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tract · 三月, 2007

Email abstract

最新文章 abstract 來自 三月, 2007

阿富汗:酒精、女性以及和伊朗的關聯

校對:Leonard 阿富汗以及非阿富汗的部落客分享許多關於阿富汗的故事,包括酒精、女性以及阿富汗移民等問題。 酒精 Onne Parl告訴我們為什麼酒類去年秋天會從市場上消失。這位部落客說: 根據消息靈通人士指出,酒類去年秋天從市場上消失之因有二種說法。有人說,伊斯蘭政府對於酒類易得性的關注。另一種說法是關於錢的問題。從價錢低廉來看,顯然過去酒類免課稅。當政府開始對酒類徵稅,商家不願支付。於是,酒類就從商店下架,或是被商家藏起來。 陷在痛苦中的女性 Afghan Lord訴說著關於3月8日國際婦女節以及阿富汗婦女的處境。他寫道: 一些阿富汗男性無故毆打他們的妻子,只為向家人展示他的權力和憤怒。當他想毆打妻子時,就立刻動手。許多父母將女兒嫁給六、七十歲的有錢人。坎達哈有個小新娘四歲出嫁,但這驚人故事只是數千案例之一而已。許多父母將女兒當作物品一樣販售,也不管女兒的去向以及將來是否會發生什麼。大約有57%的阿富汗女孩在合法結婚年齡16歲之前就結婚,而大約60-80%是被迫結婚。 Safrang說著幾乎相同的阿富汗女性故事。他說: 在國際婦女節來臨前夕,阿富汗女性的命運自塔利班垮台後並未明顯改善,無論是媒體報導,或是聯合國、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及許多組織的報告也一致認為如此,家暴、強迫結婚、缺乏適當的醫療服務(以及立即照護和教育)依然非常令人擔憂。 人道無國界 由於伊朗的IT專家及部落客Jadi,我們得知有一群伊朗人正發起活動,抗議伊朗政府虐待阿富汗移民,我們可以在此看到許多抗議活動的照片,其中一張標語寫著「人道無國界」,另一個標語寫著「當不公不義變成法律,反抗即為責任」。

布希在巴西:部落客看外交與乙醇協議

校對: PipperL   「我們有酒精能給能賣」-用乙醇汽油彈對準紐約佬-圖片來源:CMI Brasil 上週,美國總統布希旋風式的造訪巴西,為當地的部落格圈帶來了廣泛且不同的回應。在Paulista大道上的示威及抗議活動(由David Sasaki所報導)是報導一開始最受到重視的觀點,但我們在以下的文章也將看到,其它的面向也被呈現及辯論著。生物燃料公司的協議最後變成這次訪問的主要議題,這也影響了網路上對話的情緒。也因此,評論者很快的找到又新又有趣,異於以往攻擊布希的那些的議題串來探究。委瑞內拉總統查維茲再一次的試圖成為主角,即使在遠處,盡可能的讓他英雄一般的表現在媒體上出現,但我們可以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的部落格要求以較為實用主義的意識型態取向來處理對外國的事務,特別是美國,以及其它世界的一般性事務。盧拉總統似乎也聽到這些聲音 在這種動亂中,如同我們在報紙所讀到和電視新聞上所看到,我注意到一些不連貫...。我印象深刻的看到巴西人在街上焚燒美國總統的肖像,向同胞的警衛丟擲石塊和木條,以及藉由以示威和抗議關於殘暴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激起憤怒的情緒(在巴西?),以及突顯我們和鄰居查維茲的不同...我想如果美國總統的到訪是為了商業,我們應該給予他掌聲,並支持他的行動...我們應該節省那些時間和精力,支持我們的國家,不要反對美國總統的到訪。沒有人會在美國或是歐洲看到巴西在抗議著饑荒和失業的問題。讓我們關心我們自己的現況,如此,有那麼一天我們可以幫助別人,而不是扮演過時的激進份子。擁抱所有人,利用外國人的來訪:打開你的心胸!沒有旗幟的激進份子-Carlos M. Cunha 部落格 那些反對布希的人真是可憐。當他們焚燒美國國旗的時候,這些左派想燒掉的並不是資本主義的旗幟,他們想燒的,是美國式民主的大旗,但那個才是真正有用的。那也就是為什麼我對於今天在Paulista大道上那些呆瓜不感到同情。今天,我對這個城市感到到羞恥,羞於這個地方向世界所表現的,羞於於看到那些笨蛋言之無物的抗議,抗爭著某些他們不是真正了解的事,因為他們不知道美國實際上是什麼。那些愚蠢的年青人,是被大人們以可疑的議題帶領著。給巴西政治上的成熟-Notas de Maurício C. Serafim 沒人懷疑布希的選舉和和他的宗教同夥們在美國勢力的上升,對於整個世界來說是一件壞事。但我們應該變得實際以及思考關於我們的國家:如果布希藉由商業的協議帶來任何好的政策(明顯的,是個笑話),那很好。如果不是,那麼和盧拉喝杯啤酒後就可以回家去照顧伊拉克了。只是很難相信,時至2007年的今日,我們還在為我們自己的無能和墮落責怪「邪惡的帝國主義者」。拉丁美洲已經變成一種諷刺,為我們帶來恥辱。當我們燃燒美國國旗、抗議標語時,亞洲國家正試圖進行發展而不是抱怨自己的軟弱。當喧鬧的左派激進份子在麥當勞前集結,而忽略了右派的政治交易,Emerald女士將一直住在希爾頓飯店旁的貧民窟。關於無休止的偽善-A nova corja (譯註:布希經常表現其虔誠的基督教信仰,獲得共和黨內基督教保守派人士的支持,選民也認為,明確個人的宗教信仰代表人格及道德的指標。而保守派的黑白善惡價值觀,使布希自視替天行道,強加其政策於人,這也是當年競選對手凱利所批判的) 不同的是,這次美國總統的特別造訪,對於巴西的歷史是頭一遭,我們引進了科技,變成世界上找尋替代性能源的解決方案中,具策略性的資產。當我們在這方面被視為領先於其它國家(除了美國之外),這樣還是不錯的。從現在開始,思考它的好處以及研究如何利用它,看來是一件重要且必須被探索的議題。 從另一個觀點來看,我認為我們可以說這個和巴西的生化燃料協議,會變成美國總統在它任內對於環境議題不良紀錄的政治救贖。許多布希的批評者認為,他固執於石油的政策是他在白宮任期裡的最大錯誤之一,而突然的轉向生化燃料,可能是他邁向第二個任期的主要變革。的確,查維茲也許正想著,對美國而言,和巴西建立伙伴關係是很方便的,而且好處還包括讓玻利維亞改革的主要資產(委內瑞拉的石油),多了一個直接競爭的對手(透過全面性授權的乙醇燃料)。然而,要全面大規模地試驗生化燃料,在經濟和環境議題上仍然沒有被論及。專家們知道,政治的爭議會抹去技術取向的討論(譯註:在查維茲掘起後,巴西有和委內瑞拉在拉丁美洲有互別苖頭的趨勢,但二者也協議共同開發能源,減少對石油的依賴,但查維茲也利用該國的石油優勢與拉美其他國家結盟,玻利維亞即是一例) 在某次美國總統正式訪問阿根廷時,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對布希的拉丁美洲之旅做出了嚴厲的批評。根據查維茲的觀點,美國計劃擴散其乙醇產品是「不合理且不道德的」。他說:「很難想像,把給人和動物的食物變成給運輸工具的燃料,只是為了用來支持美國式的生活」。這也是為什麼「布希一直在找尋擁有有大量可供農作培育用土地和用水的國家,像是阿根廷、巴西、印度和中國。」查維茲也說,布希值得因他的偽善而得到獎章:「這位從北方來的先生發現了拉丁美洲的貧困。」查維茲嘲笑的說,這是布希用來合理化發展乙醇計劃的理由。「我們應該頒給美國總統偽善的獎章以表彰他關於對拉丁美洲貧窮問題的擔憂。」難以對付的查維茲說乙醇產品是不道德的(Chávez goes nuts and says...

言論檢查的三月-法國、土耳其和中國對言論自由進行限制

原文: March of the censors: France, Turkey and China clamp down on freedom of speech 作者:Sami Ben Gharbia 譯者:abstract 校對: Portnoy 二週前,法國的部落格,同時也是歐洲主要的公民媒體部落格之一的AgoraVox警告且反對它所稱之為逐漸貝盧斯科尼化(Berlusconisation)的法國媒體,這樣的威脅來自法國內政部長兼保守黨揆薩科奇(中文/英文)對言論自由的提案(西爾維奧·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義大利前總理,透過媒體的併購及經營成功,向其集團觸角伸至金融及足球隊,後來轉往政界發展,於2001-2006任義大利總理) 昨天,法國憲法法院通過了薩科奇法案(防止犯罪的法律),該法案是將記者以為的人士拍攝及散布暴力的行為視為違法。在國會的辯論中,政府代表認為此法的用意在打擊「巴巴樂」(happy slapping)的行為,根據維基百科的定義,是一種流行的歪風,藉由攻擊無辜的被害人,並將攻擊的過程以手機拍下,於網路上流傳之行為...

Iran:女性權利運動者被捕、教師走上街頭以及戰爭低語者

原文:Iran: Women Activists Jailed, Teachers on the Street and War Whispers 作者:Hamid Tehrani 譯者: abstract 校對: PipperL 在星期天舉行的伊朗婦女和平抗議活動遭到警方以暴力鎮壓,並有超過32名參與者,包括多位記者與部落客,遭到逮捕。由於 Kosoof 的幫助,你可以看到這些遭逮捕者的一些照片。伊朗部落客們提供了發生的事件細節、被逮捕者的照片,以及這次抗議活動舉行的原因。 鎮壓的始末 Khorshidkhanoum 簡要地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 50名女權運動者在德黑蘭的革命法庭前被拘捕。安全警察以武力攻擊那些自當天8點30分起,就聚集在德黑蘭革命法庭前的和平群眾。這些群眾目的是為了抗議近來政府對女權運動的壓制和污名化其中的一些女權運動者。警方使用武力驅散群眾,並逮捕了至少21名抗議者。 Nooshin...

蘇丹:多元與認同的危機

原文: Sudan: Diversity And Identity Crisis 作者:Sudanese 翻譯:abstract 校對:mountaineer 最近兩個星期在[蘇丹]的部落格圈裡許多文章討論著蘇丹的多元性以及圍繞著認同的相關議題。Sudanese Thinker有一篇以「蘇丹人:阿拉伯人或非洲人?」為標題的有趣文章。 他回應在Sudan Watch裡的一個問題 由於蘇丹同時屬於非洲聯盟與阿拉伯國家聯盟,我想知道蘇丹的女性視蘇丹為非洲或阿拉伯國家 Sudanese Thinker主張蘇丹是一個非洲-阿拉伯國家(Afro-Arab country): 蘇丹是一個非洲或阿拉伯國家?換句話說,我們蘇丹人是非洲人還是阿拉伯人呢?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因為我只有兩個選擇:阿拉伯人還是非洲人。我不認為這個問題的答案是二者擇其一的。在蘇丹有600個部落。對,沒錯,600個部落。就種族上而言,有些屬於非洲,有些則是非洲-阿拉伯,剩下的少數是阿拉伯。所以蘇丹是一個非洲-阿拉伯國家 然而,他結論道: 如同我所陳述的,從種族上來說,我們蘇丹人主要是非洲人,但文化上而言,我們更傾向阿拉伯(由於阿拉伯化)。所以,我們比較屬於那一個呢?我們要選擇那一個?為了要給這這些問題一個答案,我必須要問另一個問題。那一個在形成我們的認同上扮演較重要的角色?種族,或是文化?對我而言,答案是種族。 Daana Lost In Translation寫了一篇關於她試圖處理她的認同危機的經驗 我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出生,我的人生大部份的時間也生活在那裡,我生長的環境裡圍繞著不同背景的人,尤其是來自阿拉伯國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