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Leonard · 三月, 2007

1982年生,全球之聲多語言計畫負責人,翻譯內容刊載於全球之聲、外交學者Herdict,目前譯著兩本,出沒於各種活動與會議場合擔任口譯員。

Email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三月, 2007

15 三月 2007

尼泊爾:特萊地區動盪與過渡政府

校對: Justin 尼泊爾南部平原特萊地區的爭議至今未解,「特萊人權論壇」曾在當地南部發起最大規模抗議活動,要求政府提供平等機會與社會地位,近來又再度開始發動罷工。 部落格Democracy for Nepal的Parmendra Bhagat認為,取消2月7日抗議活動是一大錯誤,當天由於政府同意制憲會議內將有49%的代表來自特萊地區,於是臨時取消抗爭計畫。 決定取消2月7日特萊抗議真是大錯特錯,該組織根本沒有明確訴求,他們當下應堅持要求內政部長辭職並組成調查委員會,否則就要持續罷工,但最佳時機現已流失。 Parmendra Bhagat主張抗爭行動要持續下去,直到政府答應並落實所有要求,他一方面批評媒體對此事報導不足,另一方面譴責某位少數團體領袖反對罷工。 特萊罷工事件不僅失去了時機與動力,也招致阻礙交通運輸與商務往來的批判,United We Blog的Dinesh Wagle便提及反對罷工的情況。 特萊人權論壇雖發出各地罷工令,但當地多個地區都未跟進,不過東部仍有部分地區受罷工影響。 毛派由叛亂團體轉型為政黨組織,目前準備加入政府運作,尼泊爾部落客十分關注這項議題動態,他們相信毛派進入政府是和平進程一大進步,也會讓新尼泊爾的夢想又靠近一些。 Dedicated to Daniel Pearl的Ghanshyam Ojha認為過渡政府愈早成立愈好,但他也憂慮毛派可能持續使用暴力: 我強烈主張過渡政府應盡速成立,但毛派份子應先發表聲明,公告他們將停止所有暴力活動,包括妨礙其他政黨運作,毛派也不該再持武器公然示眾。 Ghanshyam Ojha在一篇文章內,描述他與毛派最高領袖普拉昌達見面的過程,內容好像電影一般,當然也反映出毛派在尼泊爾運作的情形。 Hamro...

12 三月 2007

突尼西亞:寫政治部落格不被政府盯上的方法

校對: Justin 「突尼西亞網路局」為一政府單位,專責監督網路世界言論,若網站或部落格出現批評政府或官員的論述,就會動手封鎖或關閉,讓其他人不得其門而入,不過突尼西亞部落客還是能找到其他方式,繼續談論政治動態。 網路局去年12月行動時,針對的是對國內現局稍有批評的多個部落格,後來便未有任何消息,似乎限制變得較為寬鬆一些,Zizou from Djerba認為這是個好現象,不過他也同時指出,這段時間批評政府的文章數變少,顯示前次警方與武裝戰鬥組織發生槍戰,還是影響了人民的態度。 突尼西亞部落客確實減少談論敏感議題,連游走政府容忍邊緣的文章都很少人寫,人們不能否認這與上次Soliman地區的事件有關… 唯一還受監督的部落客是Mouwaten Tounsi,他從去年起已換了五次網址,Mouwaten也選擇在文章裡直言不諱,尤其他最近寫了封公開信給總統,呼籲給予媒體更多自由。 最近真的很少有批評政府的文章,Tarek Cheniti的文章討論社會經濟議題,例如教育民營化議題[fr],或是像Isis的文章裡,論及突西尼亞獨立51年來的成就,部落客在揭露問題的同時,都刻意省略根本原因,藉以避開網路局的監視。 部落客OuNormal則發揮創意,用其他方法談論政治以逃避查禁,他的部落格NormalLand是個虛擬國度,由他自己擔任虛擬統治者,指派不同的部落客擔任各部會首長,不過諷刺的是,這些部會名稱大多是超顯微結構部、黑市部、鬥毆與衝突部、貪污部等,他還設立了名為「壞男孩議會」的國會組織。這個虛擬國度也有一面國旗,就源自於真正的突尼西亞國旗,另外還有首非常好笑的國歌。   許多部落客都參與這場假造活動,尤其在Chanfara[Ar]策劃下,OuNormal遭密謀政變推翻[Ar],不得不舉行一場總統選舉[fr]包括 Mouwaten[fr]與Temeraire[fr]等部落客都宣布參選。 在我眼裡,這就是典型的突尼西亞人,他們總是努力在社會各種限制中過生活。

9 三月 2007

布希出訪拉丁美洲,抗爭如影隨形

    譯者: Leonard 美國總統布希這幾天訪問拉丁美洲,巴西首都聖保羅軍警嚴陣以待,隨時阻擋大批抗議群眾,巴西攝影部落客Tatiana Cardeal也準備好相機記錄一切,上面這張相片的圖說寫道: 昨日近萬人參與了世界女性日與反布希的抗爭遊行,只因為不到15名抗議者與「無賴」企圖癱瘓馬路,橫躺在汽車前造成混亂,聖保羅軍警竟然便朝著群眾發射瓦斯彈,造成民眾恐慌及受傷。 許多部落格文章都關注布希訪問拉丁美洲,Colin Brayton將當地部落格與獨立媒體部分文章做了翻譯;Erwin Cifuentes在文章布希南行-自巴西開始訪問行程中,整理各種相關連結;新聞學教授Marc Cooper也寫下向來文句精煉的評論;Leftside迅速寫出較為直白的分析,還貼了一張很棒的照片,讓人們看到布希下榻的希爾頓飯店前就有貧民窟;Made in Brazil則提到25歲模特兒Junaína Bueno遭逮捕的消息,根據《Brazzil Mag》的報導,「一名可疑警察上前盤查,要求女模將包裹身體的巴西國旗打開,結果發現女模身上只穿著比基尼泳裝,於是以裸露猥褻罪名將她逮捕」。 Jose Murilo Junior每週都為我們整理並翻譯葡語系部落客的文章,相信也會包括許多有關布希出訪及抗爭的第一手報導與分析,也相信布希前往烏拉圭後,當地警方也得辛苦加班了。

8 三月 2007

黎巴嫩:宗派主義與和平團體

  原文: Sectarianism and Peace Groups 作者: Moussa Bashir 譯者: Justin 校對: Leonard   許多部落客本周發表宗派主義的相關文章,原因可能出自對宗派衝突的恐懼。不過,一如預期,部落客對此議題的定義眾說紛紜,處理的方式也不盡相同。有些人認為這僅是議題炒作,另一些人則認為置之不理將招致災禍,也有人將其視作黎巴嫩特有的情況,是一樁好事。然而在貝魯特(Beirut),許多反對宗派主義的青年團體紛紛冒出來,試圖拯救黎巴嫩免於內戰,以及避免黎巴嫩如周遭國家一般陷入動亂,除以上討論主題,黎巴嫩部落格還觸及其它範疇,如建造與修復橋樑、最佳攝影獎、以及314同盟(March 14 Coalition)的笑話和異議。以下是幾篇我蒐集的文章: 為數眾多的黎巴嫩團體及支派究竟對彼此了解多少?答案似乎是一無所知,部落客Abu Ali為文指出這就是憎恨和戰爭的根源: 最近一位好友告訴我:「我希望國內什葉派能扮演好黎巴嫩人應有的角色,這樣我們才能過生活和建設國家。」當我問及她是否了解什葉派以及黎南,她的回答很天真,都是什葉派鞭笞贖罪節等充滿偏見的刻板印象,我們的對話再度證實黎巴嫩人民的確不了解彼此。我們不容忽視一點:恐懼與不信任是激起宗派仇恨及內戰的火苗,而這火苗來自無知。 黎巴嫩是為宗派政治國家,民眾對他人一無所知,因此多疑。 我準備了一份關於什葉派及賈巴阿邁爾(Jabal Amel,黎南山區什葉派勢力地盤)的簡短文件…… 根據部落客Walid Moukarzil文章指出,宗派等其他認同往往凌駕在黎巴嫩本土認同之上,黎巴嫩竟然沒有黎巴嫩人,這就是問題所在,除非黎巴嫩人出現,否則問題無法解決。...

1 三月 2007

馬爾地夫:天堂國度的虐囚手段

原文: Maldives: Torture Techniques in Paradise 作者: Nihan Zafar 譯者: Leonard 校對: Portnoy 部落格Groundsix指出馬爾地夫用某些虐待手段對付遭拘留者與受刑人: 板刑:受害者的手腕與腳踝全都銬在一片木板的小洞中,只能保持彎腰的姿勢,進食無法用手,便溺只能在原地解決,受害者常得與自己的排泄物共處多日,這項酷刑的受害者縱然未來能夠活著離開,也會終生受脊椎問題所苦。 女性受刑人遭到輪暴,有些其他女性受刑人也得被迫觀看過程,遭成心理虐待與傷害,也有人被迫觀看後上吊自殺。 吊刑:受害者雙手緊緊銬在背後的監牢入口上方的通氣孔欄杆上,懸在半空中數個小時之久,肩膀與手肘大多因此脫臼,獄卒還不斷毆打受害者,穿著軍用靴子踹踩他們,在一起詳細記錄的案例中,一名17歲少年在偵訊室裡脊椎受創,導致終身癱瘓。 馬爾地夫政府常使用虐囚手段以維持政權不墜,「馬爾地夫防止虐待與不良對待協會」 已記錄數起虐囚事件。 近來警方暴行不斷增加,促使馬爾地夫民主黨發動遊行抗議。 馬爾地夫是全球著名度假勝地,元月數據顯示觀光客人次創下新高,英國組織「馬爾地夫之友」發動馬爾地夫旅館抵制行動,呼籲旅客不要入住與執政當局有所聯繫的旅館,該組織表示抵制行動並非為了阻止人們前往馬爾地夫。 「馬爾地夫之友」呼籲旅客發揮道德力量,慎選度假地點,如果各位選擇由X經營的旅館,就等於支持總統Maumoon Gayoom 28年的獨裁政權,如果各位選擇的旅館不在這份清單,就請盡情享受各位的假期,不會受良心譴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