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Justin · 五月, 2007

Email Justin

最新文章 Justin 來自 五月, 2007

31 五月 2007

韓國: 駐伊韓軍之死

作者: Hyejin Kim 校對: Leonard 本月19日,一名駐守在伊拉克Zaytun的27歲南韓士兵,在當地理髮店遭槍擊身亡,成為南韓自2004年駐軍伊拉克以來首位殉職軍人,新聞媒體及軍方初步研判死亡原因為自殺,不過死者家屬否認此一說法,該名士兵駐伊未滿一個月。 部落客neocross針對伊拉克戰爭提出個人論述,批評南韓政府對美國態度。 伊拉克戰爭毫無意義,眾人皆知美國以自由民主之名,行戰爭之實,但南韓政府總是對美國言聽計從,難道政府不須傾聽南韓人民心聲嗎?真不知道南韓會被伊戰帶往何處。 身為殉職士兵友人,部落客Phoenixq向其他部落客表達沉痛,不相信死亡原因是自殺,並自述當兵經歷。 今天見到此事後續報導,我回想起當年大二時……西元xxxx年,一名勇氣十足的大學新生在慫恿下加入我的鳳凰跳傘社,我們感情很 好,直到入伍後才分道揚鑣。他既勇敢又講義氣,讓我印象深刻……啊,宗秀(Jong-su)……退伍後,聽說他被調到軍校,自此斷了聯繫……我現在才得知 他人在伊拉克……新聞媒體斷然將其報導為自殺事件,片面處理方式讓我不滿……子彈貫穿他的下巴……現場徒留他的步槍和空彈匣…… 服役期間,我記得某次游擊訓練時,眼睛被樹枝刮傷,那時天色已暗,又身處山林,幸好傷口不深,沒有因此失明,當時營長準備要升 官,所以上級告誡我不得透露此事;另外,有一次進行油漆工程時,和我同單位服務的弟兄發生意外,腳部被菸蒂燙傷,基於相同理由,單位長官未將他送醫,只有 簡單消毒包紮,外賓來訪時,長官將他藏在倉庫。 嗯…宗秀自願赴伊,並因此晉升上尉,不可能上任未滿月就自殺,我要真相。 我祈禱他能安息。 包括bj1337在內的多名部落客對宗秀的死感到憤怒,並要求南韓撤軍。 我們的年輕人到底要在這場不合理戰爭中做什麼?為誰而戰?為誰捐軀?我們不該駐軍伊拉克。有人認為不過只是死一個人,更有人覺得 宗秀之死與戰爭無關,然而伊戰非關宗秀一人之死,也無關其死因,重要的是一條生命從此消逝了。就連美國都將伊戰視做越戰以來最大的恥辱,讓我們的年輕人為 伊戰犧牲更是毫無意義。無數南韓民眾均反對參戰,但政府卻以國家安全為託辭欺哄反戰勢力。因伊戰送命的美軍迄今已超過3000人,對於戰爭之醜陋,美國再 清楚不過,南韓對美國已仁盡義至,不須再淌渾水,南韓對這場不合理戰爭也做得夠多了,沒有理由續留伊拉克,我們必須將那些年輕人帶回南韓,不論宗秀的死因 為何,南韓都不該繼續駐軍。 立即撤軍。

24 五月 2007

摩洛哥: 本週充滿新鮮事

作者: Jillian York 校對: Leonard 5月18日法國公佈新內閣名單,本週摩洛哥英語部落圈熱烈討論法國首位北非裔司法部長達娣(Rachida Dati)。41歲的達娣是律師,父親來自摩洛哥,雖然達娣入閣顯示少數族群能在法國有所作為,但誠如Liosliath所言,「當年若法國實行現任總統薩柯奇(Nicholas Sarkozy)的移民政策,達娣的父母很可能根本無法入境,種種原因讓我覺得她很虛偽,她追隨薩柯奇多年,渴望加入執政團隊,讓她的事業野心明顯戰勝道德良知。」 The View From Fez敘述摩洛哥民眾對達娣入閣的反應: 法國對達娣擢昇為司法部長一事反應熱烈,但摩洛哥民眾與國內法語族群卻是一片寂靜,政治評論家挖苦地說:「她政治經驗不足,只是個花瓶。」 Maghrebism先提問:「為何移民後代的觀點不能與薩柯奇如出一轍?」接著為達娣辯駁: 雖然達娣是移民第二代,但她仍可選擇支持薩柯奇,同樣地,雖然外界指稱薩柯奇利用達娣作為政治旗手,但薩柯奇仍不避諱地找她入閣,可能是因為薩柯奇跟左派人士一樣,都是相中達娣的經驗與實力。 但摩洛哥移民及左派人士卻很難接受這樣的事實,一旦移民政治人物跨出其陣營,他們就成了政治旗手、叛徒及怪胎。 崇拜政治人物容易畫地自限,現在我們必須清楚知道,並非所有移民第二代理念相同,即使來自相同背景,價值觀也可能有所不同。 本週充滿許多新鮮事,除了達娣入閣外,另一件新的消息是一間報社成立。以往摩洛哥的英語新聞來源只有國營及美國新聞網站,但隨著民營週報The Casablanca Analyst成立,民眾將多一項新選擇,The View From Fez表示: 只需4塊迪拉姆(摩洛哥貨幣單位),即可擁有一份報紙,裡頭有詩、時事分析、新聞、評論和書評,其他版面還包括國內新聞及評論、國際時事分析、民意論壇、文化新聞、語言傳播、文學等等,該報內容包羅萬象,提供讀者愉快的閱讀經驗以及深度思考。 The...

22 五月 2007

日本: 和平憲法60周年

作者: Chris Salzberg 校對: Leonard 5月3日,日本政府在一片爭辯及討論聲中慶祝行憲60週年,經歷一甲子歲月後,日本政府及民間正重新思考現行和平憲法的角色與內涵。隨著日本日漸揮軍海外,如支援美軍在伊拉克的軍事行動,日本(純粹防衛)自衛隊(SDF,日文作Jieitai)的角色不斷遭到質疑,其海外及國內的活躍行動,均與非戰憲法第九條規定之精神背道而馳。 以下為日本憲法第九條主要內容: 第九條、第一款、日本國民衷心謀求基於正義與秩序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作為國家主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使用武力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 第二款、為達此目的,不保持陸海空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 長期以來,自民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及現任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均支持修憲,但日本民眾則對修憲一事看法分歧。本月「每日新聞」(Mainichi shimbun)民調顯示,百分之51的受訪者贊成修憲,「朝日新聞」(Asahi shimbun)民調則更進一步指出:百分之49的受訪者希望憲法第九條維持現狀,百分之33則要求修憲,上週在東京(Tokyo)代代木公園(Yayogi Park)的憲法和平日遊行即可看出護憲勢力,據悉參加人數達萬人。 行憲紀念日後不久,日本國營電視台NHK在5月7日製播有關憲法沿革及修憲的電視節目,部落客對該節目的反應突顯日本民眾對該議題意見分歧。 部落客Tabibito寫道: NHK在5月7日製播「談論憲法第九項條文」電視節目,支持修憲的民眾在節目中說:「有些國家不吃對話這一套,第九項條文對這種 國家根本無能為力。」其他人則表示:「縱然日本不武裝也不參戰,也無法確保日本人民安全,若遭逢敵國攻擊,我們必須為保衛國民而戰。」另外,一名31歲飛 特族(freeter)男子認為,要改變現狀就必須修憲,而當他被問及修憲後是否願意從軍,他回答:「如果軍中待遇比我現在打工好,我或許願意。」由此可 見他並不瞭解參戰的意義。 支持修憲民眾認為,因為「有些國家不吃對話這一套」,所以軍事武力為必要手段,但其實武力談判無法解決問題。當初美國迫於情勢退出越戰,如今美國也無法撤離伊拉克,日後將越來越難脫身。 他們還認為,當敵國發動戰爭,日本必須要有軍隊保護國民,但現行憲法早已明文允許出於自衛的攻擊行為,大可不必因此修憲。 日本現行憲法規定不得以武力攻擊他國,但若日本遭受攻擊,則不在此限,可採取武力自衛,所以原則上雖不能主動出擊,但在他人挑釁的情況下仍可還擊。...

13 五月 2007

愛沙尼亞:糧食與和平

校對:Leonard 愛沙尼亞首都塔林(Tallinn)的軍人銅像衝突事件雖已逐漸退燒,但要和平落幕仍言之過早: 5月9日可能再有動亂,愛沙尼亞警方正全力戒備;親俄羅斯的青年團體仍在莫斯科遊行示威;政客與部落客均持續議論情勢發展。 先前全球之聲翻譯小組曾翻譯過發生於4月26日的暴力事件報導,以下為居住在塔林的Live Journal用戶orang-m在5月3日寫的一篇完整報導: 糧食方面 今天我在愛沙尼亞美食展場攝影一整天。 展場人潮移往會議室之後,我獨自穿梭在擺滿食物的展示桌之間。 現場有許多賣相及美味俱佳的產品:碳烤香腸佐神奇醬料、某種膠狀的肉類料理(kholodets)、各式各樣的肉製品、布丁、甜點、起司麵包、果汁及杏仁餅。 拍攝工作結束後,我坐在窗台大啖香腸。 一名身著愛沙尼亞國服的60多歲老婦人走向我:她是一家肉製品攤位的顧問。 我們聊了各式各樣美味食譜。 然後她聽到我用俄語講電話。 她說:「我拿些東西給你吃好了,人潮會在休息時間移到這裡,到時連剩菜殘羹都沒有。」 她開始對我說俄語,之前我們是用愛沙尼亞語交談。 然後,她把我餵得飽飽的。 展場的食物真的很好吃。 我為何寫下這些? 所有混亂均由人心開始。 當有人將他者視為敵人──他就是有問題的人。 連醫生也不會幫助他。 為何我總是遇到好人? 以下是一則這篇文章的回應: ulixes::這陣子我一直希望能夠寫一些正面的事情來鼓勵你,不過最終仍舊是你寫了這些激勵人心的文字,謝謝。 和平與世界都是奠基於人與人的關係,但突然間世界與和平均被國家政治給粉碎了,於是人們感到自己像是無助的白痴,後來我讀了你的文章,這才讓我安心一點,其實世界與和平仍然存在,人與人的關係也還在,各位保重。...

8 五月 2007

蘇丹:達佛之美、和平談判、麻煩的約會

校對:Leonard 對許多人而言,達佛是恐怖、死亡與絕望的同義詞,但以下內容將會發現,雖然苦難處處,其實達佛是一塊美麗的土地。 Precious是一名二十出頭的女孩,目前在蘇丹的非政府組織工作,我們先從她提供的幾張精彩照片開始: 上週,我待的那間非政府組織打算派員前往達佛的資訊分部,雖然我不是資訊部門員工,但我仍毛遂自薦,因為我一直很想看看蘇丹各地,如達佛、Juba、Kassala及Kadugly。 不幸的是,我媽不讓我去,我哀求了好幾個小時,仍然沒用,我實在很失望! 過幾天,我跟同事們說了這件事,其中一名同事便拿了幾張相片給我看,是他上次去Kadugly和Abu Jebaiha拍的…… Daana Lost in Translation也有一張達佛的照片。 她還在部落格上談論有關非洲的電影,電影「血鑽石」中,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 Caprio)形容非洲是「上帝遺棄的大陸」,她特別對此台詞做了評論: 李奧納多在電影中不斷重複說著,非洲是上帝遺棄的大陸,不過我卻將之稱為人們遺棄的大陸,上帝不但沒有遺棄非洲,反而緊緊擁抱著非洲,並賞賜這塊大陸許多禮物,但愚蠢的人們為了一己之私並未加以珍惜。 僑居坦尚尼亞的蘇丹人Nomadic Thoughts發表一篇關於蘇丹社會對男女約會帶來的麻煩,內容精采有趣: 在蘇丹,約會這檔事遠比政治麻煩,一旦有人發現妳與異性「約會」,那瞬間即為永恆,即使未來當了曾祖母,人們仍然會記得妳所有前男友的名字,另外為避免顯得太隨便,三不五時,妳還得草草結束約會,而就算是在約會時,還得牢記身邊女性友人給妳的約會「忠告」,唯恐踰越了既有且為大眾所接受的社會規範。 Luol Deng是蘇丹南部的丁卡人(Dinka),目前在美國NBA為芝加哥公牛隊效力,Black Kush在部落格文章中用他來吸引網友注意: 4月24日週二,Luol Deng以26分、8籃板、6助攻、2抄截及1火鍋的表現,帶領公牛隊以107比89大敗熱火隊。 Aperadosini發表一篇關於自由意志&預定論的有趣文章: ……命運操控人生,這理論似乎沒什麼道理,若人生早已安排好,就表示毫無自由意志可言,至高無上的祂已控制所有的意志,我的另一個爭論是,神是否已經決定誰將會上天堂或下地獄?若祂早知如此,當初何必造人?...

1 五月 2007

孟加拉:兩大黨黨魁遭政治流放

校對: Leonard 孟加拉兩名重要女性政治人物遭當局政治流放,引起孟加拉部落格圈熱烈注意。 過去數十年來,Sheikh Hasina Wazed 及 Begum Khaleda Zia一直是孟加拉政壇的核心人物。兩位政治女強人在國內激起兩種不同的政治意識形態,國內因此出現嫌隙,造成國家分裂。孟加拉國民黨(Bangladesh Nationalist Party)與人民聯盟(Awami League)為國內兩大政黨,近來相互惡鬥及對立,使孟加拉陷入混亂。今年元月11日,孟加拉由軍隊支持成立看守政府並宣布戒嚴。看守政府上台後,局勢已獲控制,貪腐政客紛紛琅璫入獄,政治活動也全部喊停。 臨時軍政府目前為穩定政局,似乎有意按照孟加拉古王朝傳統,將Hasina與Khaleda流放海外。 The 3rd world view與Rumi有更多關於Sheikh Hasina不得入境及Khaleda Zia被驅逐出境的詳情。 在The Bangladesh poet of Impropriety部落格上,可以見到孟加拉最新政治情勢發展,V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