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數位行動 來自 四月, 2007

15 四月 2007

台灣:部落客搶救樂生療養院的後續行動

原文:Global Voices Online » Taiwan: Bloggers’ Further Action on Saving Losheng Sanatorium 作者:PipperL 譯者:PipperL 如同在之前文章裡所提到的,在台灣部落圈中,正興起一股搶救樂生的討論與行動。如今,整個事件已吸引到更多的關注,包括主流媒體、大眾、與政治人物。 部落客的行動: 除了在部落格上討論與串連之外,幾位部落客決定在真實生活中採取行動。

10 四月 2007

厄瓜多:南部網路族群

原文:Exploring Ecuador's Cyber-South 作者:Milton Ramirez 譯者:Leonard 校對:Portnoy 厄瓜多洛哈(Loja)省一景,Milton Ramirez攝。 厄瓜多網路普及率很低,人們若想使用網路,只得存夠一筆錢到網咖去,或是花大錢在家裝設線路,南部貧困的奧羅省(El Oro)、阿蘇艾省(El Azuay)與洛哈省情況格外值得注意,尤其洛哈省更出現許多科技人員與專業部落格,洛哈技術大學也是發展公民新聞的重鎮,該所大學內的進展也由記者兼部落客Christian Espinosa記錄下來[ES],他提到由Calú[ES]舉辦的首次部落客聚會,也要求厄瓜多部落客更重視國內南部的同儕。 身為教授的Christian Espinosa常說,南部部落客也有「轉捩點」,在洛哈市內,Viva el Ecuador[ES]已啟動數個線上計畫,不僅協助本地企業,也促進當地旅遊業發展,洛哈特殊技術大學亦有自己的公民部落格入口網站。 當各位前來厄瓜多,別忘了把握機會認識洛哈的部落客和這個地區。 本文由David Sasaki由西班牙文版譯為英文。

8 四月 2007

菲律賓:網路對選舉的影響何在?

原文:Internet and Philippine Elections 作者:Mong Palatino 譯者:Leonard 校對:Portnoy 菲律賓究竟有多少網路用戶?各種數據眾說紛紜,少則900萬,多則3500萬,但無論是何者,這個數字都足以說服政治人物,網路宣傳確有其重要性與價值,許多候選人為吸引與接觸年輕選民,都已使用網路做為競選舞台。 部落客Inevitable Karma認為,由於網路在菲律賓還不夠普及,政治人物仍舊得仰賴主流媒體,許多政治分析家亦有同感,覺得網路宣傳無法觸及多數菲國選民。 不過在2007年期中選舉期間,各候選人仍大量使用網路,希望提高自己當選機會,包括成立個人網路、部落格與Friendster帳號等。(Friendster是當地最受歡迎的社群網站) 若有意得知有關於候選人、政黨與其他選舉事務的最近消息與資訊,還有多個部落格與網站可供參考,The Pinoy Vote 2007提供候選人網站列表;Philippine Eleksiyon 2007每日報導重要選舉消息;Votester邀請部落客撰寫選舉相關文章,也進行選舉網路民調;Inquirer提供參議員候選人的podcast。 有位已入獄的叛軍士兵也在角逐參議員,網路宣傳便非常必要,這位候選人有個Friendster的部落格,他的朋友也建立了選舉宣傳部落格,也可以看看Magdalo這個部落格。 部落客Tonyo也連結到一項網路連署,呼籲即刻釋放遭囚禁的左派議員。 由於電視廣告昂貴,候選人開始利用平價且傳播容易的Youtube,代表菲律賓社會弱勢邊緣族群的團體「Partylist」已在Youtube播放競選廣告。 Cyberbaguioboy便提到一位角逐參選員的獨立候選人網路活動: Francis “Kiko” Pangilinan在Youtube建立自己的頻道,希望人們能看到他的每日競選活動,他仿照MTV電視台的製作模式,成立了KTubed的網路「實境節目」,拍攝者形容這就像是網路的實境連續劇,內容即為參選員候選人Kiko...

5 四月 2007

阿拉伯:控告部落客已成流行趨勢?

校對: Justin 一名阿爾及利亞官員控告部落客Abdulsalam Baroudi,指控其文章涉嫌誹謗,這也是該國首度有部落客因網路言論而吃上官司。 Baroudi對此相當冷靜,認為不需要擔心: 我已收到Tlemcen省要求我出庭的傳票,Tlemcen宗教事務官員指控我在2月20日時,在自己的部落格The Province of Tlemcen上張貼名為「Al Sistani出現於Tlemcen」的文章,內容涉嫌誹謗。 這名官員先請示政府獲准後,才對我採取法律行動,這也讓政府開啟控告部落客之門。 剛好先前還有監督各國表意自由的機構發表2006年報告,指稱阿爾及利亞的網路使用者擁有高度自由,另列舉埃及、突尼西亞、沙烏地阿拉伯、敘利亞等四個阿拉伯國家,認為這些政府限縮人民在網路上表達意見的自由。 Baroudi表示記者將會聚集在一起,共同討論這個案件: 我不會因此感到害怕,因為我確信可以在法庭上拿回應有的權力,部落客當然不是不可受批評,宗教事務官員先前禁止伊斯蘭教長(Imam)在公營廣播電台發言時,我就曾批判這項作法,政府不該禁止教長為真主阿拉傳教,如果他們控告我「未侮辱宗教」會更好,我猜想如果我真的在部落格上侮辱各個宗教,宗教事務官員可能還不會控告我,因為在他們心中,自己的地位比宗教更加神聖不可侵犯。 摩洛哥部落客Mohammed Saeed Hjiouij依照原訂計畫,在3月25日至31日間介紹他最喜愛的部落格。 例如這天他便選了埃及的部落客兄弟Ahmed Gharbeiya及Amr Gharbeiya: 兩人是埃及相當知名的重要部落客,尤其Amr Gharbeiya可說是以阿拉伯文書寫部落格的先驅,涵蓋題材廣泛,而且在社會上也很活躍,在德國之聲2005年國際最佳部落格大賽(BOBs)中,也榮獲最佳埃及部落格的獎項,他最近成立了「離開我們(Sebona)」網站,抗議一名埃及法官有意封鎖多個部落格與網站。Ahmed Gharbeiya的表現也毫不遜色,我對部落格該是什麼樣子有些瞭解與想像,而在眾多阿拉伯文部落格中,我個人覺得他的部落格是少見符合心中標準者,唯一的缺點是他不太常更新。 「離開我們」這個網站建立的目的,是因為埃及法官Abdel Fatt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