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月, 2007

報導 關於 藝術與文化 來自 三月, 2007

秘魯:德國「開放音樂」樂團到秘魯舉辦演唱會

  30 三月 2007

校對:Leonard [編者註:以下這篇文章原來是發表在秘魯創用CC部落格上,並由Juliana Rincón Parra翻譯成英文。我們已經看過一位厄瓜多爾鄉村的「電子民族舞曲家(techno-folklorist)」,使用YouTube和部落格後成為一位國際名人。現在一個德國的小樂團為了得到名氣和交朋友,也正在接觸全世界的部落客。] Röntgenschall現在正在秘魯的利馬進行虛擬巡迴演唱。打著『你的部落格就是我們的舞台』的座右銘,這個從一個德國小城市來的小樂團,試著完成他們偉大的夢想,希望到全世界演奏爵士樂,他們心懷這樣的夢想,也不認同某些人認為網路傳播違背音樂界利益,因此他們設計了一套評分歌迷的系統。得票最高的五個部落格將舉辦一場虛擬演唱會,特別為這些人、和他們的國家及社群的使用者量身訂做,這也就是為何秘魯部落格Txitua.org會成為他們下一個「演唱會地點」。 這個樂團已使用眾多社會網絡網站來散播作品,如Del.icio.us、biTTorrent、Jamendo、Myspace、Youtube、Hi5等,他們甚至已在創用CC規範及非商業性原則下,讓音樂自由流通。這些都是每個秘魯藝術家應該知曉的Web 2.0工具。 我喜歡Röntgenschall,有什麼事我可以幫忙的嗎? - 下載、複製、散佈和重新混音他們的音樂。 - 部落格、製作Podcast或VideoCast。 - 加入他們的歌迷俱樂部,也許你的部落格會成為他們的下一站。 - 逛逛Jamendo,書寫、評分、使它成為你的最愛。 - 把他們加入你的MySpace。 - 把他們加入你的hi5。 本文參考資料: - 英文新聞稿 - Röntgenschall樂團擁有的部落格 - 在Txitua.org的演唱會

印尼:總統學歷要求?/國會議員買電腦?

  27 三月 2007

校對:Justin 在政治圈裡,一切事物都有政治意涵,如果任何政策不符合特定政治菁英的利益,就好像有其他政治目的,近來印尼政治圈與部落客圈便出現類似情況,國會議員提案修改憲法,要求各政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至少要有學士學位,引發強烈爭議與論辯,尤其是因為前總統梅嘉娃蒂(Megawati Sukarnoputri)可能代表PDI-P政黨參選,而她即是大學肄業。 Terkini認為這項提案就是為了阻擋梅嘉娃蒂角逐2009年大選,M. Alfian Alfian在他的長篇分析文章結尾則提到,學士學位不該成為總統候選人的必要條件,因為那只會造成另一種型態的貪腐,屆時將有無數政治人物想盡辦法要取得學位,有些「劣質」大學也很願意順應「市場需求」,以「特殊行情及特殊管道」提供證書。Qui est votre也同意此項論點。 支持提案者則主張,如果學士學位已成為地方首長候選人的必要條件,這項要求也該適用於更高位階的總統候選人身上。 國會議員買電腦? 印尼國會最近打算撥款,讓每位議員都擁有一部筆記型電腦,這項話題重要性雖然不若前者,但更受部落客們的注意,至少有160篇文章都在討論此事。 焦點主要在於電腦價位與是否有其必要,每部筆記型電腦的預算約2100美元,屆時國會550名議員全都將人手一台,幾乎所有部落客都反對這項計畫,認為根本毫無必要,Just Ngeblog質疑為何政府總是輕易浪費人民納稅錢?Rahning、Pande Baik、Rihart亦有同感。

烏干達: 最佳部落格之特別報導

原文鏈接:Uganda: Special Report on Best of Blogs 作者:Joshua Goldstein 翻譯:Joyce 校稿:PipperL 上週烏干達的部落客們為舉行第二屆烏干達部落客快樂時光活動拜訪一家位於坎帕拉的馬提歐酒吧,除了為會會朋友及討論面對來自國家的主要挑戰外,這群人並提名了第一屆烏干達最佳部落格獎名單;某種程度上來說,2006年是烏干達部落圈覺醒的一年,在寫作品質及陳述公共議題上有巨大的增長。Jackfruity所發想的最佳部落格獎是個表揚那些既促進公益且獨特的部落格及其內容的好方法。 給那些未曾貼近烏干達部落圈的全球之聲讀者,接下來你會看到八位烏干達年度部落格提名者的簡介,你可把這當作是類似那些在大型頒獎典禮上順暢的蒙太奇影片。這則快速的評論企圖展現烏干達部落圈在書寫形式、主題與個人特質上難以置信的多樣性。 部落格Building the Nation自2005年六月就開始叛逆地書寫部落格,他寫關於他的惡夢、在烏干達的公車旅行以及他的祖母如何能聽他調咖啡的聲音區分是否有加牛奶(譯註:原文有誤,可見作者部落格),他是我所謂麥克羅羅學院那掛的,那是一群就學於麥克羅羅大學的在校生及畢業生,他們經常書寫關於在烏干達的每日冒險。 最近更名為‘Once Upon Ish,’的部落格Dear Mr. McCourt,作者是在印度新德里念書的烏干達學生Inktus,她以書信體的方式書寫對於生活的省思給她最愛的作家-法蘭克.麥考特-安琪拉的灰燼的作者,Inktus也寫當她參加印度古魯步行與在印度的墨西哥人間的對話,她召集陌生人並提議向他們購買咖啡。 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是烏干達最有爭議性的部落格,作者兼叫囂者 Dennis Matanda 在位於坎帕拉的銀行業上班。他發表了針對烏干達人性格、政治家言行及經濟依附狀態的激烈批評,他發佈的某些文章是全非洲最刺激的。 Ernest Bazanye大概是全烏干達最風趣的人,他是個作家兼記者,並在烏干達兩家英語日報之一的新視野日報寫每週專欄。他聲稱自己是‘無法抑制的火爆青年;易怒的莽夫’,他寫關於些當代藝術家、在句子中使用fuchsia這個(gay般的)詞彙以及坎帕拉的夜生活冒險。 I've Left Copenhagen for Uganda是35歲的佩妮萊,所經營的部落格。她從2005年六月就來到烏干達,從事援助工作。佩妮萊居住並遊遍烏干達北部的西尼羅河區域。她的足跡直到蘇丹邊界,六拜訪了境內流亡人士(IDP)的營地,並在烏干達小鎮中採購雜貨。 部落格200 Coin Has Fish的作者Ivan Presents是另一位來自麥克羅羅學院的入圍者,Ivan書寫關於她居住在一個面臨不斷銷減供電的城市的感覺,以及親友們的閒談鬼扯。 Twisted Nation是一位自稱從高中中輟,然後成了電影製片的脫線先生(Mr. Magoo)的部落格,他的部落格設計-全能之眼(all seeing eye)-也被提名為最佳設計獎。脫線先生書寫他協助過的電影、全球娛樂產業的反思,以及在一部被美國軍事愛滋病調查網站 連結的 YouTube音樂錄影帶中,尋找他的朋友。...

馬達加斯加:經濟發展與環保

校對: Leonard   感謝Tattum提供圖片。 最近一則新聞標題引起環保人士及馬達加斯加部落客廣泛討論。泛非洲採礦公司(The Pan African Mining corporation)在馬達加斯加南部開挖新礦場,許多環境保護團體認為,此舉將對當地居民及區域生態系統造成嚴重傷害。 雙方衝突還延燒至一部名為『少管「礦」事』的紀錄片,該片是由採礦公司出資拍攝,內容譴責環保人士阻礙當地經濟發展。 Harinjaka強調: 至今看過這部紀錄片的人並不多,我也沒看過。這部紀錄片僅僅是在無理取鬧,竟然將馬達加斯加等國家的貧窮問題歸咎在環保人士身上。馬達加斯加內不是很多法籍環保人士嗎?,但他們至今仍對此事不置可否,是因為這部電影還沒在法語系國家上映嗎? 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之間的論戰由來已久,馬達加斯加尤然。部落客Tattum不禁思索,難道兩者關係真的水火不容嗎?她在生態與觀光一文提到解決方案? 為建立互依永續的觀光業,應該: -遵守共享原則。 -加強當地民眾及觀光客重視此項議題。 -依據互助模式。 -由當地民眾管理。 -追求共同利益。 Tattum不忘提到馬達加斯加面臨的難題: 人們總愛談馬達加斯加的生物多樣性及物種繁多,卻忘了該國嚴重貧困,為保護棲息地,1800萬居民卻得另覓其它維生方式。 那麼,是否有兩全其美的方法? 部落客Aiky認為活絡的精油市場為解決之道: 精油業逐漸在馬達加斯加嶄露頭角,過去五年來,出口產量及產值持續成長。現在只要提到精油出口,幾乎就會想到馬達加斯加,特別是尤加利、丁香堅果及羅文莎葉這幾類精油。 Tsara Ketrika公司參與一項聯合國發展計畫,打算將馬達加斯加當地餐館改為連鎖方式經營,不但能夠促進經濟發展,又不會危及當地傳統生活方式,部落客Nivo對此十分贊同。 我並非認為其他想法過於天馬行空,不過此一構想實在引人入勝,這項原創計畫不僅建基於現有架構,還能同時將馬達加斯加市井文化的根本推展出去。 遺憾的是有些計畫收效不如預期,部分馬達加斯加部落客直言某些計畫根本是亂來: 1) Ravalomanana總統計畫發放收音機給農民,部落客Madagascan認為這項方案毫無意義。 麻省理工學院計畫以低成本製造筆記型電腦(1台售價1百美元),將嘉惠許多發展中國家學子。該計畫名稱為OLPC,意為每位學童均有一部筆電,[…]究竟馬達加斯加要實施OLPC計畫還是發放收音機呢? 2)部落客Many則不滿馬達加斯加販售淡水給其他國家: 是我的幻覺嗎?上週二政府竟然同意簽字,將Mananara河水源出售給波斯灣國家。 最後换個主題,Ikoza以幽默筆法諷刺化妝品業者挽救瀕臨絕種的植物: 謝謝你,香奈兒… 沒錯,我們欠香奈兒太多了,貴公司先前為研發新型抗老化面霜,在此尋覓一種富含抗氧化成分的香草,同時挽救此類瀕臨絕種的植物。另外,我們也感謝貴公司那些有錢且忠實的客戶,由於他們為了對抗臉上歲月痕跡,香草蘭才不至於滅絕。

加納:獨立五十年的幾個觀點

  9 三月 2007

原文鏈接: Ghana: Perspectives of Ghana at 50 作者:Emmanuel.K. Bensah 翻譯:子謙 校稿:mountaineer 像大多數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一樣,加納人使用英語,不僅是作為通用語言,而是作為官方語言,英文比其他地方語言以及方言都還要強勢,全國各處都是講英文。因此,有些加納的(年青)人可能在說起本土話的時候不大流利,也是意料之內。 Ghanablogs.com的Maximus從自己身上就體現到英語在自己的文化中是何等根深蒂固: 我愧對我加納人的身份。為什麼?因為我的英語比我的母語(特維語 Twi)好,我的英語讀寫能力都比我的母語強。很悲哀是罷。你還要知道另一個丟臉的秘密的嗎?我出生併成長於大阿克拉地區(Greater Accra Region),但我卻不會格語(Ga)是的,你沒有看錯。不要擔心,我的家人和朋友們都為此而取笑我。我可以歸咎於教育系統和其他人,可是第一個應該責備的該是我自己:我應該在上語文課時更專注些。 另一個溝通的挑戰來自那可惡的、很差勁的、領導全國的移動通信服務供應商Areeba。對此,GhanaConscious 的Abocco寫道: 有趣的是,Areeba繼續佔據了大部分的市場,幾年前的宣傳和營銷投資已經取得回報:Areeba就是最酷最時尚的電訊 服務。 加上網內通話比網外通話便宜,Areeba的芯片就成為所有人的必然之選,因你的朋友都用它。他們擁有最差的網絡卻無意改善,反而專注於為了令服務更顯 「吸引」而贊助娛樂活動和加入更多的宣傳。 他認為,儘管Areeba有他們的問題,另一家服務供應商Kasapa的市場份額卻少得可憐。雖然擁有最好的技術(CDMA),因為手機外形「醜陋」,他們遲遲不能趕上Areeba的市場佔有率! 同時,隨著愈來愈接近三月六日的50週年紀念(譯註:加納於1957建國,今年是建國50週年),可以期待會有許多慶祝活動,加納的部落客紛紛發表意見。Emmanuel Okyere就率先評論加納總統John Kufuor在兩週前發表的國情咨文。演說中,經濟表現及通訊科技兩大主題最能觸動他: 今天通訊技術革命是從根本上改變了世界的運作模式,並降低生產的邊際成本、提高各行業的生產力。政府將繼續把重點放在通訊技術,以其做為國家經濟轉型的基礎。 為確保每個地區都能連接上高速網路,在全國各地普及和推廣包括遠程教育和遠程醫療等通訊服務,政府已經從中國政府取得3000萬美元優惠貸款,以興建一個全國性的光纖通訊骨幹。 Luke在I'll Alight at This Thing (Luke in Ghana)中則描寫了離開兩個月後回到加納北部首府塔馬利(Tamale)後所看見的變化: 現在比較大的街道上都有路牌,寫著我從前不知道的名字。然而,「Tamale」這個字以顏色字寫成,「Tam」是藍的,「ale」是紅的,帶點啤酒廣告的味道。 市中心的大街被「反擁擠」了:所有本來設在街道旁邊的,以棚子撘建的小貨攤都被清理出來。顯然他們是被移至鎮上兩個衛星市 場去 了。我不知道當中細節(似乎沒有人知道),而我懷疑這些衛星市場的成效。市中心的大街是這個城市的一個主要商業樞紐,我擔心把這些商家遷出會對他們的生意 帶來重大的打擊。 盛讚加納人「無與倫比」的溫情是唯一沒有改變的同時,他半帶矛盾地為塔馬利的這些改變辯解道: …一切似乎與加納獨立50週年有關:今年3月6日標誌著加納脫離英國統治,獨立50週年(加納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中第一個獨立的),這當然值得慶祝,美化工程正在全國各地展開。 加納也將主辦2008年非洲國家杯:一個非洲國家的足球杯賽,所以新的球場現正在興建。 這兩個事件的確令人振奮,但我依然懷疑這些準備工作對塔馬利人民做成的傷害是否比獲得的利益多。 一個鮮有議論加納事務的部落格EU Referendum(譯註:該部落格主要討論與英國相關事務),卻從一個折然不同的角度評論加納的獨立。該部落格主編Szamuely Helen論及首任總統Dr.Kwame Nkrumah的下台,但卻避而不談當地某些人與美國中央情報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