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鄭 國威 · 十月, 2006

台灣人,部落客,公民媒體研究者跟創業者(持續努力中)。

現居台中,兼職全球之聲中文版的編輯。如果你有意願加入全球之聲的行列,歡迎隨時聯絡我。

Email 鄭 國威

最新文章 鄭 國威 來自 十月, 2006

27 十月 2006

菲律賓:部落格反思

GVO在地化計畫需要你!我們需要翻譯者(英–中,中–英)、校對者、網站維護者,不要再猶豫了,現在馬上拿起電話…然後放下…接著email到GVO-translators@googlegroups.com! 原文:Philippines: Reflections on blogging 作者:Mong Palatino 翻譯:Portnoy 校對: Solar Power(太陽能)在第一國立大學教新聞學,他讚揚部落格在民主化過程中能夠發揮的潛能,強調篩選網路資訊的重要性: 「這些發展可視為將權力賦予人民,讓他們能透過網路傳播訊息給全世界網路使用者。另一方面,這個情形也代表任何人都能上傳內容到網路上…網路上的資訊洪水不一定是好事,因為網路使用者也同時接收了錯誤、誤導,跟誇大,不可靠的資訊。」 他對部落客與記者之間關係的看法: 「必須要強調的是,不能將所有的部落格都當成記者的報導,同理,並非每個部落客都是記者…但無法避免的,部落客在自稱為記者之前,應該要先知道新聞的原則以及標準為何。」 Torn and Frayed in Manila 談到了為何部落格對菲律賓的政治影響那麼微弱: 「我想,部落格能發揮力量進入傳統政治掛帥的菲律賓式政治(或英國式政治)還要很長一段時間。前幾名的菲律賓政治部落格只接觸一小部份能使用英語的精英(而這又是選民中的一小部份),我懷疑他們能否宣稱自己對政治議題有任何影響力。許許多多極佳的菲律賓部落格已經且持續對菲律賓人的智識生活做出貢獻,但短期內我看不到部落格贏得菲律賓選舉的可能性。」 這篇文章引發了一條有意思的迴響,表示即使世界性的網路連結了,也不一定等於更多的政治參與: 「假設明天以後所有的菲律賓人都能上網,這能夠解決貧苦大眾對政治參與不足的問題嗎?不,因為其他社會與政治分割會阻礙集體的政治行動。例如英語作為這個媒介使用的主要語言–這對美國或是馬來西亞就不是問題了,在他們的情況中,網路能夠降低階級差、性別、以及族群差別,讓人們能使用網路,為了達成政治目標去合作、去動員。」 My Liberal...

衣索比亞部落客搶先主流媒體

原文:Ethiopian blogger scoops mainstream media 作者:Andrew Heavens 翻譯:Portnoy 消息於下午12:42爆發, 一名衣索比亞人權運動者, 另一名不知名的衣索比亞人, 還有兩位來自歐洲委員會的資深官員在今晨於衣索比亞跟肯亞的交界被逮捕。 衣索比亞部落客Ethio-Zagol的報導稱該名人權運動者為Yalemzewd Bekele,而另外兩位歐洲官員為: Bjorn Jonsson,是至衣索比亞出使團的財政與契約部主任,還有Enrico Sborgi,服務於貨品管理部門。 這篇文章,[知名人權運動家被逮捕],發表在Ethio-Zagol的部落格Seminawork上,裡頭說警察一週來都試著要逮捕Yalemzewd Bekele,因為他跟反政府活動有聯繫。文中也提到兩名歐洲委員會的官員被逮捕是因為「他們試圖幫助Yalemzewd逃脫」。 主流媒體於上週末被這個消息驚醒已經是事件發生後一整天的事了(這裡有BBC十月20號星期五的報導版本),而之後又過了六小時,記者才搞清楚相關人士的名字。又過了幾天,等到這起事件中的人名跟其他細節終於在正式頻道上播出,才發現那篇原始的部落格文章幾乎完全正確。 Ethio-Zagol,身為衣索比亞部落格圈中最神秘卻也最多人鍊結的寫手,在所有主流媒體之前搶得一個傳統的獨家。 過去幾天,Seminawork憑藉著上好油的新聞纜線固定在部落格上更新這起消息。例如警告與最新消息:揭露衣索比亞政府最巨大的貪污與非法偵探活動這篇文章中有更多與逮捕地點有關的細節以及警察追捕每個人的方法。 接著還有有關歐洲委員會非法監聽的更多消息,Yalemzewd Bekele的最新消息,還有最近的這篇,衣索比亞人權律師的家屬否認見過他。 其他衣索比亞的部落客隨即認可了他的成就,Meskei在喚作獨家的部落格一文中這麼寫:「你沒辦法不佩服他」,「Ethio-Zagol有極佳的管道。他搶先所有人之前知道那些名字。」...

9 十月 2006

剛果布拉薩:殖民者應該被視為建國者嗎?

原文:Congo-Brazzaville: Should a Colonizer Be Honored Like a Founding Father?作者:Jennifer Brea翻譯:Portnoy (總覺得這篇文章跟這件事有異曲同工之妙…)校對:TRUST 對我來說,這起De Brazza的事件就像是有人告訴你:「我們被打到慘不忍睹,但是De Brazza替我們敷了些凡士林,而其他人則坐視我們的傷口血流乾。那麼,咱們謝謝De Brazza」(Fr) – 一位Mwinda.org的讀者 這週,法國-義大利探險家與殖民者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還有他的家人的遺物在阿爾及利亞被挖掘出來,並且重新安置在剛果共和國首都布拉薩一座花費數百萬打造的壯麗陵墓中,就連首都的名稱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國際主流媒體鮮少提及重新安靈這件事,他們的報導大多強調De Brazza的人道事蹟與反奴隸偉業。然而許多剛果人,包括其他法語系非洲國家的公民,都將De Brazza視為一個殖民者,並且對於布拉薩將他當成國父的決定非常震驚。對很多人來說,這起事件引發了複雜的歷史記憶、國家認同與主體建構等問題,尤其是在某些國家的根本存在還被同一批試圖主宰跟摧毀他們原本文化的外國勢力所掌握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