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教育 來自 一月, 2007

西非掃描:什麼是NOSPETCO? 援助無用、多貢建築、與觀光治療

原文: West Africa: What is NOSPETCO?, Aid Does Not Work, Dogon Architecture and Tourism As A Therapy 作者: David Ajao 譯者: Leonard 校對: Portnoy 以下介紹本週西非部落圈的動態,第一站是奈及利亞,當地部落客都注意到NOSPETCO,但什麼是NOSPETCO?根據Deolu...

非洲:這就是非洲

原文鏈接:Africa: this is Africa作者:Ndesanjo Macha翻譯:dreamf校稿:Portnoy Joshua Wanyama是「非洲之路」(African Path)的部落客,這回他以「十個思考『這就是非洲』的方式」為題撰文:新年開始了,不同趨勢正在非洲形成,這些趨勢可能受全球化、民主提昇、或社會崩潰所影響,所以我整理出一張我自己對非洲思想的清單。 1.國際援助正在嚴重損害非洲。說到援助,已經有很多人談過這個議題,擁護者顯然認為它能幫助國家脫離貧窮的枷鎖,讓它們的情況好轉,但我倒覺得,國際援助創造出援助者的自滿,讓一些努力工作的人民變得必須依賴援助才能過活。不管一個民族何時需要援助,創新往往會使這個民族重新站起來,現在援助的問題在於,雖然各國遊說的技巧改善了,卻也扼殺了創新。這個問題永遠都不會有固定的答案,讓我們拿到錢、暫時解決問題,然後繼續生活,民族國家因而不斷制訂出能吸引援助國資金投入的政 策與規則,反而不想依靠自己。 從贈送的立足點來看,當我們不斷將我們的失敗、依賴傳承給下一代,這產生一個很大的危機,如果我們不學會自力更生、解決自己的問題,不管是心理上的、精神 上的、情感上的或甚至生理上的,讓年輕的非洲成長到成熟期,我們永遠都會陷在貧窮的困境裡。 2.越來越多的非洲國家懂得如何管理,並要求更好的領導者。2006年10月,有10個非洲國家舉行總統大選,大多事務都很平和,過去三年裡,和平、基於憲法的多黨派公投在這8個國家中都已經實踐,這8個國家包括阿爾及利亞(Algeria)、蒲隆地(Burundi,譯按:位於中非)、中非共和國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查德(Chad)、民主剛果(Congo-Kinshasa)、埃及(Egypt)、肯亞(Kenya)以及烏干達 (Uganda)。儘管如此,只有當這些國家產生政權轉移,情況才會有進展。奈及利亞憲法禁止Obasanjo競選第三任總統,2007年的權力移轉將是判斷該國成熟到什麼程度的重要尺標。 3.以同樣的標準衡量,我們仍在犯很多我們以前就犯過的明顯錯誤。奈及利亞十二月的輸油管爆炸案只是其中一個案例,這起爆炸案在近十年都會拖累整個國家,其他的悲劇也一樣,讓這個問題繼續存在,實在是個恥辱。 4.索馬利亞上個月一直佔據新聞頭條,很多人擔心現在的情況會讓這塊「非洲之角」(譯按:指索馬利亞)更不穩定。在衣索比亞涉入衝突後,情形變的更加複雜,就只因為衣索比亞已經拿下摩加迪休(Mogadishu 索馬利亞首都)與奇斯馬約(Kismayo,索馬利亞境內派系軍閥),但這還不能保證勝利,如果衣索比亞在對抗看不見的敵人時鬆懈下來,我很怕我們會變成另一個伊拉克。美國在2003年迅速艘掃平伊拉克,但他們都還深陷泥淖,美軍死傷總人數高達3000人,而這個不得安寧的國家到現在都還沒有穩定的跡象,一場長期耗損的游擊戰會讓情勢更糟,如果情況變的跟伊拉克一樣,衣索比亞也沒有足夠資源來維持和平。 5.許多國家正陷入動亂,內戰與內部衝突浮上檯面,辛巴威是唯一遇到動亂,但未引發戰爭的國家,不過穆加比(Robert Mugabe,譯按:辛巴威總統)摧毀了國內經濟,將辛巴威帶向貧窮的谷底,要想回復到之前的秩序,辛巴威得付出很大的代價。在短短的24年間,穆加比已經讓所有辛巴威人民都不知何謂希望,長此以往,遲早會有事情發生,你折彎一根木棍時,不可能不弄斷它,我們等著看局勢會如何發展。 6.我們想要有好領導人的唯一方法,就是再教育。貪污和獨裁政權已經剝奪了非洲發展的機會,目前、或下一代接班人必須變得更可靠,想讓這件事成真,我們需要評判領導者表現的新系統,也需要一套能限制所有領導者權力、讓他們得為自己行為負責的憲法。 大多時候,領導者透過「消音」與控制資訊流的手段,來掩飾他們管理政府不當的事實,然後人民就被以鎮壓的手段統治,好像民主沒多少條路可走。那麼該如何讓領導者更可靠?能藉由教導告訴市民,他們聲音的權力有多大,由下往上地改善領導者與生活水準。 7.不過是在非洲的教育還是發展層面,網路將持續扮演重要角色。如果政府提供民眾更方便上網的服務、更快的連結速度,網路會更重要。根據全球網路統計資料(Internet...

俄羅斯: 悲哀的北高加索新聞業

Timur Aliev – LJ用戶名為timur_aliev ,是平面/線上週刊《車臣社會》 (Chechenskoye Obshchestvo)的總編輯及戰爭與和平研究報告機構(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的車臣編輯,他參與一個新聞學教育計劃,於高加索各地和當地新聞專業人員舉辦討論會。在上次造訪卡拉恰伊-切爾克斯共和國的首府後,他做出的結論是:「在北高加索,新聞工作實際上不存在」,原因是: 我們剛舉辦完討論會從Cherkessk回來。在離開時差一點遇上麻煩–因為市中心完全被封鎖,幸好我們住在市郊,費了不少工夫從人家後院開車到公車站。然而一行人還是在公車站被警察攔下,帶到警局,並被要求寫下他們在Cherkessk做了什麼。我的記者證讓我免於成為那些警察的幫手,他們只是假裝為了某些原因而提高警戒,我懷疑他是不是真的在尋找犯罪者。不管如何,我們安然離開,順利到家。 討論會最後實在使人精疲力盡。只有我們二個人主持,那是一個很吃力的任務。 在討論會之前的圓桌論壇,我提議大家一起來討論在北高加索最普遍的新聞型式是什麼-互動的公民新聞、傳統資訊式的新聞、後蘇維埃新聞,或其它的型式。我接著提議討論這種型式的新聞是否符合當地的需求,如果不符合,該是怎麼樣才對。 但到了後來,每個人都提到了他們的「難處」-缺乏對資訊的接近權、新聞檢查…等等。討論並沒有用。我們做出的結論僅僅是:因為對資訊接近權的問題,資訊式的新聞產製有其困難,而因為社會的被動,也幾乎沒有收到來自讀者的回饋。那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最後認為,除了少數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聞在形式上都屬於蘇維埃新聞學。當我們討論到未來的展望時,其中一名與會者提出,我們應開始在字裡行間隱藏意義(如同他們在蘇維埃時代經常做的事)。棒呆了。 總括而言,我們發現北高加索新聞業並不存在。 […] morozov_ilya_s:「除了少數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聞在形式上都屬於蘇維埃新聞學」。很抱歉,Timur,但是哪些人或事算是「例外」? timur_aliev: 那裡的記者是他們的刊物的喉舌。從實際故事來看比較清楚,舉例來說,Daghestani的〈自由共和報〉便是植基於讀者的回饋。它們一開始就重視這些回饋–在報紙的不同版面,編輯會列出自己的電話號碼和電子郵件信箱,以便讀者能傳達某些新聞線索,或是對新聞的抱怨。 我暫停訓練員的角色一會兒,告訴他們我起初認為《車臣社會》是份報紙,有著和英國報紙一樣的文類,像是新聞分析,深度報導,評論,就這些。 在兩個案例中,都有些許成果。 其它的媒體工作者說他們的編輯要求在報導中有些記者的想法或意見是重要的,即使是一般新聞報導。 這裡有關於北高加索言論自由和新聞業的另一個想法:...

羅馬尼亞:唱頌歌

原文:Romania: Singing Carols作者:Veronica Khokhlova翻譯:Sweet校對:Portnoy 對羅馬尼亞的記憶:我在ONESTI的最後一天,一大群學生到教員辦公室向老師們獻唱聖誕節頌歌。此前我對他們的精心準備毫無所知,這絕對是一個令人愉快的美好記憶。:)- L-plate big cheese這麼說。 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在2007年元月1日成為歐盟的最新成員。 這是Flickr用戶L-plate big cheese在他的羅馬尼亞相簿中替羅馬尼亞寫的介紹: 在這片土地上似乎什麼都有,但上世紀和本世紀的發展情況似乎讓其中大多數顯得黯然失色。這並不意味著羅馬尼亞已經毀壞;事實恰恰相反。她的歷史地景結合了古老與近代,朝著地平線不斷擴散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