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三月, 2007

報導 關於 數位行動 來自 三月, 2007

29 三月 2007

伊朗:對民眾而言,《三百壯士》不只是電影

譯者:Nausicaa 校對:twmax 由Project 300的Afshin Sabouki 所作的一張卡通圖片,回應《三百壯士》這部電影 根據Frank Miller的漫畫改編而成的電影《三百壯士:斯巴達的逆襲》不但票房成績亮眼,還成為伊朗媒體間的熱門話題。在Zack Snyder執導的片裡,三百位斯巴達武士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以抵抗波斯王Xerxes 和他的百萬大軍。 許多伊朗人對這部電影感到非常憤怒。日報Ayande No指出,這部片「要告訴人們,現在成了邪惡軸心的伊朗,一直都是罪惡的根源,而且現代伊朗人的祖先,就像在電影裡看到的那樣,是既醜陋、愚笨且野蠻的謀殺者。」製片商華納兄弟(Warner Brothers)旋即澄清,強調這是部「以歷史事件做為藍本的虛構作品」。 伊朗的部落客們對於這部電影則有不同的反應。 憤怒與希望 Lego Fish製作了一個名為「Project 300」(300指電影名稱)的googel炸彈(Google bomb),導引在線上搜尋這部電影資訊的人們到一個有各種以「古代波斯」作為主題之藝術品的網站。他說可以「藉這波電影風潮,把真正的訊息傳達出去,也就是,伊朗人並非片中所描述的那樣。」 Lego Fish表示,Project 300並不像有些人所猜想的,是拿來報復和做為對抗的。它是通力合作下的成果,目的在於展現波斯人不為人知、且在現今媒體上缺乏能見度的藝術面。 部落客The Spirit of...

阿富汗:酒精、女性以及和伊朗的關聯

校對:Leonard 阿富汗以及非阿富汗的部落客分享許多關於阿富汗的故事,包括酒精、女性以及阿富汗移民等問題。 酒精 Onne Parl告訴我們為什麼酒類去年秋天會從市場上消失。這位部落客說: 根據消息靈通人士指出,酒類去年秋天從市場上消失之因有二種說法。有人說,伊斯蘭政府對於酒類易得性的關注。另一種說法是關於錢的問題。從價錢低廉來看,顯然過去酒類免課稅。當政府開始對酒類徵稅,商家不願支付。於是,酒類就從商店下架,或是被商家藏起來。 陷在痛苦中的女性 Afghan Lord訴說著關於3月8日國際婦女節以及阿富汗婦女的處境。他寫道: 一些阿富汗男性無故毆打他們的妻子,只為向家人展示他的權力和憤怒。當他想毆打妻子時,就立刻動手。許多父母將女兒嫁給六、七十歲的有錢人。坎達哈有個小新娘四歲出嫁,但這驚人故事只是數千案例之一而已。許多父母將女兒當作物品一樣販售,也不管女兒的去向以及將來是否會發生什麼。大約有57%的阿富汗女孩在合法結婚年齡16歲之前就結婚,而大約60-80%是被迫結婚。 Safrang說著幾乎相同的阿富汗女性故事。他說: 在國際婦女節來臨前夕,阿富汗女性的命運自塔利班垮台後並未明顯改善,無論是媒體報導,或是聯合國、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及許多組織的報告也一致認為如此,家暴、強迫結婚、缺乏適當的醫療服務(以及立即照護和教育)依然非常令人擔憂。 人道無國界 由於伊朗的IT專家及部落客Jadi,我們得知有一群伊朗人正發起活動,抗議伊朗政府虐待阿富汗移民,我們可以在此看到許多抗議活動的照片,其中一張標語寫著「人道無國界」,另一個標語寫著「當不公不義變成法律,反抗即為責任」。

尼泊爾:對網路斷線的怒吼

校對:Justin 尼泊爾網路服務商協會最近決定,要在上下午各斷線一小時,對當地部落客顯然不是好消息,這些企業家以這項行動表達抗議,譴責毛派份子毆打旅館老闆事件,部落客一方面抨擊毛派份子,另一方面也因網路斷線而怒,雖然後來服務商在白天恢復連線,尼泊爾部落客還是有許多意見不得不發表。 My Sansar得知斷線原因後寫道: 今日下午四點起網路便已斷線,尼泊爾網路服務商協會表示,一小時斷線行動是企業家團結抗議的表現,這是國內首度由服務商主動斷線事件。 United We Blog!以尖銳文字批評斷線是愚蠢決定,要求業者應補償消費者,並應承諾未來絕不重演。 到底是誰認為斷線是「必要行動」?我們不需要另一位賈南德拉(Gyanendra Shah)來剝奪人民的網路權力,(賈南德拉為毛派領袖,去年二月發動政變接管政府時,曾斷絕尼泊爾全國網路一個星期),我們拒絕再因任何藉口讓資訊與通訊癱瘓,絕不。 Mero Guff提到,他因為斷線而無法進行重要工作,後來得知斷線是服務商人為造成,他簡直無法置信: 身為用戶,我都定期付費,為什麼他們的行動要把用戶拖下水?…這種抗爭行動真是可恥。 The Radiant Star同樣抗議網路斷線,強調任何一方都未從斷線中獲益: 難道他們這樣不算侵害消費者權力嗎?簽約時就已說過,除非出現人為無法抗拒因素,服務商都應提供24小時網路連線… 我們一起來譴責此次事件! 直到服務商決定結束抗議之前,每日兩小時斷線還是會無限期繼續下去。

24 三月 2007

埃及:抗議憲法修正案/被捕部落客獲釋

校對: Leonard 三名埃及部落客及多名抗議人士因在開羅(Cairo)集會抗議憲法修正案遭到逮捕,不過目前和其他抗爭者一樣已獲釋放。 埃及部落客兼記者Hossam El Hamalawy寫道:「El-Dhaher警局掌控凱法雅運動(Kefaya)情勢後,被捕的21名人士於今晚6點30分左右獲得釋放。」 根據前往營救抗議人士的人權律師團指出:「本來遭拘留人士在今天清晨即能獲釋,但警員刻意拖延時間,推託表示正在等候國家安全局的指令。」警方原先打算將其中兩名組織高層人犯,遣送回居住地警局處置,藉此拖延時間,幸好一些抗議人士聚集在警局門口,以靜坐方式施加壓力,並且在律師的遊說之下,事情並未發生。 「另一方面,被捕人士以絕食方式抗議,一直持續到獲釋為止。」 「大約晚間6點50分,我和友人Khaled Abdel Hamid(也是抗議人士)談話,他當時相當雀躍,並表示警方不敢捉弄居留人士,因為此事件已是人權團體、部落客及媒體的注目焦點」 遭到居留的部落客分別是:Mohammed Adel、Mohammed Taher和Mustafa Sayed Ismail。Mohammed Adel 在此揭露他在獄中遭受的折磨,圖文並茂。 El Hamalawy表示,他們正在醞釀明天的抗議活動。 El Hamalawy寫道:「國軍呼籲抗議人士一同加入在野黨國會議員在國會門口發起的靜坐活動,時間是星期三下午3點,他們要抗議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以獨裁手段通過憲法修正案。」 「今天就已經有反對黨國會議員走出國會,加入抗議行列,包括無黨籍及在野黨在內約100名國會議員,以退席的方式讓議事停擺。」 另一位部落客Alaa...

23 三月 2007

埃及:政治犯達數千人

校對:Portnoy 埃及部落客Ala'a Abdulfatah表示,國內共有數千名政治犯未經審判即遭囚禁。 埃及有數千名政治犯,外界不知道確切人數,不過很清楚他們所面對的不公不義與侮辱,有些是在八零年代第一次聖戰中遭逮捕,有些是九零年代被捕的穆斯林兄弟黨成員,還有是今天遭囚禁的伊斯蘭原教主義(Salafi)份子,他們都在未審判的情況下遭關入大牢,…不僅如此,就算是法院判決這些人無罪釋放,他們還是身陷囹圄。 為喚起社會對這些情況的重視,Abdulfattah與另一名部落客Malek訪問犯人的雙親,以及涉入相關案件的律師。 我和Malek製作一段簡單的影片,訪問囚犯Abdulmonem Jamaluddin的雙親,還有Hisham Mubarak法律中心(Ar)律師Ahmed Saif-ul-Islam的意見,提到埃及遭拘禁者的現況,影片只是用簡易的攝影機拍攝,也沒有經過什麼剪接或使用攝影技法,我希望各位能略去品質、音效與其他技術問題不提,我也提供其他有關Abdulmonem Jamaluddin的文章超連結。 誰是Abdulmonem Jamaluddin? 根據Abdulfattah所言,Abdulmonem Jamaluddin是: 在1981沙達特遭暗殺後被捕。 政府花了三年將他轉送Turrah、Abu Za’abal與Al Wadi Al Jedeed等地監獄,在沒有任何罪名的情況下,後來獲釋。 1993年二度下獄。 軍事法庭判決他無罪釋放,但卻仍被關在牢中。 1999年,他仍在牢中,卻遭控與剛從阿爾巴尼亞返國者一同犯案,法院再度判他無罪,但他還是未獲釋。 他在1999年二度被捕前便已完婚,兒子已13歲卻從未見過。 由於監獄內待遇極差,他再次出獄時已是一副老態,腎臟與肝臟皆出毛病,還有脊椎錯節的情況。

22 三月 2007

揀選阿拉伯的部落格

校稿:Portnoy / Leonard 以阿拉伯文書寫的部落格文章每日數以千計,每星期兩次從中挑選少部分譯至全球之聲,各位可知道有多麼困難嗎? 摩洛哥部落格作者Mohammed Saeed Hjiouij也有相同困擾。從云云阿拉伯部落格中分辨出較優質的部落格教他茫然若失。 「兩年前我剛開始寫部落格的時候,以阿拉伯文撰寫的部落格很有限。質量高的部落格顯而易見,你很容易就能找到優秀的部落格,並且只要很少時間就能讀完。可現在,以阿拉伯文撰寫的部落格數字躍升了,已不可能全部一篇篇看過。此外,要分辨何者為好文章、何者為孩童自娛、猶如肥皂泡沫一般的文字,更是極其困難。」他說道。 然而Hjiouij與我不同,他有一個極具創意的想法,希望敲破這鬱悶的部落格藍調。 「為了找出傑出優秀的阿拉伯部落格放入『我的最愛』〔書籤〕,我生出這個想法。這想法很簡單,不會花部落客太多時間,卻保證能讓人們注意到出色的部落格,在阿拉伯部落格圈中起關鍵作用。這想法就是,獻出3月25日至3月31日一個星期只談論阿拉伯文部落格。每個作者可以按自己的準則選出七個不同的部落格,並在自己的部落格中每天討論一個,他可以談談自己如何發現這個部落格、當中哪些文章讓他有所得益、介紹其中對他產生過影響的文章、跟那部落格的作者做訪問、評價其中文章的質量等等。每個作者都有權以他喜歡的方式去談論他挑選的部落格。」他解釋道。 Hjiouij又建議用technorati來追蹤所有文章,以確保可以編製出一份最佳阿拉伯語部落格的清單。 好吧,我猜我等到3月31日就知道結果了。

14 三月 2007

馬達加斯加:經濟發展與環保

校對: Leonard   感謝Tattum提供圖片。 最近一則新聞標題引起環保人士及馬達加斯加部落客廣泛討論。泛非洲採礦公司(The Pan African Mining corporation)在馬達加斯加南部開挖新礦場,許多環境保護團體認為,此舉將對當地居民及區域生態系統造成嚴重傷害。 雙方衝突還延燒至一部名為『少管「礦」事』的紀錄片,該片是由採礦公司出資拍攝,內容譴責環保人士阻礙當地經濟發展。 Harinjaka強調: 至今看過這部紀錄片的人並不多,我也沒看過。這部紀錄片僅僅是在無理取鬧,竟然將馬達加斯加等國家的貧窮問題歸咎在環保人士身上。馬達加斯加內不是很多法籍環保人士嗎?,但他們至今仍對此事不置可否,是因為這部電影還沒在法語系國家上映嗎? 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之間的論戰由來已久,馬達加斯加尤然。部落客Tattum不禁思索,難道兩者關係真的水火不容嗎?她在生態與觀光一文提到解決方案? 為建立互依永續的觀光業,應該: -遵守共享原則。 -加強當地民眾及觀光客重視此項議題。 -依據互助模式。 -由當地民眾管理。 -追求共同利益。 Tattum不忘提到馬達加斯加面臨的難題: 人們總愛談馬達加斯加的生物多樣性及物種繁多,卻忘了該國嚴重貧困,為保護棲息地,1800萬居民卻得另覓其它維生方式。 那麼,是否有兩全其美的方法? 部落客Aiky認為活絡的精油市場為解決之道: 精油業逐漸在馬達加斯加嶄露頭角,過去五年來,出口產量及產值持續成長。現在只要提到精油出口,幾乎就會想到馬達加斯加,特別是尤加利、丁香堅果及羅文莎葉這幾類精油。 Tsara...

Iran:女性權利運動者被捕、教師走上街頭以及戰爭低語者

原文:Iran: Women Activists Jailed, Teachers on the Street and War Whispers 作者:Hamid Tehrani 譯者: abstract 校對: PipperL 在星期天舉行的伊朗婦女和平抗議活動遭到警方以暴力鎮壓,並有超過32名參與者,包括多位記者與部落客,遭到逮捕。由於 Kosoof 的幫助,你可以看到這些遭逮捕者的一些照片。伊朗部落客們提供了發生的事件細節、被逮捕者的照片,以及這次抗議活動舉行的原因。 鎮壓的始末 Khorshidkhanoum 簡要地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 50名女權運動者在德黑蘭的革命法庭前被拘捕。安全警察以武力攻擊那些自當天8點30分起,就聚集在德黑蘭革命法庭前的和平群眾。這些群眾目的是為了抗議近來政府對女權運動的壓制和污名化其中的一些女權運動者。警方使用武力驅散群眾,並逮捕了至少21名抗議者。 Nooshin...

12 三月 2007

突尼西亞:寫政治部落格不被政府盯上的方法

校對: Justin 「突尼西亞網路局」為一政府單位,專責監督網路世界言論,若網站或部落格出現批評政府或官員的論述,就會動手封鎖或關閉,讓其他人不得其門而入,不過突尼西亞部落客還是能找到其他方式,繼續談論政治動態。 網路局去年12月行動時,針對的是對國內現局稍有批評的多個部落格,後來便未有任何消息,似乎限制變得較為寬鬆一些,Zizou from Djerba認為這是個好現象,不過他也同時指出,這段時間批評政府的文章數變少,顯示前次警方與武裝戰鬥組織發生槍戰,還是影響了人民的態度。 突尼西亞部落客確實減少談論敏感議題,連游走政府容忍邊緣的文章都很少人寫,人們不能否認這與上次Soliman地區的事件有關… 唯一還受監督的部落客是Mouwaten Tounsi,他從去年起已換了五次網址,Mouwaten也選擇在文章裡直言不諱,尤其他最近寫了封公開信給總統,呼籲給予媒體更多自由。 最近真的很少有批評政府的文章,Tarek Cheniti的文章討論社會經濟議題,例如教育民營化議題[fr],或是像Isis的文章裡,論及突西尼亞獨立51年來的成就,部落客在揭露問題的同時,都刻意省略根本原因,藉以避開網路局的監視。 部落客OuNormal則發揮創意,用其他方法談論政治以逃避查禁,他的部落格NormalLand是個虛擬國度,由他自己擔任虛擬統治者,指派不同的部落客擔任各部會首長,不過諷刺的是,這些部會名稱大多是超顯微結構部、黑市部、鬥毆與衝突部、貪污部等,他還設立了名為「壞男孩議會」的國會組織。這個虛擬國度也有一面國旗,就源自於真正的突尼西亞國旗,另外還有首非常好笑的國歌。   許多部落客都參與這場假造活動,尤其在Chanfara[Ar]策劃下,OuNormal遭密謀政變推翻[Ar],不得不舉行一場總統選舉[fr]包括 Mouwaten[fr]與Temeraire[fr]等部落客都宣布參選。 在我眼裡,這就是典型的突尼西亞人,他們總是努力在社會各種限制中過生活。

秘魯:海灘上的種族主義

譯者: Shanta 校對: Leonard 人們總說去工作並無過錯,亦即我們不應對任何一種工作感到羞恥。這聽來合理,卻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想。許多秘魯人離開故鄉到海外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卻經常做著比過去更糟糕的工作。也許因為沒有認識的人目賭他們所受的苦,能夠稍減從事低於自我能力之工作所產生的難堪與自尊喪失。但有時留在秘魯國內,人們也得在受歧視與邊緣化的狀態下工作。 現在利馬(譯註1)與鄰近的觀光景點正值盛夏。六零年代以前,最知名的海灘是密拉弗洛雷思(Miraflores)、巴朗哥(Barranco)、綽里約(Chorrillos)以及恩孔(Ancón)(譯註2) 一帶最偏遠的海灘。最近幾年開始,熱門的海灘景點轉向南方。在首都南端海岸線的眾多海灘之中,利馬富人將喜愛的區域稱為「亞洲」(Asia),在此地渡暑的人也捨棄西班牙語,以英語發音做為慣稱。這個海灘實施嚴格的會員制度,並以服務絕佳聞名。實際上,這個海灘已經轉型為一個具備現代化與全球化條件的小城,自外於同樣也在夏日使用海灘的小鎮。 但是,近年來,「亞洲」也因為對「家庭雇傭」(domestic employees)或「家戶雇傭」(household employees)的歧視與邊緣化舉措而出名,這也是雇主家庭稱呼這些勞工的方式。舉例而言,這些勞工白天嚴禁進入海灘,得等到傍晚六點之後,他們才能進入這些區域。許多人認為這顯然是不平等情況,並可歸結為種族主義的議題。 為此,由不同的機構與個人所組成的「人權之國家協調者」的「反種族主義辦公室」(譯註3),發起了一個部落格以公告一項稱為「大膽的雇工」活動,以此,一群人身著女傭的服裝,於白天平和地進入被禁止的海灘並於其中浸浴。在「有關大膽的雇工活動之問答」可以取得更多的資訊。此活動成功地於上周日舉行,並以短片與照片記錄下來。輿論也有關於此活動的反響。 幾個部落客(blogger)回應了此主題並於活動前後張貼有關的訊息。 我鄰居的狗…很愛叫 –「大膽的雇工」活動 秘魯設計 – 有關「大膽的雇工」的活動海報 新聞地帶 – 一個大膽的活動 敵對的月亮:在電纜、夢想、水泥與皮膚之間 – 對抗地主的大膽雇工 20073.14版 秘魯主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