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foolfitz · 八月, 2007

Email foolfitz

最新文章 foolfitz 來自 八月, 2007

30 八月 2007

肯亞:媒體法案受到公眾反對

上星期,肯亞多個媒體及人權組織抗議該國議會所通過的爭議性媒體法案,這法案正等著總統姆瓦伊.基巴基(Mwai Kibaki)簽署正式成為肯亞法律。肯亞部落客們對該法案做出分析,紀錄了抗議該法案的示威遊行,並張貼在首都奈洛比(Nairobi)遊行的照片。 其中一項引起激烈反對的條款,是要求新聞編輯在報導中揭露當事人的身份:「如果報導中包含匿名的當事人,而其言論引發法律爭議,則編輯有義務揭露該當事人身份以供法律追溯。」 Richard Mbuthia認為這媒體法案「十分黑暗」: 這媒體法案「十分黑暗」,其中有幾項條款侵犯了我們的基本自由。有一條強迫記者當報導引發司法訴訟時,必須洩漏他們線民的身份。 新聞的宗旨是為了提供人們必要訊息,以促進自由和自治。為了實踐這個理想,真實以及誠信是新聞的首要義務。 這意味著,其中沒有任何事物介入的餘地。那有害的法案聲稱,記者將被要求洩漏消息來源的真實身份,以作為呈堂證供;在我看來,這簡直要媒體自廢武功。無論 平面或電子媒體,線民都是記者的生命泉源,誰會希望他們讓線民的身份暴露在公眾面前,並因為報導的準確無誤而被告上法庭呢?這是否意味著,「深喉嚨」的時 代已不復返? Kenyan Pundit在「議員們持續著無法無天的戲碼」中寫道: 此具爭議性的媒體法案通過時,竟僅有27位議員出席,而肯亞的國會共有超過200位議員;這甚至少於法定所需的人數。我們很想知道這是哪門子的合法。 Assidous希望那27名議員的名字能昭告天下: 我們需要知道當天出席的27位議員名字,我們選民就可以告訴他們,誰才是真正擁有立法權的人! 肯亞法律學會(LSK)計畫,如果這法案通過,就要告上法庭: LSK在此發誓,如果總統贊成這媒體法案,就將訴諸公堂。我很好奇,他們是怎麼在遠低於法定人數的情況下,成功地通過該法案?而在法案通過後,議員們現在又卯起來批評它?肯亞政客 = 無能。 Mental Acrobatics與Rebecca Wanjiku參與群眾遊行,Mental Acrobatics紀錄了上週在奈洛比的示威: 星期三下午,我到國會外參加了場和平示威,為的是向議員們遞交陳情書,抗議由國會通過、目前正等待總統簽署的媒體法案,以及腐敗、失德、違法,收受「紅包」犒賞自己的肯亞立法者。 Rebecca...

25 八月 2007

巴基斯坦:部落客討論在伊斯蘭馬巴德的炸彈攻擊

上個月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馬巴德,一場聲援被停止職權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示威遊行中,遭到自殺炸彈攻擊,造成至少10人死亡。在軍隊向紅色清真寺發動攻擊之後(中文/英文),巴國的部落客一直密切關注政治的發展。Metroblogging Islamabad在爆炸發生的數分鐘內,發佈了這樣的訊息: 這一連串的暴力事件,不禁讓人懷疑,是不是上星期紅色清真寺一案所造成的餘震之一。 All Things Pakistan提供了一些照片(注意:這些是在爆炸現場拍攝的照片),雖然報導本身並沒有太多說明,其後的迴響討論到了爆炸案及穆沙拉夫(Musharraf)政府: 那自殺炸彈案件就在離我辦公室不遠的地方發生,爆炸的威力非常強,陽台那一側的窗戶都被震破,還把鎖住的木門吹走了呢!會造成這麼大的傷亡,是因為它發生在通往伊斯蘭馬巴德法院路上的兩棟建築或廣場之間。新聞上說目前已有20人死亡,以及相同數目的人受傷。 迴響中有人提到,這是否為有人不滿穆沙拉夫政權而釀出的悲劇,但其他人不同意。有一則留言指出,為什麼此事不只是巴基斯坦的家務事: 這些傢伙是對世界毫不關心的恐怖份子,他們心中沒有目標,鬥爭即是他們的目標。這是一群多年來被關在紅色清真寺圍牆中被教育出來 的蠢蛋;剛開始,武裝鬥爭就是他們一貫的技倆,但當他們看到伊拉克的自殺炸彈攻擊所帶來的勝利,炸彈背心成了他們的新武器。他們只想計畫更多抗爭,並相信 能為他們的信仰征服世界。 The Pakistani Spectator則寫巴基斯坦一般民眾,以及無力保護民眾的政府。他指出,唯一的出路,就是讓人民的代表來統領國家。 The Canvas談到電視播放了來自爆炸現場的照片,並提議以如下的方法來降低暴力事件的發生: 面對如此的局勢,政府當局這幾天應該禁止人民舉行像這樣的公開遊行,以免成為自殺恐怖份子的目標,這是基本常識。首席大法官的支持者應當了解,這個國家正 遭遇紛亂的局勢,面臨盤據在瓦濟里斯坦(瓦齐里斯坦)地區恐怖份子的嚴重威脅,他們已經宣稱將傑出的領袖及政治家當成炸彈客的攻擊目標。隨著紅色清真寺事 件的發展,伊斯蘭馬巴德是最近被他們發現的地方。 在媒體部門工作的Rockestani,則討論到該地區媒體發表的聲明,以及上週的四起自殺炸彈攻擊。他對國際媒體報導紅色清真寺事件的情形提出了有意思的見解: 被布卡*包裹的女子們揮舞棍棒的鏡頭,讓紅色清真寺攫獲了全世界的注意力。在這裡,一般女性提昇自己力量的唯一方法是透過激進主 義,它似乎在社會上的某一面向裡,讓女性得到了權力。這是可以理解的,當女性處在如此被邊緣化的身份及位階,激進主義意外地可以讓政府及威權者注意到他 們。假如是你不會這麼做嗎? The Mermaid...

17 八月 2007

伊朗:女性部落客成為言論過濾的目標

Mehdi Mohseni’s blog Jomhour [Fa]在伊朗是一個舉足輕重的社會與政治議題之消息來源,若想了解伊朗的部落格圈,絕對不可以錯過它。這個部落格每天約有1000名的讀者造訪。 問:你可以介紹自己和你的部落格嗎? 我的名字是Mehdi Mohseni,在1979年出生於Qom。我學的是土木工程;也算是個獨立記者。我從2002年開始部落格的書寫。 問:你是伊朗西南部的人,可以跟我們談談當地的部落客嗎?我指的是那種專門寫些自己家鄉事的部落客。 你也知道,部落格是種沒有疆界的媒體,部落客可以在伊朗的任何地方寫作,而且擁有來自世界各個角落的讀者。我想的確有些人會在部落格上提供他們家鄉或當地的資訊,但一般來說這類專注於當地訊息的部落格寫作比較不會受到注目。 女性站上火線 問:網路過濾機制對伊朗部落客造成了什麼問題?駭客們有惹出任何麻煩嗎? 就跟其他人一樣,部落客在伊朗也遭遇了各種困難。許多伊朗網站,特別是政治類的,都已經被過濾了。近兩年來,言論過濾、審查的情況越來越 嚴重,尤其女性所寫的部落格;如果你是個女人,部落格就有被過濾的風險,無論是何種內容。此外,改革派和民族主義者所開設的政治性網站、部落格,也是過濾 的目標。但受過濾機制打擊最嚴重的還是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如學運、工運和女權運動人士的部落格。 而對部落客來說,駭客稱不上是麻煩,目前只有官方的網站遭到入侵過。對一般人而言,緩慢、高價、低品質的網路連線速率等科技問題,才是較大的麻煩。 超越想像 問:你對近幾年伊朗部落格革命如何評價? 雖然不能給出嚴謹的科學分析,但我想我可以說說自己的主觀看法。我認為社會上的人們擁有很多壓力,而部落格是一個抒發己見的好管道,也許這就是為何有這麼多女人和女孩寫部落格的原因。最近也有不少中年人士,開始利用來說出自己的意見。 問:你如何看待部落格對社會的影響? 在日益嚴格的審查制度以及新聞媒體的缺席之下,雖然我們不能盡信從網路上得到的訊息,但部落格確實成就了某些超越想像的事。部落客能夠引發社會對一個議題的關注,並迫使政府做出回應。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Jul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