝影 查維茲在去年的12月份連任,獲得他的第二個六年執政期後不久,宣布不再更新一家有反政府傾向編輯政策的電視台執照。營運52年的RCTV電視台的播送受到限制,且不得在公共的頻譜上播送。這將對RCTV電視台造成實質上的危機。宣布「關閉頻道」和「不再更新執照」是不同的,從這裡可以思考政府作為的正當性。 在委內瑞拉的部落格圈,反映著當前的政治分歧,意見分為二派。在委瑞內拉,政治辯論的兩造圍繞在情緒性的感情之上,這也是為什麼兩造提出的論辯似乎都受到政治人物說法的影響。 一方面,政府不再更新電視執照,是基於該電視台參與了2002年的政變,以及在同年發生的石油業怠工活動。同時,RCTV也維持批評和宣傳反查維茲政府的編輯政策。總統宣稱RCTV違反了憲法以及媒體法案,將不再更新其執照,但到目前為此,並沒有這樣的判例。 那些在政治光譜中間對RCTV的辯護,變成了反查維茲的辯護者,基於對媒體言論自由,工人的工作權,以及民主必定存在政治多元的辯論上。 委內瑞拉部落客,像是Kira Kariakin [ES]和Héctor Torres [ES] 說查維茲的決定使得新時期的到來,政府體現它堅決實踐社會主義的政策。在一篇名為「我要勒索你,因為我可以」(“Te jodo porque puedo”; I’ll [screw] you because I can))的文章中,Kira未從撒銷RCTV電視執照的提案中看到好結果: 我確相這個社會主義的嘗試不會成功。這是因為,即使是經由投票而選出。整個政治系統將被植入集權且極權的統治,統治者運用他的權力,且顯露出意圖在權力金字塔之下,控制國民生活的各個層面的意圖,但這也將引發們民主政治參與的神經,儘管依舊由位於官方階級最高層的查維茲所監視著。 另一方面,NBV[ES]認為,即使該頻道產製劣質的新聞和娛樂,在它因總統的命令關閉前,這個案件還是應該交由法院處理: 當然,我同意如果電視台作為涉及不法,政府可以撤銷其執照。但首先在宣稱其犯罪的行為前,他們要訴諸法律的辯論以及法院的審判。政府不能只因涉及不法就撤銷其執照。並且,撤銷執照絶不能單方面的由行政當局決定,而不訴諸司法的審判。 這樣一來,收視此一頻道與否的決定權就在於觀眾。 “Huguito”採訪RCTV Martha Beatriz [ES]是一位在美國邁阿密的委內瑞拉人,她認為撤銷執照是要脅電視台所有者,像是長期以來對國家文化的貢獻。然而,以政治語彙來說,她認為廣電執照不應該成為政治人物手上推動自己政治信念的一種武器。她也說明了缺乏政治多元性的影響:「事實上,這些政治上的衡量不只讓受影響的電視台上了一課,其它的電視台也感到嚴重的恐慌。我想知道的是,這麼做形成了什麼樣的「革命精神」。」 RCTV的策略是訴求歷史的記憶以及委瑞內拉人民的文化根源,記者/部落客Jose Roberto...

阿拉伯:包著穆斯林頭巾的娃娃在突尼西亞引起爭議

  25 一月 2007

這是身著穆斯林婦女頭巾(Hijab)的芺拉(Fulla,取名自地中海沿岸一種茉莉花,是敘利亞「新男孩」玩具設計公司在2003年11月所推出),從墮落西方的芭比娃娃改良而來。 這個芭比身著穆斯林頭巾(Hijab)以及伊斯蘭服飾-有著長袖的長袍。她對許多穆斯林世界的家長而言如同恩賜般,因為他們樂見他們的孩子玩著符合社會傳統和宗教責任的娃娃。但在此時,埃及的部落客Ahmed Shokeir對於突尼西亞當局不樂見此一娃娃,並以一些證據不足的理由將這些娃娃從商店裡沒收,寫下他的厭惡: 芺拉是幾年前由玩具公司從著名的芭比改良而來的阿拉伯娃娃。她合乎常理的看起來就是阿拉伯模樣,或是更明確的說,是海灣阿拉伯模樣,身著海灣阿拉伯世界的人們慣常穿著的服飾(譯註:海灣阿拉伯包括了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巴林,卡逹,阿曼,沙烏地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見Wiki的介紹)。 娃娃的製造商確保娃娃娃穿著穆斯林婦女的頭巾以及沒有遮住臉部的罩袍。但你不知道,突尼西亞當局以芺拉的穿著有散播教派主義為理由,逕行查禁和沒收娃娃、 以及印有娃娃肖像的其它物品(例如文具或書包)。有一位記者說,他擔心小朋友提著印有芺拉照片的書包將會遭到逮捕或訊問。 (譯註:依照區域的不同,穆斯林女性的服裝也有不同。Hijab是從阿拉伯文而來,意指頭巾,,在西方社會最常見的一種,是包裹住頭和頸部,但不遮掩臉部。保守的如niqab和burqa(中文/英文); 前者屬沙烏地阿拉伯形式,完全遮住臉部和身體,但露出眼睛;後者常見於阿富汗,在眼部則有網狀開孔。在服裝上,al-amira是包括了一件長袍以及符合 頭型包裹至頸部的頭巾;shayla也就是本文中所稱海灣阿拉伯型式,長袍以及一條長方型的頭巾圍住頭部,頭巾的下襬則固定或圍繞在肩部附近; khimar型式的頭巾常見於北非的穆斯林,是包裹住腰部以上,包括頭,手,肩膀,但露出整個臉部;chador是伊朗婦女出外穿著從頭長及腳踝的一種罩袍。而突尼西亞當局則鼓勵婦女依照當地傳統衣著莊重即可不必穿著頭巾。更多關於Hijab的資料以及穆斯林婦女為何要穿著Hijab,可參考WIKI以及BBC的介紹) 在埃及,同時要注意的,部落客Kareem Nabeel Suleiman被指控在網路上書寫褻瀆伊斯蘭和造成教派衝突而逮捕,他在1月25號再度出庭,但法院拒絶他的交保。 22歲的Suleiman由於他在網路上的文章被指控有褻瀆伊斯蘭以和誹謗埃及總統的嫌疑,在11月遭到逮捕。 部落客伙伴Wa7da Masrya在法庭,告訴我們發什了什麼事。Kareem的律師,記者和其它的部落客,Wa7da Masrya則在早上九點來到法院: 她說,今天我們等了很久,在把電視台的採訪拍攝開庭過程的人員趕出法庭後,我們也快要被趕出去了。法庭方面也禁止任何人拍 照。 Dream TV的一位採訪人員出席在庭上,但也被禁止拍攝開庭的過程。Kareem從車庫偷溜進法庭但沒有人看到他。法庭方面甚至禁止我們坐在法庭之內,直到 Kareem的案件宣判。 Wa7da Masrya繼續說, 法庭休息時,我們聚集在一起坐在法院外面等待判決的結果。當時,一些記者找我們談,試圖知道我們是否同意 Kareem所寫的。我也試圖向他們解釋儘管我們不同意Kareem,但我們在這裡是因為我們相信言論自由,而逮捕和懲罰都不會改變我們對言論自由的態度。 在埃及以及相關議題之外,阿布達比的Ben Kerishan決定和朋友在冬天到黎巴嫩的貝魯特度個短暫的假期。 飲酒在伊斯蘭世界仍視為禁忌,Bin Kerishan的第一個挑戰是在能在飛機上買酒,即使他朋友的親戚在機上。 在機上,不幸的是Shuhail叔叔坐的離我們很近,他向我們打招呼,我們對他撒了個謊說我們正在出差的路上。Shuhail低聲的在我耳邊說,我不能在這次旅途中喝酒。我試著讓他鎮靜下來並且跟他說,阿拉將會在我們這邊 為了掩飾這是酒,Bin Kerishan點了Buck’s Fizz,是一種香檳和柳橙汁的調酒 雖然他們計劃充分,打算充份利用這次短暫的假期-喝酒、賭博、美食,他們似乎忘了黎巴嫩正面臨政府和反對意見之間的衝突。他說, 我們的司機Fadi向我們解釋,那些人不去Solidaire(市中心)是因為那些抗議者正由真主黨(Hizbulla)帶 領著(譯注:什葉派組織,於1982年因反以色列入侵而成立。自2006年12月以來,以黎巴嫩真主黨為首的反對派透過無限期靜坐等示威活動,要求組建一 個民族團結政府來取代目前由多數派主導的西尼烏拉政府)。司機帶我們去他們紮營的地方。在那裡我們看到有人在踢足球也有人在煮東西吃。Fadi告訴我們, 真主黨付給那些在白天參加示威的人每天美金20元,過夜者則是美金50元。剛好今天是假日,許多貧窮的家庭就聚在一起渡週末享用免費的午餐,多虧了伊朗最 高領袖哈米尼(譯註:美國指控伊朗及敘利亞支持黎巴嫩真主黨此次的行動)。 我們的最後一站是葉門,Thamud 認為在花了150美金在國營的駕訓班學習駕駛後,他感覺被搶了 他解釋說:我23歲我不會開車。我不知道我之前為什麼不學開車。當我十幾歲的時候,我沒有慣於開車的朋友。我也沒有那種遊 手好閒的朋友開著車整天在街上到處晃,我爸在教我開車的時候這樣警告我,也許你也有聽過這種類到的警告。為了學開車,某天的早上我到了駕訓班註冊晨間的課 程。事實上這是個二週的課程,第一週是理論課,第二週是實際操作。這樣的課要價150美金的價格太誇張了。這課程應該便宜些,除非有個人教練。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校對:Portnoy

庫德斯坦:海珊死後

  24 一月 2007

原文:Kurdistance: The End of Saddam作者:Deborah Ann Dilley翻譯:abstract校對:Portnoy 從今年初海珊的絞刑處決之後,全球之聲已報導了來自世界各地關於此事的說法,但還有一群人尚未發出他們的聲音,那就是庫德族人。庫德族人的回應形成的有點慢。我想是因為震驚。但別管我說的,看看庫德族人怎麼說… Bila在Better Kurdistan and Iraq說: 薩達姆海珊的死刑昨天執行了。對許多伊拉克人來說,與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和多血腥的後海珊時期比較,海珊時期像是遙遠的歷史。伊拉克特別法庭將海珊以及他的主要助手以違反人道的理由入罪,意圖要還給受到海珊不人道對待之下的犧牲者正義。 正義和責任是那些犠牲者想要的。我們去年12月伊拉克選舉日與美國總總布希會談,一個憤怒的學生反駁說薩達姆海珊根本不該接受審判,而該立刻處以死刑。總統告訴他新的伊拉克要建立一個判例,即使像是海珊這樣的人也能接受公平的審判。不論公平與否,數以千計的庫德族人犧牲的性命絕對不是正義。 今天是伊斯蘭的牲宰節,儘管什葉派的穆斯林明天才展開慶祝。文化上和宗教上,這是和諧和盡情享受盛宴的一天。通常在這一天,伊拉克政府會特赦罪犯,或允許罪犯探望他們的家人。而海珊的死刑執行打破了這個常規,讓這處刑有別的解讀。這個特殊日期會滿足海珊成為成為人祭的心願,就像是獻祭的羊一樣。 總之,庫德族人被欺騙了,庫德族人是海珊政權下主要的受害者。海珊在1988年以化學毒氣攻擊庫德村鎮哈萊卜傑(Halabja),造成5000人死亡,大部份是女人和小孩。哈萊卜傑(Halabja)居民仍然為化學毒氣所造成的疾病所苦,毒氣也導致女性流產。我剛失去一個朋友,他因暴露在受污染的土地而罹患白血病過世。雖然他逃過了當時的攻擊,但毒氣仍在幾年後殺了他。海珊政權也應該為1988年2月到9月間一場稱為安法爾的軍事行動 (Anfal operation, Anfal的原意為戰利品 )所殺害數以千計的庫德人負責。他的推土機摧毀了四千個庫德族村落。身為一個庫德族人,你會天生的感到罪惡,直到你被證明是無辜的。海珊以大屠殺對待庫德族人,這是用什麼理由都不能被原諒的。這次的審判是讓這個世界,尤其是阿拉伯世界,有機會知道為什麼庫德族人對海珊有這些爭議。 但將海珊判處死刑的主要罪行,是因屠殺被指控企圖暗殺海珊的杜賈爾村什葉派148位村民,相對而言,死亡人數較少,而屠殺人數較多的主要罪行則不被考慮。在他死後,安法爾的軍事行動的事件也就自動的結了案,以及留下數以千計庫德族人未知的命運。 Iraqi Thoughts的說法: 我不會不滿意他死了,我只是很難過政黨間的互相殘殺竟利用全國人對海珊的憎恨,去做他們去做他們一直想要做的事。(譯註:伊斯蘭教分為遜尼,什葉和蘇菲三個教派,一直以來伊拉克都是由海珊所屬的少數遜尼教派統治多數目前執政的什葉教派)。 願所有死在海珊手下,或曾在海珊手下受苦的人,以及海珊的黨羽安息。你們的回憶只會被你們的家人所記得,以及這些同在同一條船上的伊拉克人,但由於政治的因素,整個世界將不會真正的記得暴君海珊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Kurdish Aspect只簡單的問了一個問題: ‘你怎麼認為?’這裡是留在部落格上的一些評論: Showan 說… 我很高興他死了。只是很遺憾他的如此快被處決。他應該被哈萊卜傑村事件的倖存者以石頭擊至死為止。 早上十一點零八分, Chaya說 我不知道他被處決了! 審判應該繼續進行到庫德族人可怕的故事被公諸於世為止。 早上十一點十二分 Kamal Artin說… 處決一個以處以他人死刑為拿手功夫的人是可恥的。要讓他以及像他一樣的人得到教訓,應該是讓他活著、教他以及他的同類去尊重生命。我很高興不是庫德族人殺死他。 Mizgin在Rasti表達對海珊之死的正當性效力的憤怒: 當然,他們不會在海珊死後進行審判。他的死將也將他從安法爾的軍事行動的被告名單上除名。我的意思是…拜託…合法性。 既然巴格達政府修改了一些條文內容,讓賈拉勒•塔拉巴尼(譯註:2005 年4月當選第一位庫德族人總統,也是現任伊拉克總統)躲避他的總統職務,也由於巴格達政府在宗教節慶的這天處決海珊,違反了政府自己定的法律,然而,它也可以再次修改一些東西,或違反它自己的法律,延遲海珊的處決直到所有審判終結…包括了安法爾的軍事行動的審判。 巴格達政府是薩達黨(Sadrist,伊拉克伊斯蘭教什葉派政黨)而總理馬利基(al-Maliki)是穆克塔達 (Moqtada al-Sadr譯註,海珊的頭號敵人,什葉派民兵領導人)的同路人。庫德族人如何能屈服於政府,將海珊死刑的判決只歸咎於殺害什葉派村民 148人,即便他殺害182,000庫德族人也仍在審判中? 其它的審判像是沼地阿拉伯人(譯註: 此一民族居住於伊拉克境內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的交匯處已有5000年的歷史)涉及1991年什葉派起義的案子是否也該等同視之?。 讓我們面對這個問題:庫德族人並不責怪什麼,尤其是對庫德族的領導人,他們急忙退縮,而非為18,200被安法爾化的庫德族人,倖存者,和所有的庫德族人要求正義。...

巴西部落客談查維茲(委瑞內拉總統),盧拉(巴西總統)及以南方共同市場宣言

  19 一月 2007

原文: Brazillian Blogs on Chávez, Lula and the Mercosur Summit作者: Jose Murilo Junior譯者: abstract校對: Leonard 大部份南美洲國家的總統聚集巴西里約熱內盧,參加南方共同市場領袖會議,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再次引人注目。自從他宣佈取消 RCTV的電視執照以及將電信與能源公司國有化後,當地的部落客早已大量撰文討論。在里約舉行的這項會議是絕佳舞台,讓拉丁美洲領袖面對面會談時討論這些 議題,而部落客可以經由媒體的報導追蹤後續。查維茲和巴西總統盧拉的謎樣關係也是一項眾說紛紜的話題。 那巴西呢?面對查維茲違反經濟自由主義、政治自由及合約精神,盧拉政府將如何回應?該插手還是收手?從政治觀點來看,這與意識形 態有關。盧拉一方面發展責任政治,盧拉和他的人民另一方面也希望查維茲的社會主義進展能夠進步,從而擴至玻利維亞、厄瓜多爾、甚至是阿根廷,阿根廷總統布 基納向來是委內瑞拉的盟友,但前提是…無損巴西的利益,也不會損害巴西在南美洲的領導權。從經濟觀點來看,查維茲是一個很好的伙伴。巴西出口到委內瑞拉超 過十億美元,法國和英國身為兩個巴西主要商務伙伴從2006年1月到11月的出口總值是33億美元,所以,對委瑞內拉的出口值不算少。委內瑞拉在查維茲領 導下,己成為巴西商品、勞務以及承包商天堂。ENQUANTO ISSO… – Comentando a Noticia 有些人認為,盧拉似乎對玻利維亞總統厚顏無禮的態度感到困擾,悲觀者確定盧拉因玻國態度轉變而不勝其擾(譯註:拉丁美洲在 2006年的大選中,共選出玻利維亞、委內瑞拉、尼加拉瓜及厄瓜多四個左派政權)。雖然相對於態度強硬猛烈的查維茲,美國在仍相信盧拉還算善良,但美國政 府也對於盧拉的轉向感到矛盾。全都是胡說。查維茲只是盧拉的外交方程式中的一個元素。儘管瘋狂、滔滔不絕、不負責任如查維茲,可能為盧拉帶來麻煩,但查維 茲對盧拉仍具工具性價值,兩人並非一正一反。理由很簡單,即經濟相對規模大小不同,縱然查維茲為拉美左派領袖,委內瑞拉也永遠不可能成為拉丁美洲的領導 者。As patacoadas do Mercosul – ou “Lula é chefe de Chávez, não o contrário”- Reinaldo Azevedo (Veja) 無論是盧拉或巴西外長Amorim,從政府內部到外交系統都不承認巴西和委內瑞拉的競爭關係,亦不承認盧拉和查維茲爭做南美洲領導人,但證據顯示競爭確實存在,爭議包括油元、查維茲的個人作風、以及他所稱言推動的理念,過去盧拉和其所屬的工人黨(譯注:Partido...

部落格圈談實境節目老大哥(Big Brother),印度寶萊塢女星希爾帕.謝蒂(Shilpa Shetty), 恃強欺弱以及種族歧視

  18 一月 2007

原文:The Blogospheres on Big Brother, Shilpa Shetty, Bullying and Racism作者:Neha Viswanathan翻譯:abstract校對:Portnoy 圍繞在英國實境節目老大哥(Big Brother)被指控種族歧視的話題,最近顯然占據部落格圈的討論。老大哥是英國公共廣播系統之下的電視台第四頻道的節目。不論老大哥之屋裡頭的言論是否真的涉及種族歧視,個事件已經引起印度和英國的部落格圈在各自的脈絡之下,談論種族歧視的議題,以及他們自己身為印度人或是英國人的經驗。印度寶萊塢女星希爾帕.謝蒂(Shilpa Shetty)似乎是個受害者。在Sepia Mutiny上熱烈討論著 “心胸狹窄的大哥”。在Pickled Politics有著非常活躍的討論,其中一個迴響寫道: 事實是,電視上的確有種族歧視。亞裔社群(僅此一次)團結致提出讉責。 讓我有一天變得歇斯底里超過漠不關心 部落客討論這算是種族歧視或只是純粹的恃強欺弱。也有些部落客半嚴肅地回到原點問道,為什麼這位印度女星會出現在這個節目。而現在更多討論是關注第四頻道如何回應這個議題,以及老大哥之屋裡的室友如何對待希爾帕.謝蒂(Shilpa Shetty)。 談到種族歧視的指控。他們(指室友)的行為絶對是愚蠢無知又卑鄙的,然而事實上,接受這一切的一方是棕色人種,使得種族問題內醞在這整件事裡頭。好比說今天新聞上有人這麼說: “如果他們取笑的是一個法國女孩的腔調,這些人不會被稱為種族歧視,不是嗎?” Bollywood Press談到希爾帕.謝蒂(Shilpa Shetty)每天得到越來越多的報導量。Classically Liberal則評論印度政府顯然是沒別的議題可以關心。Broadcastallense對老大哥這節目有些看法,卻引起一些從未看過這節目的人的反對。 在這天結束之後,第四頻道除了對這件事發表老套的聲明之外不會有任何動作。因為他們得到了他們想要的。 Bock the Robber認為這次的事件可能是老大哥之屋裡發生了階級衝突。其他人的說法則帶著警告意味,甚至有點嘲諷。 作為一個種族歧視的受害者,對寶萊塢女星希爾帕.謝蒂(Shilpa Shetty)是一個雙贏的局面。只要有曝光就好。有誰想過英國的名人老大哥節目裡的一個事件,會霸佔新聞頭條,甚至在國際媒體上的頭條。 Guy Fawkes的部落格談現正在印度訪問的英國財相,Gordon Brown,對此事的回應。Theadagetimes的評論則說Gordon Brown此次印度行籠罩在節目的爭議之下,以及第四頻道如何從這次事件中受益而增加收視率。 在大部份的媒體,Gordon Brown對此爭議發表評論,受到的注意明顯的超過他在星期三於邦加羅爾市(印度卡納塔克邦的首府,主要發展資訊科技工業),以全球化與經濟為議題所發表的演說。 Diretribe提醒我們對實境節目別期待太高。Paperghost.com則評論怎麼可以有人將無知和愚蠢當作種族歧視的藉口。 有些人試圖以表現出的愚蠢無知和沒有教養為節目招致的評論脫罪,而不是將這些行為視為真正的種族歧視。既然這樣,那好啊,那我們就當作發表種族歧視言論的人都是笨蛋好了,而不是有智慧的種族歧視! 然而第四頻道的觀眾顯然增加了。有些部落客則是力促其他人關掉電視機,不要助長這個節目。 我不會再看名人老大哥這個節目,或是第四頻道的節目或相關頻道(譯注,第四頻道家族頻道還有E4, More 4, Film 4)。我請大家不要繼續收看這個節目,也不要投票給節目的參賽者(譯注,此節目以觀眾電話,手機簡訊 或數位電視按鈕等投票方式淘汰參賽者)。如果你繼續收視或投票,代表著你支持容忍笨蛋的節目政策、恃強欺弱、和或許是不經意的種族歧視。 L’Amour et...

部落客談伊朗政府致力於強制部落格及網站註冊

  10 一月 2007

原文:Bloggers on the Iran government’s efforts to enforce registration of blogs and web sites作者:Hamid Tehrani翻譯:abstract校對:Portnoy 伊朗的文化及伊斯蘭指導部正試圖跟隨中國政府的腳步管制部落格和網站。部落格和網站的所有者被要求在二個月內註冊他們的部落格和網站。在註冊的同時,個人資訊,包括了姓名,身份證號及電話號碼也必需登記。部落客強烈反對,並且大肆嘲笑該法案,伊朗政府不久後也發現,要求數以萬計的部落格進行註冊是不可能的事。伊朗政府宣布,要求網站(包括部落格)註冊的規定不適用於次網域。這表示大多數的部落格不需要註冊,但某些擁有自己網域的部落格仍適用新的法律。 讓我們來看看一些部落客如何回應這個法律: Nikabang是一位出名的漫畫家,部落客和記者,他以一幅漫畫總結了許多人對此新法的感受。圖中的波斯語的意思是:「你的許可或執照呢?」 Cyrusonline提供了過去一年網路過濾和審核如何漸趨嚴厲化的歷程表。這位部落客表示政府要求我們在這個網站上註冊自己的身份和隱私資訊,但看起來這個網站的主機位在美國。這個部落客接著說,所有伊朗人的個人資訊將被外國掌握(Fa)。 Jomhour提到一點,相對於民主國家,獨裁政權以法律控制公民(Fa),且這些法律保障的是國家利益,而不是公民的權利;他也表示: 我們應該看看部落客們的反應。也許有一小部份傾向政府的部落客會歡迎這項新法律,但大部份獨立部落客會持續中立或提出異議反對它。 Shirazi報導說, 文化及伊斯蘭指導部的網站遭到駭客入侵。這個部落客說,這個政府部門不但不能保護自己的網站,而且它的主機設在美國及中國。然後這個部落客又說,「我們不知道我們的資訊有無保障」(Fa)。 Khorshid Khanoum 說,有些人問她為何沒有對新的法律做出回應。她用了一個很普遍的波斯人的表達方式說,對笨蛋(指設立這個法律的人)最好的回答就是沉默。她問道:「如果他們想要繼續過濾我們,如同他們已經做的,和即將要做的,為什麼我們還要那麼麻煩地去註冊我們的部落格呢?」 改革派的政治人物Mohammad Abthai相信,由於網際網路的特性,這個法律難以實行(Fa)。他補充,即使他們設法執行, 這也只將針對國境之內的部落客。根據Mohammad Abthai的說法,部落格是個人的日記,縱使它可以被分類成媒體的一部份,要控制它,政府需要法律。

海珊死刑影片重新引燃全球死刑存廢爭議

  6 一月 2007

原文:Saddam execution video re-ignites death penalty debates worldwide作者:Sameer Padania翻譯:abstract校對:Portnoy 過去四個月,我們試圖介紹和脈絡化一些我們覺得有必要讓廣泛的閱聽人看見及辯論的影片。今天以特別介紹的是一個全新的人權影片。 你可能是跟百萬人一樣,在網路上找到這影片-或是你決定不看。某個人-你的朋友、同事、或親朋好友-也許轉寄這影片給你,或打電話給你提及這影片。你也可 能已在電視新聞看過這影片的片段。不管怎樣,你很可能對這影片有意見,因為它使得2007年的一開始就讓人難以忘記。如同政治漫畫家blackandblack’s畫的: 點這裡在新視窗進入blackandblack的blog。 如果有任何人還對「看管」(sousveillance)會在今年大受注目有什麼疑慮,海珊的影片應該能打消所有懷疑。海珊,這位前任伊拉克獨裁者,他被處決的過程被手機全程拍攝,而這影片除了可能是史上最多人看過的網路影片之外,特別之處也在於它重新燃起了人權議題上的一個長期的、全球的爭議:死刑。 伊拉克的部落客Raed Jarrar在他的部落格放了官方和非官方版本的行刑影片。我個人覺得,這是我所看過最使人心神不寧的影片之一,所以,要看影片的人請注意…. 從伊拉克政府對非官方版影片的憤怒,和許多主要媒體報導中的矛盾反應(詳見阿爾巴尼亞籍英國記者/攝影師Onnik Krikorian的說法)來判斷,他們是唯一對攝影手機能通過安全檢查夾帶進入死刑執行室真正感到驚訝的。如果拍攝影片的人在絞刑執行前交出攝影手機,世人絶對不可能看到官方版影片安靜、謹慎剪接、細緻淡出的背後。 真正從海珊的影片所浮現的故事,是政府對海珊死刑執行過程的說法,與實際上更為混亂的事實之間,存在巨大的差距。這激發了人們-以及許多部落客-去思考我們生長的這個年代的宿命,以及宿命的本質和適當性,至於海珊此生的功過,則較少受到討論。 聯合國和非政府組織對海珊死刑處決的批評… 不能忘記的是,國際社群仍舊對死刑持反對意見,聯合國國際人權宣言[各國語言版本的語音檔在此]中將生命權奉為上綱,儘管新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他上任的第一天需要重提此一宣言。的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Louise Arbou直接向伊拉克政府呼籲,延後二位共同被告-海珊同父異母的哥哥以及情報顧問Barzan Ibrahim al-Tikriti,和前革命法庭庭長Awad Hamed al-Bandar的死刑執行,並指出對審判公平性的質疑。 聯合國法外處決、即審即決、或任意處決特別報告的起草人Philip Alston認為,基於三個理由,海珊的死刑處決明顯的違反人權法律: 缺乏公平的審判、伊拉克政府駁回海珊的上訴、使受刑人蒙羞的死刑執行方式。換句話說,除了聯合國及人權法律基於生命的權利反對死刑之外,這次死刑的執行以及之前的準備階段也都違反了人權法律。而現在義大利總理Romano Prodi敦促聯合國進一步的批准全面性延遲死刑的法案。 在國際上發起反對死刑運動的人權組織,像是人權觀察和國際特赦組織等強烈地批評海珊的審判和處決。Malcolm Smart是國際特赦組織中東及北非部的主任,他說: 審判海珊的主要貢獻應該是確保正義,以及確認在他當權時所犯下的大規模反人權案件的真相和責任。但是,他的審判卻是充滿嚴重瑕疵。它只將被視為「勝利者的正義」。而且,對於阻止冷酷無情的政治屠殺一點幫助也沒有。 …所以伊拉克政府歸咎這些指責 海珊的審判和死刑處決方式讓伊拉克政府面臨國際譴責的風暴,伊拉克政府已著手調查那則未經官方認可的行刑影片。呼應著虐囚門事件(譯注: 2003年英美聯軍虐待伊拉克戰俘事件)的政治餘波,調查已指出,非官方的影片來自於兩名法警,雖然海珊受審時的檢察官,也是十四位目擊海珊行刑之一的Munkith al-Faroun宣稱,是兩位資深官員公開的在死刑執行室內以攝影手機拍攝行刑的過程。紐約時報曾指出,這二位官員中一位是曾任伊拉克國家安全顧問的Mowaffak al-Rubaie,但稍後更正,表示他們錯誤地引用了Mr Faroun的說法。 世界各地部落客對海珊死刑影片的回應 不論是誰拍下了這段行刑的手機影片,影片所揭露的產生了巨大衝擊。看看伊拉克部落格圈、黎巴嫩、伊朗和北非以及其它地方,已有不少區域政治上的討論談到了海珊的死刑處決。決定在伊斯蘭宰牲節(Eid al-Adha)的早上處決海珊的憤怒也已被充分闡述。Raed Jarrar覺得震驚,而Abu Aardvark質疑在此時間點行刑的動機,Leilouta則直接把處決形容成記憶中小時候獻祭的羊隻。但這手機拍攝下的影片亦引發另一番討論-而因為處決一個因種族屠殺而被判處死刑的人,卻讓關於死刑的辯論重新被激起,這般諷刺也沒有被討論者放過。 全球之聲的Salam Adil在海珊的幽靈一文說的的很中肯: 每個人…和…他們的…任一個親人,似乎都已匯集了伊拉克部落客對於海珊死刑的反應。 但是,現在更需要的是分析。所以我誠心試著理解伊拉克部落格圈發出的連串意見。 在全球之聲上,Jose Murilo...

俄羅斯: 悲哀的北高加索新聞業

  3 一月 2007

Timur Aliev – LJ用戶名為timur_aliev ,是平面/線上週刊《車臣社會》 (Chechenskoye Obshchestvo)的總編輯及戰爭與和平研究報告機構(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的車臣編輯,他參與一個新聞學教育計劃,於高加索各地和當地新聞專業人員舉辦討論會。在上次造訪卡拉恰伊-切爾克斯共和國的首府後,他做出的結論是:「在北高加索,新聞工作實際上不存在」,原因是: 我們剛舉辦完討論會從Cherkessk回來。在離開時差一點遇上麻煩–因為市中心完全被封鎖,幸好我們住在市郊,費了不少工夫從人家後院開車到公車站。然而一行人還是在公車站被警察攔下,帶到警局,並被要求寫下他們在Cherkessk做了什麼。我的記者證讓我免於成為那些警察的幫手,他們只是假裝為了某些原因而提高警戒,我懷疑他是不是真的在尋找犯罪者。不管如何,我們安然離開,順利到家。 討論會最後實在使人精疲力盡。只有我們二個人主持,那是一個很吃力的任務。 在討論會之前的圓桌論壇,我提議大家一起來討論在北高加索最普遍的新聞型式是什麼-互動的公民新聞、傳統資訊式的新聞、後蘇維埃新聞,或其它的型式。我接著提議討論這種型式的新聞是否符合當地的需求,如果不符合,該是怎麼樣才對。 但到了後來,每個人都提到了他們的「難處」-缺乏對資訊的接近權、新聞檢查…等等。討論並沒有用。我們做出的結論僅僅是:因為對資訊接近權的問題,資訊式的新聞產製有其困難,而因為社會的被動,也幾乎沒有收到來自讀者的回饋。那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最後認為,除了少數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聞在形式上都屬於蘇維埃新聞學。當我們討論到未來的展望時,其中一名與會者提出,我們應開始在字裡行間隱藏意義(如同他們在蘇維埃時代經常做的事)。棒呆了。 總括而言,我們發現北高加索新聞業並不存在。 […] morozov_ilya_s:「除了少數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聞在形式上都屬於蘇維埃新聞學」。很抱歉,Timur,但是哪些人或事算是「例外」? timur_aliev: 那裡的記者是他們的刊物的喉舌。從實際故事來看比較清楚,舉例來說,Daghestani的〈自由共和報〉便是植基於讀者的回饋。它們一開始就重視這些回饋–在報紙的不同版面,編輯會列出自己的電話號碼和電子郵件信箱,以便讀者能傳達某些新聞線索,或是對新聞的抱怨。 我暫停訓練員的角色一會兒,告訴他們我起初認為《車臣社會》是份報紙,有著和英國報紙一樣的文類,像是新聞分析,深度報導,評論,就這些。 在兩個案例中,都有些許成果。 其它的媒體工作者說他們的編輯要求在報導中有些記者的想法或意見是重要的,即使是一般新聞報導。 這裡有關於北高加索言論自由和新聞業的另一個想法: 民族性語言(非官方語言)的報紙的擁有較多的自由度 在另一個Cherkessk圓桌論壇,與會者得到的結論是: 以民族語言發行的報紙擁有較高的自由。 首先,沒有太多人為的控制,因為讀者也不多,管制者也多半不知其內容。有時候很可笑的是,這些管制者要求民族性語言的報紙自己提供內容的概述。 其次,總是有些人準備好提供或洩露某些議題的資訊,為的就是要幫助以自己的母語發行的報紙,如此才能與以國內其它民族語言發行的報紙對抗。 這兩個理由的說明,請參考Karachay-Cherkess Republic和Kabardino-Balkar Republic。 *** sorex:網路報章雜誌更自由。 timur_aliev: 這是實話…

阿富汗低語者:喀布爾快遞,再五年,缺乏合法性

  3 一月 2007

原文鏈接:Afghan Whispers: Kabul Express, 5 More Years, and Lack of Legitimacy作者:Hamid Tehrani翻譯:abstract校稿:PipperL Dialogue 3 談到一部印度電影Kabul Express,這部電影未在阿富汗上映前,已經引起阿富汗人的議論紛紛。這位部落客說,根據他在這部電影所聽到的,對於Hazara 這個族裔有許多負面的評論。例如那些人像塔利班一樣的暴力或是他們都是嗜殺成性的人。他認為這部電影危害了阿富汗的國家團結。 Afghan Warrior寫道國際社會應承諾再給予阿富汗人5年的支持。這位部落客說: 我們不想成為一個被施捨的個案。阿富汗人是個有自尊的民族,想在世界上走出自己的路。然而現在我們需要來自自由世界的支援。我們需要加強訓 練阿富汗軍隊,如此阿富汗人才能接管這場戰爭。我們需要足夠的支援以擊敗塔利班。我們不缺勇敢的阿富汗人-有了自由世界的支援,勇敢的阿富汗人可以戰勝塔 利班。此刻,塔利班不夠強大到引發內戰,所以他們進行恐怖攻擊,殺害無辜的人民。如果有了自由世界的支援,我們可以很快的擊敗敵人。然而,若國際社會放棄 我們,阿富汗將回到內戰的狀態。我們不想成為第三世界的一員。我們需要自由社會至少再五年的支援。 Askar Gu Rai 談到阿富汗政府脆弱的合法性。這個部落客寫道: 現在大眾變得對國家越來越灰心…國會議員慶祝著議會成立週年紀念日,卻不是和他們的選民或一般大眾一起,而是向那些贊助國和他們的代 表報告…雖然我了解到這些贊助者的重要性,以及阿富汗人不可能沒有他們的事實,他們對國會表現的滿意也不需要混淆成在成立國會的動機是為了那一方。阿 富汗作為一個國家整體,這些國家參與在阿富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