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謙 · 三月, 2007

「子謙」是筆名。 真名二字,一字屬地,一字屬山,上坤下艮,應《易經》中「地山謙」卦,故以「謙」為名。

Email 子謙

最新文章 子謙 來自 三月, 2007

揀選阿拉伯的部落格

  22 三月 2007

校稿:Portnoy / Leonard 以阿拉伯文書寫的部落格文章每日數以千計,每星期兩次從中挑選少部分譯至全球之聲,各位可知道有多麼困難嗎? 摩洛哥部落格作者Mohammed Saeed Hjiouij也有相同困擾。從云云阿拉伯部落格中分辨出較優質的部落格教他茫然若失。 「兩年前我剛開始寫部落格的時候,以阿拉伯文撰寫的部落格很有限。質量高的部落格顯而易見,你很容易就能找到優秀的部落格,並且只要很少時間就能讀完。可現在,以阿拉伯文撰寫的部落格數字躍升了,已不可能全部一篇篇看過。此外,要分辨何者為好文章、何者為孩童自娛、猶如肥皂泡沫一般的文字,更是極其困難。」他說道。 然而Hjiouij與我不同,他有一個極具創意的想法,希望敲破這鬱悶的部落格藍調。 「為了找出傑出優秀的阿拉伯部落格放入『我的最愛』〔書籤〕,我生出這個想法。這想法很簡單,不會花部落客太多時間,卻保證能讓人們注意到出色的部落格,在阿拉伯部落格圈中起關鍵作用。這想法就是,獻出3月25日至3月31日一個星期只談論阿拉伯文部落格。每個作者可以按自己的準則選出七個不同的部落格,並在自己的部落格中每天討論一個,他可以談談自己如何發現這個部落格、當中哪些文章讓他有所得益、介紹其中對他產生過影響的文章、跟那部落格的作者做訪問、評價其中文章的質量等等。每個作者都有權以他喜歡的方式去談論他挑選的部落格。」他解釋道。 Hjiouij又建議用technorati來追蹤所有文章,以確保可以編製出一份最佳阿拉伯語部落格的清單。 好吧,我猜我等到3月31日就知道結果了。

加納:獨立五十年的幾個觀點

  9 三月 2007

原文鏈接: Ghana: Perspectives of Ghana at 50 作者:Emmanuel.K. Bensah 翻譯:子謙 校稿:mountaineer 像大多數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一樣,加納人使用英語,不僅是作為通用語言,而是作為官方語言,英文比其他地方語言以及方言都還要強勢,全國各處都是講英文。因此,有些加納的(年青)人可能在說起本土話的時候不大流利,也是意料之內。 Ghanablogs.com的Maximus從自己身上就體現到英語在自己的文化中是何等根深蒂固: 我愧對我加納人的身份。為什麼?因為我的英語比我的母語(特維語 Twi)好,我的英語讀寫能力都比我的母語強。很悲哀是罷。你還要知道另一個丟臉的秘密的嗎?我出生併成長於大阿克拉地區(Greater Accra Region),但我卻不會格語(Ga)是的,你沒有看錯。不要擔心,我的家人和朋友們都為此而取笑我。我可以歸咎於教育系統和其他人,可是第一個應該責備的該是我自己:我應該在上語文課時更專注些。 另一個溝通的挑戰來自那可惡的、很差勁的、領導全國的移動通信服務供應商Areeba。對此,GhanaConscious 的Abocco寫道: 有趣的是,Areeba繼續佔據了大部分的市場,幾年前的宣傳和營銷投資已經取得回報:Areeba就是最酷最時尚的電訊 服務。 加上網內通話比網外通話便宜,Areeba的芯片就成為所有人的必然之選,因你的朋友都用它。他們擁有最差的網絡卻無意改善,反而專注於為了令服務更顯 「吸引」而贊助娛樂活動和加入更多的宣傳。 他認為,儘管Areeba有他們的問題,另一家服務供應商Kasapa的市場份額卻少得可憐。雖然擁有最好的技術(CDMA),因為手機外形「醜陋」,他們遲遲不能趕上Areeba的市場佔有率! 同時,隨著愈來愈接近三月六日的50週年紀念(譯註:加納於1957建國,今年是建國50週年),可以期待會有許多慶祝活動,加納的部落客紛紛發表意見。Emmanuel Okyere就率先評論加納總統John Kufuor在兩週前發表的國情咨文。演說中,經濟表現及通訊科技兩大主題最能觸動他: 今天通訊技術革命是從根本上改變了世界的運作模式,並降低生產的邊際成本、提高各行業的生產力。政府將繼續把重點放在通訊技術,以其做為國家經濟轉型的基礎。 為確保每個地區都能連接上高速網路,在全國各地普及和推廣包括遠程教育和遠程醫療等通訊服務,政府已經從中國政府取得3000萬美元優惠貸款,以興建一個全國性的光纖通訊骨幹。 Luke在I'll Alight at This Thing (Luke in Ghana)中則描寫了離開兩個月後回到加納北部首府塔馬利(Tamale)後所看見的變化: 現在比較大的街道上都有路牌,寫著我從前不知道的名字。然而,「Tamale」這個字以顏色字寫成,「Tam」是藍的,「ale」是紅的,帶點啤酒廣告的味道。 市中心的大街被「反擁擠」了:所有本來設在街道旁邊的,以棚子撘建的小貨攤都被清理出來。顯然他們是被移至鎮上兩個衛星市 場去 了。我不知道當中細節(似乎沒有人知道),而我懷疑這些衛星市場的成效。市中心的大街是這個城市的一個主要商業樞紐,我擔心把這些商家遷出會對他們的生意 帶來重大的打擊。 盛讚加納人「無與倫比」的溫情是唯一沒有改變的同時,他半帶矛盾地為塔馬利的這些改變辯解道: …一切似乎與加納獨立50週年有關:今年3月6日標誌著加納脫離英國統治,獨立50週年(加納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中第一個獨立的),這當然值得慶祝,美化工程正在全國各地展開。 加納也將主辦2008年非洲國家杯:一個非洲國家的足球杯賽,所以新的球場現正在興建。 這兩個事件的確令人振奮,但我依然懷疑這些準備工作對塔馬利人民做成的傷害是否比獲得的利益多。 一個鮮有議論加納事務的部落格EU Referendum(譯註:該部落格主要討論與英國相關事務),卻從一個折然不同的角度評論加納的獨立。該部落格主編Szamuely Helen論及首任總統Dr.Kwame Nkrumah的下台,但卻避而不談當地某些人與美國中央情報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