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Leonard · 十二月, 2007

1982年生,全球之聲多語言計畫負責人,翻譯內容刊載於全球之聲、外交學者Herdict,目前譯著兩本,出沒於各種活動與會議場合擔任口譯員。

Email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十二月, 2007

31 十二月 2007

柬埔寨:僧侶連署無法遞交

Flickr用戶Jinja張貼柬埔寨警察對付僧侶的照片。 柬埔寨人權推廣暨捍衛聯盟還有更多相關圖片。 僧侶當時在抗議越南今年稍早逮捕一名柬埔寨僧侶Tim Sakhorn,根據網路上的連署書,該名僧侶於6月30日遭柬埔寨政府逮捕,罪名為「損害越柬兩國關係之行為」,僧侶不僅遭到免職,事後行蹤也下落不明;八月間越南政府宣布,Tim Sakhorn再度因破壞越南團結活動而被捕。 抗議僧侶也宣稱越南過往佔領柬埔寨國土,要求越南歸還,但當一行人前往越南大使館遞交連署書時,卻與警方爆發衝突。 海內外部落客均對此事有所評論,例如: 1. 僧侶街頭抗爭。 2. 警員持續對上僧侶。 (兩篇均來自Details are Sketchy部落格) 3. 歸還柬埔寨僧侶事件 (來自buddh•ism ad•junkt部落客Erik W. Davis) (感謝John Weeks提供超連結) 原文作者:Preetam Rai 校對:nairobi

28 十二月 2007

布吉納法索:歷史的陰影

聯合國發展計畫最近公布2007/2008人類發展指數,這項指標不只是以國民所得作為評鑑依據,平均壽命、識字率與教育等社會標準也包括在內。 今年布吉納法索得到的成績依舊不理想,從全球倒數第四滑落至倒數第二,國內獨立媒體則認為該國其實是全球最後一名,因為排名墊底的是剛結束十年內戰的獅子山。 Burkina Mom認為當各項發展指標都節節敗退時,政府卻為國慶日舉辦大遊行與慶祝活動,實在非常諷刺,這些節慶只是國內菁英階級自我安慰的工具: 布吉納法索人民生活每下愈況,政府卻只想著用可悲的演說或遊行來轉移注意力,一般民眾當然願意來點麵包和馬戲團表演,但這些娛樂 活動的水準低落,12月11日的國慶遊行,只是菁英份子自我安慰的工具,每日與我為伍的一般大眾,根本不知道親愛的政府又在玩什麼把戲;對於在市區工作的 人們,遊行唯一造成的是他們好幾天無法準時到班,因為遊行預演每天都使市中心交通癱瘓數個小時;對於飢民與營養不良者而言,政府派發食物當然很好,但天下 可沒有白吃的午餐,就算只是一點小餅乾,也得要付出代價。 與此同時,布吉納法索也在紀念獨立記者松古(Norbert Zongo)過世九週年,他與另外三人在距首都瓦加杜古(Ouagadougou)南方100公里的村落遭殺害。 松古是布國首家獨立報紙L'Indépendant的創辦人,他生前最後一年內,多在調查現任總統龔保雷之弟的司機韋德拉戈(David Ouedraogo)身亡命案,韋德拉戈據說因竊取老闆的錢,被秘密關在總統侍衛隊基地,最後遭虐待至死。 12月13日,公民社會成員、媒體自由團體與一般民眾齊聚,再度要求政府繼續調查松古的死因,但時間不斷流逝,筆者所參與的部落格Africa Flak不禁懷疑,這些內外壓力究竟能否迫使政府找出殺害松古和同事的兇手: 事件發生至今已九年,對於國際組織與政府能有什麼作為,我心中有兩股矛盾的念頭,第一個直覺認為外界要影響政府已經太遲,我不知 道歐盟與布吉納法索為此事曾有多少次對話,若雙方確實曾有所討論,顯然目前沒什麼效果,調查工作歹戲拖棚,在外交圈子裡,沒什麼事能比國家主權更神聖,而 松古遇害事件的無疾而終也象徵著各項國內議題的結果。 Under the Acacias的Keith 則從一個名叫H的人口中聽到奇怪故事,內容關於一名男子Al Hadji Bani前往麥加,但因朝聖活動商業化而覺得夢想破滅,回到布吉納法索後,前往首都北方230公里處的小村莊Bani,當地現在因七座土建清真寺而聞名, 且其中六座都違反伊斯蘭傳統,並未面向麥加。 Al...

27 十二月 2007

加勒比海:暴力加劇?

我們是否身處在一個比過往更暴力的世界?有些人認為如此,有些人覺得只是暴力事件廣受報導,今年稍早,世界銀行的報告指出,加勒比海地區可能是全球謀殺率最高的區域,也嚴重影響經濟成長,許多加勒比海部落客都在討論此事,這個話題也跨越了疆界、經濟與區域政治… Living in Barbados談及區域整體犯罪情況: 多數加勒比海國家與他國關係長久和平,只有少數國家曾真正與他國交戰,然而,我們如今也發現我們自己漸漸陷入了戰爭狀態。 對於出生地牙買加犯罪率日增,他也感到憂心忡忡: 若各位不清楚暴力犯罪對社會有何影響,來牙買加看看吧,高居全球之冠的謀殺率,以及各種暴行,不僅讓國家傷痕累累,也衝擊了人們生活的方式。 巴哈馬發生兩起的重大謀殺案之際,Bahama Pundit的Craig Butler認為,我們正處於「痛苦時刻」: 我國必須先找出問題的本質,才能有效處理,我認為教育與身處邊緣的年輕人受教育不足才是關鍵,我認為人們若未接受訓練,便無法思考與做出理智決定,變得容易受騙受誘惑,就我國而言,要靠犯罪奪得金錢太輕鬆愜意了。 同樣出身巴哈馬的部落客Nicolette Bethel寫道: 人們對社會有著各種恐懼,我的電子郵件信箱裡,每天都會傳來最新社會新聞的郵件,每一封的焦點都是暴力犯罪,有一封還不時更新我國犯罪率數字,還有的郵件頭條標題會出現火炎動畫符號讓你不得不注意,無論是談話節目或報章雜誌,都不斷提醒我們犯罪率有多高。 在分析巴哈馬治安情況時,她也提到多項研究指出:「當一個社會的信仰愈虔誠,也愈暴力。」 跟其他的部落客一樣,巴哈馬大學新聞系教授Daniel Henrich準備要以實際行動來做出改變。他架構出「打擊巴哈馬社會犯罪事件在危險青少年族群中激增」的策略。 就連國家元首也無法免於暴力威脅,A Limey In Bermuda「對總理收到裝有子彈的恐嚇信感到害怕」,也對於政治人物隨後的反應感覺不快。 我懷疑警方怎能那麼快公開宣稱寄件者身份。計件者可能是不滿政府的瘋狂在野黨支持者,也可能是執政聯盟內不同黨派的支持者,政治人物及其支持者應停止向下沉淪,停止對彼此的不信任。 對於國際人權日遊行人士遭暴力對待,古巴部落客也有很多話想說,牙買加的Francis Wade則試圖找出暴力犯罪與國內生產總值之間的關係,家暴現象在加勒比海諸國十分普遍,Stella Ramsaroop則從蓋亞那觀點看待此事。...

26 十二月 2007

俄羅斯:總統人選底定?

一年半前,俄羅斯部落客若想對著熊大叫,一定得去動物園才行,現在他們完全不用離開電腦前,因為總統普廷(Vladimir Putin)已打算支持第一副總理梅德維捷夫(Dmitry Medvedev)角逐2008年總統大位。 梅德維捷夫的姓氏(Medvedev)字源出於俄文的「熊」(medved),Yandex Blogs(RUS)便列出超過1500篇關於批評梅德維捷夫(RUS)的文章,另外1400篇文章則比較客氣[RUS],稱他是總統「繼承人」。 以英文書寫的俄羅斯部落客也在討論此事,先前都在猜測誰可能是下任俄羅斯總統,以下是部分反應。 Mark MacKinnon's Blog: 恭賀梅德維捷夫總統,當然選舉這個形式還是要做,不過他已篤定當選,除非克里姆林宮內決策又出現大轉彎,否則普廷欽點者肯定能過關,自由派的在野黨已自毀前程,無法團結一心,竟派出三人參加明年四月大選。 梅德維捷夫一切都是拜普廷之賜,若普廷開口要當總理,或是要他放棄總統職位,梅德維捷夫都會照辦。 Ruminations on Russia: 終章抑或序曲 Google News現在有108個條目,都宣布梅德維捷夫已成為執政黨與親政府政黨共推的總統候選人,許多人都認為這是好事。 但一切太簡單了,事情不會就這樣結束,反而是意想不到的面向,今年夏末的傳言指出,梅德維捷夫被查察正在積極布置勢力,以坐享好處繼續掌控重要職位(GAZP),但應不會成為總統候選人。 Sean's Russia Blog: 故事尚未了結,未來還有更多值得討論之事,但光是在初期,有件事已是再明白不過,無論普廷用何方式強調他會卸下總統職位,批評者也不可能輕易饒過他,正如Michael Corleone在電影《教父第三集》所言:「當我以為自己已是局外人,他們還不斷將我拉回局內。」 Siberian Light:...

哈薩克:政制符合歐洲標準?

哈薩克部落格圈最近主要話題仍是政治,當地政制屢見爭議,也愈來愈像蘇聯時期制度,人權記錄也仍舊低落,但然歐洲主要推動民主的「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主席,卻由哈薩克擔任。 外界許多人揣測,獨立國家國協愈來愈像個「獨裁者俱樂部」,成員國領袖不時相互交換處理媒體與選舉的方式與經驗,b-ryskulov指出,俄羅斯總統普廷(Vladimir Putin)數週前的電視訪談中,兩度特別讚揚哈薩克的發展,尤其支持哈國總統納札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 他表示[ru]:「為了某些原因,普廷在與其他鄰國比較時特別將哈薩克提出來,這個畫面會在精心策畫的電視節目上播出,讓我懷疑這並不是脫口而出的即興言論。」 Slavasay回顧[ru]哈薩克高層官員的資歷,注意到許多官員都是遭總統大規模任命與撤換,他認為:「如此調整內閣比較容易」,他也提到,哈薩克與俄羅斯不同,現任或前任情報機關官員較少進入行政單位任職,他指出:「情報人員入政府,最著名的例子是現流亡在外的前總理卡赫澤汀(Akezhan Kazhegeldin),據傳現任總理馬西莫夫(Karim Masimov)也出身情報組織,不過他完全否認。」 儘管哈薩克2005年與2007年選舉顯有瑕疵,「終身總統制」等修憲結果也受人質疑,但該國仍贏得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主席之位,Kzblog指出:「這已是正式結果,哈薩克先前爭取2009年主席未果,卻將於2010年擔任主席,官方通訊社也只報喜不報憂」。「人權觀察組織」亦發布新聞稿,譴責這項決定,認為哈薩克並未達到該組織的要求。 Joshua Foust也分析此事,一方面哈薩克人權與民主記錄貧乏,卻能擔任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主席,確實具有爭議性,他認為這種所有有關此事的外交協調是樁「醜陋的交易」。Slavasay也認為[ru]:「2010年主席之位已底定,哈薩克現在得非常努力,才能讓外界未來相信他能榮之重任」。Adam-kesher則覺得,「這是哈薩克外交人員的大勝利,也是該組織的大挫敗」,Adam-kesher看法很悲觀: 哈薩克又承諾在2008年要改革,包括媒體法規、誹謗罪除罪化與選舉法規自由化,不過人們對此新聞的反應通常是失望與迷惑,哈薩克以前也曾承諾改革,但後來沒落實,此次機會也不大,但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的聲譽已毀於一旦。 Epolet以不同的觀點看待[ru] 此事,認為哈薩克現任總統很在意形象問題,他指出:「2010年哈薩克擔任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主席時,正好也是總統納札巴耶夫的七十歲大壽,屆時將有大規 模慶祝活動,而2008年的主要活動,則是國家遷都阿斯塔納(Astana)十週年,這將形同是2010年的預演,而且十週年慶祝日也選在總統生日當 天。」 本文英文版同時刊載於neweurasia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對:Portnoy

22 十二月 2007

全球之聲一週間 1216-1222

以下為各位整理世界過去一週在全球之聲的動態: 每天每天,全世界都面對著不同的危機,有些是天災,有些是人禍,有些容易受到世界的注目,例如氣候變遷,讓各國領袖齊聚印尼峇里島集會,思索(與爭論)如何處理全球暖化的議題,若此現象真如部分人士所言,我們該如何與之共生,此類議題似乎相對較容易獲得世界多數國家的共識。不過也有些各國國內或區域的問題,不那麼容易在跨國媒體上彰顯與討論,這也常是全球之聲所聚焦的事物,也可做為彼此的他山之石。 從前我們並不常得知關於中亞的消息,或許因為上海合作會議(SCO),有些人才因此知道這幾個「斯坦國」的存在;或許因為「鬱金香革命」(Tulip Revolution),人們才開始知曉吉爾吉斯地處何方;事實上,中亞地區確實因地理與戰略因素,牽涉到諸多利益與安全議題:由於鄰近阿富汗,中亞成為毒梟的轉運站,使各國相當緊張;烏茲別克先前聽從俄羅斯的要求,要求美軍撤離國內軍事基地,也影響到美國在伊拉克所謂「反恐戰」的進度與調度;哈薩克政府屢屢修憲,甚而制定了「終身總統制」,令國際社會擔心當地政局發展,且該國經濟情況亦不穩定,社會不滿日增;另一方面,雖然中亞山峰相連、地形崎嶇,也因而擁有豐沛的水力發電資源,讓南亞多國均積極希望合作,以填補國內用電需求之不足。在上述因素交錯影響之下,中亞理應成為區域與國際角力的地區,但是在今年發布的歐盟中亞策略中,部分人士認為歐盟對當地的注意力仍然不夠。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衝突危機逾四十年,期間雙方關係起起落落,各界也曾試圖以各種方式,促進雙方的和平互動與往來,例如最近才訪問台灣的「和平船」(Peace Boat)創辦人,便曾邀請以巴兩地的年輕人登船相處,體驗彼此的相似與相仿,也有人持續思索,如何才能讓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和平共處;非洲布吉納法索的危機則在於媒體與言論自由,平面與電子媒體多數由國家掌控,記者縱然想要突破,也會面臨各種風險與阻礙,政府更用盡手段操控輿論的走向;相對於此,日本所面臨的危機則大不相同,隨著法國著名的米其林指南推出東京版,部分日本民眾擔心,外界對日本美食可能會出現誤解與偏差。 更多訊息請至全球之聲中文版網站,如欲收到每週訊息整理,請寄發電子郵件給中文小組負責人,主旨註明「我要收到全球之聲一週間」即可。

(短訊)俄羅斯:風雲人物計劃

部落格「新俄羅斯觀點」認為,美國《時代雜誌》今年將俄國總統普廷(Vladimir Putin)選為年度風雲人物,「是項對美俄兩國政治及媒體菁英皆有利的成功計謀,但此舉是否符合兩國人民利益,這個問題就留待各位讀者自行評斷了。」

21 十二月 2007

哈薩克:經濟危機之後

作者註:除Steve LeVine之外,本文其餘所有超連結均連至俄語文章。 無論是小型經濟或金融危機,或是政府所言的「導正市場行為」,哈薩克度過此次事件後,部落客仍不斷討論後續效應。 Sarimov表示,哈薩克金融業年會已無限期延後,國家銀行主席Saidenov解釋:「因為總統下了指示,所以情況很明顯,銀行業的任務也很明顯,不需要再開會討論」。這種抑制言論的決定讓Sarimove很擔心,「銀行家都嚇得不敢說話」,也預估明年政治還會倒退。 syndikator 探討政府把貧窮線訂為日常支出百分之四十的水準。很明願的,如果賺不到維生薪資的40%,我是難以維持生計的。,若我勉強賺到薪資43%好了,按政府的標準,我仍不能算是窮人,可惡的法令! 而WOndernews 質疑近來哈薩克房地產風波的根源。他聽到了一個網路上偶然走漏但已被查禁的資料,一段竊聽的電話錄音。2007年8月間,某位政府高官為執政黨招募國會競選經費。捐錢的企業正巧都是國內主要的二大建設公司。「也許這就是房貸市場破產的原因?」他憤怒地質疑。 Xxrock討論另 一項議題,政府最近查緝哈薩克最大城市阿拉木圖(Almaty)附近國家公園的違建別墅,他表示:「官員貪污早已是個公開的秘密,但值得注意的是,儘管所 有證據都顯示,土地任意贈予高層官員明顯違法,可是只有威脅權力核心的官員遭到法辦」,檢察官竟然決定不起訴部分犯案官員。 Steve LeVine總是熱衷於觀察哈薩克等裏海國家的石油業發展,他指出,最近雪弗龍(Chevron)與艾克森美孚(ExxonMobil)等大企業陸續讓步,代表石油大公司在哈薩克的影響力逐漸下滑,他表示:「多年來兩家公司都展現強硬態度,如今卻立場軟化,乖乖付出3.09億美元的環境污染罰金」,他也認為,義大利的Eni代表全球許多石油大公司與哈薩克談判,將盡力滿足政府要求,以取得該國廣大油田的開發權。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對:nairobi

巴西:語言使用自由

20 十二月 2007

日本:米其林指南登陸

11月22日,廣受各界討論的東京米其林指南上市,在日本,只要結合法國與美食準沒錯,在上市前後,這本由法國輪胎公司米其林出版的餐廳及旅館指南,果然深受日本媒體注目而獲大幅報導,自然也成為日本部落客的焦點話題。 Flickr用戶pict_u_re拍攝照片。 部落客gen認為: 我只隨意瀏覽朋友手邊這本已熱賣一空的東京米其林指南,我只去過其中少數幾家餐廳(大概是五至七家一星級餐廳),相較於紐約和巴黎餐廳數各約兩萬家,大東京地區竟有逾十六萬家餐廳,想到就十分驚人。 許多人都在討論評鑑結果是否合理,也有人認為,為什麼是由非日本企業來決定東京美食標準,而又有多少最佳餐廳只能憑邀請函進入,故沒有進入評審範圍,不過這又是另一回事了。 東京米其林指南餐廳全列表在網站上,不過只有店名,評論內容等再版買紙本書才看得到。 再者,這本指南也引發某些爭議,批評者認為用西方品味與標準衡量日本傳統餐廳,無法得到正確結果,ko-ji指出,指南只評鑑東京部分地區,而且評鑑標準也不明。 很多人都在討論這個話題,但就我翻閱看來,東京23個行政區之中,指南內只報導了9個區,台東區與中野區有諸多悠久知名的餐廳都未獲評鑑,讓我更想知道這群外國人的評審準則何在。 Flickr用戶eprouveze拍攝照片。 有些部落客以諷刺口吻看待整件事,這位部落客表示: 為什麼大家要小題大作?老實說,我覺得人們太大驚小怪了,我不認為法國人能夠評論日本美食,不過大概可以建立東京法國餐廳的品質標準吧。 許多部落客也認為這本指南太過勢利,也對日本飲食文化在其中並未彰顯感到失望,saturday_interlude便表示: 就算巷內小餐館不是高級食肆或高檔法國餐廳,也能享受到三星級的體驗,因為小餐館裡不僅有美味飲食,還有老闆娘的溫暖笑容。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對:User:nairobi

15 十二月 2007

全球之聲一週間1209-1215

以下為各位整理世界過去一週在全球之聲的動態: 自由與平等,總是存在於人類的理想之中,但現實總不那麼美麗,這些權力不會是天下掉下來的禮物,永遠都需要社會、非政府組織與許多人士的爭取與努力,才有機會品嘗自由與平等的成果,其中政府更常是阻礙這條理想道路上最大的石頭,若如不動員眾志之力將它搬開,自由與平等將是遙不可企及的夢想。 尤其是網路世界的自由,全球之聲向來對相關議題多所著墨,先前曾報導全球web2.0網站遭封鎖的情況,本週持續關注,包括敘利亞政府封鎖熱門網站與論壇,後有Youtube網站取消埃及社運份子的使用權與用戶資格,無論這是政府主動出擊,或是網路業者迫於政治壓力(或揣摩政意)移除反刑求運動者上傳的畫面,一方面顯示各國政府對箝制民意言論毫不手軟,另一方面也透露出執政者對於網路的恐懼,深怕人民因此獲得資訊、加強聯繫與互通有無,發展至勢不可擋的地步,當然,人民也不是只能被動接受,在這些報導裡,我們都看見人們尋找另一條路,希望突破封鎖。 馬來西亞各族裔之間的平等問題,在該國存在已久,早自1971年起,馬國政府便推行所謂的「新經濟政策」(NEP),希望快速提升馬來人的經濟地位,在各項規定獨厚馬來人,無論在公部門任職、經濟、教育等方面,馬來人都有特別權利,這項政策就某方面而言確實成功,讓馬來人的社經地位水漲船高,但也長久讓國內其他族裔心生不滿。之後這項政策不斷延長效期,至今已實行逾三十年,社會不滿也逼近臨界點,2007年適逢馬來西亞脫離英國獨立滿50年,社會檢討聲浪不斷,衝突與抗爭也時有所聞,本週所刊載的印度裔民眾抗議事件即為一例,希望擁有更平等的社會地位與權力。 提及此事,身處台灣的外籍移工們,12月9日也號召走上街頭,爭取他們的休假權,希望擁有更平等的工作環境,這場「我要放假」移工大遊行,證明台灣在平等方面,還有更多努力的空間。 更多訊息請至全球之聲中文版網站,如欲收到每週訊息整理,請寄發電子郵件給中文小組負責人,主旨註明「我要收到全球之聲一週間」即可。

14 十二月 2007

馬來西亞:印度裔群眾要求平權

馬來西亞印度裔人士數週前穿越車陣、封鎖的道路與關閉的火車站,在首都吉隆坡舉行示威抗議,要求獲得平等人權。 警方封鎖英國高級專員公署附近的道路與兩座火車站,對「印度人權行動組織」的遊行隊伍嚴陣以待,使用催淚瓦斯與摻有化學物質的水柱驅離群眾,成功將抗議民眾分散區隔在吉隆坡各處,有些人被趕到安邦路區(Jalang Ampang),靠近印度教聖地黑風洞(Batu Caves)著名的雙子星大樓也在不遠處,抗議群眾自早上七點三十分便在雙子星大樓附近集結,據報導指出,直至晚間十一點,警方都還在黑風洞入口處驅散群 眾。 照片由lastham 提供。 Jelas.info的部落客記錄自己在安邦路區遭遇催淚瓦斯攻擊的親身經驗: 我很靠近最前端,從來沒遇過催淚瓦斯,讓我措手不及,我的天啊,感覺有夠痛,我以為自己要窒息了,我只能慢慢隨逃竄的群眾步行離開,我不確定後頭當時有沒有警員在追打我們。 由於群眾分布的區域太廣,各方對於遊行人數估計差異頗大,英國廣播公司在高級專員公署外採訪,認為超過5000人參加;美聯社報導人數破萬,《亞洲時報》估計超過兩萬人,網路新聞網站Malaysiakini認為有三萬人。 《新海峽時報》報導,共有136名抗議群眾面臨起訴,三名「印度人權行動組織」人士在抗議前三天,便已因煽動叛亂罪名被捕,等抗議隔天便無罪釋放。 「印度人權行動組織」並未獲得政府發出遊行許可,但仍提交一份備忘錄,要求英國政府拿出四兆美元,補償1967年馬來西亞獨立之前被英國送至馬來西亞工作的印度民眾,抗議群眾抨擊馬國法律歧視國內龐大坦米爾族群,馬來西亞今日印度裔族群超過二百萬,由於政府採行的配額制度獨厚馬來人,使印度裔人民難以取得營商執照、物產與高等教育機會。許多抗爭群眾高舉英國伊莉莎白女王與印度聖雄甘地的照片。 (圖說)駐守英國高級專員公署附近的警員 抗議者也認為,他們希望獲得馬來西亞印度國大黨的注意,S. Samy Vellu自1979年便領導該黨至今,對於該黨長期無力提升馬國印度裔族群的地位,許多群眾感到十分失望。 Color Blind的部落客Ronnie Liu指出,抗議者高喊要Samy Vellu下台: 馬來西亞國大黨黨魁S Samy Vellu必須立即下台,這似乎是今日三萬抗議民眾的共同心聲,我遇到每位印度同胞都意見相同,Samy Vellu先生,你聽見人民的心聲了嗎? Disquiet部落客兼全國人權學會主席Mal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