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tract

Email abstract

最新文章 abstract

阿富汗:婦女日在動盪的國家

  24 三月 2008

三月八號是國際婦女日,世界各地慶祝著這些無名英雌為社會所做的貢獻。阿富汗部落客也注意到了這一天以及慶祝活動,但要將之放在阿富汗婦女爭取女權的歴史脈絡下來看。

伊朗部落客談國際婦女日

  23 三月 2008

過去二年,女權在伊朗一直受到嚴重的打壓。一些女權運動者被補入獄,具有領導地位的 《女子》雜誌遭到停刊。許多女性也因為穿著而成為安全武警暴力的受害者。

歐盟:邁向線上自由法案

歐盟國會剛以571人同意, 38人反對,通過一項提案,將政府對網路的審查視為一種貿易障礙。這項法案是由荷蘭的VVD黨藉的歐盟國會議員 Jules Maaten 所提案。Maaten 的修正案呼籲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特別將所有在第三國的歐洲公司對其提供的網路及資訊社會服務設限的現象視為外部貿易政策,並將那些非必要限制視作貿易障礙。」

約旦:維基百科與先知穆罕默德

  9 三月 2008

在阿拉伯世界正掀起一場風暴,起因是維基百科拒絕從維基百科上移除描繪先知穆罕默德圖像的要求。超過十八萬人提出和連署此一要求。

根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指出:

來自世界各地超過十八萬人加入線上抗議活動,以抗議維基百科歐洲語言頁面上,展示從14、15、16世紀波斯和奧圖曼帝國所取材的圖片。

國旗飄揚在伊拉克部落格圈

  20 二月 2008

伊拉克有了新的國旗(中文/英文)。一些人可能說國旗不重要,但對伊拉克人說來說卻是件大事。每個新的政權出現時都藉由國家象徵以尋求團結。伊拉克戰爭後成立的新政權也不例外。伊拉克人是怎麼想的呢?媒體所說的是對的嗎?以及,如果你從到到尾讀完,發現什麼樣的設計是伊拉克部落客所集體同意的。

巴西:部落客獲頒調查新聞學獎

  6 一月 2008

Eduardo Machado是PEbodycount[葡萄牙文]的編輯群之一,他因為一篇名為「哥倫比亞計畫:對抗暴力手冊」的特別報導而獲得調查新聞學獎,這個創舉是波哥大在對抗暴力運動裏一項非常成功的實驗,他的作品刊在在一份巴西質報。 校對:nairobi

阿富汗:2007年的塔利班

  2 一月 2008

Joshua Foust討論2007年阿富汗的重大事件,主要關注於抵禦塔利班再起的相關問題之上。 2007年阿富汗最重要的事件不只是單一事件,而是一連串事件:抵禦塔利班的再起。雖然塔利班的反抗確實開始於2006年9月,當時北約(NATO)見證 塔利班攻擊其軍隊和當地軍民重建隊的次數和嚴重性呈三倍增加,但2007年塔利班進一步的改變原本週期性多變的暴力事件,成為長久固定的所謂「後塔利班阿 富汗」。 恐怕最糟糕的部份是,塔利班這累犯早就該被輕易的防範。年復一年,西方長久以哄騙的方式破壞承諾、以及持續的低度投入,激怒了那些對華盛頓當局有所期待以及希望解脫的阿富汗人。年復一年,這些少數的軍力要怎麼維持任何程度的和平,答案一直很明顯, 而且除了美國拒絕派譴軍隊到喀布爾(他們忙著抽出這幾個月來讓新任駐伊拉克聯盟軍指揮官David Petraeus為美國在伊拉克之戰所帶來上揚的勝算),甚至連令人敬重的政府官員如國防部長蓋茨(Bob Gates)都想著指責歐洲國家。儘管他們在某部份上應該為阿富汗情勢走偏而受指責,但這只是部份而已,美國幾年來策略上的軟弱無力,讓這些歐洲國家陷於 不可能成功的狀態。 但是,我們絕對要指責國際治安支援部隊(International Security Assistance Force,ISAF),他們負責提供阿富汗主要的維安任務,但他們至今仍為自己還在戰鬥而感到震驚:我們還沒獲得勝利?他們問著自己,我們是為了什麼而戰?當然,在計畫和情報上的災難性失敗也一再發生,這些失敗導致以美國為首的聯軍被某些公開的報導所矇蔽。現在要緊的是,2007年年初,北約發現了自己正在與從未計劃與之戰鬥的敵人交戰:塔利班。 在這一連串和塔利班再起的相關事件中,最主要的一個是他們回到了穆薩堡(Musa Qala),從死傷人數來看這起事件,可以說是巴格蘭爆炸(Baghlan Bombing ),但我們是從大局著眼。塔利班2月占領了 這個深睡的城市,但到12月被都還沒被擊退。簡而言之,這給了西方五年來的努力,一個破壞性的回應:似乎只要臨時起意,塔利班可以侵略和占領村莊,而且更 重要的是,西方聯軍無法阻止他們。在阿爾甘達布區(Arghandab)所發生的小戰鬥中,也傳達了相同的訊息﹣塔利班可以任意的在鄉間移動,西方聯軍除 了付出巨大的代價外,無法阻止他們。 同時,由於塔利班的滲透完全沒有得到美國和北約的回應,越來越多的地區被納入戰區。塔利班在這一年來增加許多戰士到阿富汗,但唯一替代阿富汗得到好處、一直接收軍隊的國家,就只有伊拉克。 的確,2007可以總結成美國放棄阿富汗的一年﹣這是第三次。除非有更重大的的事件發生,今年將會是塔利班開始決定性推進的一年。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對:dreamf

巴基斯坦:碧娜芝布托之死

  28 十二月 2007

碧娜芝布托(Benazir Bhutto)之死震驚了許多來自巴基斯坦或以巴基斯坦為寫作主題的部落客。雖然布托在政治上有所爭議,但她的暗殺卻正是巴基斯坦原本期待戰勝民主倒退之際。 在Metroblogging Islamabad,這篇文章激起一些回響,從不信任到對即將舉行的選舉感到憂心。 對巴基斯坦來說,這個是哀傷的日子,布托不是完美的聖人,但至少她為了民主進程努力。民主再一次隨她而死去。Metroblogging Mumbai向巴基斯坦人民表達哀悼。 Abu Muqawam說當在哀悼碧娜芝布托這件事時,一件重要的事是別忘了她政治的本質。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的人把布托之死弄的聽起來像是一個與穆夏拉夫政權不同的自由民主,這樣的論述讓布托有點像是巴基斯坦的翁山蘇姬。好啊,大家,我們都知道她有雄心富於表現,她上過哈佛和牛津,是英語系媒體的寵兒。但她也受爭議的是南亞歴史上最貪腐的女人。 當一些部落客對碧娜芝布托之死持保留態度時,在All Things Pakistan,Adil Nijam寫道此時此刻,這個事件是一個人道層次的悲劇。 在人道的層次上,這無異是個悲劇。不久之前我提到,在全巴基斯場,也許全世界,最悲劇性的人物是碧娜芝布托的母親努斯拉特·布托 (Nusrat Bhutto)。試想,她的先生遭到殺害(註:Zulfikar Ali Bhutto曾任巴基斯坦總統及總理,1974年因被控涉涉嫌謀殺Ahmed Kasuri被處以絞刑),一個兒子遭到毒害,另一個兒子遭到謀殺,一個女兒可能是死於用藥過量,另一個曾二度出任總理的女兒,在監禁和流放國外之後,最終遭到槍殺。 今天,在震驚之中,我只能想到碧娜芝布托如常人的一面。明天,我才會想到政治。 Chapati Mystery寫道: 在一個歴史綴以政變、謀殺、吊死政治領袖的國家,這無疑的是最血腥的污點。她的自傳名為「天命之女」(the Daughter of Destiny),但她確實不該遭到如她父親和巴基斯坦首任總理Liaqut Ali Khan (註:1951年在會議中遭到一名坐在聽眾席的男子開槍射殺)相同的暗殺結局。這真的是個悲劇,且是一個撕裂國家的突發混亂。 巴基斯坦政策部落格(Pakistan Policy Blog )提供了布托是如何遭到槍殺的細節,以及其他嚴重受傷者的詳細情形。「巴斯斯坦人民黨( the Pakistan People’s Party,PPP)主席在發表演說後離開政黨選舉造勢集會舉行所在地–拉瓦爾品第(Rawalpindi)利亞格勒公園(Liaquat Park),不名人士朝她開3-5槍,其中一槍擊中她的頸部,這名攻擊者隨後引爆炸彈自殺。布托的安全顧問Rehman Malik和布托的一名親近友人Naheed Khan受到重傷。除了布托,另外有超過30人死亡。」 當部落客回應著這場悲劇,還有些人表達這將引發街頭暴力和示威的憂慮。Metroblogging Karachi 報導政府機關關閉,人們急忙回家。一名評論家指出外面可以聽到槍聲。The Pakistani Spectator寫道「在拉瓦爾品第的其它地區像是法札巴德( Faizabad)、薩達爾(Saddar)和穆里路(Murree Road),憤怒的群眾燒毀商店和車輛,大喊反對恐怖份子的口號。」 原文作者:Neha Viswanathan 校對:nairobi

中東觀點看和平會談

  24 十二月 2007

來自中東的政治領袖大老遠的來到美國馬里蘭洲的安那波里斯市,忙著代理以色列和它的阿拉伯鄰國的和平方案協議,但是區域內的部落客對此事仍抱持著失落、懷疑和悲觀的情緒。 這裡是來自中東地區部落客的看法: 巴勒斯坦:多餘的承諾 巴勒斯坦人Lelia Haddad不隱藏她悲觀的情緒,承認在加薩的人們並不對此次和談抱持太多期待。她解釋說: 這次的和談只是讓以色列領導作出新的、多餘且糾結複雜的承諾,但同時又閃躲許多責任。他們盡可能地玩弄讓人迷惑的法律文字遊戲:我們不建立新的屯墾區,我 們只是徵收更多的土地,以自然成長的方式使其擴張,直到這些地方像個城鎮,而不是殖民地。這是美國當局認可保住面子的方式,我們可以保證剷平檢查哨。 Al Haddad 進一步補充: 所以,加薩地區的人們能期待此次和談有什麼成果嗎? 總而言之,沒有太多的期待。歴史的教訓是,不要提及任何有關他們(巴勒斯坦)命運的事,像1991年馬德里和談、1993年奧斯陸協議,或是2003和平路線。當參與和談的西方國家試圖控制和談的方向和結論,歴歷的經驗告訴他們—永遠不要再試著圖勞無功地這樣做。 敘利亞:巴勒斯坦被排除在和平之外 敘利亞部落客Omar同意他所截取某新聞網站畫面所顯示的訊息。在當地,這次和談和巴勒斯坦多麼的沒有關連。他的部落格張貼了半島新聞台(Al Jazeera)的網站畫面截圖,並解釋說: 照片為Omar所有 這張圖片顯示Aljazeera.net目前所提供的RSS訂閱主題 第一條翻譯如下: 安那波里斯會議正在進行中,布希認為此次會議是協議溝通的理想時刻 第二條是: 以色列突擊加薩,六人犧牲 我猜想,生活在加薩的巴勒斯坦人被排除在此次正在進行的協議之外。 以色列:持續懷疑 同時,來自以色列的Bert說他對此次和談能否成功抱持懷疑。他也注意到在以色列增加了安全警戒。他補充說: 如同大部份生活在以色列的人們,我一直懷疑安那波里斯和談成功的機會,我也懷疑這整個會議有什麼意義。仍然、也許、只是也許,以 色列總理奧爾默特(Ehud Olmert)和其他與會者是對的,當他們說此次會議的舉行從某方面來看是一次成功和勝利。當今天下午我和二個小孩在逛街的時候,我是想著這樣。在購物中 心,我看到一名男警和女警在巡邏,我也發現到這名男警上掛著半自動步槍,以雜誌作為遮掩。我向他們走近,問他們有什麼原因要如此的特別警戒。他們禮貌地笑 笑說「安那波里斯」。每次看著巴勒斯坦人和其他阿拉伯國家,談著他們和我們的幻想,基本上,都是挫敗。我不必指出他們所說的成功看起來是什麼了。 黎巴嫩:主人的召喚 The Angry Arab (As'ad Abu Khalil 博士)說,阿拉伯國家出席此次和談是因為「主人」布希的召喚。他寫道: 紐約時報滿滿的分析、引述關於阿拉伯國家政府決定參加此次和談。一部份人說是因為對伊朗的恐懼、另一部份人說是全球暖化的恐懼、有些人則堅稱是對未知之事的恐懼。但事實再簡單不過,阿拉伯國家的政府,包括敘利亞在內,決定參加和談的原因是來自他們主人布希的召喚。 埃及:和平進程的幻想 來自埃及的The Arabist說這次的會議只顯示了「和平進程的幻想」他注意到: 我的意思是,安那波里斯提供一套機制,抬高以色列總理阿巴斯(Mahmoud Abbas )的聲勢,而巴勒斯坦當局則繼續地從屬在以色列和美國之下,孤立哈瑪斯(Hamas)以進而將之從加薩驅離。除此之外,這個會談還有什麼建樹?再次建構和 平進程幻想的同時,巴勒斯坦分裂以及以色列政治當局(和目前確實執政的聯盟)從來沒有意願要如此做,巴勒斯坦人不再深信不移的和平進程背書。或者,我忘掉 什麼事嗎?紐約時報如果想要的話可以慶祝,但真是夠了... 中東青年(Mideast Youth):中間地帶 Ray Hanania在中東青年撰文,力促以巴雙方給和平一次機會。他解釋:...

伊拉克的「覺醒」

  4 十二月 2007

這是真的嗎? 我敢這樣說嗎?伊拉克真的越來越安全了? 這個名為意圖把基地組織(Al-Qaeda)趕出巴格達郊區、「覺醒」(Awakening)的運動又是什麼?報導說暴力事件明顯下降,伊拉克回到步入正軌上。美國總統布希的增兵行動真的見效了嗎?伊拉克部落客們探討這個問題,告訴我們真正的街聞巷語。 Adhamiya 的「覺醒」 部落格圈中一個重要話題,是關於一個叫「覺醒」的自衛隊(Awakening/Al-Sahwa)占據了巴格達北郊的Adhamiya區的 街頭,這個區域曾被基地組織( Al-Qaeda)所控制,而目前在美軍的協助之下,街道上有種回歸常態的感覺。要了解過去這個地區在基地組織的控制下竟究有多糟,最後的伊拉克人(Last of Iraqis)描述道: 我發誓,除非是生死關頭,不然這輩子我不要再到Adhamyia去了,那兒的情況真是越來越糟糕。特別在基地組織的人擱下一輛醫生所駕駛的車(我認識這位醫生跟他太太),把他們倆拖出車外,冷血的在路中間把兩人殺害,卻沒有人能做些什麼。基地組織還侵入一對新婚夫妻的家中,將先生反鎖在浴室中,然後輪暴了他的太太,最後殺了她,然而她的先生無能為力,只能在浴室裡發了瘋似的大叫。這裡的狀況真是越來越危險。 活在巴格達(Alive in Baghdad)的記者在「覺醒」接管該地時做了現場報導。Alaa 在他的第一則報導中,描述了這支新的自衛隊如何接管該區: 今天,11月11號,「覺醒」開始逮捕某些之前有疑似有犯罪作為的人。那些被逮捕的人被送交美軍加以拘留。同時,他們也逮捕了二名殺人犯,他們同時也犯下了搶劫和綁架等罪行。 稍後,他報導更多的進展: 因為一些基地的成員開始為「覺醒」工作,「覺醒」開始拘捕為基地組織效力的人,他們逮補了超過20名的成員。這一波的拘捕行動之 後,這些前基地組織成員向美軍指出炸彈埋設的所在,使美軍能破壞埋設在Adhamiya的六個不同地方以上的炸彈,同時昨晚也破壞了一個汽車炸彈。 在新的自衛隊取得它的權威性的同時,Alaa報導街頭已漸漸回到常態: 由於這個計劃,這裡已無從讓任何叛亂份子在街頭攜帶或放置炸彈,也讓Adhamiya目前維持一種安全的狀態,一些商店開始營業,生活也一步步的邁上常軌。 沒有人會懷念新的事件,最後的伊拉克人 決定到Adhamiya為自己一探究竟,進而產生喜憂參半的感覺,他寫道: 街道上為數眾多的來往車輛讓我覺得安心,行人、準備好要重新開張的商店,和安置妥當的感覺,孩子們在街上踢著足球,男人女人走在街上,工人們忙著照料已經一年已上沒有維護的花園和廣場。 我之所以擔心是因為大多數「覺醒」的成員只是14-16歲的孩子,他們帶著AK步槍身著防彈背心(不是每個人都有),也因為居民說這些小孩和成員的背景。大多數成員並非社會中的良民,他們之中的許多人在前不久還是基地的成員…  「覺醒」將這個區域控制住,他們藉由美軍的助力達到目前的狀態,看起來他們想把事情做好。嗯,我應該把話講清楚。他們在命令和指導之下把事情做好,因為 他們這麼做是為了錢,而這很顯而易見。基地並沒有付錢給這些「前」成員,而這些成為「覺醒」成員原本是基地中低階份子… 我聽說付給「覺醒」成員的區間是這樣的:14-16歲每月250美金,16歲以上每月450美金,高階成員則是每月600美金以上。 巴格達連接(Baghdad Connect)寫的有點冷嘲熱諷: 這些突然增加的「夾腳拖鞋幫」…已被「覺醒」(一些反抗勢力和基地成員結合而成)所取代,當這些人最後發現,比起為糟透了的什葉教派工作(譯註:伊拉克以伊斯蘭教中的什葉派占多數),為握有未來利益(一公升汽油95美元)的入侵者工作更是來得值得。 當一位「覺醒」的男孩告訴BC:我們已經做了我們該做的部份,也停止攻擊他們(入侵者),現在,他們也必須實現他們的承諾,以及趕走伊朗人。 來自街頭的意見 媒體報導中還是有些許零星的暴力事件。所以在巴格達綠區*的神經質的人妻(Neurotic Wife),問她的同事是怎麼想的: 他在回答我之前考慮了一陣子,然後說這得看妳所指的正常式什麼意思,我說,我看到商店營業較晚,人們在街頭待的也比平常晚,這就是生活的基本。M笑笑,然後說,是的,是比以前安靜一些,但這不代表這樣的狀態就是好的。 譯註:綠區(Green Zone)在是巴格達市中心十平方公里的封閉區域,為臨時政府、美軍、英軍辦公所在地。另可參考真實筆記。 她的意見是,暴力事件減少是由於有區域和政治影響力的什葉派領袖薩德爾下(Muqtada al-Sadr)的六個月停火命令,比起伊拉克政府和美軍費盡力氣還有用。 巴格達連接 認為有得必有失,他寫道: 這些西方的熱門據點…一夕之間變成當地居民安全的夜間活動之處。然而東巴格達變得有點糟糕。 Mosul在HNK 上報導,當地還是狀態還是每下愈況: 二週前,我鄰居的兄弟,一位已婚有個小孩的30歲男子沒有回家。然而二天後,他在驗屍室被發現。今天,我鄰居打電話來說他要離開伊拉克前往美國。 基本上來說:我們還是處在不安全和危險籠罩之下,甚至待在自己家中也是如此。但日子還是得繼續過。 而為伊拉克工作(WorkingForIraq)看不到任何達到長治久安的政治解決方案。他寫道: 我相信這要花上一個世代的時間去消彌各宗派之間的歧見,為國家謀福利。現實是,現在所有的競爭都在形塑一個新的伊拉克。遜尼派認為他們可以保存一些遭到什葉派思想家破壞的部份,而什葉派想要穩固他們以宗教思想為本質的統治系統,而不是當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庫德族樂見不安定的情況持續下去,以便他們能在伊拉克之外建立庫德斯坦國。美國大概想著政治上的紛亂,這樣他們才能在伊拉克長久的支配各種協議。伊朗繼續用一種可笑的分化和致勝的策略,扮演政治上相互對立團體的角色。 你怎樣理解這所有的一切?大致上治安狀況有明顯的進步,但炸彈持續在應該是最安全的綠色區域附近爆炸。沒有人覺得這種新的安定會持續。而人們怎樣理解基地組織?他們的步兵是多麼容易受到金錢的引誘。好的方面來看,這使得他們比起傭兵來說差不了多少,不好的方向來看,他們是另一群野蠻的占領者。付錢要你裝乖,然而如果伊拉克人不守規矩,那麼就自己看著辦。但事實是,這裡有這麼多的利益衝突,就連美國在內,沒有一個國家能夠稍稍掌控左右伊拉克局勢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