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鄭 國威 · 一月, 2007

台灣人,部落客,公民媒體研究者跟創業者(持續努力中)。

現居台中,兼職全球之聲中文版的編輯。如果你有意願加入全球之聲的行列,歡迎隨時聯絡我。

Email 鄭 國威

最新文章 鄭 國威 來自 一月, 2007

24 一月 2007

智利:第一個部落客協會

原文:Chile: First Bloggers Association作者:Rosario Lizana翻譯:Portnoy請至全球之聲網站閱讀更多全球獨家新聞,或是訂閱RSS。 一群部落客已經決定成立智利部落客協會。這個想法誕生於部落客們考慮到組織化溝通傳播方式的欠缺。他們這麼解釋: 我們是有著共同目標的一群人,透過部落格,我們追求從不同領域中,發展社群倡議。我們希冀透過各種網路工具,在無人被排除且具有秩序的前提下,發揚溝通與民主,呈現屬於我們的意見,聚合屬於我們的抱負、立場、以及不同意見。 他們也表示該組織沒有任何政治、宗教、或是意識形態上的偏頗,他們將致力於發揚部落客的觀念,那就是透過開放與參與空間,一同分享視野。 該組織成立於去年十一月,已經有三百個成員。他們也希望傳播科技使用。他們已經在學校內組織了數位素養活動,打算趁早紮根。但是他們的主要關注點,還是創造一個人人都能進入的參與式場合。作為一個非營利組織,他們也開始尋求贊助者來幫助他們繼續向前邁進。

以色列:公車上的性別隔離

1 一月 2007

波蘭的脈動:「過去這一年…」

原文:Poland’s Pulse: “This year was…”作者:Jordan & Maria Seidel翻譯:Portnoy 波蘭的部落客正逢佳節放假。卡在家人以及成噸的食物之間(兩者都是聖誕節必備),有的部落客只寫了新年新希望,很多人連寫都懶得寫。 從那些有持續更新的部落格當中,可發現有許多人都患了「概括重述症」。這種像是某種憂鬱症的疾病,每逢年末就會特別猖獗。部落格社群成員顯露出的主要症狀大概為想要總結,以及評價過去以來的十二個月。 幾乎每篇文章的開頭都是「過去這一年…」 沙龍24(Salon24)的幾位部落客(有關Salon24後續的報導會再談)似乎在比賽誰總結的最好。該部落格的主持人,伊格爾(Igor Janke),在他的Janke Post文中表示2006是失落的一年(PL): 今年公共領域方面的表現讓人失望。幾次選舉過後,我跟數百萬波蘭人一樣,期待能有偉大的復興。我仰賴卡欽斯基(Jaroslaw Kaczynski,波蘭總理)、塔司克(Donald Tusk),以及他們的政黨。然而他們都浪費了大好機會。或許PiS沒有眾人預測中做得那們糟,他們的確做了些許改革。但他們也把(民粹的)蓋爾帝赫(Giertych)納入了政府。他們納入了阻止私有化的亞辛斯基部長跟什麼都沒做的佛特佳部長。他們跟Lepper以及他那可悲的團隊立下協議,然後又毀棄,接著又重新立下協議。政治不協調的程度簡直無法估計。儘管感謝老天爺,經濟方面還不錯,我依舊感到失望。這些政客應該努力突破過往僵局,但是他們並沒有達到我的期望,遠遠不如。 他的客人-Widziane z pozycji siedzacej 的Adam Pietrasiewicz被迫坦承:「我並不對2006年感到失落」(PL): 伊格爾先生正在抱怨他今年又感到失望了,從他的文章裡可得知,他過去每年也都這麼失望。即使是因為那些什麼都沒作的政客–當然,也正是因為他們什麼都沒作。我不知道你怎麼會說:「但他們保證一切會改善…」;他們每個政客都這麼保證的啊!這就是民主,你得先做些承諾,然後才能當選,接著許選舉代表人會按照他所仰賴的那些人的需要去做事,而這些人絕非一般選民,起碼在波蘭的制度中不是這樣。我過去曾經住在一個國家,在那兒你可以直接投票給特定一位候選人,儘管制度依舊腐敗,但是還是比我們現在好多了。每次選舉,我都會在紙上寫下一個人的名字,然後在我即將離開的時候,我通常已經與這個人熟識了。在我們的體制裡,先別提真的去認識選舉代表人好了,根本沒人敢說自己知道自己的選舉代表人的姓名,沒人敢說,就是一個都沒有。我們的選舉制度太差勁了,我在回到波蘭之後才這麼覺得,所以我不參與,我不投票,因為根本沒有意義。所以我也不會像伊格爾先生一樣感到失落。 Fragles這次開放了他的網站給另一位叫做Mat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