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七月, 2007

報導 關於 藝術與文化 來自 七月, 2007

17 七月 2007

孟加拉集訊:陵墓、音樂、清真寺、馬克思

泰姬瑪哈陵最近獲選為世界新七大奇蹟,孟加拉部落客都備感興奮,Shaukat Husein詳細介紹七項入列名單,但很遺憾埃及金字塔未入榜中。票選過程也引發爭議,有些部落客認為,讓民眾一人一票的方式非常公開透明;其他人則批評,許多投票者並不了解候選的各景點,而沒能做出正確決定,他們主張遴選該交給專家,而非普羅大眾。 泰姬瑪哈陵相片由Flickmor所攝。 提到「七」這個數字,許多人相信「07.07.07」(2007年7月7日)是個幸運日,Shafik Rehman回顧長久以來,人類有多麼喜愛數字七,故顯然這一天是大吉之日,全球各地民眾都有不同的點子要在當天完成,例如集體婚禮等,Bhranto Pothik則抱怨找不到結婚對象,只好放棄在這天完婚的念頭,他現在打算等到「08.08.08」(2008年8月8日)成婚。 :) 雖然7月7日是個幸運日,巴基斯坦「紅色清真寺」(Lal Masjid)的噩運並未因此結束,部落客也熱列討論衝突事件,Royesoye提及紅色清真寺如何因歷任總統與總理光顧而出名,而911事件後,人們又如何刻意將此清真寺與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切割,之後並細數造成近日對立的原因。 接下來話題移轉至馬克思主義,Bhaskar認為「衝突」與「二分法」是關鍵詞彙,除了黑白、是非、正反之後,還有很多衝突因素,但他懷疑除了這些對立之外,是否還有其他可能性。 也有些人因衝突而受苦,但卻與政治或宗教無關,例如Tasman買了一架新鋼琴,希望能藉此創作大量樂曲,他甚至去上課學琴,但一開始便遇上困難,老師用英文字母ABCD標示音階,他得另外想辦法改用孟加拉文Sa-re-ga-ma來記憶,讓他覺得十分挫折,上課時只能看著琴鍵直發呆,而同學的耳朵裡都塞著棉花,才能避免被他干擾。 原文作者:Aparna Ray 校對:julys

16 七月 2007

摩洛哥:天氣熱,話題更熱

七月的摩洛哥真是酷熱,平均氣溫都在40℃以上,雖然不如去年,但對當地居民已夠難過,外籍人士更感痛苦,居住於費茲(Fez)的部落客Evelyn in Morocco便覺酷暑難耐,他說:「現在費茲非常、非常熱,走到戶外就好像有什麼重物壓在身上。」 拉巴特(Rabat)天氣顯然涼一些,部落格Braveheart-does-the-Maghreb裡提到: 我本來打算寫拉巴特有多熱,但後來看到這個就決定作罷,縱然在最熱的日子,我仍算是幸運,涼爽海風徐徐,入夜甚或有些寒意,還得裹上被單入眠,看來似乎沒什麼好抱怨吧。 除了天氣,網路論辯也同樣熱烈,最近一篇路透社的報導質疑,是否該將摩洛哥方言達里加語(Darija)列為官方語言,達里加語目前並無統一的書寫體,摩洛哥的官方語言為「現代標準阿拉伯語」(另稱為Fus’ha),殖民時代留下的法語則廣為商務及經濟圈使用,諸多報章雜誌亦使用法語,來自費茲觀點率先在部落格中提及此事,並歡迎讀者回應。 首先回應的xoussef認為: 我們需要讓達里加語擁有書寫體。在其他國家的語言中,書寫體和口說體基本上無異,懂得讀寫便能獲得如報紙上的許多資訊,然而摩洛哥民眾若要讀報,卻需要學另一個新語言,而不只是字母拼法。不過現在有任何人打算制定達里加語的書寫體嗎?顯然沒有。 部落客without French[AR]的看法則是: 我不反對用達里加語和群眾交流,這正是方言的功能,但若要制定達里加語的書寫體,讓它成為科學語言,根本是笑話一則,有此想法的人要不是從未入學學習標準阿拉伯語,就是以阿拉伯語作為第二或第三語言…,而且這些人恰好都說法語… 「摩洛哥報告」同樣論及此事: 現在摩洛哥人打算如何?去年秋天,法語雜誌《TelQuel》的姊妹刊《Nichane》發行後立刻遭禁,不過現在已重新出刊, 那就是第一本以達里加語印行的雜誌,無論是歌手或饒舌樂手都以達里加語創作,廣播和2M(電視台)也常用達里加語發聲,據路透社報導,現在也有達里加語詩 作集結成冊,達里加語已是摩洛哥文化核心的語言。 最後,四洲的KEP告訴我們,費茲地區的夏日休閒活動竟然是去麥當勞,他說: 麥當勞在費茲是個很酷又適合聚會的高級場所,不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家長還會帶小孩去和麥當勞叔叔合影。 照片由四洲的KEP提供。 原文作者:Jillian York 校對:julys

15 七月 2007

菲律賓: 英語教育辯論

上個月,一群教育家、學者和個人團體在最高法院發起一項請願,質疑政府要求學校以英文作為教學上使用之語言。這在主流媒體上引起了激烈的辯論,當然,在部落格圈裡,也辯論著在菲律賓的學校教育中,該用何種語言才是最適當的。 Wow Manila提供了總統葛洛莉亞˙艾洛育 (Gloria Arroyo)所提, 關於學校主要教授語言這項爭議的備忘錄作為背景資料 2003年5月17日,統統艾洛育公布第210號行政命令-「確立加強英語作為教育系統第二語言之政策」。教育單位需遵循的要點如下: (譯註,菲律賓教育制度為6-4-4制,也就是6年(6歲起)第一級的小學教育;第二級中學教育(12-15歲);第三級學位制高等教育(16-19歲) 在所有級次的教育系統中,從一年級起,英語需被教授為第二語言; 英文、數學及科學至少從第三級教育起,須以英文教學; 在第二級教育的所有公共教育機構中,英語須受使用為主要的教學語言。 參與請願的Patricia Licuanan訴求大眾更廣泛地了解影響菲律賓教育的問題: 這不只是英文,這是整個教育系統。英文的退化必須放在整個傾斜的菲律賓教育的脈絡下來理解。我們所面對的問題不只是純粹英文退 化,也是數學和科學退化,以及整體的傾斜破壞菲律賓語和菲律賓人的競爭力。確實,過度的重視英語會分散我們對其它重大問題的注意力,相反地,整體教育的提 升也會提高英文的程度。 Tugot贊成總統的此項行政命令,Blackshama的部落格也參與了這項關於語言的辯論。A nagueño in the blogosphere 同意請願者的論點。Filipina soul 對這項議題表達了二個觀點,而她的文章聚集了激烈的討論。 Philippine...

玻利維亞: 大寒之夜

6月24日對南美洲民眾而言是特別的節日,部落客Juan Arellano先前曾為文描繪了祕魯當地如何歡度此節慶。 今年玻利維亞(Bolivia)在聖胡安節(San Juan)前夕舉行慶祝活動,據說是該年的大寒之夜,當晚親朋好友齊聚一堂,圍著火堆取暖,一邊用餐(熱狗是主菜)。由於燃起的火堆會產生大量煙霧,造成 隔天空氣品質不良,引起部分民眾翌日出現咳嗽及紅眼等病徵,因此許多民眾對此感到不滿。 民主中心部落格(Democracy Center blog)在文章中提到,各大城市均呼籲民眾在狂歡時仍需保持責任感,首善之都拉巴斯(La Paz)公家機關即請來饒舌歌手,協助向民眾宣傳「別生火、別生火」口號,科查邦巴(Cochabamba)當地某民間團體則以火焰般的服裝打扮走上街頭,四處宣導「別生火、別生火」口號。 Angel Caido [西班牙文]的米蘭達(Hugo Miranda)為文表示,他一直記得和家人窩在火堆前的時光,但後來他終於明白,原來火堆會使空氣不良,另外環保人士及政府官員也時常呼籲民眾,不要在節日當天燃起火堆,不過米蘭達則認為全年都應禁止此舉。 我還需要補充嗎?早就有人譴責這個節日對環境所造成的傷害,但空氣污染並非節日一天所造成;乃是一年365天累積所致。我記得環保人士曾對我說,許多天主教徒認為,周日做禮拜或參加聖母及耶穌的相關慶典就能保證靈魂得救。 食物往往是慶典的重頭戲,「熱狗」則是聖胡安節的傳統食物,但Vania Balderrama of Capsula de Tiempo [西班牙文]表示,玻利維亞日常生活不常使用熱狗這個語彙。 我買了香腸,回家發現忘了買麵包,於是吩咐阿瑪麗亞(家中幫傭)去買熱狗麵包。遍尋不著,可憐的阿瑪麗亞跑遍附近所有店家,甚至 一路繞到小廣場那邊去,就是找不到,她回來跟我說到處都沒賣,我聽了很生氣,因為香腸早就涼掉了,於是我自己走到住家附近的小商店,劈頭就問有沒有賣熱狗 麵包,德蕾(Tere)小姐回答說她不知道什麼是熱狗麵包,我們對話同時,一位小姐走進店裏對櫃檯說:「我要潘趣多(panchito)麵包。」接著我就 看見德蕾小姐將熱狗麵包遞給那位小姐。...

9 七月 2007

黎巴嫩: 幾乎無關政治

我們吃下肚的是什麼?為什麼我國銀行業這麼發達?誰在清除子母彈?巴西要怎麼協助黎巴嫩回收廢棄物?在戰火中失蹤的孩子在哪裡?黎巴嫩音樂水準如何?這些都是本週黎巴嫩部落圈在討論的部分話題。 首先Mazen Kerbaj在其藝術作品中,提出三項存在主義式的問題:「我們是誰?誰知道一切?誰能填補空格?」 再來,Rami Zurayk教授寫了篇文章名為「如果在黎巴嫩的各位了解眼前食物」,其中轉錄了黎巴嫩農民組織主席Antoine Howayyek寫的一封信,寄給內閣部會首長,並質疑他們: 為什麼國家沒有管控進口食品的標準?蔬果、牛奶、乳製品等都沒有,為什麼政府不善盡責任,於邊界進行或外包執行品質管控的工作? 這封信當中提及許多有關貿易、農業與本地產業的問題,其中一項是: 民眾在市場上根本無從得知產品來源,國內大多數產品均為進口,但是卻當作黎巴嫩本地生產產品販賣,每年黎巴嫩都進口5000噸的白起司,不過卻都以國內生產的食品銷售。事實上,黎巴嫩法律明文規定產品出售時不得改變原包裝。 探究信件內容後,Rami Zurayk教授的結論是: 標明原產地不僅能協助本國產品,也是建立食品品質標準的第一步,不過如果我們決定標示含基因改造的食品,那麼美國穀物、垃圾食物、大豆油、糕餅都會名列其中,我們目前大量進口此類食物為美方帶來了鈔票進帳,不過如果加上此標示將影響銷量,美國老大哥應該不會高興吧? 去年以色列與真主黨開戰期間留下許多未爆子母彈,嚴重損害黎巴嫩南部的農糧生產,自宣布停火以來,亦有239人因誤觸未爆彈而傷亡,部落客黎巴嫩人提到一部影片,其中記錄志工清除未爆彈的情況,企圖真實反映出數字背後的故事與臉面。 影片介紹名為Muhammed Nahle的民防組織志工,他在戰爭最後一天因子母彈爆炸而失去一條腿,但他仍維持樂觀態度,著實鼓舞人心,這些人都是戰火下的英雄,也是各種數據背後的真實人物。 黎巴嫩一家主要銀行的週報顯示,雖然政治動盪、社會危機不斷,客戶存款仍年年增加,2005年提高4%,2006年為6%,Remarkz的Bech便談到此一現象: 我認為那些押寶於黎巴嫩經濟者,尤其是那些大戶,必然已獲得政治保證,而且是來自於相關的事業。似乎也只有在銀行業,我們還看得 見穩固的體制,這個體制的參與者不多但卻有大量的金錢投入,完全不受整體經濟的影響。畢竟這些人在意的不是經濟本身,而是某種由公共金融體系所虛擬創造的 「信心經濟」,然而公共金融體系卻不斷淌血,因為本地銀行若非投資於獲利豐厚的TBill,就是投資國外市場。在這個情況下,這個體制的穩定與否已與戰火 無關。 巴西將協助黎巴嫩回收建築物廢土石等廢棄物,根據部落格黎巴嫩之淚報導,廢棄物將用於建屋與舖路。 部落客Golaniya張貼巴勒斯坦孩童的照片,這些孩子因為黎巴嫩軍隊與伊斯蘭征服者(Fatah al-Islam)武軍團體交戰,而被迫逃離Nahr al Bared難民營。她上週另外提及,部分伊拉克孩童在伊國一間孤兒院裡,不僅受到虐待,更幾乎要餓死。...

8 七月 2007

台灣:繼續划-i-panga na 1001

(照片來自casyc23。船首黑色與紅色的圓圈圖案代表mata-no-tarara(眼睛)與太陽,用以趨邪招福。) 海浪不斷翻開我的記憶,當我失去海洋給我的回憶時,就是我逐漸結束生命的日子。──夏曼‧藍波安《海浪的記憶》 在達悟族的語言當中,「達悟」的意思是「人」。雖然達悟族所生活的蘭嶼現在是在台灣的領土當中,達悟族的語言和文化是與菲律賓巴丹島的Ivatan族更為接近。 身為Austronesian的一支,達悟族人擅長於造用以捕魚的船。這木船不同於獨木舟,而是採用許多不同木材拼出來的拼板船,給一兩個人坐的小船稱為tarara,給十個左右的人坐的稱為chinurikuran。 Keep rowing: 蘭嶼的大船文化,幾乎是整個達悟民族從生理生計到心理信仰與宇宙觀的集合體。 在現代經濟方式的衝擊,氏族漁團的青壯勞動力被台灣的資本市場吸納,老一輩長者無能為力負荷大船建造的一切所需, 只能看這舊船腐朽裂解,在每年呼喊飛魚的招魚儀典時,感嘆空盪的港灣而無大船的身影。 2001年時,我們與村裡的族人,帶著從島上森林伐取的樹材,一起到台中的自然科學博物館,建造了一艘脫離傳統氏族漁團組織的十人大船。 當年我們詢問父親:”可以到台灣造大船嗎?makanyou(禁忌)怎麼辦?”父親也細詢了為何要去台灣造大船的用意……?”給台灣的人看,也讓他們了解,大船不只是美麗而已,而是還有我們的智慧與能力!”我們回答。沈思後的父親給了我們一個說法:”台灣又沒有我們的鬼(anito),你 們想那麼多做什麼?”之後,那一年我們順利的完成了一艘向台灣展示的文化大船……。就在完工的當時,緊接而來的是:「做好了船,怎麼不划呢?」於是,五年 後的今天,我們想與台灣的朋友分享一件事:船,不只是被展示的,更是可以航行的,我們將拜訪台灣……。 Keep rowing: 船長1016 c m ,寬170 c m,高270 cm 我們的大船取名為: Ipanga na,1001跨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