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 國威 · 六月, 2006

最新文章 鄭 國威 來自 六月, 2006

北韓:準備試射飛彈

  13 六月 2006

原文鍊結:North Korea: Missile test coming 作者:John Kennedy 翻譯:Portnoy「恭喜了,北韓!」Robert J. Koehler在The Marmot's Hole回應了北韓即將試射能夠擊中美國的飛彈傳聞,「很快你就有能力確保美國將南韓變成戒嚴孤島,而你們依舊不能靠鈽過活」。

菲律賓:教室不夠

  12 六月 2006

原文鍊結:Philippines: Classroom Shortage 作者:Preetam Rai 翻譯:Portnoy菲律賓總統艾洛育建議將每一班的學生數量加倍以減少教室不足的問題。Rolly並不同意:「不好意思,但這位總統真的那麼天真嗎?這是個簡單的數學問題嗎?為什麼我感覺到這類似某個被斬首的法國皇后的名言「因為沒麵包所以吃蛋糕」?不,或許沒有那麼無情,但是卻一樣愚蠢。難道總統忘記教育的品質最重要嗎?要保證品質,師生比例就要低,這樣老師才能夠更盡力關心每個學生。」

中國:賣給尼泊爾的武器

  12 六月 2006

原文鍊結:China: Arms sales to Nepal 作者:John Kennedy 翻譯:Portnoy「要是毛澤東會怎麼看這件事?」China Confidential 的部落客 Confidential Reporter問到最近公佈的國際特赦組織報告。 「這個人權組織說賣到尼泊爾的中國武器使得當地的衝突延長而且加劇,」這位部落客寫道,「而尼泊爾備受鄙視的專制極權政府最近才被廣大的無武裝抗議者舉行的反政府示威剝奪了權力,政府官員已經開始與反抗人士進行和平對話。」

通用教育O級英文考試,要或不要?問題到底在哪?

  10 六月 2006

原文鍊結:To have GCE O'Level English, or not to have? What is the Question? 作者:Maurina H 翻譯:Portnoy 校對:lvoe上星期,該國唯一的英文報紙汶萊公報,在評論版面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內容是呼籲婆羅洲政府撤換現存的通用教育證書英文測驗(GCE),以「為當地人設計 的」測驗代替。這位作者以假名Liguist表示每年都有許多學生無法通過GCE O級英文測驗,而這測驗卻是前往英聯邦國家留學,以及取得大部分公職的必要條件: 「O級英文測驗看起來是為學院和以英文為母語的使用者設計的,而不是為汶萊的學生設計的,這些學生從小學才開始接觸英文,出了教室之後也沒有太多機會使用英語。」 Liguist將GCE 0級英文測驗比喻為「殖民時期的遺骨」,應該儘早用別的測驗取代,「(測驗的)目標應是能實現的,我們的學生將因此而樂於努力。」 在汶萊,O級英文測驗的低通過率在教育部中更是一個備受爭議的議題。教育部長Pehin Dato Haji Awang Abdul Rahman在國家英文教育會議的一場演講中公開表達過他對此議題的關注,他說所謂的國人英文能力的提昇並「不由GCE O級測驗結果所反映」(汶萊公報:8月 2005) LSM在他的部落格OurLocalStyle中回應了Liguist,他說:「指控老師設計測驗的目的僅僅為了鼓勵學生進入學術圈,是個應該嚴肅看待的說 法。」他同意O級英文測驗的確是「殖民時期留下的產物」,並指出一個事實, 即這項考試的原產地英國已經「改用GCSE中等教育普通證書測驗」。但他也吐露出他的顧慮,「為本地人設計」的O級測驗可能會讓汶萊學生「降低標竿」。 「一個比較容易的O級英文測驗並不能帶給學生任何益處。」 Turquoise和Roses也做出回應,她說O級測驗是「過時的語言能力測驗方式」,「早就該用更合適更有邏輯的替代品」,他們也極言原本的測驗設計 是用來「鼓勵學術鑽研者」。她與Liguist心有慼慼焉,也認為這份測試適合的是以英文為母語的使用者,而現在英文只是汶萊人使用的第二語言,汶萊人 「直到小學四年級才開始接觸少量的英語教育,離開了學校環境也沒有什麼絕對的理由或義務要繼續講這種語言。」 LSM的回應是, 「如果有必要重新設計現在的O級測驗,那就改吧。但如果重新設計只是要讓考試變簡單,那我希望那是因為現在O級英文測驗的標準過高所致。」 他再次表達他的疑慮,那就是這可能會使考試「降低程度」,然而他並不反對重新設計考試。 在另一方面,Justin並不相信O級測驗處境堪憂。他強調「汶萊的英語中級教育體系的問題是它要求學生能夠像母語使用者一樣,流利地說、讀、寫馬來語和英語」,他說過: 「因此而設計『當地化的』英語測驗當然會降低考試的質量,這一點毋庸置疑。」 他以新加坡來舉證他的論點,新國也使用GCE O級考試。他的觀點與nottoshabby的另一篇迴響相同。 但請記住,新加坡和汶萊的教育體系完全不同,在新加坡,英文基本上是第一語言,而在汶萊,英文是第二語言,相對於主要的馬來語來說,更是弱勢語言。硬把兩國進行比較,會顯得不公平而且偏頗。 GCE O級考試最後會怎樣呢?這個1951年就引進的考試,直到今時今日還該繼續使用嗎? 「政策是政客決定的,不是學者。」

什麼是GVO翻譯計劃?

9 六月 2006

什麼是GVO翻譯計劃? GVO翻譯計劃就是將GVO網站上的英文公民報導翻譯為中文的計劃,此計劃最初由台灣的inertia提出構想,由Portnoy開始實行,於他個人blog「龜趣來嘻」上開始固定翻譯GVO的報導。 在進行一段時間之後Portnoy決定邀請更多志願參與者加入翻譯行列,成立了GVO-translator群組,開始討論相關事宜。之後成員ilya則於Taipedia上建立了GVO翻譯計劃的頁面,此後群組開始藉由wiki的形式協調翻譯進程。 GVO翻譯的目的? 簡單來說,GVO翻譯計劃有兩個目的: 第一:透過翻譯,將世界其它地方的在地觀點傳達至中文世界。 第二:提供主流媒體忽略的視角,讓中文網絡世界能與其它國家的blogger對話。 GVO翻譯的意義 與其它翻譯介紹國際信息的文章的最大不同:我們的關注點是平凡人的個人體驗,建立一個草根的集中平台。不一定有鮮明和宏大的主題,不一定是專家的專業論述,我們希望讓人們了解到的是同樣身為庶民,看到的周遭世界。

[苦勞報導]從翻譯GVO的快樂 邁向公民新聞

9 六月 2006

■苦勞報導2006/06/09 在主流媒體寫報導,隨著大量散佈的通路,可以揭露事實、一文臧否甚至影響社會。但在自己的blog或網站上撰寫公民新聞,恐怕就難以達到以上驚人的成就。那又會有什麼動力呢?對Portnoy來說,連續翻譯Global Voices Online(GVO)快一年的收穫是,從國際公民報導社群上學到了非常多的東西。

孟加拉語的部落格世界

  7 六月 2006

原文鍊結:Bring the world of Bangla Blogs to GV 作者:Aparna Ray 翻譯:Portnoy 校對:lvoe孟加拉語或孟加利語是當今世上最多人使用的其中一種語言,不僅是孟加拉的官方語言,也是印度官方語言之一,僅次於北印度語。在印度,孟加拉語主要的使用範圍橫跨西孟加拉和特利普拉兩省。 孟加拉有多種方言,各地說得都不盡相同。舉例來說,在孟加拉首都達卡所用的孟加拉語,和印度加爾各答所使用的孟加拉語就有些微差異。不管怎樣,這並不會妨礙人們彼此瞭解,許多語言上的創意交流更跨越了孟加拉的邊境。有關於這種語言以及其各式方言的細節可以在這裡讀到。 全球使用孟加拉語的部落客嘗試以母語進行寫作已經好一段時間,一開始線上閱讀語寫作孟加拉字母的困難阻擋了他們,但他們沒有氣餒,部份部落客開始試著用英文字母來寫作孟加拉文,就像這個例子。 不用多言,孟加拉語部落格已經有長足的進展,今天你可以使用一般的英文鍵盤打出孟加拉字母,隨著許多的瀏覽器支援Unicode、孟加拉語軟體以及自行唾手可得,越來越多人(印度人和孟加拉人)開始固定地使用孟加拉語寫作部落格。這裡有個轉換的好例子(同一篇文章裡用英文字母和孟加拉字母各打了一次,方便閱讀)。過不久,用英文字母寫作的需求降低,因為使用孟加拉語寫作變得更為簡單、更為普遍。想知道更多如何讀寫孟加拉字母的細節可以看這裡。 真正推動孟加拉語部落格的動力其實來自於2005年12月16日的孟加拉,當時一家位於達卡的挪威軟體公司somewherein…推出了一套新的孟加拉語部落格寫作平台,請見 somewhereinblog.net。從某方面來看,這標誌著孟加拉語部落格圈真正的誕生了,因為它幫助部落客建立了活躍、互動的社群,人們可以向外接觸,分享他們對多元議題的想法以及感受。自從這套系統推出之後,有如滔滔江水湧來的文章數、點擊數、以及孟加拉語的部落客人數每天都在增加。儘管有些人抱怨該站並不支援Unicode,但是它受歡迎的程度從每日一萬兩千網頁點擊數可見一斑,而且自軟體發表過後六個月內,已將要突破兩百萬點擊數。 目前像是Blogger或WordPress等平台也可以讓寫手用孟加拉語寫作部落格,因此很快我們就會看見孟加拉語部落格的加速活躍。 從現在起,我們會開始在GVO上報導來自於孟加拉語部落格世界的一些珍貴畫面,包括了印度和孟加拉兩國的部落格。儘管這裡的文章會以中文(註)寫作,鍊結則會連至以孟加拉文字寫作的部落格。為了要能閱讀這些部落格,你需要一個支援Unicode的瀏覽器,以及搭配的孟加拉字型。 孟加拉部落格世界中的話語 讓我從一些和資訊傳播科技有關且令人興奮的孟加拉新聞開始吧,Shohag Bhuiyan告訴我們人民多麼期盼能夠透過海底電纜連接上全球資訊高速公路,這個電纜系統已經於2006年5月21日啟用了。 在印度,已經提案的自然保護區法案是個熱門話題,這股熱潮從西孟加拉省–The Hidden God對於保護區爭議提出了一些問題–英國的Arijit也同樣表達他的疑惑。 另一個在全球瀰漫的話題(不,我不是指達文西密碼)當然是世界盃足球賽。每個人都在屏息以待這次比賽開鑼。掛著隊伍名稱的T恤和其他商品配件的生意都很興旺。根據Trivuz在它部落格上做的民調指出,巴西和阿根廷是大熱門和最愛球隊,那你支持哪一隊呢? 現在部落客聚會變得很平常,大多的聚會都充滿著愉悅氣氛,目的是為了認識這些躲在部落格後面的人到底是誰,並且討論各種議題。六月五日,達卡的一場部落格聚會則和其他聚會不太一樣–一位年僅三歲的女童Praapti激起了部落客們的心,為了保衛人權而共同前往她住的地方拜訪。 註:GVO上的報導皆為英文,但為了大家閱讀方便,本組把它們都譯成中文。

俄羅斯: 萊蒙諾夫和版權

  2 六月 2006

原文地址:Russia: Limonov and Copyright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譯者:lvoe 校對:Portnoy 在漠視著作權法這點上,俄羅斯已經臭名遠颺。根據反盜版組織的報告,它是世上第二大盜版軟件、音樂和電影的發源地。中國居於首位。 下列翻譯出的討論(RUS)在談到盜版問題時含著幾分諷意:Sergei Maximishin (在LiveJournal上的用戶名為remetalk)是一個得過多項獎項的俄羅斯攝影家,他那些傑出的作品常常出現在各大出版物上。他發現俄羅斯最受爭議的政治家之一:愛德華`萊蒙諾夫,民族布爾什維克黨的創始人,未經授權在一本書的封面上使用了他最著名的一幅攝影作品——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模糊的肖像。該書書名為「我們不需要這樣的總統:萊蒙諾夫對普京」。 這件事的諷刺之處在於,從某種意義上而言,起訴萊蒙諾夫或他的出版商的嘗試,就像是對黑幕擲出了第一塊石子:然而Maximishin自己也承認使用過未經授權的軟件——而這只是因為,跟其他俄羅斯人一樣,他買不起獲得授權的產品。 remetalk: 關於這張圖被剽竊的情況 這是萊蒙諾夫的書的封面。我認為我這張圖已經成為一張民間流傳的圖片。(意為作者不詳,可被公眾廣泛應用) …… 去年夏天,這張圖被製成1公尺*60公分規格大小、鑲著金框的海報,並在莫斯科書店裡出售。我問:人們對它有興趣嗎?店主們回答:它賣得跟麵餅一樣好! 共產黨員們把它添上希特勒的小鬍子,貼在紙板上,粘上小棍子(作為手柄)。在集會時佩上繪有納粹標記的臂章的人們,把它作為「東正教徒的標語」隨身攜帶。 有人則給了我一個網址,在那上面普京戴著有麥當勞招牌字樣的棒球帽,嘴巴吐出一個對話框:「這個店員沒事幹!」 …… frequete:既然作品因此「廣為人知」,對創作者而言,這不像是個最高榮譽獎嗎?:)))))不過說真的,你試過與這些無恥的行為抗爭嗎?抗爭又是否可行呢? remetalk:這正是我要說的。等我自己願意掏腰包花錢買要價700美元的Photoshop之後,我才會開始對侵權者們提出起訴。目前我認為,會侵權的人就不會付錢,會付錢的人就不會去侵權。 …… kostiki:兩百年前歷史學家Karamzin訪問了法國。 當地的俄羅斯人問他:用兩個詞概括一下,國內現在怎麼樣了? 而Karamzin甚至不需要兩個詞。 還在偷。他回答。 ps:(如果著作法是受人尊重的),你是不是不僅買得起合格授權的Photoshop,還買得起「其他一切」? aka_lacerda:這不僅僅涉及到Photoshop,這是整個國家的問題。如果每個電腦用的Windows系統和Photoshop處理軟件都是盜版的,同樣的事情就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一個無形資產上。人們還沒意識到這一點,而且恐怕短期內也很難意識到。 …… onemoreash: 這遊戲就叫「用你的辦法說服Maximishin去控告萊蒙諾夫」。Photoshop, GIMP,700美元,300美元……也許有些人正打算因為這次事件,而準備去買一套photoshop送給Sergei Yakovievich(即Maximishin ) ?:)) bpatuiiika: 我可以先盜版,然後再當成禮物送給他。這樣它就是一個複製的禮品(而不是贓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