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tract · 七月, 2007

Email abstract

最新文章 abstract 來自 七月, 2007

阿富汗:專訪部落客兼記者 Baktash Siawash

  17 七月 2007

接下來是專訪部落客兼記者Baktash Siawash,談到關於阿富汗的審查制度、媒體和部落格。Baktash為許多雜誌寫作,包括了WashingtonPrism。 問:請簡介你自己及你的部落格。 答:我叫做Baktash Siawash,現居於阿富汗,我的部落格是Writings of Siawash(波斯語Neweshtehayeh Siawash)。我的部落格寫作要回溯到2003年在阿富汗的首都喀布爾(Kabul)。我以前將我所寫作的文章經由 Persianblog平台發表,但在發表了一篇名為「德黑蘭不適當的面紗」(Bad Veil/Hijad)之後,我的部落格被這個伊朗的平台提供者移除了。現在我有一個新的部落格http://www.kabul.tchatcheblog.com/。 問:你如何評估阿富汗部落格的現況? 答:我想,阿富汗的部落格寫作開始於2002年,而部落客僅限於可以在工作時接觸到網路的那些人。那些部落客大部份為非政府組織(NGOs)、聯合國 (UN)或是其它在阿富汗的其它國家機構辦公室而工作。有些阿富汗的部落格則是由居住在加拿大、美國或世界各地的阿富汗人所建立。 2004年時,阿富汗部落客的數目增加,部落格也增加到約300個。到了2005年,統計資料顯示阿富汗部落格的數目已增加到約 900個。目前則有3000名部落客,但許多人在一個月內未曾更新他們的部落格。有少數的部落客每天、每週、每月的更新他們的部落格。絶大多數的阿富汗部 落格是有關詩、政治和文化。 問:看來阿富汗人很樂在享受言論自由,在那裡有很多的期刊雜誌。你認為部落格可以為言論自由帶來附加價值嗎?部落格的目前為止的角色是什麼? 答:在阿富汗,目前有大約70個電台、400份日報/週刊/月刊、五個新聞通訊社、七個電視台,但我們尚未擁有言論自由。阿富汗政 府不接受評論性的期刊以及記者。我可以舉出很多例子。阿富汗的獨立記者Narmgo,只因為批評一位阿富汗官員,就被拘捕送進大牢。阿富汗政府控制著部落 格。二天前阿富汗的獨立部落客兼記者Kamran Merhazar 由於也批評政府,而遭阿富汗特別警察機構NDS監禁了幾天。 這些例子顯示了部落格和其他媒體所遭遇到的壓力增加,使得經營部落格、報紙、和雜誌在阿富汗變得日益困難。 問:傳統媒體和部落格的關係為何?許多記者從事部落格寫作嗎? 答:我認為部落格對阿富汗而言是一個新的概念。在這裡,一些報紙和週刊有網站和部落格,但普遍來說,和部落格合作還在未發達的狀態。大部份 的阿富汗政治人物、記者和作家甚至不會使用電子郵件。這個地區的另一個問題則是電力。喀布爾是阿富汗的首都,但人民仍然經常性的停電。此外,大部份的日 報、週刊、月刊仍使用來自網站的資訊,特別是BBC的波斯語服務經常地被引用。許多的引用並沒有提到來源。在阿富汗,沒有人為著作權附加任何的價值。 問:有什麼想法要和全球之聲的讀者分享的嗎? 答:我知道有許多全球之聲的讀者是記者、人權運動者以及言論自由的擁護者。我請求他們不要讓阿富汗的記者和言論自由獨自奮戰。 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PipperL

菲律賓: 英語教育辯論

  15 七月 2007

上個月,一群教育家、學者和個人團體在最高法院發起一項請願,質疑政府要求學校以英文作為教學上使用之語言。這在主流媒體上引起了激烈的辯論,當然,在部落格圈裡,也辯論著在菲律賓的學校教育中,該用何種語言才是最適當的。 Wow Manila提供了總統葛洛莉亞˙艾洛育 (Gloria Arroyo)所提, 關於學校主要教授語言這項爭議的備忘錄作為背景資料 2003年5月17日,統統艾洛育公布第210號行政命令-「確立加強英語作為教育系統第二語言之政策」。教育單位需遵循的要點如下: (譯註,菲律賓教育制度為6-4-4制,也就是6年(6歲起)第一級的小學教育;第二級中學教育(12-15歲);第三級學位制高等教育(16-19歲) 在所有級次的教育系統中,從一年級起,英語需被教授為第二語言; 英文、數學及科學至少從第三級教育起,須以英文教學; 在第二級教育的所有公共教育機構中,英語須受使用為主要的教學語言。 參與請願的Patricia Licuanan訴求大眾更廣泛地了解影響菲律賓教育的問題: 這不只是英文,這是整個教育系統。英文的退化必須放在整個傾斜的菲律賓教育的脈絡下來理解。我們所面對的問題不只是純粹英文退 化,也是數學和科學退化,以及整體的傾斜破壞菲律賓語和菲律賓人的競爭力。確實,過度的重視英語會分散我們對其它重大問題的注意力,相反地,整體教育的提 升也會提高英文的程度。 Tugot贊成總統的此項行政命令,Blackshama的部落格也參與了這項關於語言的辯論。A nagueño in the blogosphere 同意請願者的論點。Filipina soul 對這項議題表達了二個觀點,而她的文章聚集了激烈的討論。 Philippine Schools Online回顧過去的語言議題的提案,提到現正立法傾向在學校使用英語。My Philippine Life 深入檢視菲律賓的語言政策。 一定要讀 Manuel L. Quezon III的部落格,他上傳了適切的文章、新聞報導、意見以及分享他對於菲律賓「語言戰爭」的觀點。 大概大部份清晰明瞭提倡採用英文作為學校教學用語言的部落格文章來自菲律賓評論 (Philippine Commentary)。他的觀點如下所舉例: 重點是,我認為英語是菲律賓文化遺產不可或缺、不能分離且最重要的部份-理智的教育和歷史上的遺產,根深柢固的部份。拒絶英語或 將之視為「外國的」是一種扭曲的自我嫌惡,某些人希望我們全都變成國族主義者(nationalism)。他們實際上所傳播的,是一種浪漫的「原住民運 動」(aboriginalism),作為一個更現代和左派份子議題的掩飾...幾近百分之百主要的科學研究論文以英文發表,即使是非以英文為母語者,不 只在電腦,在物理、數學、生物、化學、藥學以及其它的自然科學(hard science)。即使英語使菲律賓的國族主義者為感到厭惡以及激起憤怒的意識形態,它依舊無可避免的成為這個時代的世界語言。 (譯註:台灣的人類學家謝世忠對「原住民運動」(aboriginalism)的定義為「一種某一國家或地區內之原先被征服土著後裔的政治、社會地位與權利的要求,以及對自己文化、族群在認同的運動」。) 菲律賓沒有國界(Philippines Without Borders )談到為什麼需要精通英語這種語言? 因為每個人都試著做同樣的事。現在世界上大概有接近4億人以是英語作為母語,使得英語成為次於中文和西班牙語之後第三大語言...我們不該三心二意的在接受這項政策之上,它將恢後英語的在菲律賓社會的重要性。 Seek...

巴勒斯坦: 加薩近況如何?

  12 七月 2007

譯註:近日巴勒斯坦二大派系哈瑪斯及法塔之衝突情勢的說明,可參考巴勒斯坦危機中的玄機 一文。巴勒斯坦分為加薩 (Gaza)及約旦河西岸(簡稱西岸,West Bank)二部份,其簡介及相對地理位置請參閱維基百科之說明 世人逐漸的對國際主要媒體所做的報導感到厭倦,這一點也不令人感到驚訝。部落格變成了解某個地方的適當方式之一。Ramzi Khoury of Arabisto 說道: 在現今的年代,傳播可以把惡魔變成天使,然後把真的天使搗成泥。在國際網路支持的強力宣傳機制重鎚之下,就算是「合法正當」也變得如此有彈性以至於不復見。 以這樣的心情,本週我們要到巴勒斯坦的部落格圈探險,去一探當地真正發生的事情。隨著加薩逐步擴大的情勢,根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12名加薩居民,包括一名12歲的男孩,星期三遭到以色列軍隊殺害。有些人認為這是對二週前控制加薩的哈瑪斯所做出的直接攻擊 (newsweek報導)。 部落客tabula gaza 思考著加薩將會發生什麼事: 當國際間拒絕承認選舉的結果,民主選出的哈瑪斯 (Hamas)政府註定是要失敗的。此外,由法塔(Fatah)所執政的前政府不願意將政府體系以及安全部隊等大權移交,哈瑪斯被迫要以實際的行動來取得巴勒斯坦單一政府的位置。如此才能對付日益升高的無法治狀態。 現在,因為國際間不允許哈瑪斯成功,加薩的新小國家將會失敗。 這位部落客補充: 當這些國家公務員聽令於他們所效忠的法塔領導,留在家裡而不出門上班,加薩可以存活多久呢?加薩的學校教師、政府雇員以及警察要待在家多久呢?這必須由他們所選出的政府做出答案,但目前,在國際領導人密切注意後續之際,用以取代傀儡政府的單一領導的執政尚未合法化。 來自拉姆安拉 (Ramallah)的部落客Almanara Square分享了他對未來的擔心 : 自從加薩變成戰區,我覺得好像在巴勒斯坦的規範全都被破壞了。好像什麼事都被允許... 但我們忘了這個世界不是有規範的嗎? 不是每件事都被允許的? 巴勒斯坦人怎麼能相互殘殺? 我們的目標改變過嗎?我們不都冀望同一件事嗎? 要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不是嗎?這個目標不再了嗎? 我的擔心是在加薩的「戰爭」擴及到約旦河西岸,甚至是我所居住的拉姆安拉 我真的希望在 sharam 高峰會之後,未來會更平靜更好… 但希望和現實不會總是相符的.. 部落客Haitham Sabbah思考著媒體的報導: 我們都相信,哈瑪斯所做的所有事會讓巴勒斯坦人餓死...法塔/阿巴斯以不同的方式做同一件事...其它的則要看以色列端出什麼 菜色...每次都是「恐怖行動警戒」...以色列基於這個狗X(消音)的原因要關閉邊境的出入口,如果媒體頭版仍然噤聲未加以報導,另一個出入口很快的也 會關閉。媒體?「不要問」、「不要說」...什麼時候是最後一次媒體或記者告訴我們「我們未被允許進入,我們只依據所被告知的來報導」? Maysaloon的Wassim的挖苦展現出每個人都受夠了這種情況: 有些人可能會說,阿拉伯知識份子談到以色列的時候就變得發狂且心胸狹窄。我不敢想像他們可能變成那樣。另一則新聞說,英國前首相 布萊爾在卸任後將出任中東特使。如果你認為這樣事情就會變得更好,那麼派瑞絲.希爾頓(Paris Hilton )早就出獄了還找到了神。真是美好的時光! 在哈瑪斯試圖壯大勢力的過程中,由於教會和學校遭到掃蕩,使得對加薩那3500名巴勒斯坦基督教徒的關注日益增加(參見Houston Chronicle )。巴勒斯坦總理哈雅尼已承諾要確保加薩基督徒的安全(參見Voice of Palestine)。同時,部落格在巴勒斯坦和伊拉克之間...

阿拉伯: BBC駐加薩記者艾倫強斯頓遭綁架獲釋

  12 七月 2007

遭綁架114天的英國BBC加薩特派員艾倫強斯頓(Alan Johnston ) 在今天 (04/07/2007) 獲釋(中文/英文),部落格圈中情緒激動。本篇很快速的檢視中東部落格圈對此事的看法。 圖說:BBC記者強斯頓於加薩走廊遭綁進入第五週,布魯塞爾民眾持續祈禱。quarsan攝影。 卡達(Qatar): 卡達的Abdurahman寫道: 當我今天早上聽到艾倫強斯頓最後獲釋的消息,感到非常高興。過去漫長四個月,他遭到自稱為伊斯蘭軍(The Army of Islam)的團體綁架(事實上是加薩走廊最大的暴力派系The Dogmush)。在他遭到綁架痛苦煎熬的期間,有謠言指出他已遭到殺害,後來則是身穿自殺炸彈帶出現在影片中。 當哈瑪斯控制了加薩走廊,他們很清楚的傳達出釋放艾倫強斯頓是首要議題,最後也實踐諾言讓他獲釋。 巴林(Bahrain): 巴林的部落客Mahmood Al Yousif在這裡為這位獲釋的記者獻上睡蓮。 這是我第一次照顧的睡蓮,她在今天早上盛開。我很開心,也喜歡她的顏色。真高興艾倫強斯頓遭綁架114天後被釋放。這朵睡蓮就獻給他,以及將生命放在新聞現場為我們報導的第一線記者。 埃及(Egypt): 來自埃及的Ibn Al Dunya 也對此事感到高興,在這裡向艾倫強斯頓的專業致敬。 我真心的為艾倫強斯頓獲釋感到高興,他是這個地區特派記者中最棒的其中之一,他也是唯一一位西方媒體記者長駐在這裡做及時報導,綁架他之後,加薩居民等於失去訴說真實故事與惡劣情況最重要的管道,他的報導有重大的影響力。 超過20萬人連署請願釋放艾倫,感謝所有人在這四個月內的任何幫助。對艾倫、他的家人以及BBC而言,這是個大日子。 還是在埃及,Zeinobia寫道: 我非常的高興艾倫強斯頓最後獲釋了,這是令人欣喜的新聞。我為他和他的家人感到高興。 當然,在超過100天的囚禁之後,他現在看起來糟透了。我也為哈瑪斯喝采,他們再一次試圖證明,自己不是像多數人認為顯而易見的是恐怖份子野蠻團體。從這件事上,我們看到哈瑪斯的現任巴勒斯坦總理伊斯梅爾·哈尼亞(Ismail Hania)接待獲釋後的艾倫,或是讀到哈瑪斯在協商釋放艾倫上的努力。為艾倫和哈瑪斯喝采,也為宣稱為伊斯蘭精神而綁架艾倫的團體感到羞愧,因為綁架手無寸鐵的平民絕非伊斯蘭精神,尤其是這個人到我們的國家報導真實故事,卻經歷如此恐怖遭遇。 以色列(Israel): 沙漠和平(Desert Peace)在這篇更新艾倫強斯頓的痛苦經歷。 Rabbi Yohanna在Jewlicious有些問題要問: 然而,2006年6月25日在加薩走廊遭到哈瑪斯逮補的以色列士兵Gilad Shalit呢?口是心非的哈尼亞在艾倫獲釋幾小時後對之前的綁架事件裝模作樣真是糟透了。在艾倫身上掛上巴勒斯坦的旗幟以及親吻他真是噁心。哈瑪斯一點也不感到羞恥嗎?顯然一點也不。在2006年以色列和黎巴嫩衝突中遭真主黨(Hezbollah)逮捕的以色列士兵 Ehud Goldwasser 和 Eldad Regev呢?借用Dennis Leary的話,BBC現在在那裡?對那些不公平的綁架有什麼激勵?螢幕之後在枱面下為釋放艾倫的談判在那裡?我可以告訴你它們在那。他們在自家後院報導聖戰(Jihad)。 (譯註:Dennis Leary(美國演員)的話,是來自Denis Leary hates Mel Gibson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