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數位行動 來自 八月, 2007

23 八月 2007

柬埔寨:部落客談部落格

Borin Ly是名資訊科技專業人士,他和其他熱衷電腦與網路的大學生一樣都擁有部落格,他的故鄉是柬埔寨知名海岸城市西哈努克(Sihanoukville),現年26歲的Borin現正於澳洲Charles Sturt大學經濟暨金融企管研究所攻讀碩士。 圖說:柬埔寨部落客Borin Ly,部落格為http://www.borin.ws/。 Borin使用手機與筆記型電腦上網,並在網路上與無數柬埔寨部落客發表言論,以及討論各種議題,包括貧困、教育質素不佳、企業社會責任、食品安全、電訊費率太高等。 問:你為何寫部落格? Borin:起初我的部落格與柬埔寨無關,主題大多圍繞在網站主機、設計與網頁推介,當然也希望藉此從Google Adsense賺點錢,但結果失敗,我便轉移焦點至柬埔寨,希望能分享知識、表達自身想法及享受表意自由。 問:你的文章都寫些什麼? 答:多數文章源自於日常經驗,例如最近寫了篇有關食品安全的文章,因為有天和母親吃早餐,我看著食物心想:「這健康嗎?」,然後便聯想到食 品安全的主題,許多朋友都曾抱怨食品裡含有不該存在的化學物質,但親友們卻得每天吃下這些食物,這讓我覺得很難過。我認為自己必須說些什麼,而部落格便是 一個讓我可以清楚發表意見的工具。我的文章另一項主題則是分享知識,例如像「如何下載Youtube的影片」;有些文章則與企業及經濟的學術研究相關,還 有些文章則回應其他柬埔寨部落圈的發言。 問:你使用何種部落格軟體?原因為何? 答:我用WordPress,因為有專業設計的版型可用,我先下載一種後,再依照自身需求調整,另一項原因是我目前架站的空間擁有 Fantastico功能,讓我可輕易安裝並更新WordPress,為了更簡化,我也使用微軟Word 2007張貼文章,用這個軟體可以直接將文章放到部落格上。 問:你每天花多久時間上網? 答:平均五至六小時,我也使用3G手機讓上網更方便,不過對部落格而言,撰寫內容比花時間上網更重要。 問:你如何尋找新部落格? 答:我通常從已知部落格內的輪播區,發現新的部落格,有些則是透過Technorati、Google等部落格搜尋引擎找到,全球之聲當然也是一項來源,有時則利用柬埔柬、金邊等關鍵字查找。 問:對於柬埔寨部落格新手,你有何建議? 答:建議如下,第一,隨心而寫,別太介意英語,只要讀者能了解就可以,部落格不必事事完美,不過按張貼鍵前別忘了做些編輯;第二,沒有讀者也繼續寫,固定流量需要時間培養;第三,把寫作當成娛樂,而非工作,享受其中,寫作經過一段時間自然會進步;第四,新手透過較注意網頁設計,而部落格成敗 的真正關鍵是內容,與其花很多時間設計,不如多花些時間寫文章。...

22 八月 2007

馬達加斯加:為兒童動員

過去兩週,馬達加斯加部落客相當積極推動人權事務。 一開始,purplecorner.com的Jogany邀請國內部落客參與線上募款活動,要舉辦一場部落客馬拉松,參與者每30分鐘寫一篇文章,連續進行24小時,募得款項將幫助Vontovorona、Mangarano及Anstirabe等村落的孤兒。 馬拉松活動以童話為主題,說故事是馬達加斯加文化很重要的一部分,尤其有很多代代相傳的故事,許多當地傳統故事都面臨散佚危機,故需要人們努力將這些故事長留心中。 還有另一場救助馬達加斯加兒童的人道活動,將於9月15日在巴黎舉行,Pokanel將舉辦一場文化遊行,參加者將分為多個小組,每一小組以馬國各部族命令,每一組將在巴黎眾多美麗古跡中進行尋寶競賽。 Pokanel向來以寫作創意、冷面笑匠與突發奇想聞名,例如他便曾將派瑞絲.希爾頓(Paris Hilton)的照片與「援助馬達加斯加兒童」活動結合。 事先分配部族名稱之後,也能同時避免造成任何種族爭議,在馬達加斯加部落圈中,部族對立問題時常出現。 Harinjaka也注意到,還有另一項慈善活動在馬達加斯加境外進行。 馬拉威一名少年William Kamkwamba自行建造風車,聽聞這個故事後,一群TED成員自願協助William和他的家人,Harinjaka寫道: 如果William看到這篇文章的話,希望他能知道,他的故事已激勵許多在馬達加斯加的人民! 原文作者:Lova Rakotomalala 校對:FoolFitz

伊朗:美國部落客在「打倒美國」的土地上

View from Iran 一直是很吸引我的一個部落格。這位在伊朗的美國部落客在down with America 書寫她的日常經驗。這位美國部落客Tori Egherman現在已離開伊朗。她和她的丈夫最近剛出版一本關於他們四年來居住在伊朗經驗的圖文集。我和她談到她的部落格、書以及在伊朗的真實及虛擬生活。 問: 請介紹你自己、你的部落格及書 過去四年,我住伊朗時我發現我需要為自己創造一個新的認同。線上,我化身為書寫部落格 View from Iran 和Mideast Youth美 國部落客 Esther Herman。對其他人來說,我還是Tori Egherman。我的丈夫和我在德黑蘭住了將近四年的時間,在那裡我們為日復一日的議題掙扎著,經營小生意的問題和更認識他的家人(他長大後的時間都在 荷蘭和美國,在我們到德黑蘭之前,他已經有22年沒有見到大多數的家人。) 我們的部落格一開始只是和家人和朋友溝通的方式,然後很快的變成一個較為公共的論壇。我們的書,<<伊朗:從這裡的觀點>>是一本文集以及我和Kamran 在伊朗的期間所拍下的照片。照片訴說著我們在伊朗經驗的故事和呈現難以想像的伊朗。Kamran和我對伊朗日常生活的公眾觀點感興趣。許多書處理了歷史上的伊朗、伊朗之美以及種族的伊朗。我們的書則是關注日復一日的伊朗。(點擊這裡可以看到本書的Flash介紹)。 「一個陌生人在德黑蘭」 問:作為一個美國人,居住在以「打倒美國」作為國家口號的伊朗有什麼感想?...

19 八月 2007

哥倫比亞:麥德林城,從綁票危城到文藝復興之都

第一集「發聲」播客節目開拔至孟加拉,介紹當地的Nari Jibon中心,節目中幾名來自首都達卡(Dhaka)年輕女子,在該中心一起利用網路會話練習自我表達。這週節目型態有所改變,內容分為上下兩集。 節目第一部分中,我們將介紹哥倫比亞大城麥德林(Medellín)的過往今昔及人事,內容包括其動亂歷史、當今脆弱的和平局面,以及數學家出身的麥德林市長。日前麥德林市長打算在該市最貧困的地區建造一座大型現代圖書館。 接著,節目第二部份將著眼HiperBarrio計畫,多名參與計畫的麥德林部落客,在該市山區教導青年勞工使用公民媒體的工具。   麥德林介紹(MP3) [22:14m]: 立即播放 | 以彈跳視窗播放 | 下載   麥德林介紹(AAC) [22:13m]: 隱藏播放器 | 以彈跳視窗播放 | 下載 今天的播客節目邀請以下人物: Hector Aristizabal,InaginAction電影集團董事長。 Adam Isacson,華府國際政策中心(Center...

18 八月 2007

日本:為網路管制發起辯論,卻無人跟進

雖然說沒人在看,日本總務省下轄的研究團體草擬了一份暫時性報告,制定出日本網路使用的規範條例,根據某位部落客所述,這份規定將會擴及到個人網站和部落格。在這份報告中,一橋大學榮譽教授堀部雅夫帶領「傳播與廣播法律制度研究團隊」,討論將網路納入現有廣播法[Ja]管轄範圍的可能性。這份報告中,也建議為這個議題尋求公眾意見[Ja],總務省為此建立了一個網頁[Ja],民眾可以在6月20日到7月20日之間,到上面留言給些意見。 儘管這個草案十分重要,媒體和多數部落客卻都沒意識到這件事的存在。曾任記者、現為律師的部落客Tokyodo-2005向 來關心媒體議題,提供這項議題的細節,他也已經寫了七篇關於此議題的作品。在這些文章中,他警告這條法規不僅適用在一般網站上,甚至是部落格或是個人首 頁。他引述報告內文指出,報告建議如發現網頁內容中有違法的活動,將不受日本憲法中的表意自由保護。因此,該報告聲稱草案不會引發任何憲政爭議。 在此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中[Ja],他寫道: 看看日本戰前的法西斯運動,可以明顯發現政府進行訊息管制的危險。 他在第三篇文章[Ja]中指出一項「驚人事實」,亦即12場會議內竟有三場為閉門會議,以確保「自由及踴躍討論」: 為確保自由及踴躍討論,就得舉行閉門會議嗎?如果是與受害人訪談,為保障當事人私隱,當然必須閉門進行。但這個團隊卻是要 討論有 關表意自由的法條,卻認為自由及踴躍討論無法對外公開,這不是自相矛盾嗎?要關起門來討論,這些不能曝光的言論究竟是什麼?還是其中有什麼暗盤協議嗎? 在他第四篇作品中,他拿九一八事變來跟當前的情勢做比較,他指稱,日本媒體在當時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這不正好是讓我們仔細思考二戰所發生的事,並從中學習的時候嗎? 我希望媒體公司能夠瞭解,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正如九一八事件時,我們被強迫做出的決定。 媒體應當扮演監督權威的角色,而非將自身在網路市場上的利益擺中間,對那言論自由的箝制卻睜隻眼閉隻眼。 我希望他們可以盡其所能,那麼十年後我們才不需要懺悔道:「如果我們當初反對了那份臨時報告,通訊/廣播檢查系統就不會產生了…」我希望,我們可以自豪地面對我們的子子孫孫。 此外,身為網路使用者的我們,不應只發出社論一般的聲明,更應向電視、廣播業者和報社質疑,為甚麼他們不反對網路管制? 請將這則訊息散佈給更多人知道,距離提出公眾意見的最後期限,我們只剩下不到十天。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譯者:peggyyoshi 校對:Leonard

17 八月 2007

伊朗:女性部落客成為言論過濾的目標

Mehdi Mohseni’s blog Jomhour [Fa]在伊朗是一個舉足輕重的社會與政治議題之消息來源,若想了解伊朗的部落格圈,絕對不可以錯過它。這個部落格每天約有1000名的讀者造訪。 問:你可以介紹自己和你的部落格嗎? 我的名字是Mehdi Mohseni,在1979年出生於Qom。我學的是土木工程;也算是個獨立記者。我從2002年開始部落格的書寫。 問:你是伊朗西南部的人,可以跟我們談談當地的部落客嗎?我指的是那種專門寫些自己家鄉事的部落客。 你也知道,部落格是種沒有疆界的媒體,部落客可以在伊朗的任何地方寫作,而且擁有來自世界各個角落的讀者。我想的確有些人會在部落格上提供他們家鄉或當地的資訊,但一般來說這類專注於當地訊息的部落格寫作比較不會受到注目。 女性站上火線 問:網路過濾機制對伊朗部落客造成了什麼問題?駭客們有惹出任何麻煩嗎? 就跟其他人一樣,部落客在伊朗也遭遇了各種困難。許多伊朗網站,特別是政治類的,都已經被過濾了。近兩年來,言論過濾、審查的情況越來越 嚴重,尤其女性所寫的部落格;如果你是個女人,部落格就有被過濾的風險,無論是何種內容。此外,改革派和民族主義者所開設的政治性網站、部落格,也是過濾 的目標。但受過濾機制打擊最嚴重的還是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如學運、工運和女權運動人士的部落格。 而對部落客來說,駭客稱不上是麻煩,目前只有官方的網站遭到入侵過。對一般人而言,緩慢、高價、低品質的網路連線速率等科技問題,才是較大的麻煩。 超越想像 問:你對近幾年伊朗部落格革命如何評價? 雖然不能給出嚴謹的科學分析,但我想我可以說說自己的主觀看法。我認為社會上的人們擁有很多壓力,而部落格是一個抒發己見的好管道,也許這就是為何有這麼多女人和女孩寫部落格的原因。最近也有不少中年人士,開始利用來說出自己的意見。 問:你如何看待部落格對社會的影響? 在日益嚴格的審查制度以及新聞媒體的缺席之下,雖然我們不能盡信從網路上得到的訊息,但部落格確實成就了某些超越想像的事。部落客能夠引發社會對一個議題的關注,並迫使政府做出回應。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Julys

14 八月 2007

南韓:部落客不是記者

5月19日,韓國主要入口網站之一宣佈進入部落格新聞學的新階段。於去年十一月開張的Daum部落格新聞, 一如其他入口網站在自己站內挑選部落客記者,並展示來自部落客記者的新聞。部落客一度難以依照主題尋找其他部落客的文章和其他具有品質的文章。為了突破這個困境,Daum的 新作法是加入其他入口網站的部落格新聞,在以超連結直接連向上述部落格之餘,也使用引用(trackback)與RSS系統。他們也承諾找來更多活躍的部 落格記者,如影像記者。這個訊息被發布後,有些部落客對此感到高興,有些則否,也有些部落客關注他們的身分與部落格的功能。 philomedia在看完其他部落客的關注之後,寫了一篇文章: 블로거는 기자가 아니다. 나는 ‘블로거는 기자가 돼서는 안된다’고 생각한다. 따라서 블로거는 ‘취재’를 해서도 안된다고 생각한다. (물론 전업기자가 쓰는 블로그나, 전업은...

8 八月 2007

坦尚尼亞:打造部落客社群經驗談

在坦尚尼亞,由於英語及斯瓦希里語寫作的部落格與日俱增,主題也遍及環境、飲食、運動、時尚、政治、室內設計、科技等不一而足,使坦尚尼亞部落圈在非洲顯得格外活躍,部落客因此決定成立正式組織,Jumuiya ya Wanablogu Tanzania (坦尚尼亞部落格社群,簡稱Jumuwata)於焉誕生。 對於部落客與公民媒體人士而言,若要建立一個合作與民主的部落格社群,相信可以從坦尚尼亞獲得許多理論及實作經驗。 自從決定成立組織後,坦尚尼亞部落客便希望盡力以合作開放為原則,一切起自於2006年11月18日舉行的線上會議: 坦尚尼亞部落客於2006年11月18日首次舉行線上會議,希望尋找不同方式增加社群的效能與範疇,多數部落客認為,人們有機會利用部落格促進國家重要對話與社會發展,且為讓公民媒體改革能在坦尚尼亞生根,部落圈應率先建立目標與願景。 會議準備工作利用Doodle與wiki等工具,因為坦尚尼亞部落客散居於各個時區,故使用Doodle投票決定會議召開時間,議程討論與主持人提名則透過wiki,之後由主持人Ramadhani Msangi公布選定的議程於wiki上。 在成員的部落格上,亦有相關討論與公告,坦尚尼亞當地的斯瓦希里語報紙《Majira》曾刊登有關會議的報導,另一份斯瓦希里語報紙《Mwananchi》在會議前後皆有專題報導。 舉辦空間為何? 當時主辦單位所面臨的主要挑戰,在於該使用何種工具舉行會議,由於幾乎所有坦尚尼亞本地部落客都使用公共網絡,故會議顯然必須使用線上平台進行,當地多數網咖都不允許使用者下載軟體,其後在Ethan Zuckerman的建議下,決定以IRC@Work做為會議平台。#blogubongo頻道確定後,也在wiki與成員部落格上公布登入方式教學。 會議中以投票達成決議,包括將11月18日訂為坦尚尼亞部落格日,並在會議結束前遴選出臨時委員會,針對如何成立正式組織架構廣納部落客意見與想法,成員包括荷蘭的Da’ Mija、加拿大的Jeff Msangi、美國的Ndesanjo Macha、坦尚尼亞的Ramadhani Msangi等部落客。 當天也決定組織將成立網站及聯播區,相較於其他非洲國家是由個人建立聯播區塊,坦尚尼亞部落客決定透過Jumuwata打造社群聯播。 臨時委員會於會後設立新部落格BloguTanzania,透過其中公開討論,坦尚尼亞部落客陸續處理領導架構、組織名稱、組織縮寫、聯播區命名、規章事務等,也擬定在部落格日將頒發的獎項項目。 他們也邀請圖像設計師構思標誌,公布於部落格上供成員投票,最後由Gerald Shuma出線,他的作品也成為Jumuwata正式標誌。 臨時委員會亦公布三項領導職缺,包括主席、秘書長與財務長,呼籲有意者登記角逐,截止後共有8名候選人,照片皆於選前張貼於部落格右側醒目處。 線上選舉該如何投票?...

伊朗:伊朗社會中心的一瞥

Christian Alexander是一位美國的部落客,他以伊朗部落格為題,撰寫了他的學士論文。在這篇專訪中,他和我們分享了對伊朗部落格的意見。他同時也是Sounds Iranian部落格的撰稿人,在這個部落格中,一些研究者交流他們對伊朗部落格研究的想法。 問:請簡介你自己並告訴我們關於你對部落格的興趣以及你對伊朗部落格感興趣的地方? 我對部落格的興趣是有點意外。我一直對科技很感興趣,特別是網路。網路定義了我們這個時代的科技,它是一個革命性的發明,對人類文明有驚人的影響。 在大學時,我決定將畢業論文結合自身對科技的興趣、以及科技對社會之影響,主要的研究範圍為殖民以及後殖民的非西方歷史。我的指導老師,是一位對19世紀伊朗和中東歷史的專家,他建議我深入調查近來很活躍的伊朗部落格。 我花了一年的時間在研究伊朗的部落格以及其相關文獻。在這個過程中建立起我對伊朗社會和文化的興趣。我上了波斯語課程,也開始以自已的網摘部落格追蹤連結伊朗部落格圈。 從我繳交論文後的一年多,我繼續的透過新聞、部落格,以及在我研究期間累積的其它來源,追蹤伊朗的消息。我積極地期待將我的部落格研究擴大至包括其它國家和區域,以分享伊朗研究的議題(像是接近性、進步性等等),我維持著對伊朗部落格圈的熱忱。 從計程車文化到核子危機 問:你認為伊朗部落格可以提供我們不能在大眾媒體找到的伊朗印象嗎?能舉個例子嗎? 我肯定地認為,特別在伊朗,部落格提供了一個平易近人的另類觀點,而通常和在美國的傳統媒體所提供給我們的,有相當大的歧異。對我而言,這是伊朗部落格斯坦(Weblogestan)做出最重要的貢獻。 註:Weblogestan為一網路俚語,表示波斯語部落圈「國度」。以上解釋引自這裡。 在我的研究中,最有趣及令人興奮的發現之一是伊朗部落格圈的觀點。這觀點奇妙的混合他們世界的親密和陌生,提供了一個比傳統媒體更為複雜、微妙且有同理心的伊朗圖像。 事實是,我接觸到的這群人給我重要的活力感(empowerment)。從伊朗的「計程車言談」的觀點( View From Iran’s “Taxi Talk”)學習計程車文化的複雜或是從Mr. Behi學習到關於日常街頭生活,都給了我對伊朗社會中心的一瞥,那是傳統媒體所遺漏的故事。每天關於伊朗-美美的核子危機的報導以及伊朗人在伊拉克的牽連(伊朗和伊拉克二國毗鄰,從1980年代的兩伊戰爭,到近來的兩伊合作)建立了對伊朗的錯誤印象,而部落格的作用是要解構(deconstruct)這些印象。  但伊朗的部落格圈反映的是少部份的人口。如同在其它的「發展中」(developing)國家的內部,可否近用網路之間的數位落差(digital divide),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形構著伊朗的網際社會(cyber-society)的觀點和意見氛圍。 在2005伊朗總統大選前的幾週幾個月看伊朗的英文部落格,很難預測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中文/英文)會勝出。明顯地,這些部落客的觀點實質上和大部份的伊朗人是不一致的。這個被部落格所引出的驚訝/震撼/否定,說明了特別的群體在廣大的伊朗人口裡是如何的特別。 科技和現代化的意識型態...

6 八月 2007

發聲:部落格外展計畫初試啼聲

在「發聲」小額資助計畫第一輪獲選者名單公佈後,不到一個月,首五個受助計劃已經取得了長足發展。讓我們很快的往世界走一圈,看看小小的努力、加上大家的同心合力能成就甚麼。 HiperBarrio,哥倫比亞 第一站,哥倫比亞。Álvaro Ramirez,Jorge Montoya,和 Juliana Rincón原先各自提交了兩份企劃書,均以麥德林區(Medellín)的勞動階級為對象,並設定同樣的目標。現在,他們同心協力,並成立了一個名為 HiperBarrio的組織,以Historias Locales, audiencia global,即「地方故事,環球聽眾」為口號。他們已經註冊了域名,而網站也正在建設當中。 確定取得發聲計劃資助之後不過一個星期,Álvaro Ramirez 跟 Mauricio Múnera在鄰近常有暴力事件的La Loma San Javier公共圖書館,舉辦了一個影像播客工作坊,Álvaro以一系列由年輕參加者拍攝的照片,記錄了頭三場工作坊的情況。以下是他們對影像播客的初次體驗: Luego subimos a la sala de...

南韓:網民的意見 ≠ 公民的意見

隨著南韓人在阿富汗遭綁未獲釋的情況持續,在主流媒體及網民(netizens)之間對待相關議題也有了分歧。網民抱怨他們的意見不被視為是公民的意見。 Minoci寫道: 關於阿富汗的人質挾持議題上,存在著二種意見。一種是「公民」所表示的「天使意見」(angelic opinion),是他們所持有的慣例修辭,並為大部份媒體所談論;另一種是被認為像我一樣狂妄的網民的惡魔意見(demonic opinion)。我認為,這種相反的態度和觀點是暴力和野蠻的。 大部份主流媒體慣例性地假定和形構,公民如何的對這些成為人質的同胞感到擔憂… 至少,網民的意見應該被視為代表公民的意見之一,公民意見和網民意見不應該被區隔。但網民被主流媒體描述成少數的「反基督教者」(anti-Christians)。 網民的意見是不是公民的意見的問題也引發了更多對於如何處理網民意見的辯論。 離線的示威或罷工「比較」重要,線上表達意見並不是同等的重要。這樣的看法引起區隔線上和離線。我不認為一群人在街上,大聲說話,然後上電視或大眾傳媒,才是有影響力的… 和大部份人一樣,我的意見和堅持在線上和離線時都是相同的。不管是不是相同的意見,如果我在線上說就是網民的意見,如果在離線時說,就被視為公民的 意見。這個國家分成線上和離線了嗎?看起來線上被當成另一個世界。如果真是這樣,我們,現在這個世代,想要大聲說線上和離線不是相對的關係(vs. relations),而是並存的關係(and. relations)。 我主要的論點是,「網民」和「公民」是相同的。「網民的意見」是「公民的意見」。所以,「不適當的意見/寫作」,不只有存在「線上」,也存在於「離線」。 Yong 附和: 確切地說,網民是連上網路的公民。這意味著連上網路的基督徒也包括在內,批評網民的記者也包括在內。 不使用網路而依靠大眾傳媒獲得資訊的人們正在接近事實嗎? 或者說,從線上和離線得到資訊比較接近事實? 就在幾年前,我看了主要媒體和主要入口網站的新聞。我參與了網路上的討論群組,進而察覺到有多少從主要媒體上得知認為真實的資訊是被扭曲的。 當然,我從某些我從網路使用者那裡得來的資訊不盡然是可信的。我們應該要分類那些是合理和適當的… 網民的年齡被視為這個辯論的重要議題: 我也認為網民是公民。 問題出在主要有影響力的網民是10幾歲和20出頭的年輕人。 那些20好幾以上有經濟力量和社會經驗的人,他們不坦白的說出意見。...

為了社會變革的部落格寫作:專訪Jeff Msangi

Jeff Msangi 是一位在加拿大的坦尚尼亞部落客。他也時也是一位專欄作家,為坦尚尼亞的日報Tanzania Daima寫作。他以斯瓦希里語(Swahili)在Harakati寫作部落格,以及用英語在Proud African上寫作。他的斯瓦希里語部落格主要是關於發展議題、政治和社會運動。Jeff是一位務實的樂觀主義者,強烈認為部落格和其它網路工具可以在發展中國家影響社會變革。最近Jeff接受了J. Nambiza Tungaraza的專訪。 坦尚尼亞的部落客-Jeff Msangi Tungaraza:你什麼時候以及你如何開始部落格寫作? Jeff Msangi: 我從2005年的8月開始部落格寫作。我第一篇部落格文章的標題是Africa ni nchi moja?也就是「非洲是一個國家嗎?」(Is Africa a country?)Ansbert Ngurumo 曾是坦尚尼亞日報(Tanzania Daima) 的編輯,而我是週日的專欄作家群。他本身也是一位部落客,也是他介紹我進入部落格寫作。這發生在他貼了我的一篇文章在他的部落格上,邀請我上去看一看。我喜歡我的文章可以在網路上刊登這個想法,我幾乎是立刻愛上部落格寫作這個點子。 Tungaraza: 你如何描述你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