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Leonard · 十二月, 2006

1982年生,全球之聲多語言計畫負責人,翻譯內容刊載於全球之聲、外交學者Herdict,目前譯著兩本,出沒於各種活動與會議場合擔任口譯員。

Email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十二月, 2006

30 十二月 2006

伊朗: 部落客看海珊之死

原文: The Iranian Blogestan on Saddam Hussein's death作者: Hamid Tehrani譯者: Leonard校對: PipperL 部分伊朗部落客討論到伊拉克前總統海珊(Saddam Hussein)之死,也回想起兩伊戰爭。 Alpar認為2006年對獨裁者而言運氣不佳,他說週一新聞標題可能是:「新年伊始 少了四個獨裁者」,Alpar也寫道伊朗人民將慶賀海珊之死,不過伊朗政府可能很快就會忘記,也提醒讀者有關兩伊戰爭受難者、難民及其他[Fa],他也提出以下問題:海珊之死會讓我們的獨裁者得到教訓嗎?伊拉克民眾究竟如何看待此事?海珊可曾想過他會以如此屈辱方式死去? Haji Washington刊出一篇文章題為「怪獸之死」,他觀察到在美國電視頻道畫面裡,海珊都與阿拉伯領袖一同入鏡,但美國前國防部長倫斯斐(Donald Rumsfeld)於兩伊戰爭期間訪問伊拉克,也曾與海珊並肩,但電視台卻未播放這段畫面[Fa] 。 Shabnameh表示海珊一直都想成為英雄,而且死得像是英雄一般。但其實海珊未來將列屬於歷史的陰暗面,而且Shabnameh認為殺掉獨裁者並未解決問題,獨裁者會死,但獨裁制度仍在,他希望或許部分曾受海珊壓迫者今天能感到快樂[Fa]。 Mattati說「今天有個等同於撒旦的人死了,這個人曾殺害我們數名親友」,他不禁想問獨裁者們會藉此得到教訓嗎?[Fa] Rozmaregiha說海珊已死,我們也應該將過去卅年獨裁遺留下來的事物一併掩埋,他認為:「現在該由伊拉克人民動筆寫下歷史新頁」[Fa]。

古巴: 美國新國會與對古巴政策

原文:Bloggers on the New US Congress and the US policy on Cuba 作者:Carlos Gradaille 譯者:Leonard 校對:scchiang 美國上個月期中選舉結果出爐,讓民主黨重掌國會多數,這項改變會影響美國對古巴政策的未來,但部落圈裡卻未多所討論,部分民主黨及共和黨議員均支持解除對古巴的運輸及旅遊禁令,前加勒比海駐世界貿易組織大使桑德斯(Ronald Sanders)撰文,刊登於美國記者金成(David Kinchen)的部落格上: …美國對古巴政策短期內若要出現大幅轉變,仍與民主共和兩黨在國內選舉的結果緊密相關,反卡斯楚及古巴裔美國人團體影響力仍大,也依然大力遊說。 不過無論是美國政治人物、國際社會及卡勒比海國家,都希望美國與古巴回歸正常化。 古巴一部落格Por la izquierda[ES]於11月24日貼出一篇文章,明確談到美國期中選舉結果,以及如果美國對古政策會有改變,可能會有哪些[ES]: 我已讀過數篇文章,有關於美國民主占國會多數後,對古巴政策的可能轉變,聽起來還不錯,我也每天希望美國政府能夠振作,別讓佛羅里達州南部少數人影響他們的外交政策。...

29 十二月 2006

印尼: 災難接連襲來

原文: Indonesia: Internet Outage and Flood in Aceh 作者: A. Fatih Syuhud 譯者: Leonard 校對: PipperL 對於即將跨越新年的印尼部落客而言,最糟的事莫過於網路連線突然完全斷線。 根據Budi Putra、Sani Asy'ari與Enda Nasution的報導,斷線主因是「台灣沿海於12月26日發生強震,損及海底電纜,也嚴重影響東亞、東南亞與南亞地區的電訊網絡」。 這起意外使印尼網路連線中斷或速度非常慢,Yulian Firdaus引用入口網站的報導,指線路修復「最慢得花上一個月」,這段時間印尼網路上的活動力將創新低,如果真得耗一個月,對於Enda Nasution等網路使用成癮者而言,實在很難想像沒有網路的日子是什麼感覺。 Willy...

28 十二月 2006

西語系部落格遇襲事件

原文: Some lessons about blog attacks in the spanish-language blogsphere 作者: Jorge Gobbi譯者: Leonard校對: PipperL 本文西班牙語版請見此:Algunas enseñanzas sobre los ataques a blogs 過去幾週陸續有知名西語系部落格遭到類似攻擊,起初是廣受歡迎的智利科技部落格FayerWayer[ES]遇襲,不僅遭駭客入侵,並刪除所有文章與回應,進入頁面只剩下駭客一篇充滿敵意的宣言,批評該部落格的創始者Leo Prieto[ES],因為部落格在事發幾小時前才完成備份,故只有部分回應遺失,部分文章也以人工方式回復。其次遇襲的是Mariano Amartino的部落格Denken...

22 十二月 2006

土庫曼:總統之死 部落客觀感

原文:Turkmenbashi’s Death: Bloggers’ Reactions作者:Nathan Hamm翻譯:Leonard校對:Portnoy Flickr用戶blogjam照的總統 土庫曼獨裁且古怪的總統尼亞佐夫(Sapurmurad Niyazov)於12月21日清晨因心臟病驟逝,他自稱為「土庫曼之父」,著有《靈魂之書》(Ruhnama),後來不僅要求人民必讀,還宣稱每日大聲朗誦三遍即能上天堂;他將每個月份的名稱改為家人姓名,還制定一長串奇怪的規定;尼亞佐夫曾推動許多怪異的營建業,使土庫曼不時成為國際媒體的笑柄,許多通訊社發布死訊的同時,也將他過往的詭異命令再次集結成一則笑話新聞。副總理貝迪穆哈梅多夫(Kurbanguly Berdymukhamedov)暫代總統職務,原本依據憲法的法定代理人則因官司纏身而喪失資格,也有傳言指出,副總理其實是尼亞佐夫的非婚生子女。 中亞部落客很快也對此事有所評論。 Bertrand回顧尼亞佐夫的政績,並認為雖然土庫曼未來難以預測,但很多國家勢必會介入影響該國政治。 由於土庫曼地理位置及能源蘊藏優勢,西方國家、俄羅斯與中東地區必然會密切觀察,甚而試圖左右土庫曼未來動向,其他中亞國家也會留心該國發展,尼亞佐夫過去與中亞鄰國關係冷熱不一。 Neweurasia網站下設土庫曼部落格,是部落圈內少有詳細評論該國事務的部落格,其中撰有長文並引用各種資料指出,尼亞佐夫的死亡日期肯定為假,也探討他的地上及地下家族對未來國內動盪會有何影響,該部落格也持續報導當地事件,Peter即報導兩項新的重大事件發展,其中一件可能讓土庫曼更加貧困。 土庫曼專家兼Vremya Novostei記者杜諾夫(Arkady Dubnov)在RIA-Novosti通訊社召開記者會,他聲稱據其消息來源,與尼亞佐夫往來密切的財政部長札丹(Alexander Zhadan)在他死前一日即失蹤。…杜諾夫宣稱札丹掌握尼亞佐夫所有財政往來,可能有數十億元存在西方國家銀行帳戶內,代表土庫曼可能實際上比今日更窮困。 Peter還報導流亡在外的在野勢力準備重回土庫曼,以影響後尼亞佐夫時代的政治,過去他們想回國卻不得其門而入,Peter也提到就算他們成功回國,恐怕也不成氣候。 民眾普遍不知誰能接替尼亞佐夫,而且人民可能也不清楚國家如何能夠走出當下困境,西方媒體只偶爾寫到土庫曼,就像長期在外的反對勢力一樣,恐怕無法為人民福祉有太多幫助。 這篇文章也論及各國如何競相影響土庫曼新領導階層,西方世界希望說服土庫曼出口天然氣時,能夠採用不經過俄羅斯的方式,未來事態肯定會愈演愈烈。 隨著尼亞佐夫之死,人們又會開始考慮能否興建跨越裏海的能源運輸管線,這種計畫對西方國家的吸引力更大,因為他們想盡辦法要企圖壓制俄羅斯的影響力,若這條管線能夠成真,不僅符合西方的商業利益,更會成為地緣政治利器,平衡俄國與中國在中亞的勢力,這種降低能源價格的方式實在太具誘惑,西方不可能忽略。 Sean Roberts也討論到國際政治,建議美國對此應有何反應,不過他對於美國可能的作為不感樂觀。 若除去社會上的尼亞佐夫影響力及推動民主改革對美國有利,美國就應有更多動作,對於土庫曼現況發展,美國應有更明確強烈的立場,否則只會讓俄羅斯對土庫曼新領導人影響力更大,既然土庫曼蘊藏能源,俄羅斯一定會將手伸進該國內部接班鬥爭之中。 其他部落客對於尼亞佐夫逝世有些感傷,Foreign...

18 十二月 2006

孟加拉:大屠殺記憶與勝戰日慶祝

原文:Bangladesh: Remembering genocide and celebrating victory day作者:Rezwan翻譯:Leonard校對:Portnoy 每個國家都有其特別的日子,例如孟加拉的12月16日,Drishtipat還記得35年前的這天,孟加拉正式獨立,《時代》雜誌在1971年12月20日稱之為「孟加拉浴血誕生」。 若各位有些人不清楚當時背景,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部落格名)的部落客Mash講述了孟加拉解放戰爭史,以及巴基斯坦軍隊對當地造成的創傷: 「孟加拉在1971年仍稱為東巴基斯坦,這是英國在1947年所遺留下來的畸形產物,當時的南亞大陸上有西巴基斯坦和東巴基斯坦,同屬巴基斯坦領土,兩地之間則有廣大印度領土隔開,巴基斯坦兩地語言及文化皆相異,國內雖然以東巴基斯坦人口較多,但在經濟與政治上卻受西巴基斯坦人剝削與壓迫,東巴斯坦人若是說出孟加拉語、信仰印度教或從伊斯蘭教改信印度教,都會遭政府懲處,『巴基斯坦』(Pakistan)一詞直譯為『純淨之地』,他們無法對孟加拉人容忍或寬容,因為孟加拉人不是『純淨的』穆斯林。 … 1971年3月25日,巴基斯坦軍隊發動『探照燈任務』(Operation Searchlight),要消滅東巴基斯坦的人民聯盟及其支持者,目標要『粉碎』孟加拉人的意志。」 巴基斯坦軍隊當時在孟加拉屠殺300萬人、強暴40000女子、焚毀數百村莊、虐殺知識份子,也是全球史上極嚴重的一場屠殺。 巴基斯坦總統亞赫亞汗(Yahya Khan)曾說:「殺掉300萬人,其他人就會自動互相殘殺滅亡。」 然而美國政府卻支持巴基斯坦政府作為,1971年4月6日,美國駐達卡外交官布拉德(Archer Blood)發出知名的「布拉德電訊」,由29名美國官員聯名反對美方對巴基斯坦政策態度,由於布拉德對尼克森(Richard Nixon)與季辛吉(Henry...

11 十二月 2006

伊朗: 學生抗議、地方選舉、美伊對話

原文: Student Protest, Election and USA-Iran Talks 作者: Hamid Tehrani 譯者: Leonard 根據主流媒體與部落客的報導,數千名伊朗學生12月6日於伊朗各地大學發動示威遊行,主要口號是「大學還活著」,從去年起,大學生與學者常面臨許多難題,部分學運人士被迫離開學校、學生會遭強制關閉,許多學者也遭解聘或強迫退休,有些人稱政府新政策為二次文化大革命,部落客詳細記錄這起活動,並將示威照片公布在世人面前。 大學還活著 Arash認為12月6日對伊朗歷史是重要的一天,他指出: 今天是伊朗學生日,紀念三十多年前遭國王殺害的三名學生,過去十年來,學生都在這一場表達對改革的熱情與對國家的憤怒,自從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上台,實施多項民粹主義政策,使今年學生有了更多不滿與反抗的目標。 知名攝影部落客Kosoof的部落格常遭政府滲透騷擾,他提到安全人員無法阻擋學生進入大學,他已刊出有關本次活動的照片。 15 azar報導示威遊行不同時刻的現象[Fa],他也表示安全人員無法阻擋學生進入德黑蘭大學,也指稱馬尚德、馬贊達蘭等城市亦出現數百名抗議學生,主要口號是「大學還活著」,學生也高呼其他口號,例如「獨裁者下台」、「釋放政治犯」、「女性自由即人性自由」等,學生表達支持國內女性與勞工運動。 Chapno解釋學生運動的部分目標[Fa],他表示: 學生運動是國內現有最活躍的組織活動,背後已有50年的歷史,絕不會成為政治遊戲的俘虜,…對抗貧窮、爭取自由、正義與平等一直都是學運核心價值。 部分部落客報導活動內容,其他則試圖分析運動對未來[1]的衝擊,改革派希望透過此次選舉重掌執政權。 部落客與改革派候選人對話 Alpar表示,約130名部落客在地方市鎮議會選舉前,與改革派候選人會面。...

8 十二月 2006

印尼: 宗教領袖一夫多妻/議員性醜聞

原文: Indonesia: Polygamous Holy Man and MP's Sex Scandal 作者: A. Fatih Syuhud譯者: Leonard 最近幾週印尼部落客之間有兩項熱門話題,兩件事看似相近實則無關,一是Aa Gym公開承認娶了第二位妻子,二是從業集團黨(Golkar)國會議員爆發性醜聞。 非印尼本地民眾對Aa Gym可能所知甚少,《時代》雜誌形容他是「印尼最具魅力的伊斯蘭教師,集成功與宗教於一身」。 這位有魅力的聖人現在承認擁有兩位妻子,印尼部落客因此熱烈討論如此行為是否合禮,伊斯蘭教雖然允許一夫多妻,但並不鼓勵,除非男性能讓幾位妻子相安無事,而且該名男性絕對不能出現婚外情,因為婚外情在伊斯蘭教為一重罪。 一般穆斯林認為Aa Gym既然身為備受敬重的伊斯蘭教師,信眾高達數百萬人,理應擁有更高道德標準,故該避免擁有兩名妻子。 支持一夫多妻的男性常引述一段《古蘭經》文做為宗教佐證,不過Ridho Putradi則說「無論有什麼理由,我都不贊成一夫多妻」,這篇文章已吸引至少49篇回應留言,多數都同意他的言論,其他如Rohprimardho、Tata Danamihardja、Morning Dew、Ida...

7 十二月 2006

智利: 部落客看皮諾契重病

原文: Pinochet's Heart Attack: Bloggers Reactions 作者: Rosario Lizana 譯者: Leonard 智利前獨裁者皮諾契(Augusto Pinochet)上週末因心臟病而送往醫院,此件消息讓許多當地民眾想起他對於這個國家的意義,本文節錄部分部落客的反應: Don Chere(ES)在irreverencia(ES)寫道: 西班牙、巴西、巴拉圭、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獨裁者共通點何在?在於獨裁者已死、入獄、流亡或離開國內政治生態,但智利則不然,造成智利的民主轉型過程崎嶇難行、漫長無比又仇恨難平,無論如何,未來歷史上的皮諾契就等於過往17年的獨裁時代。 Patricio Navia(ES)是位智利政治學家,他在部落格刊出為報紙⟪El Universal⟫(ES)撰寫的文章,提到皮諾契與古巴強人卡斯楚(Fidel Castro)的情況: 皮諾契與卡斯楚是拉丁美洲左派兩位指標性人物,現在都正與死亡搏鬥,雖然兩人對生命和權力的意志力同樣強韌,但生命終點仍不遠矣。 兩位領導人雖然將要過世,但他們在拉美歷史的地位業已確立,史書將記載他們偉大而富爭議性的功過,對右派而言,卡斯楚將永遠代表反帝國主義者的奮鬥與社會公義平等的理想,但是皮諾契則像徵軍事獨裁政權對拉美的巨大傷害。 BAD(ES)則思考,為何左派對於皮諾契健康情況反應如此平靜: 儘管皮諾契為智利社會帶來莫大苦痛,反對者卻似乎不希望他早死,反倒期望他長壽,有些人希望皮諾契久病在身,讓他親身感受人民的苦難,有些人則希望能看到他遭審判定罪。

4 十二月 2006

阿拉伯:亞運、民主與模特兒

原文: Arabisc: Asian Games, Democracy and Models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譯者: Leonard 卡達杜哈亞運開幕式裡為何沒有未將阿拉伯遺產放入表演內容?民主與模特兒之間關係是什麼?埃及部落客又為何要求讀者看奧斯卡得獎電影《晚安,祝你好運》? 以下是北非與中東部落格本週所提出的部分疑問。 巴林的部落客Haitham Sabbah似乎對亞運開幕式不甚滿意,他質疑為何卡達政府未將任何阿拉伯代表置入演出中: 「卡達杜哈亞運開幕式的演出非常美麗,但阿拉伯人在哪裡?我們在表演中見到大船與海洋,我相信無論在每一個波斯灣國家的體育競賽 開幕式中,這兩項都是必要的元素,我們也看到壯麗的民俗傳說表演,但卻只呈現了東南亞文明而已,卡達似乎將阿拉伯從地圖上的亞洲裡抹去,我想問的是:阿拉 伯人在這些表演裡的位置在哪裡?阿拉伯文明、遺緒、藝術在哪裡?約旦、敘利亞、巴勒斯坦、黎巴嫩等國的文明在哪裡?為何主辦單位忽視阿拉伯人與文明?還是 亞洲只限於東亞國度?就算遺忘阿拉伯,那麼波斯呢?為什麼連波斯都被遺忘?」 埃及的3rby則寫到民主對人民社經水準與外貌的衝擊: 「我讀到父親在Al Quds Al...

2 十二月 2006

阿富汗:近期發展

原文: Afghan Whispers: Marshall Plan, Drought and Herat 作者: Hamid Tehrani 譯者: Leonard 馬歇爾計畫在哪裡? Sanjar解釋為何阿富汗的馬歇爾計畫未能實踐,他寫道: 卡札政府成立之後,有些人建議實行類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的馬歇爾計畫,之後全球各國承諾提供數十億美元進行阿富汗重建,實際也已有數百萬美元花費在全國各地,但這並非馬歇爾計畫。 Sanjar試圖尋找解答,他認為美國與聯合國必須確保流入阿富汗的援助用途透明。 旱災 Safrang論及阿富汗面臨旱災,該國不到十年間二度出現旱災,樂施會發出警訊,指高達250萬民眾長期糧食不足,Safrang也強調國際關注十分重要,因為阿富汗政府無力處理這項難題。 赫拉特 Demilitarized說自卡札政府成立以來,如果人們想要在阿富汗尋找地區發展典範,首選肯定是赫拉特,至少從外界看來,赫拉特是座公民社會繁榮興盛的城市。

委內瑞拉:12/3大選日

原文: Venezuelan 3D 作者: Iria Puyosa 譯者: Leonard 12月3日將是委內瑞拉政治新里程碑,民眾將投票選出下一位總統,雖然候選人超過十位,但實際上主要競爭者有二,一為社會民主黨的羅薩雷斯(Manuel Rosales),一為現任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經過八年任期後,查維茲希望選民再讓他執政六年。 這也是委內瑞拉史上社會意見最分歧的選舉,包括大眾媒體與新聞節目都加入這場選戰,各有明顯不同立場,許多國營媒體均為查維茲競選連任宣傳,而多數民營媒體對羅薩雷斯報導篇幅較大。 雖然多數民調結果顯示查維茲將勝選,但也有少數民調認為羅薩雷斯將在最後一刻扭轉勝敗,各家民調數字相去甚遠,有些認為查維茲與第二名的差距達25%,有些則顯示羅薩雷斯的當選得票率將領先查維茲10%,沒有人能確知12月3日當晚會發生何事,傳言與玩笑指無論何者敗選,都會宣稱選舉不公或引發暴力事件。 由於局勢詭譎不明,委內瑞拉部落客組織總統大選的公民報導網絡,所有關於本次選舉的內容都統整於「Elecciones 3D」的欄目下。 參與Elecciones 3D的部落客包括朝野雙方支持者,以及對政治有所懷疑者,不過他們目標相同,都真心追求對委內瑞拉最好的出路,其中關於政治立場、民調、新聞論辯無數,亦有參與選戰的親身經歷。 Maléfica述說他在首都卡拉卡斯選前最後一天所見: 昨天我看到支持政府的團體拿著海報在Parque Central商業區造勢,羅薩雷斯的支持者剛好從遠處走來,高喊著選舉口號與查維茲的支持者對抗,然後他們又往下一個地點前進。(…)我也看到所謂的「選戰旅遊團」,一群瘦巴巴的白人美國佬跟著查維茲的支持者前進,其中有些人也穿著紅色T裇,我的朋友說他們是擁有委內瑞拉身份證的合格選民,我倒想上前問問他們,說不定這些人連本地菜餚hallaca是什麼都不知道。 投票所在選前幾天陸續成立,幾位部落客將參與投開票作業等選舉事務,這些工作是從已登記的選民手冊中隨機抽取而來,他們已開始報導相關過程。 Crónicas的Zeitan提到由於政府派來的主席未出現,讓他成為某個投票所的主席,他也描述了收到選票時的異常現象,例如封條、投票規則、印泥遺失的情況,不過軍方派來參與選舉作業的人員保證,選舉日當天一定會提供印泥,除此之外並未發現其他問題。 Zeitan還表示: 我所在的投票所似乎都是反對黨人士在處理相關事務,沒看到任何來自查維茲陣營的人,中央選委會人員也沒出現,只有負責修護投票機的人來了。 Kareta也有類似經驗,因為官方指派的出席未出現,讓她成為某個投票所的主席,遺失的物品也與Zeitan所在的投票所相同,這似乎是個普遍的問題,因為其他不同省分的投票所亦傳出同樣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