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Breaking News 重大消息 來自 一月, 2007

12 一月 2007

哥沙班巴的輓歌: 玻利維亞部落客的回應

原文:Cochabamba in Mourning – Bolivian Bloggers React 作者:Eduardo Avila 翻譯:yourpapa 校對:Portnoy 照片:PAZ(和平)經過Flickr使用者Miskifotitos同意後轉貼 “人民vs.人民” (Pueblo vs. Pueblo) 這段發表在Voz Boliviana部落格裡的文章,描述了發生在哥沙班巴,這座在玻利維亞境內第四大城裡人民團體間的衝突。事件過後所留下的是兩具冰冷的遺體,傷者近200人,以及無盡的仇恨與哀傷。悲劇起因於發生在哥沙班巴市中心廣場(14 de septiembre)的抗議活動,抗議群眾要求反抗中央政府的該邦(高於省級)首長:Manfred Reyes Villa下台。這位首長曾經要求在自治議題上舉辦全邦性的公民投票,因為他認為邦政府應該在政治與經濟上有更高的自主權。在2006年年中,多數該邦選民在此次全國性公投裡,在自治議題上投下了否決票,而全國九個邦當中,則有四個邦投下了贊成票。在政府許多社會運動派人士以及古柯農聯盟將這次公投結果視為對中央政府的挑釁。 大部分古柯農民來自於Chapare省的鄉村地區,他們南下進入該邦首府:哥沙班巴。而在那裡的大部份選民正巧在上次大選支持地方政府自治。古柯葉農民開始在廣場聚集,並且與警方發生衝突。雙方互相指責對方是激起這次暴動的元兇,最後演變到市政府遭焚的地步。此時,城市中幾個重要的節點被封鎖,所有的車輛與貨物禁止進入市區。正當情勢逐漸加溫之際,一個自稱 “民主青年” (Juventud...

11 一月 2007

尋人啟事:在柬埔寨失蹤的Eddie Gibson

原文鏈結:Missing in Cambodia: Eddie Gibson作者:Tharum Bun翻譯:rungheng 校對:Portnoy 在2004年10月,19歲的Eddie Gibson在從泰國前往柬埔寨的途中失蹤了。直至今日還沒有人知到這位英國的旅人(背包客)在哪裡。他的雙親目前在柬埔寨,提供了獎賞給任何有Eddie Gibson消息的人。 他在10月24日最後一封給媽媽, Jo的電子郵件中,提到了他正在東薩西克斯郡,準備要回家。但當他的家人去機場接他時,卻沒看見Eddie Gibson,該班飛機為11月1日從曼谷起飛。 兩年後,他的母親仍舊渴望著任何關於她摯愛的兒子的消息。“我認為柬埔寨人知道他在哪,而且我仍然相信在那國家裡有人知道Eddie發生了什麼事,”她在網站上寫了許多這位神秘失蹤的前里茲大學生的相關訊息。 他的雙親,Mike和Jo,已經設置了一個網站Eddie Gibson Missing in Cambodia以提供必需資訊給協助搜尋的當地官方、私家偵探和英國警方。 圖說:失蹤的英國國民Eddie Gibson的尋人啟事海報已分派到柬埔寨各地。 攝影:Sopheak 以谷美爾語寫作的柬埔寨部落客Sopheak,詳述這則新聞: 21 歲的英國國民Eddie...

6 一月 2007

海珊死刑影片重新引燃全球死刑存廢爭議

人權影片

原文:Saddam execution video re-ignites death penalty debates worldwide作者:Sameer Padania翻譯:abstract校對:Portnoy 過去四個月,我們試圖介紹和脈絡化一些我們覺得有必要讓廣泛的閱聽人看見及辯論的影片。今天以特別介紹的是一個全新的人權影片。 你可能是跟百萬人一樣,在網路上找到這影片-或是你決定不看。某個人-你的朋友、同事、或親朋好友-也許轉寄這影片給你,或打電話給你提及這影片。你也可 能已在電視新聞看過這影片的片段。不管怎樣,你很可能對這影片有意見,因為它使得2007年的一開始就讓人難以忘記。如同政治漫畫家blackandblack’s畫的: 點這裡在新視窗進入blackandblack的blog。 如果有任何人還對「看管」(sousveillance)會在今年大受注目有什麼疑慮,海珊的影片應該能打消所有懷疑。海珊,這位前任伊拉克獨裁者,他被處決的過程被手機全程拍攝,而這影片除了可能是史上最多人看過的網路影片之外,特別之處也在於它重新燃起了人權議題上的一個長期的、全球的爭議:死刑。 伊拉克的部落客Raed Jarrar在他的部落格放了官方和非官方版本的行刑影片。我個人覺得,這是我所看過最使人心神不寧的影片之一,所以,要看影片的人請注意…. 從伊拉克政府對非官方版影片的憤怒,和許多主要媒體報導中的矛盾反應(詳見阿爾巴尼亞籍英國記者/攝影師Onnik Krikorian的說法)來判斷,他們是唯一對攝影手機能通過安全檢查夾帶進入死刑執行室真正感到驚訝的。如果拍攝影片的人在絞刑執行前交出攝影手機,世人絶對不可能看到官方版影片安靜、謹慎剪接、細緻淡出的背後。 真正從海珊的影片所浮現的故事,是政府對海珊死刑執行過程的說法,與實際上更為混亂的事實之間,存在巨大的差距。這激發了人們-以及許多部落客-去思考我們生長的這個年代的宿命,以及宿命的本質和適當性,至於海珊此生的功過,則較少受到討論。 聯合國和非政府組織對海珊死刑處決的批評… 不能忘記的是,國際社群仍舊對死刑持反對意見,聯合國國際人權宣言[各國語言版本的語音檔在此]中將生命權奉為上綱,儘管新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他上任的第一天需要重提此一宣言。的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Louise Arbou直接向伊拉克政府呼籲,延後二位共同被告-海珊同父異母的哥哥以及情報顧問Barzan Ibrahim al-Tikriti,和前革命法庭庭長Awad Ha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