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七月, 2006

報導 關於 Elections 選舉 來自 七月, 2006

28 七月 2006

尼泊爾:新一輪談話

校對:Sweet尼泊爾部落格圈迫不及待地期待毛派與七黨聯合即將展開的對話。 United We Blog集體部落格上有幾篇文章:毛派詭辯 不願歸還霸佔的財物,尼泊爾和平進程:緊盯週五的高層會議,尼泊爾的春雷…閃耀卻不得要領-二,尼泊爾預算:幾個數字與毛派的反對,獨立軍隊(尼泊爾軍隊好似另一個政府),尼泊爾的村莊故事:毛派鎖住屋子、父母被解僱,兒子不當兵。 「看著他們穿著乾乾淨淨,臉上也沒有鬍鬚,我總覺得他們不會再回到叢林了」…一名叫做Aasish的男孩說過的話我一直記著,尤其是每當我看見鬍子刮的乾乾淨淨的毛派領導者Prachanda, Dr. Baburam Bhattarai,以及Krishna Bahadur Mahara。 INSN發表了兩篇從別的地方轉貼來的Dr. Baburam Bhattarai的訪談。Bhattarai是兩名毛派主要最高領導者其中之一。 我們希望廣大人民能夠享有完整的民主;包括被輕賤的窮人、女性、賤民、受壓迫的國族主義者、Madhesis(喜瑪拉雅山腳下縱谷平原的居民)…我們的意識形態並非教條式的固執己見。我們注重的是科學,按照21世紀的需求而發展。如他們所說,馬克思主義並非教條,而是一種行動的指引…我們的叛亂或行動都是獨立,完全沒有其它勢力操控的。我們沒有尋求任何支持–不管是人力或物力–不管向任何人….美國發表的言論–完全沒有根據且令人困擾的言論–…時代已經改變,但是Moriarty似乎還滯留在冷戰時期的心理預設之中…直到CA選舉之後我們才會放下武器,在那之前,沒有人會放下武器–不論是尼泊爾軍或是PLA…在每個地方,包括南非、拉丁美洲與中美洲,或是北愛爾蘭,沒有任何一個衝突中的政黨會在最終的政治問題解決之前就放下武器…尼泊爾的經濟已經落入私人手中了。百分之九十五都屬於私人產業。所以根本沒有私有畫的問題,一切早就已經私有化了…我想在幾週內,我們會見到臨時憲法誕生。 Democracy For Nepal(DFN)提出了聯邦制的構想與一部臨時憲法。DFN也談到了臨時君主政體、臨時軍隊、臨時國會,以及四月革命跟四月會議。DFN與Samudaya上頭都有許多ANA會議的照片,這是在尼泊爾國外與尼泊爾人有關的最盛大的一次會議。Samudaya部落格的Sarahana談到了印度作家Arundhati Roy: 問道在這個武裝異議份子遭到軍隊瓦解,而非武裝異議份子遭到訕笑、置之不理的民主政體中,做什麼才是對的?Roy 承認她對民主的信仰已然耗盡…需要領導者花上數十年的時間才能讓這個國家復原。 Madhesi: United We Stand上頭有一篇Dr....