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tract · 五月, 2007

Email abstract

最新文章 abstract 來自 五月, 2007

俄羅斯: 對葉爾欽逝世的更多看法

  31 五月 2007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校對:mountaineer 上一篇文章反映了在俄羅斯部落格圈關於葉爾欽的生涯和死後的一些看法,本篇主要是反映以英文寫作的非俄羅斯觀察者的看法。 在莫斯科的Rubashov在Darkness at Noon寫道關於他的俄羅斯寄宿家庭所感到的悲痛: […]我住的公寓裡情緒很沉重,就像我先前注意到的,我寄宿家庭的主人很顯然的還在舊有民主主義者的信念之中。他們曾和葉爾欽在 1991年8月一起到美國白宮,除了葉爾欽的一些瑕疵之外,他們至終信任他。我們才為紀念葉爾欽而舉杯,但明顯的一杯伏特加烈酒也不能撫平失去他的傷痛。 而有趣的是,當然,因為少數的俄羅斯人會對葉爾欽有如此高的敬意[…] Rubashov張貼了一篇歌頌葉爾欽,強調這位前總統引發歧見的傳奇: 1991年8月,你向他們(蘇聯共黨)表明,國家需要對人民做出回應,而蘇聯共黨有可能被擊敗。你向他們(蘇聯共黨)表明民主值得爭取因為民主有可能獲勝(註1)。 1993年十月,你向他們(國會)表明有些時候是可以使用鐵拳去維護「民主」。但你教那有自己意識形態和權力的繼任者去維護什麼? (註2) 在1996年7月,你向他們(人民)表明要不計代價的贏得選舉,即使如此會導致選舉缺少你曾爭取的民主理念。因為若是回到共產主義,是令人恐懼難以想像的。所以,以民主之名,民主卻遭到破壞[…] 史恩的俄羅斯部落格(Sean’s Russia Blog)的Sean Guillory列出葉爾欽將會被永遠記得的事蹟。這裡是其中之一 […] 葉爾欽將會被世人記得由於他向世界引薦普丁。事實上,普丁在於1999成為總理之前,還是個默默無聞的人物。普丁原本在俄羅斯寡頭政治圈被認為是能受他們 操控的官僚。但普丁並非如此,且今天的俄羅斯看起來是普丁致力於馴化寡頭政治。就這一點而言,今天的俄羅斯某種程度上還是在葉爾欽的掌握之下。 在一篇對Sean的文章的回應中,Rossijskaja Federazija的Heribert Schindler提供了對葉爾欽傳奇的德國觀點: […] 在德國,葉爾欽之所以被記得,很大部份的原因是一個特別的事件:西方集團軍隊的撤退,也就是二次大戰後俄羅斯在德國所遺留的軍隊。 此次撤軍行動是在軍事史上重要的一次軍隊和平轉移。雖然由於蘇聯在同一個時期瓦解而產生一些困難,但撤軍的行動還是按照計劃準時的進行到1994 […] 愛沙尼亞的Giustino在部落格Itching for Eestimaa上讚揚葉爾欽終止蘇聯對波羅的海國家的占領: […]但在波羅的海問題之上,葉爾欽睿智的體認以及修正史達林在1940占波羅的海國家的錯誤,然後將俄羅斯斯軍隊撤出這些對其不造成威脅的國家。他可能曾是一個在外交場合出糗的可笑醉漢,但就波羅的海國家來看,他沒讓國家主義者的驕傲介入最終能使俄羅斯受益的正確決策。 據beatroot所說,許多波蘭人也傾向對葉爾欽有正面的回憶。這裡是其理由: […] 葉爾欽,第一位俄羅斯民選總統,於1999年除夕宣布退休時,並沒有多少人民支持他。一般俄羅斯民眾厭惡且鄙視他。在國際間,他像是個笑話,搖搖晃晃的醉漢形象在全球散播開來以及因為飲酒過量酒醉而不能出席與他國領袖的會談。 然而,對波蘭人而言,大多數則鄉愁似的回顧葉爾欽執政的年代。他終究還是終結共產主義的人。而且,這些人大概樂於見到俄羅斯國勢日漸式微的事實,這樣一來,對新的前共產國家波蘭的威脅會減少。 沉思者在俄羅斯沉思寫道,關於莫斯科在葉爾欽第二個總統任期之初: […]如果你可以記得1997選後的莫斯科,你不在這[…] (譯注:根據沈思者的文章,1996年大選結束葉爾欽連任後,1997年初,這位民主的奠基者實在是太受大家熱愛了,他的聲望達到悲慘地一位數的水 準,於是讓他簽署了浮士德般的協定與,尤其是 Khordokhovsky以及超級自由的民主黨人、暱稱是「成噸現金」的 Anatoly “tons of cash” Chubais。當經濟很有效地被抵押、完全是什麼也沒有,1997年7月3日變成了對葉爾欽夫人來說是一場夢靨,當其它的我們還有另外十三個月來搞爛我 們的肝、後悔之前賣掉的失敗。如果你還記得大選過後1997年的莫斯科,你一定不在這兒。) Copydude寫道,葉爾欽時代也終結了俄羅斯的新娘產業: 葉爾欽執政之下,不僅領導資金外移,也領導俄羅斯女性外移。90年代末期是俄羅斯新娘外移的全盛時期,每年都以倍數成長。如果俄羅斯的資金都在國外洗錢,那麼就留不住太多的俄羅斯女孩待在家。...

伊朗:海軍人質危機後的思索

  10 五月 2007

校對:nausicaa 為了要表達伊朗人民的伊斯蘭情操,伊朗總統內賈德 (Mahmoud Ahmadinejad) 於星期三(4月3號)下令釋放遭到拘留的15名英國海軍。在記者會中,他宣稱雖然伊朗有權利審判闖越伊朗海域的英軍,但將原諒並釋放他們。 這些英國海軍在星期四返國後指稱在伊朗期間遭到不當對待。在此同時,英國天空電視新聞台(SkyNews)也播出主管這15名海軍人員的艦長坦承他們在伊朗從事情報蒐集的工作。 我們最後得到什麼 Akbar Montakhabi [Fa]提出了一個問題:在這個事件的最後,伊朗得到了什麼?伊朗要求英國政府在釋放遭拘留人員前表達對此事的道歉,但被英國政府所拒絕。 當英國首相布萊爾向伊朗發出最後48小時通諜時,這些英軍就被釋放了。這位部落客質疑內賈德政府從原本堅持的立場撤守有何含意?內賈德政府也曾如此批評過先前的哈米塔 (Mohammad Khatami)政府(1997-2005)以及拉夫桑賈尼 (Ali Akbar Hashemi Rafsanjani)政府(1989-1997)在面對西方強權時的讓步。 這位部落客也提到,在內賈德的記者會中,一些曾批評伊朗政府的獨立記者未被允許提問,這樣的情形從年初政府呼籲國家團結開始發生。 誰贏?誰輸? Marayma Shabani [Fa]說,「總統先生您輸了。您在英國首相布萊爾發出最後48小時通諜後釋放了他們。我們得到了什麼?您釋放了這15名英國海軍卻只換回一名伊朗外交官。政治上先發制人的權力反而落在英國的手裡,而不是我們」。 Pasokhgoo [Fa]寫道,根據伊朗憲法,能特赦罪犯和被控告者的是伊朗共和國最高領袖哈梅內伊(Ayatollah Seyyed Ali Khamenei),但內賈德總統並未提及他的名字。 這位部落客接著說,伊朗藉由拘留和釋放英國海軍人員以展示它的權力和美德。根據Pasokhgoo所說,一群激進的學生想在這些英軍所搭乘的班機起飛的附近舉行示威抗議。但最後他們改變了心意。 Hoder說,從最近的這次事件中,有好幾個功課要學習。他認為,如同美國剷除對其造成最大威脅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政權時一樣,伊朗在這次僵局中是最終的贏家。這位部落客繼續說,伊朗的體制比任何人想像的都更團結。把革命衛隊(Revolutionary Guard)描繪成秘密犯罪集團或是在政府之上的真正掌權者是策略性的錯誤。 另方面,Rebel Radio說道: 伊斯蘭革命衛隊 ([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s Corps, IRGC)不是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流氓份子,它就是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它控制了伊朗大約百分之四十的經濟,直接受令於伊朗的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並且是主要執行外交政策的機構,所以無庸置疑的,它是伊朗國家的中心主力。 為核能危機上了一課? Shirzad [Fa]認為這次英國海軍人員危機和談判可以作為以後核能談判的指導。這位部落客說這次的談判相當的迅速,結論也很具體。他接著說,針對此事件的批評也許是出自於大部份的觀察家不知道伊朗當局看重的是短期的結果,像是如何管理伊朗的經濟。 這位部落客說,關於核子能源危機,也有可能達到類似這次事件的結果。伊朗當局得到一些有實際利益的具體結果後,可以用它們做為政績的宣傳。他繼續說道,作為一個伊朗人,他很高興看到這次危機以和平的方式落幕,誰是輸家誰是贏家,一點也不重要。

俄羅斯:對葉爾欽逝世的看法

  5 五月 2007

校對:Leonard 俄羅斯第一位民選總統葉爾欽(Boris Yeltsin) 於今天(4月23日)逝世於莫斯科,享年76歲。 死訊公布後,俄羅斯部落格圈中湧進從「願他安息」到「咒罵」的大量回應。 以下只是從LiveJournal用戶dolboeb (Anton Nossik)所寫文章回應中,所摘錄出的一小部份: aristo_big:十年前,這則新聞應該會讓我很高興 emailya:真可憐!不管他被如何責難,每個人因他的政策而得到了自由 aristo_big:然而...他們有了一個「真正的繼承者」,忘掉自由的繼承人:)(意指現任總統普丁, Vladimir Putin,他曾是蘇聯時代秘密警察頭子) […] emailya:葉爾欽是個有趣的人,當他取笑他自己的時候,他才不在乎別的。普丁就很嚇人,而且抹去了笑聲和打油詩。然後你可以看到這樣一來的結果 daunit:是的,我們只得到了政治混亂而不是自由。人們不需動手在極權主義廢墟中打造無政府狀態,因為一切會自然生成,這些年來,我們不清楚人們是如何將某人誤認為另一人。九零年代我們的自由在惡棍手下,現在自由在官僚和警察手中;很可惜葉爾欽在世的時候並沒有因為鮑裡斯•別列佐夫斯基(Berezovsky,註1)、阿布拉莫維奇(Abramovich)和1998年的經濟危機入獄 […] lapkis:願他安息 mr_quietest:願他安息 […] kashtan123:這個國家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完全理解葉爾欽所成就的。他埋葬了蘇聯帝國,埋葬了社會主義以及社會主義者陣營,埋葬了蘇聯共產黨(Communist Party of the Soviet Union, CPSU),將帶領蘇聯成為新的國家-俄羅斯。而完成這些,只流了一點血,且沒有發生內戰。他讓這個世界擺脫了冷戰。的確,他犯了些錯,但也有許多是聖人的時候。他的腦袋不像當下的那個秘密警察(chekist)一樣沒用。永遠的懷念他。 m_darklighter:自掘墳墓者開始著手自己的墳墓了: ) chelobitnik:少量的流血? […] 車臣 (Chechnya)的戰爭和葉爾欽執政有直接的關係。國營事業私有化的不法過程和其後果是葉爾欽不可思議愚蠢的結果。還有更多的。[…] […] 100rm:因為一些理由…我為他感到遺憾…我個人對他的態度是矛盾的[…]一個時代過去了 LiveJournal用戶drugoi (Rustem Adagamov)張貼了不同時期葉爾欽的照片,而這些照片也已收到三頁的回應。以下是從中選出的一些看法: dostacha:有些人是真心的感到遺憾,有些則表示唾棄。但不可否認的是,一個時代過去了。 […] tonya_monya:看著這些照片,我對葉爾欽感到遺憾,看著他就像個普通人一樣,有家庭、孫子…他喜歡打網球(看他為俄羅斯網球選手加油喝采很有趣),而他的政治活動在這幾年漸漸的從人們的記憶中被抹去。 gordita_rusa:你忘了他的政治活動!!!那些被他送去車臣打仗的人們呢?你記得嗎?還有全世界的人怎樣取笑他在德國記念俄羅斯軍隊撤軍的嚴肅外交活動上喝醉即興指揮?還有那些讓國家處於被恥笑狀態的事,都從你的記憶中抹去了嗎?還有那些陷於飢餓的退休人士?還有坦克車向合法的國會開火?還有俄羅斯失敗的國際政治? […] zvetaeva_41:我正在想,誰可以取代費利克斯•捷爾任斯基 (Felix Dzerzhinsky)在KGB總部(Lubyanka)的紀念碑?葉爾欽值得 prelate:我同意 voutsen_cv:請不要豎立任何紀念碑,現在已經有夠多紀念碑了 jenyay:為了歷史的目的豎立紀念碑沒什麼問題,但別在KGB總部。那會像是葉爾欽推翻了捷爾任斯基,而他自己掘起。 註1.鮑裡斯•別列佐夫斯基和葉爾欽過從甚密的政治連帶使其在商業上取得優勢。他在利用本身在媒體的所有權上占有優勢支持葉爾欽,在葉爾欽1996年競選連任時成為重要的支持之一。但他和葉爾欽繼任者普丁在車臣問題上意見相左,為避免政治迫害,後來流亡英國,現定居於倫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