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鄭 國威 · 七月, 2006

台灣人,部落客,公民媒體研究者跟創業者(持續努力中)。

現居台中,兼職全球之聲中文版的編輯。如果你有意願加入全球之聲的行列,歡迎隨時聯絡我。

Email 鄭 國威

最新文章 鄭 國威 來自 七月, 2006

28 七月 2006

尼泊爾:新一輪談話

校對:Sweet尼泊爾部落格圈迫不及待地期待毛派與七黨聯合即將展開的對話。 United We Blog集體部落格上有幾篇文章:毛派詭辯 不願歸還霸佔的財物,尼泊爾和平進程:緊盯週五的高層會議,尼泊爾的春雷…閃耀卻不得要領-二,尼泊爾預算:幾個數字與毛派的反對,獨立軍隊(尼泊爾軍隊好似另一個政府),尼泊爾的村莊故事:毛派鎖住屋子、父母被解僱,兒子不當兵。 「看著他們穿著乾乾淨淨,臉上也沒有鬍鬚,我總覺得他們不會再回到叢林了」…一名叫做Aasish的男孩說過的話我一直記著,尤其是每當我看見鬍子刮的乾乾淨淨的毛派領導者Prachanda, Dr. Baburam Bhattarai,以及Krishna Bahadur Mahara。 INSN發表了兩篇從別的地方轉貼來的Dr. Baburam Bhattarai的訪談。Bhattarai是兩名毛派主要最高領導者其中之一。 我們希望廣大人民能夠享有完整的民主;包括被輕賤的窮人、女性、賤民、受壓迫的國族主義者、Madhesis(喜瑪拉雅山腳下縱谷平原的居民)…我們的意識形態並非教條式的固執己見。我們注重的是科學,按照21世紀的需求而發展。如他們所說,馬克思主義並非教條,而是一種行動的指引…我們的叛亂或行動都是獨立,完全沒有其它勢力操控的。我們沒有尋求任何支持–不管是人力或物力–不管向任何人….美國發表的言論–完全沒有根據且令人困擾的言論–…時代已經改變,但是Moriarty似乎還滯留在冷戰時期的心理預設之中…直到CA選舉之後我們才會放下武器,在那之前,沒有人會放下武器–不論是尼泊爾軍或是PLA…在每個地方,包括南非、拉丁美洲與中美洲,或是北愛爾蘭,沒有任何一個衝突中的政黨會在最終的政治問題解決之前就放下武器…尼泊爾的經濟已經落入私人手中了。百分之九十五都屬於私人產業。所以根本沒有私有畫的問題,一切早就已經私有化了…我想在幾週內,我們會見到臨時憲法誕生。 Democracy For Nepal(DFN)提出了聯邦制的構想與一部臨時憲法。DFN也談到了臨時君主政體、臨時軍隊、臨時國會,以及四月革命跟四月會議。DFN與Samudaya上頭都有許多ANA會議的照片,這是在尼泊爾國外與尼泊爾人有關的最盛大的一次會議。Samudaya部落格的Sarahana談到了印度作家Arundhati Roy: 問道在這個武裝異議份子遭到軍隊瓦解,而非武裝異議份子遭到訕笑、置之不理的民主政體中,做什麼才是對的?Roy 承認她對民主的信仰已然耗盡…需要領導者花上數十年的時間才能讓這個國家復原。 Madhesi: United We Stand上頭有一篇Dr....

19 七月 2006

阿根廷: 我的第一台電腦計劃以及麻煩

翻譯:Portnoy校對:Sweet 阿根廷政府已經重新啟動該國的聯邦計劃MiPC「我的第一台計算機」,或者如Mariano Amartino說的(ES),MiPC Reloaded——我的第一台計算機之重裝上陣……。這個計劃一開始是希望提供價格合宜的計算機給國人,藉此縮減數字落差。它於去年四月問世,卻遭到博客社群的大力批評(ES),因為政府屬意由英特爾跟微軟公司負責此計劃。GVO的忠實讀者應該記得相同情形在智利也發生過,智利的博客寫手更從草根成立了「我的第一台計算機,貨真價實的」計劃。 然而觀察這次的情形,Amartino說這個計劃提供了消費者更多的選擇。 計算機可以內建AMD或是Intel的處理器;操作系統也可以選擇使用Windows Starter或是Pixart Linux。有不少家銀行提供貸款。這一次的計劃比上次好一點,而且避免了首次計劃招來的許多批評…起碼處理器跟操作系統開放選擇(如果他們逼我用Starter Windows那會是個大災難),此外,現金價格還是高了點,但是這正是貸款的重要性。 Pablo M. Beca也認為第二次的版本比起第一次來說有改善: 根據第一則故事,MiPC計劃今年重新啟動了,而且這一次帶來了好消息:AMD跟Linux加入了。我猜政府把他們加進來的原因是因為上次計劃招來的無數批評,很多開放源碼社群盡力讓他們的聲音能被上層聽見。微軟跟Intel過去一整年一定賺了不少,因為這個計劃有很多人支持。除此之外,政府免費替他們作公關,而政府辦的活動是很有力的,Intel跟微軟的品牌不斷出現在政府聲明當中。我認為,由於AMD處理器跟Linux的加入,購買設備的花費將顯著下降,更多人能因此受惠。許多人可以藉此機會擁有第一台計算機,而其它人則可以把握機會進行平台升級。 來自阿根廷Santa Fe的Luciano Kay對此MiPC一開始的成功以及政府扮演的角色持保留態度: 2005年MiPC計劃開始時,計算機是賣出去了,但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公共使用與培訓中心。根據Carrier和Associates 五月26日於郵件群組發表的信件內容,MiPC計劃賣了將近十萬台計算機,比官方一開始預計達成的數量少得多。更有趣的是,除了個人計算機的銷售數字以外,只有不到百分之三十的人透過貸款來付款,這證明了——根據Carrier與Asoc.——政府的角色在這個計劃的成功當中並沒有太大作用(繼續讀完郵件群組的完整評論,很值得。) 其它的博客寫手就技術層面同時批評了Windows與Linux兩種操作系統。例如Fabio就宣稱: Pixar Linux 根本不是Linux。Linux的專家說過,這個版本不只違反了GPL《通用公共許可證]》(違法),它根本是個災難,而且它還沒有說明他們使用的是哪一個軟件包,或是由哪個軟件包發展出來的。他們欺騙使用者,Linu的x任一版本都不容許這麼做,就算是已經賣出去了也不需要這樣做。 Javier Salinas大力批判「Windows Starter」這個有名操作系統的其中一種版本。根據微軟的說法,「設計這個版本的目的是為Windows產品家族提供一個可負擔的、便於使用的入口點。這個版本專為當地市場量身打造,使用當地語言,具備許多Windows專用的應用程序與工具。」...

15 七月 2006

Blogger(blogspot)在印度被封?

原文鏈接: Blogger blocked by some ISPs in India? 作者:Neha Viswanathan 翻譯: Ahom Kuo 校對:Portnoy 關於此話題更多內容請參見google網上論壇博客聚集 一些鏈接: 博客們的抗議,有封鎖博客嫌疑的印度互聯網運營商列表. 我發現很多人用google搜索「如何訪問我的blogspot站點」 –這裡有- 如何繞過封鎖. 註釋- 我在本帖底部不斷的更新著, 請不時的檢查.在第十次更新裡有一些政府的聯繫方式, 請聯繫他們,要求他們發布一份被封鎖網站的列表,或者問他們是否要一份信息自由申請表.Shivam有一篇他打電話給政府官員的經歷.可以從這裡得到最新的政府權力人士電話號碼. …...

11 七月 2006

印度:部落客對孟買炸彈攻擊的反應

翻譯:Portnoy 孟買今天遭遇多起炸彈攻擊。搭乘火車通勤的人們在一條軌道上(西部軌道)被炸彈奪走了生命,七輛不同的火車同時發生爆炸。爆炸發生時間大約是下午六點25分,正好是孟買通勤的尖峰時段,下班的人潮正離開南孟買,準備回到郊區。估計目前約有180具屍體。幾分鐘之內,孟買救助部落格馬上有了新訊息、迴響、以及願意提供協助的人們。這個部落格於去年成立,目的是用來應付洪水災情,彌補了資訊與傳播的隔閡。這篇文章要求讀者提供想要聯絡的人的電話號碼。Metroblogging Mumbai正持續更新這個主題。這是一個開放的回應串。 India Uncut部落格的Amit不斷在他發表的文章中更新情況的演變。當主流媒體的報導依舊愚蠢且一無所知的時候,Jayesh有更多孟買的最新消息。Blogpourri評論了某主流電視新聞台的裝模作樣。NowPublic上有由公民記者Dharmesh Thakkar拍下的照片。Pajamas Media整理了來自主流媒體與部落格的鍊結。India Writing部落格上有一段話特別獻給在大眾運輸系統上結交的朋友: 給「火車上的朋友」,給所有的朋友:記住這個城市失去了什麼,我們要以團結一致、不被暴力打倒作為榮耀我們對他們回憶的方式! Gaurav Sabnis 替這城市以及人民感到哀傷 對這座城市來說,今天很不好過,這場悲劇對我也有所打擊。我以及我認識的人很幸運地沒有成為今天的受害者,但是西部幹線是「我的」幹線。我常常在那些軌道上坐著火車旅遊。想到將近200人就死在我熟悉的生活地景之上,讓我膽顫心寒,憤怒難耐,悲慟不已。 Contrapuntal 問為什麼是孟買 並且向前看,希望不要產生強烈後續效應。 為什麼是孟買?為什麼總是孟買?因為這城市很大很繁榮,所以如果你想要幹票大的,孟買自然是首選。(為什麼大家都愛去孟買?) 拜託,千萬拜託不要產生強烈的後續效應。我寫的很沒條理。我不是在寫論文好嗎?火車,一個無防備的點,要下手簡單到讓人害怕。之前沒有發生過類似事情才真是奇蹟。那現在呢?你要怎麼檢查每個登上孟買火車的乘客? Waking up twice 談論到此時此刻許多人做出的無理假設。 Ultrabrown 針對恐怖攻擊以及媒體報導的畫面擷取做了註記。The Renegade...

2 七月 2006

非洲:同性戀是種宗教?

翻譯:Portnoy 居住在法國的多哥部落客Kangni Alem思考了非洲最近的同性戀議題。換句話說,他反駁了某些非洲人宣稱同性戀是一種異教的論點。在過程中,他提到了最近幾位公眾人物的公開談話。茅利塔尼亞的女同志部落客 Le Blog de[Moi] 在Global Voice站上的文章摘要則引起其他後續討論。 同性戀與宗教 我當時正聽著法國國際廣播(RFI),恰好聽到一則報導提到世界各地人們對同性戀的恐懼,從一位喀麥隆人權運動者的口中,我學到在保羅比亞與威廉Eteki Mboumoua統治的國家裡,有些人害怕同性戀者,是因為他們認為同性戀者散佈某種新宗教..(…)而這般假設,全都來自於迷信、非洲對性的破碎概念(因為突變),以及文化衝擊和頑固無知者的虛構。 即使聖經對同性戀的隱喻也沒有將「雞姦」當成異教。聖經說的是他們傾向於墮落,而將會面臨神的處罰。但是自從這幾十年來梵蒂岡小圈圈的例子看來,「神」的處罰只會讓同性戀神父笑掉大牙。 喀麥隆最近的同性戀醜聞 喀麥隆很早就面臨這個頭條議題。兩三年前,兩個男人出現在雅溫德或杜阿拉的市政府大廳,想要結婚;許多文章紛紛討論這件事情,因為當時市長的回應就只是叫警察來處理。最近,La Metro日報的總編輯被判處六個月徒刑,原因是將某位內閣部長的名字列在同性戀者的可能名單之上。超過十個以上的誹謗訴訟都告上了雅溫德的法院,因為該報公佈了數十個喀麥隆政治界、宗教界、藝術界、以及運動界人士,說他們具有同性戀「偏差傾向」。要注意,在喀麥隆,同性之間的性行為被視為犯罪,可處六個月到五年的徒刑,以及兩萬到二十萬的非洲法郎(30到300歐元)。這件事「只是」讓喀麥隆更為恐懼同性戀罷了。 恐同與無知 時間會證明,同性戀在非洲不會再被視為神秘詭異之流。儘管我一直如此深信,但是直到例證發生在我眼前的時候,我才感受到。我的一位最好的女性朋友是有名的非洲劇作家,她和她女友在柯都努慶典時遇見我,我們歡聲大笑,並且依舊維持朋友關係。我發現非洲的同性戀發展出許多策略以便生存在這個對同志懷抱惡意的環境裡頭,我在我的小說Coca Cola Jazz書中,透過Omoneh這個角色談到了諸多策略。 喀麥隆或其他地方對同性戀的恐懼會不會只是信仰無知的宗教呢? 感謝Gloval Voices,Martinique的Le Blog de[Moi]有許多迴響 Alem的多位固定讀者在他的文章下留下了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