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Leonard · 十月, 2007

1982年生,全球之聲多語言計畫負責人,翻譯內容刊載於全球之聲、外交學者Herdict,目前譯著兩本,出沒於各種活動與會議場合擔任口譯員。

Email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十月, 2007

12 十月 2007

哥倫比亞:幽默部落格奪首獎

哥倫比亞電訊與資訊科技協會公布2007最佳部落格名單,得主是「Se nos cayó el sistema」[ES]部落格,內容是以詼諧方式討論產能與企業事務,部落格名稱譯為中文其實是「系統錯誤」,是許多企業及員工歸咎問題責任最常用的說詞。 「系統錯誤」是本正在編寫的企管書,傳授人們如何在第三世界營商的方法,其中充滿有趣故事,關於開發中國家內的公司策略、組織、技術、程序與人力問題。 該部落格也獲提名角逐德國之聲國際部落格大獎BoBs。 部落客Víctor Solano[ES]表示: 獲獎部落格的內容頗具一致性,持續關注同一議題,作者Andrés Naranjo以顧問角度,不斷探看組織網絡內每個角落與縫隙,既維持務實態度,又不失其幽默,並以社會觀點看待企業以系統錯誤卸責的利弊。 「系統錯誤」部落格作者Andrés Naranjo也用同樣的筆觸,提及頒獎典禮實況[ES]: 我覺得很有意思的是,這個部落格專注書寫企業、產能等議題,正好切合這個時代的精神(追求競爭力與生產力),我想兩者(譯註:部落格內容與其得獎)之間確有關係,…這是一堂行銷課(本文一切都與企業有關),…告訴我們部落格內容做為一種產品,重點不在於作者在賣什麼,而是評審買到了什麼! 原文作者:Juliana Rincón Parra 校對:mountaineer

11 十月 2007

剛果民主共和國:又見空難

Du Cabiau à Kinshasa是名居住在剛果民主共和國(以下簡稱剛果)的比利時人,他提到[fr]在Kimbanseke發生的空難,當地也是首都金夏沙(Kinshasa)貧困與人口稠密的地區。 空難至少造成50人死亡、數十人受傷,外界不斷抨擊運輸部長「改革航空業無能」。 Du Cabiau à Kinshasa認為這起意外其實註定會發生: 遠自一英里外,都能看見失事現場,由於剛果完全缺乏公路、鐵路等陸路基礎建設,國內運輸多數倚賴飛機,這個貧國的空中交通十分繁 忙,國內共有數十家小型民營航空公司,等於天空中有數百架會飛的棺材,我們每天都會看到許多超載的古董飛機,從房屋上低空掠過。這起空難不是空前,也不會是絕後。 剛果部落客Alex Engwete[fr]指出,是因為發生了災難,世界才會注意到剛果: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播出金夏沙班機墜毀畫面,國際大媒體最愛這種激情的災難畫面,不然他們平常都對剛果漠不關心。 原文作者:Jennifer Brea 校對:FoolFitz

伊朗:飢餓勞工罷工抗爭

伊朗胡齊斯坦省(Khuzestan)境內的Shoush地區中,數千名隸屬於Haft Tapeh甘蔗廠的勞工因拿不到薪資,這兩週開始罷工,政府派遣軍警人員前往鎮壓,但罷工仍未中斷,多名部落客關注此一事件,並提及其他工運份子所面臨的艱困情況。 署名「苦勞」的部落客表示[Fa],數千名Haft Tapeh甘蔗廠的勞工自10月27日起發動罷工,其中一項口號為「Haft Tapeh勞工很飢餓」,參與人數大約3000,雖然曾一度想在政府大樓前抗議,但遭到警察攔阻。 他也提及,該工廠員工過去便曾有罷工記錄,政府也每次給予承諾,但從未實現。 Kaargar亦表示[Fa]: 罷工抗爭進入第四天,Dezfoul甘蔗廠的部分失業勞工也前來聲援,他們高喊「工作賺錢是我們的絕對權力」!因為伊朗政府先前曾說過「核能發電是我們的絕對權力」。 Workers-1may提及,Haft Tapeh全體5000名勞工於9月12日發出公開信,開始罷工;過去幾個月來,勞工代表雖曾與伊朗官員談判,但每次都只得到空頭支票,此次勞工也投書至國際勞工組織。 軍警鎮壓 Kaargar另指出[Fa],軍警人員攻擊示威群眾,造成十人受傷,而工運人士Ferydoun Nikofard則在家中遭逮捕。 部落客「獄囚回聲」表示[Fa],經過兩天罷工後,伊朗情報單位開始施加壓力,揚言要讓工人們吃苦頭,他也認為,當勞工受威脅又領不到薪資時,國際勞工組織就該介入處理。 勞工遭扣押 另一位署名「工仔人」的部落客提醒[Fa],除了Haft Tapeh的勞工,還有其他勞工亦面臨困境,他也拿出庫德斯坦省入獄工運人士Mahmoud Salehi的影片,影片中,他人在醫院,卻仍被銬上手銬!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FoolFitz

9 十月 2007

馬達加斯加:選舉仍有陰影

馬達加斯加總統拉瓦盧馬納納(Marc Ravalomanana)領導的政黨TIM,在上週的國會選舉大勝,在127席中贏得106席,不過全國投票率甚低,在首都安塔那那列佛(Antananarivo)只有19.42%。 總統先前提出極具野心的「馬達加斯加行動計畫」,並於今年四月以公投通過,希望這份藍圖能帶領國家脫離貧困,此後總統便以國會代表的舊民意不符合新民意為由,宣布解散國會、提前選舉。 親身參與投開票作業的部落客Jentilisa表示,雖然選舉過程平和,但其間仍有諸多異常之處。 Jentilisa指出,早在選票送至之前,許多驗票單便已有選務人員簽名,而且他們還提前離開計票中心,並未監督驗票單送至內政部及高等憲法法庭,增加驗票單內容遭竄改的危險。 選務人員盲目相信驗票結果,提前離開計票中心,這些驗票單若送至內政部及高等憲法法庭時,內容可能與先前完全不同,他們應該要在場保護選票。 而且如果選民沒有選派代表追蹤計票及驗票過程,就和計票員與選戰觀察員一樣沒有盡責,因為選民的責任並不是投下選票便了結,在我 看來,假使各位沒有追蹤自己選區內的計票結果,就等於消極接受選務人員將任何統計數字交給政府。令我最感意外的是,竟沒有任何候選人的委任代表提出任何異 議,全都在選票抵達前簽下驗票單,所以今天我的文章標題為「贊同選舉舞弊」,因為每個選區內,從每位選民到每位官員都參與其中。 原文作者:Mialy Andriamananjara 校對:mountaineer

8 十月 2007

玻利維亞:伊朗總統來訪

編者註:本文收集來自玻利維亞與伊朗部落客的反應,其中伊朗部分資訊收集由全球之聲波斯文編輯Hamid Tehrani協助。 玻利維亞政府前幾天歡迎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短暫訪問,玻國總統莫拉列斯(Evo Morales)也與他簽署多項協定,由於兩國過去鮮有往來,許多玻利維亞民眾對此事大感意外。協定內容主要涉反能源業與農業投資,不過細節尚未決定,莫拉列斯強調協議與核子事務無關,或許是刻意撇清這方面的關係,也讓人想起莫拉列斯接受喜劇脫口秀Daily Show訪問時強調:「別把我算進邪惡軸心國」。 玻國民眾很想釐清兩國情況究竟如何,當伊朗總統抵達機場時,部落格Palabras Libres的Mario Duran前往拍攝現場情況,卻馬上受到安全人員的關切,還爆發口角[ES]: 我手持數位相機,站在連結機場與首都市中心的英雄大道7公里處,開始四處拍照,…我沿著縣界走,只看到一面玻利維亞國旗在風中飄揚,轉個彎接近機場出口處,我看見人們手持標語、伊朗國旗,以及象徵玻利維亞原住民的三色旗,以手工製作的標語寫著歡迎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我一開始拍照便聽見有人大叫:「那個拍照男子是誰?」,很快便有個人上前,一把抓住我的皮外套,另一雙手要搶我的相機,他質問我:「你在幹嘛?你以為你是誰?」,我似乎一定得出示身分才行。 Mario Duran表明為部落格「La Constituyente」寫稿後,安全人員便允許他繼續攝影,才有現在部落客上刊登的照片集,這次訪問前後似乎都非常敏感,部落客也開始分析簽署協定與伊朗總統來訪背後的真正原因,有些人希望一切不要只是為了激怒美國,Voz Boliviana認為此事背後還有另一國介入[ES],不過也想問:「為什麼選伊朗?」 其實這也不是秘密,玻利維亞之所以與會伊朗接觸,當然是因為政治上與外交上和委內瑞拉結盟,此事也證明外交政策能如何影響到一國政府,我國總統不過是跟隨外交走勢,並且加入了挑釁美國的行列。 其他人則更加懷疑玻利維亞即將捲進伊朗核子爭議與世界的衝突中,Willy Andres指出[ES]: 我希望與伊朗的協定對我們影響不會太大,我聽聞有些人認為協議「就是讓人相信這一切與核子事務有關,因為無論是核子反應爐所需的鈾或是『重水』,玻利維亞全都有」。 許多玻利維亞民眾對伊朗文化並不熟稔,也對伊朗代表團提出的要求感到意外,MABB的Miguel Buitrago寫道: 在野黨當然是持懷疑態度,他們質疑玻利維亞如此公開與伊朗建立外交關係,究竟獲得什麼利益?部分人士更特別指出,阿曼尼內賈德一方面讚揚兩國女性,另一方面卻禁止女性出席所有伊朗官員在場的活動或酒會,簡直是自相矛盾。 伊朗民眾對於兩國的新協定也有話要說。 Ayandeh MA提及,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結束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爭議演說後,前往玻利維亞,沒有人清楚此行目的為何[fa],而玻利維亞在野黨則警告政府不要邀請伊朗總統前來,因為一方面伊朗政局並不穩定,且阿曼尼內賈德訪問可能有損玻國利益。Ayandeh MA還指出,伊朗總統已承諾要提供十億美元給玻利維亞政府,連同之前給委內瑞拉和中國的優惠,金額已很龐大,伊朗希望藉此減少聯合國對伊朗核子計畫的制裁帶來的衝擊。...

7 十月 2007

全週之聲一週間 1001-1007

以下為各位整理世界過去一週在全球之聲的動態: 過去一週國際間最受世人注目的事件,莫過於緬甸僧侶街頭示威遊行的後續發展,全球之聲自然也有多篇相關報導,中國政府對此事雖然態度消極,中國的部落客則明確力挺緬甸僧侶,支持他們繼續爭取民主;鄰近緬甸的東南亞各國社會也持續發言聲援,要求該國政府正視此一問題,不可閃躲迴避,有些人認為僧侶不應介入俗世之事,但其他人主張,在國家苦難之時,縱然是出家人也應貢獻心力。 當然,緬甸軍政府也非按兵不動,儘管先前傳出部分軍隊在瓦城讓步,但其他部隊一點也不留情,對著和平遊行的群眾及僧侶開火,造成多人死傷等憾事,除此之外,軍政府為封鎖消息,亦加強對網際網路的管控,動手斬斷或竊聽對外聯繫管道,不過部落客也未輕易言棄,利用迂迴戰術,仍輾轉將國內政府及軍隊的種種駭人行徑流傳公諸世界;先前有人曾懷疑軍方會派人偽裝成僧侶煽動暴力,目前雖然沒有聽聞此類消息,可是也傳出軍隊企圖削減僧侶的影響力,逼迫他們還俗等,不過多數並不願意就範。 除了緬甸事態消息,世界各地則繼續探索網路與部落格的新可能,肯亞媒體開始使用部落格報導大選,希望結合文字、影音、留言回應等多重互動功能,也開放一般人士提供相片,讓讀者不只是單純的閱聽,也能參與其中;居住於海外的伊朗裔青年不希望遺忘遠方傳統,希望了解伊朗,卻又對媒體裡的外交、政治角力亂局索然無味,因此架設部落格,透過網路力量傳遞關於伊朗的藝文消息,藉此讓伊朗人在世人心中的形象不至於那麼扁平,提醒大眾伊朗仍是個千年文化古國。日本社會慢慢發現社會媒體的影響力日增,專家建議企業與其和部落格或網路社群對立,不如懂得善用此種新興媒體,藉此與潛在消費者溝通,也能透過此種管道發布正確消息,遏止不必要的流言。 本週另有兩篇來自日本的消息,皆觸及社會的敏感神經,內閣主管司法事務的法務大臣語出驚人,建議死刑判決定讞後半年內,就應自動執行死刑,避免積案如山,此話一出當然引來正反評價;另一則報導則與醫療事業相關,在現代社會中,究竟該如何定義醫療機構與醫務人員?而醫護人員又如何看待病患,有幾位醫務人員在部落格中說出真心話,揭露其間複雜難解的醫病關係。 更多訊息請至全球之聲中文版網站,如欲收到每週訊息整理,請寄發電子郵件給中文小組負責人,主旨註明「我要收到全球之聲一週間」即可。

日本:死刑執行自動化?

日本新內閣上任後,法務大臣鳩山邦夫(Hatoyama Kunio)獲留任,不過9月25日他在內閣總辭前召開記者會時,表示他支持讓死刑執行自動化,不必非得等法務大臣簽署後才能執行。 如前文所說,日本死刑程序原本就有問題,因此這番發言更令人感到不安。 日本部落格圈對此自然也評價兩極,保守派部落客大多讚許這個構想,例如Chimata no Wadai[jp]便認為: 鳩山大臣主張「死刑應於判決定讞後六個月內自動執行,毋需經法務大臣簽署同意」,我完全支持此事,日本終於有個頭腦清楚的法務大臣,假若死刑必須要法務大臣簽字才可執行,司法體系根本不算獨立。 而部落客Otama obasan de mo wakaru[jp]雖然不反對死刑,但認為鳩山大臣發言不負責任。 鳩山大臣提出他的看法,但他似乎不清楚憲法內容,難道他以為歷任法務大臣拒絕簽署執行令,只是純粹因為不願意蓋章嗎? 自由派人士見解不同,Big Bang對於法務大臣的職責提出很好的觀點[jp]: 但鳩山不是呼籲廢止死刑,只是他不想做下令開鍘的人,雖然將這項責任放在一個人身上確實很痛苦,但如果法務大臣不願負責,誰該做出死刑執行的最終決定?提出執行自動化來卸責真是惡劣,仔細想想,沒有人強迫鳩山接下法務大臣職務,如果這項工作如此痛苦,一開始他就不該答應。 最後部落格Bogus News提及一項有趣但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jp],指稱鳩山打算仿照機器戰警,製作死刑執行機器人。 這部全自動死刑執行機器人不需法務大臣簽名,就會自動執行,這真是個大問題,只要打開開關,便自動偵測該結束誰的生命。 原文作者:Jens Wilkinson 校對:FoolFitz

4 十月 2007

摩洛哥:英國女童失蹤案烏龍

先前有位西班牙觀光客在摩洛哥利夫(Rif)山區拍下一張模糊照片,其中有位摩洛哥女性背著一名金髮小女孩,貌似失蹤的英國女童瑪德琳(Madeleine McCann),讓各國媒體與部落客議論紛紛。 後來經查證得知,照片中的小女孩並非瑪德琳,而是位名為Bouchra Benaissa的兩歲摩洛哥女童,且金髮碧眼的孩童在當地並不罕見。相較於許多新聞網站驚訝於兩名女童如此神似,摩洛哥部落客只覺得外界大驚小怪。 Au début était le blog…的Naim[fr]指出: 人們對種族的刻板印象實在難以磨滅,光是一位西班牙旅客在靠近Tétouan地區的山上,拍下一張摩洛哥女童的模糊照片,便能讓西班牙與國際媒體一陣忙亂,懷疑5月2日在葡萄牙失蹤的四歲英國女童瑪德林可能遭一對摩洛哥人綁架,認為照片中的女孩皮膚與瑪德琳同樣白晳。不過疑團很快便已解開,這位「摩洛哥瑪德琳」其實名叫Bouchra Benaissa,她的父母為人和善,不僅接受警方長時間偵訊,甚至忍受數十家西班牙、英國等國際媒體的騷擾,只為釐清所謂的「謎團」。 早在新聞媒體確定照片中女孩並非瑪德琳之前,部落客Abdelilah Boukili便已質疑: 我個人認為那不可能是瑪德琳,照片中背著女孩的婦人似乎來自鄉下,尤其在摩洛哥鄉村,鄰人皆雞犬相聞、相互熟識,假若她帶著一位說英語的女孩出現,肯定會引來當地民眾好奇,況且許多摩洛哥北部居民都移民至歐洲,婦人也可以聲稱是歐洲親戚的孩子。倘若那女童真是瑪德琳,婦人肯定不會讓她出現在公共場所,因為人們仍對此失蹤案件記憶猶新,摩洛哥警方也仍積極搜尋瑪德琳的下落。摩洛哥政府有責任要掌握國內各地外籍人士的動向,也有全國網絡通報任何不尋常之事,瑪德琳年紀太小,不可能迅速學會當地語言,只要她開口說英語,必定會受人注意,成為周遭地區的討論話題。 Laila Lalami記下她所見最棒的新聞標題: 這是來自《Le Matin》的標題:西班牙人驚覺 摩洛哥也有金髮人口 Chergaoui[fr]也嘲諷西班牙人無知: 這真是整起失蹤案的一大插曲,也讓多家西班牙報紙特別指出,原來世上也有金髮碧眼的摩洛哥人存在。 不過最有趣的標題來自於Ghasbouba,他的文章標題是「金髮也是摩洛哥人」,其中指出: 這個摩洛哥女童和家人竟得受政府與媒體騷擾,只因為她「也許」長得像另一名歐洲女童,聽來真讓人覺得可悲,她的家人接受政府訊問,雙親還得想辦法證明這是親生女兒,我找不到適當的話來形容,但一切真的很奇怪,我懷疑如果下回在西班牙、美國或英國鄉間又出現「另一個貌似瑪德琳的金髮女童」,同樣的鬧劇會否又重演一次。 原文作者:Jillian York 校對:julys

3 十月 2007

伊朗:傳遞藝文消息

Pars Arts部落格的編輯,這個協同式公民媒體計畫主要報導伊朗文化藝術相關的消息,今天我們請到她為各位說明這項計畫的內容、目標與挑戰。 問:請簡單自我介紹,並介紹一下Pars Arts計畫內容。 Pars Arts是個共筆部落格,包括寫手、讀者與內容都是各地伊朗年輕人,我們希望藉此為海外伊朗青年提供有趣新鮮的各項內容,我是伊朗裔美國人,也是創站編輯,是個從小生長於美國洛杉磯的編輯/部落客/寫手,我從2006年下半開始這項計畫,因為自己想要透過網路撰寫及學習伊朗事物,我也期望與一群志同道合 的朋友共同努力,所以有了Pars Arts。 問:Pars Arts是許多人及部落客一同貢獻的成果,你認為它算是公民媒體計畫嗎? 我個人並不認為這是公民媒體計畫,不過如此形容Pars Arts似乎也沒錯,廣義來說,這個部落格也算是公民媒體,因為寫手目前都未因此謀利,似乎也沒有經過任何傳統或專業新聞訓練。現在所有寫手都居住於北美地區,沒有遭受任何外界審查,媒體也非國家掌控;Pars Arts主要聚焦文化藝術,並非公民媒體通常關注的政治運動。 問:Pars Arts的價值何在? 我們期望這個部落格能時時有新意,讓讀者能夠觀看、聆聽、閱讀、思索的新素材,也希望將偏見降至最低,讓文章有所用處,目前站內文章涵蓋的範圍還未達我預期中廣泛,我們仍需要更多寫手。 問:你心中有沒有發展藍圖?經費又從何而來? 我們期望在未來能獲得部分廣告收益,或與志氣相投的網站及非營利機構結盟,讓未來計畫能夠實踐,但目前首務為招募更多寫手、持續提供優質內容、擴大讀者群、拓展各項方案等,對外傳遞訊息仍是目前最大困難,我們有個小的Facebook團體,但多數時間仍專注於供稿與部落格內容,將來得花更多力量對外連繫。 Pars Arts財務獨立,未獲任何政府、政黨、智庫或宗教團體金援,主機費用由我負擔,Wordpress版型由本站技術顧問及寫手Javod Khalaj免費設計。 問:為什麼捨波斯文而以英文書寫? 我們的主要讀者是散居各國的伊朗裔年輕人,他們的波斯文能力參差不齊,而英文則幾乎是通用語言,以我個人為例,用波斯文閱讀速度很慢,寫作更是一團糟,所以我可能永遠都無法用波斯文完成一篇文章,就算寫完也會有一堆拼字錯誤;我在持續學習波斯文的同時,也希望繼續書寫關於伊朗人的題材,因此用英文下筆。有些寫手能以波斯文寫作也很好,不過這個部落格一開始是以英文為主,我也尚未習慣編輯波斯文,而且如果能讓其他種族多了解一些伊朗文化也好。 問:你提及這個部落格專注於其他網站忽視的藝術文化議題,你覺得他們忽略了什麼?為何忽略?就目前熱門波斯文網站或以英文書寫的伊朗網站而言,他們缺乏什麼? 我並不覺得其他網站忽視藝文議題,不過確實有許多非政治事件發生但未受關注,例如幾週前我們有篇文章提及伊朗印度豹計畫,我也很喜歡一篇有關線上購買伊朗食品的文章。...

2 十月 2007

日本:緊繃的醫病關係

近年來,日本醫院及醫護人員品質與誤診事件屢屢遭受猛烈批判,例如愛媛縣便發生使用患病腎臟進行器官移植,最近也有位懷孕婦女家離醫院不過幾分鐘路程,卻因八間醫院不願收容,在救護車上待了三小時而流產的醫院人球事件。 另一方面,醫師與醫護人員遭患者騷擾事件也與日俱增,調查數據[Ja]顯示,去年全國各大學附屬醫院內,至少有430件醫護人員遭肢體騷擾案例,還有約990件受患者及家屬言語騷擾案例,《讀賣新聞》網站上有部分個案的詳細記錄。 以下是有些醫師與醫護人員不吐不快的真心話: 對於患者或家屬以言語羞辱醫療人員,一名實習醫師在BBS上表示[Ja]: 縱然我們沒有任何過錯,但當一切進入司法程序便讓人疲於奔命,也讓我感到失望,我即將要選擇專業科目,雖然我能選婦產科,可是婦科醫師們的遭遇令我卻步,讓我決定選擇其他專科,媒體與法官應該要了解,他們的報導與判決正在摧毀婦科與小兒科體系。 另一名實習醫師[Ja]表示: 在這個時代,醫師猶如奴隸,不僅工作辛苦,勞基法又不適用,患者要求愈來愈高,醫師被告的情況愈來愈多,我們受媒體圍剿,薪水也 縮水到與一般受薪階級無異,很多笨病人誤以為醫療是服務業,老是滿口抱怨,難道要只憑熱情工作嗎?饒了我吧,世上到底有多少人能以熱情工作?大家都得先養 活家庭或自己的生活。人們得先保證生活所需開銷足夠之後,才會接下工作。 一名醫護社工[Ja]提供對現況的感想,認為政府不夠重視醫療,而患者又有所誤解: 我最近在想,人們總以服務業觀點看待醫療事業,我努力讓患者獲得較好治療,也認為這是我的職責,但是…我也有許多話想說。 很多人認為「醫療成本太高!」,所以政府只想著如何削減醫療費用,讓我不禁想問:「各位真的認為,這種價格能提供適當的醫療服務嗎?」,就算是現在,醫療福利損益也未平衡,各位可能有所誤解,但其實醫師、醫護人員與社工的薪水都比想像中低。 無論我們說明多少次,將急診室當做夜間診所的人數也從未減少,病患會對急診人員說:「我要先去吃東西,等我一下」;就算送來一名 瀕死患者,其他患者也會說:「我先到急診室,先治療我」,而且不停抱怨說:「我可是付了很高的醫藥費」。但我想說,醫院和旅館不同,服務費從來不在收取的 費用裡頭。我也希望讓人們了解,醫藥費用有多麼便宜。 今日醫院夾在政府與患者中間,無論如何,「愈便宜愈好」的情況不可能出現,各位只有兩種選擇:第一,花多點錢接受較好的治療,第二,將醫療品質與費用一起壓低。各位想選哪一種?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對:PipperL

肯亞:用部落格報導大選

肯亞最大報紙《每日國家報》開發了一個新線上報導的區塊,焦點放在今年大選,這個互動平台正逐漸累積內容,包括最新消息、部落格文章及多媒體素材。 他們歡迎民眾上網留言回應,如果人們在政治造勢活動拍到有趣照片,也很歡迎大家上傳。 其中收錄的部落格,大多來自《每日國家報》的資深編輯,最近一篇新文章的作者是負責媒體整合與新媒體部的主任經理Chares Onyango Obbo,他在文章中慶祝前執政黨KANU的沒落,他指出: KANU只不過敗選了一次,便已成為空殼政黨,再也無力提名總統參選人,政黨一旦沒有總統候選人,也就沒有全國性的競選策略與機器,此次國會選舉提名人數若能有2002年的一半,就已經是奇蹟了。對於帶領國家渡過最糟時刻的前總統莫伊(Daniel arap Moi)而言,他所受的報應猶如莎士比亞劇中情節,讓KANU變得半死不活,政黨仍然存在,但卻無力推出一名總統候選人,真是一大恥辱。 肯亞發行量第二大的報紙《標準報》網站也有大選區塊,但目前未有互動空間。 肯亞總統與國會大選預計於2007年12月舉行。 原文作者:Bankele 校對:Portn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