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f · 一月, 2007

最新文章 dreamf 來自 一月, 2007

印度: 寫部落格的猴子–主流媒體對部落客的不友善

  22 一月 2007

一份主流報紙中附帶著一篇漫畫,似乎暗示部落客只不過是會打字的猴子,對此Marketing Practice以消費者產製內容媒介(Consumer Generated Media)的觀點,評論了這篇漫畫,「將部落客描繪成猴子,這種意象的另一面也揭露了主流媒體的傲慢:這些編輯認為他們比讀者還要優越?」

海珊的幽靈

  6 一月 2007

原文: The Ghost of Saddam Hussain作者: Salam Adil譯者: dreamf校對: Portnoy 巴西漫畫家 Latuff描繪輿論對處決海珊的反動 對於海珊遭處決,每個人,以及,他們的,阿姨,似乎都寫了自己的加上其他人對海珊遭到處決的看法。 不過我們現在需要一些分析,所以我自己做了一些粗淺的整理,希望能呈現伊拉克部落客的意見,不用多說,這篇文章是有立場,但我這篇文章的讀者能將自己的意見張貼在下面的回應區中,但是首先… 如果你還沒看過其他文章,請先看這裡。 Baghdad Connect針對這項處決與死刑,做出極精彩的分析。 如果你想知道海珊處決過程中,沒有呈現在CNN影片裡的情形,請到直接將這些紀錄放上部落格的Riverbend那兒去觀賞,她將影片中海珊和目擊者之間的屈辱言談自己翻譯了出來,並加上個人意見: 作為世界上最進步的國家之一,美國竟未協助重建伊拉克,他們沒有幫忙建立一部像樣的憲法,不過倒的確對私設的法庭和私刑相當友善—一項會以美國在伊拉克最大的成就而留名青史的私刑。所以,接下來輪到誰?誰來為因開戰、家園遭佔據而犧牲的數十萬受害者負責、被處決? Konfused Kid也將伊拉克內戰的情形獨特的描繪了出來,他講述了他一位朋友的故事,他的這名朋友在宗教派系殺手的掃蕩中存活下來,才得以說出這個故事,必讀。 繼續展示意見 如果有人回顧部落客如何報導消滅Zarqawi事件(譯按:扎卡維,藏匿於伊拉克的恐怖組織領導人,在一次美軍與伊拉克的聯合空襲中遭炸死),並與海珊遭處決的方式比較,會相當驚訝。在該事件中人們彷彿只有一種情緒,就是喜悅。這次的情緒反應顯然有很大的落差,一邊是政治部落客,另一邊則是其他人,在Iraq the Model部落客Mohammed、英國部落客Eye-Raki、與非政治部落客少女HNK之間的對話中,可看見這深化的對立: Mohammed:對於海珊的絞刑,伊拉克境外的人會有兩種評論,就如同人們對他的生命,以及他的統治有不同看法,但是在伊拉克這裡,我們大部分的人都只有一種感覺,就是正義獲得伸張,那些在哀悼他的人只是依然活在過去的某些人,而他們在伊拉克是沒有未來的。 Eye Raki則說:我想,人們對這項處決的回應會是,這是為所應為。至於為處決海珊感到憤怒的那些人,可能是那些支持、資助恐怖主義、或自己就是恐怖份子的人,這些認為這是未經合法審判、或海珊是合法統治者的傻子,他們對海珊的記憶還不夠長久。 HNK則反駁:我想我錯了,從我開始經營這個部落格的第一年開始,我的想法就改變了,我當時認為每件事都會好轉、都會讓我們能夠接受,但我的朋友,我錯了,我錯的實在太離譜了。當我說海珊對我而言不代表任何意義的時候,我就錯了;當我說我覺得海珊是個壞人時,我就錯了…從現在開始,我將不會說任何他的壞話,因為我不知道海珊是好是壞。但我知道在海珊之後、進入伊拉克的人是邪惡的,甚至比惡魔還壞,海珊還比他們好… 嗯,HNK並非來自伊拉克境外,不過Eye Raki是,我們不能被指控HNK活在過去或記憶不夠長遠,她在海珊統治的伊拉克度過了她的青少年時期,而且她還有好長的日子要過,而且快速掃過她部落格的內容後,完全找不到她支持那些炸掉汽車、在她親戚家附近發射迫擊砲、甚至威脅她老師的恐怖份子的證據,而且確實不只她這麼想,同樣的想法不斷重複。 Neurotic Wife引述一位什業派同事的話: 你知道,如果海珊回來,我覺得我會是最高興的人…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事情能和我們的恐懼相提並論,完全沒有,海珊是唯一能逐出這些惡棍的人,他是唯一知道怎麼和這些惡棍周旋的人。 Nabil也說: 老實說,我很難過,因為我想伊拉克以後不會有像海珊這麼會和這些惡霸團體打交道的總統了吧。 Aunt Najma表示: 就像海珊遭逮捕、審判一樣,他的死並沒有帶來任何好結果…一如我以前說過的,他是個獨裁者,但現在對我來說,他是個讓一切事物都能正常運作的領導者! 這並不是說海珊很受到愛戴,伊拉克社會的各領域依然痛恨海珊,但就像Raed所說,若將海珊從一個身受痛恨的獨裁者形象,扭轉到反抗與榮耀的象徵,這也蠢到極限了,然而或許極度的愚蠢從一開始就定義了這場戰爭。我認為Konfused Kid做出了調解這些混雜情緒的最佳示範。 我的意見就是,在死硬派政治評論家和一般伊拉克民眾之間,有相當明顯的劃分,或許政客也已經與伊拉克平民徹底割離,就好像他們住在另一個星球一樣。 我記得我一個親戚曾告訴過我,如果海珊能與現在的政府競選,他會贏得99%的選票,這些意見同樣在我閱讀的部落格中一再出現,甚至從那些和我說話的人的口中,也能不斷聽到這類意見,這絕非典型,但它確實發生了。 這也並不是說,遜尼派的反對意見已經滲透到應該關心伊拉克政府和美國的一般民眾之中,而是從我在各部落格閱讀文章後所能做出的結論,許多伊拉克中產階級,和更重要的年輕人,都已經很討厭伊拉克政府和美國。 可能處決海珊也有些正面效應,例如處決的時機和匆忙已經讓民眾全都團結在一起,對抗不堪的現況,你說呢?

非洲:這就是非洲

原文鏈接:Africa: this is Africa作者:Ndesanjo Macha翻譯:dreamf校稿:Portnoy Joshua Wanyama是「非洲之路」(African Path)的部落客,這回他以「十個思考『這就是非洲』的方式」為題撰文:新年開始了,不同趨勢正在非洲形成,這些趨勢可能受全球化、民主提昇、或社會崩潰所影響,所以我整理出一張我自己對非洲思想的清單。 1.國際援助正在嚴重損害非洲。說到援助,已經有很多人談過這個議題,擁護者顯然認為它能幫助國家脫離貧窮的枷鎖,讓它們的情況好轉,但我倒覺得,國際援助創造出援助者的自滿,讓一些努力工作的人民變得必須依賴援助才能過活。不管一個民族何時需要援助,創新往往會使這個民族重新站起來,現在援助的問題在於,雖然各國遊說的技巧改善了,卻也扼殺了創新。這個問題永遠都不會有固定的答案,讓我們拿到錢、暫時解決問題,然後繼續生活,民族國家因而不斷制訂出能吸引援助國資金投入的政 策與規則,反而不想依靠自己。 從贈送的立足點來看,當我們不斷將我們的失敗、依賴傳承給下一代,這產生一個很大的危機,如果我們不學會自力更生、解決自己的問題,不管是心理上的、精神 上的、情感上的或甚至生理上的,讓年輕的非洲成長到成熟期,我們永遠都會陷在貧窮的困境裡。 2.越來越多的非洲國家懂得如何管理,並要求更好的領導者。2006年10月,有10個非洲國家舉行總統大選,大多事務都很平和,過去三年裡,和平、基於憲法的多黨派公投在這8個國家中都已經實踐,這8個國家包括阿爾及利亞(Algeria)、蒲隆地(Burundi,譯按:位於中非)、中非共和國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查德(Chad)、民主剛果(Congo-Kinshasa)、埃及(Egypt)、肯亞(Kenya)以及烏干達 (Uganda)。儘管如此,只有當這些國家產生政權轉移,情況才會有進展。奈及利亞憲法禁止Obasanjo競選第三任總統,2007年的權力移轉將是判斷該國成熟到什麼程度的重要尺標。 3.以同樣的標準衡量,我們仍在犯很多我們以前就犯過的明顯錯誤。奈及利亞十二月的輸油管爆炸案只是其中一個案例,這起爆炸案在近十年都會拖累整個國家,其他的悲劇也一樣,讓這個問題繼續存在,實在是個恥辱。 4.索馬利亞上個月一直佔據新聞頭條,很多人擔心現在的情況會讓這塊「非洲之角」(譯按:指索馬利亞)更不穩定。在衣索比亞涉入衝突後,情形變的更加複雜,就只因為衣索比亞已經拿下摩加迪休(Mogadishu 索馬利亞首都)與奇斯馬約(Kismayo,索馬利亞境內派系軍閥),但這還不能保證勝利,如果衣索比亞在對抗看不見的敵人時鬆懈下來,我很怕我們會變成另一個伊拉克。美國在2003年迅速艘掃平伊拉克,但他們都還深陷泥淖,美軍死傷總人數高達3000人,而這個不得安寧的國家到現在都還沒有穩定的跡象,一場長期耗損的游擊戰會讓情勢更糟,如果情況變的跟伊拉克一樣,衣索比亞也沒有足夠資源來維持和平。 5.許多國家正陷入動亂,內戰與內部衝突浮上檯面,辛巴威是唯一遇到動亂,但未引發戰爭的國家,不過穆加比(Robert Mugabe,譯按:辛巴威總統)摧毀了國內經濟,將辛巴威帶向貧窮的谷底,要想回復到之前的秩序,辛巴威得付出很大的代價。在短短的24年間,穆加比已經讓所有辛巴威人民都不知何謂希望,長此以往,遲早會有事情發生,你折彎一根木棍時,不可能不弄斷它,我們等著看局勢會如何發展。 6.我們想要有好領導人的唯一方法,就是再教育。貪污和獨裁政權已經剝奪了非洲發展的機會,目前、或下一代接班人必須變得更可靠,想讓這件事成真,我們需要評判領導者表現的新系統,也需要一套能限制所有領導者權力、讓他們得為自己行為負責的憲法。 大多時候,領導者透過「消音」與控制資訊流的手段,來掩飾他們管理政府不當的事實,然後人民就被以鎮壓的手段統治,好像民主沒多少條路可走。那麼該如何讓領導者更可靠?能藉由教導告訴市民,他們聲音的權力有多大,由下往上地改善領導者與生活水準。 7.不過是在非洲的教育還是發展層面,網路將持續扮演重要角色。如果政府提供民眾更方便上網的服務、更快的連結速度,網路會更重要。根據全球網路統計資料(Internet World Statistics.),約有三千兩百八十萬名非洲民眾使用網路,在2000年到2006年間,使用者成長率更高達626%,數據將會持續成長,成長率可能會比現在的626%還高。 8.當網路讓做生意變的更容易,企業更不會在非洲登記、設廠,屆時非洲國家能分食到的餅就會更小。因為非洲的嚴格管制與稅務,在海外運作企業反而比較節省成本,除非情形改變,不然這些企業註冊的國將從稅收中持續獲利,非洲則會消失在全球商業景觀之外。確保商業運作順暢、在註冊程序上降低管制、稅金及信用要求等,將是增加非洲生意機會的要點。 9.非洲的利潤與投資將持續成長。隨中國與印度在全球市場地位的水漲船高,非洲正以未開發市場、天然資源供應者的角色讓製造業獲利,美國總統布希在2005年訪問非洲,對幾個主要石油供應國猛獻殷勤;2006年,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也來了,他為了促進雙邊貿易而訪問了幾個非洲國家。這只是趨勢的開端,之前已經將營運地點搬出祖國的許多大企業,將開始投資非洲境內較廉價的製造業市場,非洲政府能否發展各種系統來行銷以及吸引這些企業進入國內市場,將益加重要。 10.隨非洲受到越來越多關愛,新殖民主義將會復甦。當發展機會逐漸清晰可見,渴求市場的企業與資本紛紛進駐,到時這些國家在讓步情形下簽約後,才發現它們自己處於不利的困境,包括天然與經濟資源在內的所有資源將被豪奪殆盡。非洲如能發展屬於自己的生產與運輸建設時,將會獲益良多,並得以和全球各大強權相抗逢,高瞻遠矚也是必要的。不然,從一樁合約中賺得五年溫飽,五年後卻讓一個國家片瓦不存、毫無價值,也絕不是非洲之福。我們需要更好的道路、醫療照料機構、再生能源、食物產量、和更健全的土地保護計畫。我們能從這些關注中,獲得最重要的資源應該是教育,目前高薪職位與科技工作等工作機會正流向亞洲、東歐、南美,我們必須開始加入人才競爭市場,這才是長遠之道。為了迎接西方國家將他們的勞工生產線外包,中國建立了自己的製造業,然後才有西方國家公司將工作外包給能降低成本的中國。現在中國正在建立自己的公司品牌,加入全球市場的競逐之列。與其以一紙低賤的合約來換取境內天然資源的大量出口,還不如讓我們進口創造產品的專業知識(know how),為未來進入全球市場作準備,隨後實質地建立起能完全適應於全球競爭規則的獨立經濟。 總而言之,非洲的情況與進展還是很樂觀的,雖然大部分民眾還感受不到獲益,在這塊大陸還是有利潤、能進步的,它最終將轉變為更好的經濟和生活水準, 但如果要讓這些事情成真,我們得繼續多要求我們的領導人,要他們用創新的方法,來著手進行改善生活水準的任務,而不是等著要其他人告訴我們答案。每個人都要在他們影響所及的領域中,具備解決問題的能力與決心,非洲的問題和答案不會在西方,這些答案只能在非洲的村落、程式、農田、辦公室、家庭、權力的迴廊中找到,我們要掌握自己的命運。

新加坡: 2006年新加坡的新媒體政治

  2 一月 2007

原文: Singapore: The politics of Singapore’s new media in 2006作者: Preetam Rai譯者: dreamf Gerald Giam(透過theory.isthereason.com)觀察了新加坡2006年的新媒體與市民新聞發展的重點,他指出,「政府對網路管制的『輕輕碰觸』,可能是使許多新加坡民眾敢於在部落格、播客及影音播送等媒體中,討論、並推進政治邊界的原因之一。」 Gerald Giam指出,2006年是新加坡新媒體與市民新聞發展的標竿年,「政府對網路管制的『輕輕碰觸』,可能是使許多新加坡民眾敢於在部落格、播客(podcast)及影音播送(vodcast)等媒體中,討論、並推進政治邊界的原因之一。」 其實隨便一篇文章都能發現,新加坡過去有太多新媒體在發展,然而這篇文章將點出新加坡幾個較具代表性的事件,當然這些事件是由充斥新媒體發展的現象所驅動。 選舉播客與影音播送 在五月大選的那個禮拜,資訊、傳播與藝術部長(Senior Minister of State for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and the Arts)Balaji Sadasivan宣布禁止具明顯政治目的的播客與影音播送,這項改變很明顯是要回應新加坡民主黨(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 ,SDP)的計畫,新加坡民主黨企圖在其網站放置更多的聲音與影像檔,以觸及更多選民,突破主流媒體遭政府控制的困境。在資訊、傳播與藝術部(MICA)完成這項宣布後,新加坡民主黨除了服從別無選擇,他們很勉強地從網站移除播客,但他們也發動了抗議。 不過政府的這個舉動並不能阻止某些網路公民將許多政治遊行的影像上傳到他們的部落格上,這些民眾用手機錄下、發表到部落格上的影像,幾乎全都是反對黨的遊行,尤其是工人黨(Workers’ Party, WP)的遊行,這些部落客也在徵求人民行動黨(People's Action Party ,PAP,譯按:新加坡執政黨)的影片,但拍攝者不夠多,使得影片也不足。 有些人好奇為什麼政府沒有掃除這些網站,可能的理由就是,由於政府認為一般大眾缺乏這些網站的知識,因而毫無威脅性,他們也不會因此少掉太多票,讓政府相當安心,政策研究機構(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 ,IPS)的選後調查結果更加強了政府的這種安定感。政策研究機構的研究結果指出,只有33%的新加坡民眾-特別是年輕人-認為網路是型塑他們投票意願的重要因素。 mrbrown的崛起 在選舉期間,新加坡最有名的部落客mrbrown因為他放縱、有趣的「Tur kwa」 播客一炮而紅,這是一系列「非政治播客」(也就是政府所說的「具明顯政治意圖」)的其中一部分,內容為一名食物攤販老闆與顧客對修補秩序的爭論,暗諷人民行動黨對工人黨候選人James Gomez的妖魔化(demonising),人民行動黨宣稱James Gomez並未正確繳交他的競選文件,還將過錯推給選舉機構。...

黎巴嫩: 海珊與黎巴嫩政治

  2 一月 2007

原文鏈接:Lebanon: Saddam Hussein and Lebanese Politics作者:Moussa Bashir翻譯:dreamf校稿:Portnoy 2006年的最後一週並不只是歡慶假日而已,還有反政府的抗爭、伊拉克前領導人海珊的絞刑,以及中東的政治局勢。我們先從非政治的事件開始吧。 Dove's Eyes View 關注環境問題,她認為,布希政府最明顯的疏失,就是無視於全球暖化的危險,儘管布希政府計畫保護北極熊,她指出,這代表著布希政府從無視氣候變遷的後果,到承認這個現象的轉折。 Layal也表達了一個拒絕離開黎巴嫩的黎國年輕人心聲,儘管現今黎巴嫩政治動盪、而她的高中與大學同學都旅居海外。 海珊的絞刑也讓許多還在度假的部落客回到部落圈,接下來的言論只是評論這個議題意見的樣本,Pierre Tristam以非常強烈的批判語氣評論海珊的絞刑,他批評了美軍入侵伊拉克的「伊拉克自由計畫」(Operation Iraqi Freedom)與布希政權在中東的政策: 在週六晨曦暗殺海珊這整起事件是毫無正義的,它甚至無法使這位獨裁者感受到正義:在光天化日、毫無畏懼、不被質疑的環境下,執行 一項廣為人知的處決。因為處決者已經很難從被處決者身上,分辨出他們自己到底和被處決者有什麼不同,不只是因為他們的臉孔被面罩掩蓋住,更是因為他們處決 的動機和未來的計畫。同時,這項處決也只不過是近兩年前美國劇本中一個場景的實現,成為布希政權為了戰略、在伊拉克能順利施行政策,而培植出另一個替代品 的代表作。 Sophia也以相同的態度評論海珊的絞刑: 海珊被處決會被世人牢記,但不是因為海珊所犯過的罪行與他對伊拉克人民施行過的暴政,而是因為這是美國在中東地區實行的骯髒政治手段… 海珊被審判不代表尊嚴與正義回到伊拉克,而是代表只要任何一個中東國家領袖不服從美國,就可能會有這種下場的例子… Dr. Victorino以此理解海珊遭處決的含意,也就是必須聽從以色列官員的指示,Marxist from Lebanon也加入批評處決海珊的時機與方式。而一如中東政治局勢,黎巴嫩當地政治領域的議題也成為一些部落格討論的對象。 [ j i m m y ]以附有照片的文章評論在貝魯特的反政府抗爭,他說: 這是個溫和而會被忘記的抗爭,我對抗爭現場充斥著許多小型論壇的現象印象深刻,這些小型論壇都同時進行,每個黨派都組織了一個論壇,或是針對這場抗爭進行辯論,甚而發生許久的事件也都被拿來討論。 在大型抗爭之後,約十個獨立派的黎巴嫩年輕人出現在貝魯特展開小型抗爭,呼籲當局改善黎巴嫩年輕人的困境,這些困境可在Bashir的部落格上看到。 Lazarus對黎巴嫩境內教派系統,該如何進行「去教派化運動」(deconfessionalisation)的長期策略做了一番介紹,這個運動能保證所有可能的利益,並避免具破壞性的後座力。 以下是Bech在思考中東政治情勢時,所列出的一長串問題: 為什麼左派總是中東地區的最大輸家?我們能從這些失敗中學到什麼?伊斯蘭黨派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表達了左派份子關心與需要的事物?對過於歐洲中心的左派主義,我們該不該修正我們的整體理解? 最後,Abu Kais對暗殺敘利亞總統的呼籲,及海珊的處決做出綜合評論: 這是個混亂不堪的地區,黎巴嫩也不例外,今年,新的獨裁者俱樂部會試著擴展它們的政治勢力,在這個地區、世界上到處留下他們的足 跡。至於黎巴嫩,三月十四日將會發現,它被迫要與具備強大火力的武器對抗,否則就會滅亡。正如同Jumblatt所認知的,在中東地區,奪走靈魂就剝奪了 人們的自由,而在自由與靈魂的雙重層面上來說,自由是值得用許多靈魂去換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