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Disaster 災害 來自 十一月, 2007

23 十一月 2007

墨西哥:塔巴斯哥州的緊急狀況

以上照片由_…:::Celuloide:::…_ 拍攝,以創用CC授權方式使用 自月初開始,墨西哥塔巴斯哥州(Tabasco)的水患情況因大雨量而越來越嚴重。目前該州有超過80%的土地淹沒水中,留下數千位無家可歸的人,以及停頓的經濟。所有的農作物均損失了,而整個州也被宣告為災區,要將該區所有的水清走預計要花上超過三個月的時間。許多人說,這要比紐奧良的情況要更嚴重。 Bucefalo [ES] 從第一手經驗的觀點著手撰寫,列出了所需的補給品清單: 我們沒有飲用水,且沒有卡車可以幫忙配送乾淨的水… 補給品逐漸耗盡,也因為人們驚慌採購而所剩無幾,補給品也沒有理由囤積。對於還有商品在架上的商家也趁此機會大漲價。我不瞭解大排長龍的加油隊伍,若我們都被水所包圍,沒人離得開。 Enigmatario [ES] 則提供了每小時更新的豐富的災難報導。 來自於Realidad Novelada [ES] 的J.S. Zolliker提供了有關該事件的數據︰ 850個小鎮淹水— 該州有約七成的土地淹水的高度在2吋到36尺之間。 預估有8萬個家戶失去了所有的個人財產。 約有3萬個人居住在 269 個避難所中 未來幾日還有更多的雨量。 墨西哥已經宣告塔巴斯哥州的17個直轄市進入緊急狀態: 墨西哥政府與人道救援組織無法進入許多區域,因為洪水淹沒了道路、以及湍急的水流。...

22 十一月 2007

敘利亞:哀悼罹難船員

上週在敘利亞的海岸邊,有一陣陣哀傷浪潮襲來,因為消息指出,由敘利亞人擁有與營運的喬治亞籍船隻Haj Ismail號及其他九艘船在黑海遇上風暴翻覆,船上17位船員只有2人生還,全員年紀最長者不過33歲,敘利亞沿岸城市Tartous居民Abu Fares與船員及其家族互有私交,他對於這起悲劇的感觸是: 類似災難每年反覆發生,到最終Tartous看著這些哀痛將麻木以對,人們無法見家人最後一面、無法為他們安葬、無法在墓前憑弔悲泣,母親們的心將永遠懸在半空中,呆望著窗外,等著電話鈴響或信差捎來奇蹟。 這篇真情流露的留言引來許多回應與對船員的祈禱。 其中Dubai Jazz想問:「難道無法避免意外重演嗎?」 Abu Fares回答: 我不願在傷口上灑鹽,但就數據而言,每年翻覆的敘利亞船隻數目如此多,顯示其中必有問題,尤其在黑海航行的船隻風險極高,大多已 經老舊、維修不善,或是已屆使用年限,西歐地區的港口認為這些船隻已不安全,不願讓它們入港,許多船隻當初甚至不是供海運使用,因此最終命運不是逾期航 行,便是沒入無情大海之中。 原文作者:Yazan Badran 校對:abstract

18 十一月 2007

孟加拉:颶風 Sidr 與災後餘生

Sidr 是一個四級(譯註:此處分級方式使用的是iSaffir-Simpson分級法,詳情請見Wikipedia上的解釋)的颶風 (比 卡崔娜颶風Katrina還致命) ,從週二下午5:30到週五早上,以每小時最高達240公里(相當於150哩)的風速猛撲孟加拉南岸。現在它已經減弱成為一個熱帶風暴,並且掃過整個孟加拉,從東北部進入印度。 數十萬民眾因為當地的早期預警系統得以及時疏散 (用麥克風宣導和收音機廣播等),機場暫停起降,海港停止作業。颶風阻斷了全國的通訊和電力供應,大部份沿岸地區整個晚上停電。首都達卡也因為暴雨淹沒了 街道和導致電力和通訊中斷,狂風把廣告看板吹到半空中。建築物和屋頂整夜因為猛烈的強風而搖晃,到了早上電力和自來水供應都中斷了。孟加拉的 BDNEWS24.com 全日不間斷地更新著這些消息。 孟加拉部落圈一直關注著颶風的動態,利用許多開放來源的衛星影像和追蹤站台。The 3rd World View 和 E-Bangladesh 一直更新著防颱訊息和颶風路徑。 The Uncultured Project 紀錄了目擊者在達卡的親身體驗: 「我覺得這簡直就是電影的情節。我坐在車裡,返家的路上,此時還有15分就半夜了。街上半個人都沒有,除了大雨打在路上、風的噪音和車子的引擎聲之外,什 麼都聽不到。一片漆黑 – 每棟房屋、公寓、和你視線所及的建築物都停電了。然後...

7 十一月 2007

查德:法國慈善組織被踢爆領養醜聞

佐伊方舟(Zoe's Arc),你的愛心讓人窒息! 法籍喀麥隆部落格Le blog du Prési!評論近來一件法國慈善組織醜聞,他們從查德-蘇丹邊境救出103名瀕臨垂死邊緣的達佛難民孩童,並試著以認養方式把孩童送到法國。 六名該慈善團體的成員在查德被捕,被指控「綁架孩童,並企圖改變其公民身份」,例如為孩子們找新父母,嫌犯可能遭判處5至20年的強迫勞役。 佐伊方舟組織否認不法,表示難民孩童是蘇丹達佛地區的孤兒。但是根據報導,聯合國官員與法國外交官表示,許多孩子的雙親是查德人,而非蘇丹籍,這兩國都不允許跨國領養。 更糟糕的是,查德總統德比(Idriss Déby)懷疑該慈善組織還收取2400歐元領養費,打算把孩童賣給戀童癖或是器官販售組織。 法國總統薩科奇對此(Nicolas Sarkozy)相當不悅,時值法國領軍的歐盟和平部隊準備進駐查德東部及中非共和國東北部前夕,這件意外卻昇高了法國與查德之間的緊張關係。 Le blog du Prési!用一句話來評論此事:名流領養出自善意,但愛心卻令人窒息。 佐伊方舟從天而現、穿越沙漠,把非洲可憐的孩童從死亡拯救出來,計畫把這些孩子送到法國仰首期盼的家庭,而每個領養家庭要付出2400歐元的處理費。 事情原本進展順利,正要踏上回程,但這時查德政府介入揭穿事件,開始偵查佐伊方舟是否有詐欺綁架孩童,企圖改變孩子們的公民身份。佐伊方舟成員對此事很憤怒,他們只是要拯救世界,把這些孩童從死亡邊緣救回。但事實發現孩子們並非來自達佛地區的孤兒,從頭到尾都是騙局。 人道綁架和花錢領養有何不同? 幾個月前,美國流行樂女王瑪丹娜拿出大筆金錢,領養(而非其它字眼)一些奈及利亞的兒童。我所有的調查中,看不出人道綁架或花錢領養之間有何差異,所以我 期待民眾或媒體當時也同樣義憤。等輪到巴莉絲希爾頓也做同樣的行為領養盧安達小孩時,就有八卦狗仔來跟蹤。如果此事成真,我完全支持!因為這種崩潰之路是 我們自作自受! 二種方式相同的結果,或許有著不一樣的目的。這些孩子的家庭是否真需要這種人道主義?即便對孩子許下黃金國度(El Dorado)承諾,親生與領養雙方如何為被破壞的家庭關係辯護? 如果這103個孩子來到法國,在領養過程中出問題,甚至發生更糟的情況,讓孩子們像電影101忠狗一樣流落街頭,這都是拜內政部之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